慈悲的力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師尊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講:「真正的善,是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在善修的過程中,已經修成的真善。面對眾生時,因為你有還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現出來。必須時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像個修煉人,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然後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修煉人和神的不同。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現,不是人的善惡喜好的表現。不是你對我好了我就對你表現善。他是沒有代價的,不計報酬,是完全為了眾生的。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

一、警察特務也救

我在一個大的商城開了一家小店,一邊做生意一邊講真相救人。開始只是講,後來真相小冊子、單頁、《九評》、光盤一塊發。開始選好人講,特別是對警察有戒心。因為幾年惡毒迫害中留下的陰影、形成的觀念,使我看到穿警服的就心裏彆扭。有一天店裏來了一位高高大大的警察,一身警服。救不救?一轉念,師尊講特務都度,那麼我為甚麼今天不救他?正念一出師尊馬上就打給了我智慧──「你堂堂正正的你怕甚麼?」。

我一問他是法院的法警,我就問他:你說咱們國家有法律嗎?他說:怎麼啦?我就從我們開始煉功怎麼好,怎麼正,到後來怎麼被誣陷迫害,怎麼被非法關押,怎麼被勞教所殘酷折磨強制轉化詳細講了一遍。聽完後,他長嘆一聲:唉,咱國家這「法律」沒法說了!

還有一次,一問那人是公安局的,我給他講完真相後,他說:自打迫害法輪功那天起我就覺得不對勁,我一直都不參與,看到你們老太太在我們派出所牆上寫了「天滅中共」我也不吱聲。還有一次給一個法院的庭長講完真相後他說:我知道你們好,我從前也一直悄悄在幫你們的。

時間長了,我們悟到,到我們店裏來的人都是來讓我們救的啊。直接講過真相遇到的有現職黨政幹部也有軍人、武警、獄警,南來北往的客商更是儘量一個也不錯過。有一次看到店門口有六、七個穿警服的人晃悠,心裏就有點犯嘀咕,等他們進來一看,哦,有兩個是我們昨天給做過三退的,今天又領來幾個同伴,我們就給講真相做三退救了他們。其實他們也不是警察,是武裝押運的,也穿著警服。回頭一想,這都是師尊慈悲的安排啊!一方面救人,一方面又去除了我的怕心和迫害中形成的對警察的觀念。奧運前夕,邪黨派了一個人來監視我。我也假裝不知道,全面給他講清了真相退了黨,後來還成了很照顧我生意的朋友。

在開店幾年來,我們一直把救度眾生證實法放在第一位,儘管還有很多事做的不好、不足,但是整體上路越走越寬。經過踏踏實實的實修,從內心真正認識到了大法的殊勝和超常。雖然我甚麼也看不到,因為從新認識了宇宙、時空、生命,所以我堅信師尊講出來的才是宇宙的唯一真相,就是今天還活在世上的人們都是等著大法弟子救的,今天還存在在世上的萬事萬物都是等著大法弟子救的!其它千變萬化的表現根本就是幻象!所以越做越穩,越做越充滿信心!

如今,我相信我們賣出去的每件商品都帶著大法弟子的慈悲和美好祝福。我們出外進貨時,也是走一路講一路,進一家講一家。有一次在南方一家店裏,我給幾個信神的老太太講了很多,最後那幾個老太太瞪大了眼睛說:你簡直就是耶穌啊!我說我不是,我們是法輪大法修煉弟子,在大法裏我們修出來的智慧!有一次我們出外進貨時,我妻子(同修)指著已是秋天的火車窗外說:大法弟子從這裏一走一過,那枯萎的莊稼都活了、都笑了。有一個同修(天目能看到)來我店裏,指著我店裏的東西說:心誠(我化名)說這店裏的一切都是活的,我一看的確都是活的,可是它們都不看我,都看著心誠。它們怎麼都不看我呢?我一看,心誠心裏裝著的都是它們,都把它們當生命珍惜了,而我心裏裝著的都是我自己。

是啊,我們就是為著眾生而來的,這些是我們一定要做,而且是一定要做好的啊!

二、完全為著別人

奧運前一年,邪黨預謀了一次對我的迫害,不分青紅皂白,抓住人放勞教所關兩年。這一難被恩師的保護給化解了,邪惡沒抓著我。但事後我也沒能嚴肅正念清除邪惡的安排,在外地某市我還是被抓了,關進了外地某市看守所。進看守所之前,我知道師尊剛剛有個講法,新經文我還沒看到,只知道《明慧週刊》上簡介說師尊要求抓緊時間多救人。

在看守所,我就一心想著救人,我每天就是找人聊天講真相做三退,那裏天南海北的人都有。一開始警察制止,我也不故意對著幹,但是我還是該幹啥幹啥。後來有個年輕警察就支持我說:那屋人太壞了,你去給他們講講真、善、忍;一會又說:這屋人道德很壞,你去給他們講講道德良心。就這樣對許多人講了。講清了真相,人們就幫我,用他們的手機我和家人同修聯繫上了。兩地同修給我發正念除惡的威力可真大,那幾天看守所每天清晨都是半個多小時雷暴,震耳的炸雷就響在看守所門前窗外,大地都在顫抖!

該所有個警察人性很壞,一米五的個頭,腰圍倒有四尺半,每天罵罵咧咧強制在押人員跑步、曬太陽(天很熱),以此取樂,在押一百多人都恨他。有一天我忽然想到,師尊要救度一切眾生,我為甚麼不給這個人一次機會呢?我過去對他說:你給我找紙找筆,我要寫些東西。這人高興的一蹦而起,跑屋裏拿來了紙筆。我就用心寫了一份二十來頁的書面真相,寫給該市和我們當地的公、檢、法、司有關人。真心的希望這些人不要毀了自己。那天早晨交給了看守所所長。那幾天該市警察和我們當地警察一直在編造材料企圖勞教我,頭一次讓我簽字時我把勞教書給撕了;第二次他們給我念完了勞教決定,獰笑著對我說:這次也不用你簽字了,兩年勞教,你等著吧!當天下午他們又找來了一個照相的強制給我照相,當時我也覺得很難,我就大聲喊出了:師父救我!再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這一次覺得沒穿透,我又高聲大喊:師父救我!再也不允許邪惡迫害!環境立馬改變!出照相那屋,走廊裏一個警察笑瞇瞇對我說:一會到餐廳吃飯,藉機會和家人會面,大所長已經給你們都安排好了。

吃飯會面時家人及同修和我一起學了師尊的新經文,切磋中我們一致認識到,人的甚麼東西都不要執著,想都不想,在任何情況下首先要想到的就是怎樣為別人好!那天我們一出餐廳看到的是漫天金黃色的彩霞特別壯觀。那天晚上我妻子在賓館發正念一個多小時,眼看著另外空間迫害我的邪惡被徹底清除了。

第二天,家人及同修抱著給這些最危險的生命機會的心態找到了當地「六一零」頭頭,也沒多說甚麼,那人就完全幫著我們說話,和該市公安局長通電話要求提前放我回家,然後直接到看守所幫辦手續(那天星期日)馬上放我回家,過程中沒有一句對大法不敬的話。當時配合的當地同修都感到很驚訝:我們一直認為此人是不可救藥的,他怎麼會這樣?

回頭想想,師尊一直要求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要修成一個完全為著別人的人。我們真能做到的時候,大法的威力就這樣神奇的展現出來了!

三、恍然大悟

九七年剛剛得法時我是多麼喜悅啊!終於找到了生命的真諦,找著了回家的路!半個月後的一天,似睡非睡中思想澄明清澈,忽然我就站在了像金剛石構成的大光柱子上直升天頂,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升到了一個一塵不染的極其寧靜所在。虛空中到處是一個個絢麗的琉璃光球,每個球底部還都有一個通道口,伸手可及。接下來的兩年裏心思雖然都用在了修煉上,然而,強烈的有求之心不去,沒有注重心性修煉。

九九年邪惡迫害之後,我摔了許多跟頭。在邪惡的勞教所裏,完全用人心看問題了,面對宇宙中邪惡因素利用人間敗類強加的這場迫害完全是無可奈何的消極承受了。慈悲的師尊時時點悟著我:有一次夢中面對波浪滔天、陰風呼嘯的很寬很寬的攔路大江,我卻在上面很輕鬆的閒庭信步般走來走去,低頭一看,原來我手裏拎著滿滿一大包大法書。還一次夢境中看到一座發電站,一抱粗大電纜斷開了,往起一對接就立即光芒四射迸發出耀眼的火花。然而在難中,我被怕、被各種人心執著和人的觀念擋著,不能做到真正信師信法,面對迫害不知如何是好,總也不悟、總也不悟!一直消極承受著。

直到有一天,我終於想起了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打掃浴缸的事:「給大家舉個例子,釋迦牟尼早年有這麼一段故事。有一天,釋迦牟尼要洗澡,在森林裏頭叫他的弟子給他打掃浴缸。他的弟子到那一看,浴缸裏邊爬滿了蟲子,要打掃浴缸就得弄死蟲子。弟子回來告訴釋迦牟尼說:浴缸裏爬滿了蟲子。釋迦牟尼沒瞅他,就說了一句:你去把浴缸打掃乾淨。這個弟子到浴缸那一看無從下手,一動手蟲子就得死,他轉了一圈又回來問釋迦牟尼:師尊,浴缸裏爬滿了蟲子,如果一動手就要把蟲子弄死了。釋迦牟尼瞅瞅他說:我叫你打掃的是浴缸。弟子恍然大悟,馬上把浴缸打掃乾淨了。這裏邊說明一個問題,不能因為有蟲子,我們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為有蚊子,我們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為糧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們把脖子紮起來,不吃也不喝了。不是這樣的,我們應該擺正這個關係,堂堂正正的去修煉,我們不去有意傷害生靈就行了。同樣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間和生存的條件,也是要維護的,人還要維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我也是恍然大悟!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修的是最根本的佛法啊!不是佛法無邊嗎?我們怎麼能被一群邪靈爛鬼壞人歪理就死死的困住了呢?我們真正按大法、按師尊要求做正了,誰敢擋?誰能擋得住?哪來這麼多的這不行、那不行的?

一有了想提高突破的願望,一切立即發生變化。首先我看到了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讀法中我彷彿真真切切看到了如果因為自己沒做好,因此對自己寄託無限希望的無量眾生都被毀掉了,那種極其可怕的場面淒慘無比!真是痛心疾首啊!一定要做好!一定要走過去!接下來師尊讓我們看到了這樣一幕:一個平常被牢頭獄霸殘酷欺壓的老老實實的普教忽然就爆發了,不管不顧的猛衝猛闖,幾個一直很壞的痞子還真就嚇得灰溜溜的、被鎮住了。那普教在我們面前轉來轉去反反復復重複著這樣一句話:我不怕死了,我還怕啥?我死都不怕了,我還怕嘛?

接下來全隊我們十幾個同修通過切磋交流一起站了出來,要求停止迫害、要求嚴懲打人兇手,要求向上級司法部門申訴控告,同時聲明高壓強制轉化中的一切作廢!正念一出,一切逆轉,頭天還提著棍子打罵恫嚇、耀武揚威的惡警壞人馬上像洩了氣的皮球,給我們賠禮道歉立保證。就這樣,我也走出了這個黑窩。

其實,人世間一切現象都是幻象,只有師尊慈悲的看護著我們、盼著我們提高,盼著我們覺悟,盼著我們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盼著我們圓滿回歸才是真實的!宇宙的特性制約著一切!一切都在師尊掌握之中!真的我們甚麼都放下了,真正在法上做正了,甚麼也擋不住!

四、忘了是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我被轉到了另一家勞教所。這裏有很多邪悟的,隊長就讓他們來惑亂大法弟子。但到這裏後,一直沒看到的師父的近期講法我們都看到了,抓緊學法、學法。晚上夢境中我世界裏乾旱死寂的荒野上溝溝渠渠裏淌來了滾滾清流,許多生命如小金魚等,都復甦了,歡快的唱著歌跳著舞隨著清流流向四方。

在這裏,惡警們組織了幾次強制轉化,堅定的大法弟子們齊心協力都把它化解了。當時我還是有很多人心執著、怕心沒去的。但是看到有昔日的同修被惑亂的神魂顛倒,拿著不正的東西當理說就很痛心。心想,師尊為眾弟子付出了那麼多,而這部份弟子卻被邪惡惑亂成了這個樣子,這不毀了嗎?不行,得救他們。我一心想幫他們清醒,無形中把勞教所亂七八糟的流氓規矩都忘了。甚麼上廁所打報告,讓普教陪著;不許串屋,不許說話,不許傳看經文,都忘了。有空我就去找邪悟的糊塗的學員談話,一塊學法(他們有大法書)。然後我總結致使他們糊塗的十幾個癥結歪理,對照大法逐一分析揭穿,寫了二十來頁材料,抄了幾份給他們傳看。當時,在師父的加持下,勞教所也被正的因素制約了。我寫了一份《智慧聰明與狡猾奸詐》傳到了隊長手裏,那隊長也說,寫得真好。

後來,我又被轉到了一個不做迫害法輪功的事的普教隊裏。我很快就寫了一份完整的真相材料,交給了那個隊的隊長。他看後說,你們的事我們不管,你好好待著吧。到那隊的第二天,一個普教拿著一摞手抄經文對我說這是你們的東西嗎?我說是,他就給了我。接下來的幾個月基本就是學法,發正念。

出勞教所後,邪黨人員們把我又送進了市洗腦班,兩個多月裏我堅持一切都從法上認識,它們越惑亂,我越清醒。直到有一天,我認識到,我不能這麼被邪惡耗著了,外面多少眾生需要救度啊!立掌除惡中我淚如泉湧。第二天我就回家了。是啊,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一直在看護著我們,等著我們提高上來啊!

五、決不承認迫害

在邪惡的勞教所裏,邪惡總是虎視眈眈,它們所做的一切就是想把我們弄糊塗了,讓我們背棄恩師脫離大法,然後好進一步迫害,直至最終把我們毀掉。我們真的是信師信法,在哪裏邪惡也不敢、也動不了我們,真的法理清晰正念十足,那就只有我們鏟除邪惡、證實大法的份了。

有一次勞教隊長從我枕頭裏翻到了經文,六七個隊長把我叫到隊部意欲動粗。大隊長拿電警棍電我,我就伸手抓他,我想也一起電他。結果他一哆嗦就不電我了,改用電警棍砸我,結果我一點都沒感覺,不知怎麼的電警棍自己就散了,一地碎零件亂蹦亂飛。隊長又想把我摔倒,我一拉他也倒地下了。別的隊長都看樂了,誰也不參與,那大隊長氣呼呼怪叫著又出去找棍子收拾禁閉室。這時我就對身邊看著我的小隊長(警校剛畢業)說: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那會毀了你!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真是「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過了一小會,大隊長回來了,立馬就像換了一個人,說:沒事了,你回去吧。

孫悟空在煉丹爐裏,他還是孫悟空,最後還把煉丹爐踹翻了。大法弟子真的信師信法,哪裏也不是邪惡逞兇行惡的樂園!即使用人心看邪惡的迫害都發生了、表現出來了,真能做到還是不承認迫害,根本就不動心,照做大法弟子該做的,那邪惡就啥也不是。十一年了,我們都應該成熟了、覺悟了,真的神起來!

今天寫出這些來,是意識到我們在十多年的風風雨雨中經歷的太多了,許許多多的問題都應該從新認識了!全盤否定清除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師尊沒安排我們承受舊勢力的邪惡迫害!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師尊就給我們推到位了,真的甚麼人的東西都放的下,真念顯出超越舊宇宙之一切的新宇宙大法造就的全新生命之佛性,我們就會神起來,甚麼也擋不住!迫害不是必然的!宇宙的特性在制約著一切!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之中!返出先天的本性,全面同化大法,堂堂正正的證實法,主動清除邪惡,全面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這是我們對應的無量眾生期盼得救的呼喚!

其實我們有各種不好的人心反應也不要怕,那也不是真正的自己。真正的我們有來自宇宙大法的正念!那是金剛不動的法力無邊!所有不是師尊要的,那都是即將過去的虛幻。師尊已經把最偉大最殊勝的宇宙大法呈現在我們面前,這萬古機緣、這眾生的萬古期盼,我們一定要千萬倍的珍惜啊!其實我們真能放下人的一切,返出先天本性主動去同化大法、去證實大法,真的是美妙無窮,快樂非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