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去人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好長時間以來,自己不會向內找,總是陷在一些人的觀念中,修煉的很苦,很累。師父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精進要旨》〈警言〉)

在這裏,我想就自己向內找,去人心,去掉變異觀念的一些體會和同修交流。

從不接十二點的電話談起──和丈夫的關係中也要去掉觀念

經常的,我發中午十二點的正念,丈夫會在這時來電話,其實根本就啥事也沒有,一般問孩子回來了嗎?中午吃甚麼飯?因為我去同修家不帶手機,他經常打電話找不到我,對此很有意見。我的意識裏好像也是自己理虧,所以只要在家,他來電話無論我幹著甚麼都會去接,稍慢一點,他就會在電話裏亂說一些不該說的話「你又幹甚麼甚麼啦」,很不利於安全。對此我很苦惱,卻沒有改變。

這天又是中午十二點,電話再度響起,我看了一眼是丈夫的號,我決定不接,干擾我發正念對他也不好。然後是電話響個不停,我儘量的讓自己靜下來,甚麼也不想,電話響和我沒關係,他甚麼事也沒有(因為我不帶手機,他經常嚇唬我他怎麼怎麼樣了我都不知道)。電話終於不響了,我依然發正念。發完後,我回了一個電話給丈夫,問他有甚麼事嗎?告訴他家裏甚麼飯。(他中午不常回來吃飯)沒想到,他出奇的溫和,一改平日那蠻不講理的語氣,根本沒問我為甚麼總不接電話,只是告訴我今天中午他不回家吃飯了。

我的家庭環境到現在還沒有真正圓容好,但從那次十二點的發正念我意識到,和丈夫的關係上也要真正的轉變觀念,要時刻把法放在第一位,修煉大法是神聖的,做大法的事在家裏也要理直氣壯。往往不是常人怎樣,而是我們自己的心不對勁,認為修大法了好像虧欠了家人的似的,先在思想中認為他們會怎樣怎樣,沒有給他們加正念,才導致事情的不順。我們修大法給家人也帶來了很大的福份,他們應該堅定的和大法弟子站在一起,這才是他們正確的選擇,而不是站在邪惡的一邊。從法中我們知道,一個常人是非常弱的,我們修煉人要用我們的正念幫家人樹立正念,而不是讓他被邪惡操控。

裝系統失敗之後──應徹底去掉遇到問題找同修不足的變異觀念

那時候,我把給電腦裝系統當成很難的事。電腦遇到問題需要重裝系統,自己沒裝過找來當地一位男同修丁幫忙,一次又一次裝了很長時間總是失敗。很晚了,只得讓同修丁先走,同修答應第二天再幫我想辦法,同修已經非常盡力了。可我那時的心性實在是低。遇到甚麼事總是先找別人。裝電腦系統的同修在電腦方面很在行,經常有常人找他幫忙,總能弄好。為甚麼到我這反而不行了呢?我想一定是他的修煉狀態不好造成的,也不好好的修,也不精進,怎配做這麼神聖的事,(現在知道那一念不是真我發出來的)現在想想都覺的很可笑,可那時就那樣的心性。同修走後,我決定自己裝,因為電腦急等著用,拖一天就會耽誤事。我發正念清除干擾,然後請求師尊給予加持,很神奇的,從未裝過系統的我終於把系統裝好了。

第二天我和這位同修的妻子(也是同修)說起裝系統的事,認為丁不精進,所以裝不上,丁真得精進了。丁的妻子當時就很嚴肅的說我,你為甚麼不找找自己的原因呢?同修的話似當頭一棒,我當時就驚醒了,是啊,我怎麼可以這麼想問題呢?師尊讓我們向內找,我怎麼總是找別人,而且不是真正的為了同修好,而是帶著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認為比別人修的好的心。同修懂行沒裝上,我自己裝上了,我其實對電腦甚麼都不懂,這一切中溶著師尊的多少苦心啊!師尊在去我的依賴心啊!因為當時心態純正,所以在師尊的加持下成功了,通過這次的成功也在增強我的自信心,破除我人的觀念。(我在人中是那種很不自信、很依賴的人)從那以後,電腦上的好多問題我都能自己解決了。再後來,同修丁在電腦方面給了我許多實質性的幫助。想想當時的自己,真的要臉紅,但也促使我徹底的去掉遇到問題向外找的舊觀念。

心性在和同修的交往中昇華──去除和同修接觸會不安全的觀念

在人中,我屬於那種膽子小,怕心重的人。為了所謂的安全,我一直不和同修們聯繫,除了同事同修外,只和很少的同修有聯繫。一直認為自己這樣做是理智,是符合法。但是認識的幾位同修一致說我有怕心,縮手縮腳的,不夠堂堂正正。自己有時還不服氣,還不愛聽。

我們從法中都知道參加集體學法的重要性。我和同修乙今年夏天我們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新認識了兩位老年同修,其中一位同修戊在過「病業」關。即使是過關的同修,我們也從同修身上發現了許多了不起的地方。我們幾個人在集體學法中比學比修,真正的將自己溶於法中。從來一發正念就倒掌的我竟然好長時間沒有倒過掌,而且發正念中感到了強大的能量場,我們嘗到了集體學法的甜頭,大家也都在向內找中找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和人心。

後來遇到的一些情況我們非常希望到集體中和同修們進行切磋。於是很自然的,我們去了認識的同修家,在那裏又認識了其他的同修。以前我去這位同修家從門口看見有同修在,總是不進門,自己給自己人為的設置了很多障礙。我將自己隱藏於小小的自我中,一切都以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為前提,根本沒有甚麼集體的觀念。在和每一位同修的接觸中,我們都看到了同修的偉大之處,也深感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同修在一起的場是那樣的純正、祥和,彷彿能將一切不正溶解掉。

在和同修們的接觸中,聽同修訴說著在法中的正念正行,彷彿在破著自己人的那層殼。自己的心不再緊張著。可以自然的和同修在一起交流,修大法是神聖的,不再認為和同修在一起邪惡就可以迫害。而多年的封閉狀態,使我們錯失了多少修煉的機緣,又讓師尊多操了多少心啊!

在這也想對和我們有同樣狀況的同修說,我們要注意表面的安全,但不能走極端,真正的安全不是不和同修接觸,不是脫離整體,而是在法中的正念正行。

給同修加正念

通過近期的切身體會,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當同修處於魔難中,一定要給同修加正念。我們以前法理不清,當同修被邪惡非法抓捕、被病魔干擾、遭遇經濟上的迫害、時間上的迫害或陷於其它各種各樣的魔難中的時候,周圍同修往往愛說被迫害同修的不足,這是不可取的。那樣說同修的同時就等於站在了邪惡的一邊。

魔難中的同修往往是誤在了哪裏,心理相對脆弱,我們所能做的只能是和同修站在一起。「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因為我們是同門中的弟子,成就師尊所要的是我們共同的心願。

有的同修是無意中說出魔難中的同修怎樣怎樣,並未意識到那樣說不符合法,不修口,不善。當然我們不是不可以說同修的不足,但是一定要本著善念,真正的為了同修好。當面的去說給同修,同修也會感覺你的善的,那樣才是真正的在圓容師尊所要的。而來自同修的尖銳的話,刺激心靈的話,會使修煉不成熟的同修的勁頭被打下去的,或者過關的意志減退,起不到任何正面的作用,只能讓邪惡高興。因為我們還在人中,都會有不足,我們不能盯住同修的執著不放,耿耿於懷,憤憤不平,認為他(她)怎麼那樣,這時候就已經脫離修煉人的狀態了。要相信一切都有師父在管著。而只有當我們每個人都能為同修加正念,無條件向內找自己,邪惡才無空可鑽,我們才能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整體,互相之間圓容補充,那力量將是不可限量的。邪惡強加於同修的那點魔難又算的了甚麼呢?

從打印機停下來了悟到的──去掉一切從自我出發的觀念

打印真相資料時,無意間看見真相中的一篇文章中的題目好像是自己寫的那篇(其實是同修說,我幫忙整理的)。打印命令已經執行了,此時我還是一邊照看著打印,一邊往下拉鼠標找我的那篇文章。其實那篇文章已在多處真相中登過了,我還是不自覺的去找,然而文章找到了,打印機僅僅打印了一頁也停下來了。我關掉打印機去吃飯,在吃飯的過程中我想著剛才的事。我非常清楚打印機為甚麼停下來,我太執著於那個自我了,文章發表了,被同修選進甚麼真相資料裏了,那個沾沾自喜的心就起來了,那個自我就膨脹了,飄飄然了。在人中我屬於那種很平庸的人,沒甚麼可顯示的,可那個顯示心卻隱藏著,實實在在的存在著,一有機會就要證實自我。其實真相資料中那麼多篇文章為甚麼非要去看自己寫的那篇呢?況且早已看過了。無形中還是把自我看重了。我同時也發現了自己的不精進,如果是精進的同修把一分鐘要當十分鐘用,是不會有閒情去翻看一篇早已看過的文章的。寫到此,真的很慚愧。好多文章應該寫而沒有寫,其實是沒有兌現自己的誓約,卻在不自覺中和周圍那些老年同修比認為比他們文章寫的好,多可笑。

簡單吃過飯之後繼續打印,一切正常。

回首修煉路,不知不覺中,對自我的看重竟還會是那樣強,在點點滴滴中還想證實自我,多麼骯髒的念頭!

我們有幸被師尊選擇,成為大法弟子,擁有了令宇宙眾生都羨慕的榮耀,然而我們必須牢記:我們的一切都是師尊所賜予,包括證實法中的一切大事小事,都是在師尊的呵護下完成的。我們時時刻刻所想的只能是如何圓容師尊所要的,將自己溶於法中,去掉一切的證實自我的心,做到「無私無我」。

去掉幹活多了就會累、需要休息的觀念,珍惜時間

白天要上班,有時工作量也會很大,回家後我往往就先往床鋪上躺,休息一會再幹活,白白浪費了很多時間。晚上也會藉口累早睡,不發十二點的正念。由於我們的工作時間超過八小時,所以總感覺時間不夠用。在目前這種工作環境下,要想三件事都做,必須轉變觀念,少休息。

可對怎樣徹底的去掉這種觀念,扭轉修煉狀態還是很無奈,海外同修的一篇文章對我啟發很大:(《以修煉人的狀態參與神韻售票》)

同修寫道:在世間有那麼多人需要救度,宇宙眾生都在期盼著得救,怎麼還能想人世間的安逸、舒服呢?當自己正念很足,確實不承認它,從內心深處挖掉它時,心裏就不再有它了。相由心生,心念純正,身體就隨之變化,勞累疲倦的感覺就不再糾纏了,一天站五六個小時、七八個小時也不感覺累了。……在證實法、救眾生中我體會到,時刻保持修煉狀態,經常學法,用法的高標準要求修好自己,正念才能不斷增強。在正念(神念)的支配下,身體就會出現超常狀態。

同修的經歷足以證明我們大法弟子是超常的。幹活多了會累,這完全是人的觀念,是必須去除的,而我們大法弟子是「神在人中」,不應被人的這層理所制約,要堅信真我「不睏、不累」。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芝加哥市法會講法》)中說:「可是歷史不管經過了多長時間,三界造了多長時間,來這裏的眾生來了多少,都在盼望著在歷史漫長歲月中的這一刻。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對大法弟子來說,時間也是大法資源,可用來學法、可救人……如果我們浪費了時間,也等於浪費了大法資源,也要承擔責任的。如果我們真正的學會珍惜時間,那麼時間對我們的制約也就小了。

讓我們用真念、正念突破累,真正的做好,讓師父放心。

要有正念的主見,敢於承擔;去掉負面情緒

修煉前,在人中我屬於那種沒有主見的人,幹甚麼都想問別人,這事怎麼辦?那事怎麼辦?誰都信任,就是不信自己。修煉後,在一些證實法的事上,我有了自己的正念和主見,但生活中遇到一些問題需要拿主意時,就又變回修煉前的自己,不知怎麼辦,拿不定主意。有時好不容易決定怎麼辦了,辦了又後悔,覺的不妥當,讓負面的情緒控制自己。直到我在電腦上寫下這段文字的這一時刻之前,我一直為此苦惱著……

我是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被師尊賦予無限榮耀的大法弟子,一個在大法中熔煉了十年將生命溶於法中的大法弟子,怎麼可以甚麼事都去問別人怎麼做?大法中修出的智慧足可以讓我對生活中的任何事作出決斷。然後自己認為怎樣做對就怎樣去做好了,不要總猶豫不做決定,對於遇到的事情師父要我們「慈善主斷」(《轉法輪(卷二)》〈佛性〉)。

分析自己拿不定主意的背後是想的太多,人心太多。怕這怕那,怕得罪這個,怕得罪那個。總之,都是人的東西,對應的是名、利、情,都是該修去的東西。修煉人只能是讓自己越修越簡單,越修越純淨,而「不要在處世上、為人上收穫太多」。(《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至於負面情緒,它對於修煉沒任何益處。不要承認那是自己,上來就分清它,清除它,不要被它干擾。

以上就向內找,去人心談了自己的一些粗淺認識。當然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的每一點提高離不開法,所以我們必須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將自己真正溶於法中,才能不斷的去除舊觀念,去除假我,返還真我,走向真正的圓滿。

由於修煉層次所限,有些地方還沒悟透,不足之處請同修給予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