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請不要習慣性的「對號入座」》有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讀了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請不要習慣性的「對號入座」》看後感覺這位同修說的對。說一下我最近經歷,與同修交流。

今年十月十九日上午,我去田徑場,在商店停車的地方看到一個「六一零」人員正準備上小車,我隨口問她說:上哪去?她說:公安局。我也沒加思索說:去做甚麼?她說:不關你的事。我一震,大法弟子慈悲與威嚴並存。我說:我們都做好人,是最好的人,我們沒有做一點壞事,這是你們都知道的,誰要是還在迫害我們,那他就是邪惡!我提高了嗓門,沒想到她回答挺乾脆,大聲說:「是。」一隻腳跨上車走了。司機也笑了。

回家時一路走一路想是師父給我智慧,這幾句話怎麼來的這麼快,今天我一口就說出來了:「誰還迫害我們那他就是邪惡!」邪惡因素被清除。我悟到思維方式上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否則,就是給自己找麻煩,動不動邪惡怎麼了,又在搞甚麼了,習慣「對號入座」,在潛意識上認為邪惡迫害是「正常」的,承認了迫害。思維不在法上,就會阻礙我們做好三件事。這也不安全,那也不安全,使邪惡鑽空子。我覺的同修包括我個人都要把自己的思維調整調整,不要上邪惡的當。

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1]注意安全與正念正行不矛盾,往往思維方式沒端正,要法多學,明慧文章多看,要找差距,不要動不動往負面上想,不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六一零」頭目路上碰到,他們都主動喊我,他們的眼神我也知道。這時我不迴避就走過去。我心裏想的是我堂堂正正的,我與大法同在,我師父就在我身邊。光明正大的,我沒做壞事我怕誰?有時向我的袋子望,我故意舉起給他們看。其實不讓他看的,他甚麼也看不見。

一次「六一零」的頭傍晚到我家,我桌子上一打印機就在面前,他與我坐在一起,我也沒想我這台機器。師父不讓看,他根本看不見。

前年敲門行動,「六一零」派三個警察敲門,讓我給開門,我跟警察說:你這是騷擾我們吧?他說,不是不是。我決定不開。我求師父說:不讓他們進。在窗口講了幾句他們就走了。當天我就到警察室講真相。後來「六一零」的要辦一件事,他到後院喊我,我一看是他,我說:你好啊,你還派人到我這兒來敲門。他裝著不知道:哪天?好像不知道的樣子,走了。邪不壓正。我是正的,正的怎麼會怕邪的?!

後來路上碰到他,他說身體不舒服,我說:你別做壞事,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嘴裏沒說甚麼,我說我是在真心為你好。我勸他三退,他說:你不要跟別人說,只有我老婆知道。我說我的目地當然是為你好,希望你們全家幸福,共產黨卸磨殺驢,到頭它指使做的,都會說你們幹的。他點點頭表示接受。後來在一次公車上我又給他老婆勸三退,送她一個護身符。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宇宙第一稱號,堂堂正正的做自己應該做的事,理智清醒智慧的講真相,救人誠心誠意心裏真正為別人好,誰敢迫害你,走的正,那師父也不答應的。

師父新經文《致台灣交流會》發表,當天晚上抄下背,背一遍又一遍。第二天繼續背,當晚凌晨做個夢:一人給我送來了一盆水果,說是「某局長」送來的。醒來我悟到,是師尊鼓勵點悟,我開心的笑了,師尊鼓勵我讓我繼續精進!

向內找,我做事的心很強,在學法上雖然天天學,但沒下力氣學,有時不入心,睡的多了點還給自己找藉口,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真正與大法要求相差很遠。就這樣,偉大的師尊賜予我的太多太多,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我從內心永遠感恩師尊。我真的沒有語言表達師尊洪恩。

當我學法入心,悟到法的一層內涵,熱淚盈眶,我發自內心跟偉大慈悲師尊說: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

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