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念善行否定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在中國國企工作的女大法弟子,近幾年遭到兩次綁架。看到同修的文章《如何認識被非法抓捕時的表面行為》,談談自己在目前所在層次的一點粗淺認識。

兩次遭綁架

我兩次遭綁架都是在上班時間發生的。表面的原因,第一次是因為「訴江」,第二次是因為抵制「敲門行動」的騷擾。在修煉的基點上分析,綁架都發生在有一段較長的時間不實修,學法走形式,煉功、發正念心不清淨的狀態,是自己的懈怠狀態放縱和滋養了空間場裏的邪惡因素導致的。

即便弟子這麼不爭氣,慈悲的師父也沒有嫌棄,而是利用這些魔難讓摔倒的弟子爬起來,並給了弟子再次做好的機會。

因「訴江」被綁架那次,在被騙去保衛科時,雖然猜到可能會發生甚麼但未做任何形式的抵制。同時,因缺少法律知識被國保警察信口開河的謊言矇騙,產生了無可奈何的念頭。

這是我頭回與參與迫害的警察面對面。正當不知所措時,一個警察惡狠狠的拍著桌子吼道:「你說!是聽你師父的,還是聽法律的!你快說,到底聽誰的?!」(後來悟到是師父在用他點醒我)。他這一吼把我吼明白了:我得聽師父的,按師父的要求去做。於是在心裏反覆背師父的法,想起甚麼背甚麼,很快平靜下來,感覺自己能夠從容應對眼前的一切了。

時值北方的冬天,派出所的暖氣恰巧壞了。那些警察忙裏忙外的還直喊冷。而我穿的比警察單薄,五、六個小時沒怎麼活動卻周身暖洋洋的。我知道師父在用這種方式提示弟子堅定信心正念闖關。

被非法拘留期間,一次我半夜雙盤立掌發正念,感到有雙手輕輕的把我立掌的胳膊向上抬,同時把手掌扶正。是師父給我糾正發正念動作,鼓勵我做好(同監室的同修發正念時都不做手勢)。那期間師父還給我清理身體,連續幾天流出的經血都像墨汁一樣,身體卻沒有任何不適。

否定迫害

第一次被綁架到派出所,我用溫和的方式拒絕採指紋、血樣。不管他們多兇,我都慢聲慢氣的告訴警察,這樣對他們不好,並逐步逐步的講大法真相。漸漸的警察的態度變溫和了,不再強迫我採集信息,還專門搬個椅子讓我坐下休息。

不知為甚麼,我越慢聲慢氣的說話那個國保隊長情緒越激動。他不停的拍著桌子:這屋裏是有錄像監控的。接下來就是污衊大法參與政治的那套洗腦說辭。我當時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很平靜的打斷他的話說:別激動啊,有話慢慢說,這樣喊對你身體不好。他愣了一下,轉身就走到屋外去了。直到後來我被非法拘留他再沒露面。

第二次被綁架時,單位來了七、八個警察。據說派出所只留了兩個守電話的,其他人都來綁架我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女子。因我系統的了解法律條款,他們拿不出合法手續,又騙不動我。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拎起我的四肢強行抬走。我一路喊著:「警察抓好人了!法輪大法是被冤枉的!哪位好心人給我家人打個電話,就說我被綁架了。」一直喊到被塞進警車,一路上引來許多同事圍觀。

我知道警察被洗腦很嚴重。而且,雖是同一個派出所綁架,警察中卻有三分之二的生面孔。我告誡自己,不要有被綁架的意識,這是講真相的機會。講完真相就發正念解體迫害回家。而不是像第一次被綁架時想的,師父甚麼時候讓警察放我回家?

做筆錄時,我運用師父賜予的智慧、明慧網上的提醒和學到的法律知識主導了整個過程。做詢問的警察接觸過許多同修,也很佩服大法弟子的智慧。每提完一個問題,就笑瞇瞇的聽我分析講述。他的表現讓我生了歡喜心。突然他語氣嚴厲起來。我意識到自己念不正了,趕緊滅掉。警察又恢復了之前的狀態。躲在隔壁看監控的所長後來看不下去了,跑過來跟負責詢問的警察耳語了幾句,終止了詢問,打印筆錄讓我簽字。我從法律的角度不緊不慢的指出筆錄中存在的問題。他們修改多次後,見我仍能指出問題,就放棄了讓我簽字。說是報上去等結果。

我被帶到另一個房間,一屋子警察。我跟他們天南海北的侃大山,中間穿插著講真相。房間裏氛圍輕鬆,就像平日在單位同事間聊天一樣,有說有笑的,好像根本不是他們把我綁架來的。後來大部份警察被叫走了(事後知道他們是去抄家,因我一被綁架就求師父看護救人的法器和經書,他們只拿走一本真相冊子)。我就閉目養神發正念。看守我的警察聊起對我的看法。一個說:我真佩服她(指我)。這種情況下還能心平氣和的。要是換成我早就發火了!另一個說:今天真後悔,早知道是執行這任務請假就好了。請假就躲過這事兒了。唉!

後來,在師父的看護下,當天我就回家了。

眾生都在選擇未來

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第一次被綁架時的單位領導與我共事多年,基本了解大法真相,也曾多次暗中保護我。我被綁架到派出所時,他以通知家人送衣物為藉口,電話告知家人儘快把家裏收拾收拾。後來他又簽字擔保,抵制了妄圖把我送洗腦班的迫害。

第二次被綁架時的單位領導是新調來的。在參與迫害的過程中,他被一個同事當眾數落參與「迫害好人」而深受觸動。我被綁架的第二天回單位上班時,他一個勁的跟我解釋事發突然,沒經驗沒處理好。我藉機給他講了真相。一個曾把我送的神韻光盤交到單位的同事已很久不主動跟我說話了,在我第二次被綁架後,她卻在街上大老遠的叫住我,到近前跟我說:雖然信仰不同(她是邪黨黨員),但我們始終是朋友。一個不太熟識的同事說:大夥兒聊起來的時候都很佩服你。堅守自己的信仰。有信仰真的很好。我很羨慕你。

家人也告訴我,我第二次被綁架那天,他接到了四、五個報信的電話,其中只有一個是認識的人打的。

當然,也有一些多年關係一直不錯的同事,因兩次綁架而越來越疏遠我。他們當中,有的已經三退了,有的接受真相資料卻一直不表態。是我講真相還沒講到位才會這樣。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承認迫害,對迫害無可奈何,是被無神論思想左右才會有的狀態。身為大法弟子,自己不肯要的,誰也不敢強加。這個不肯要可不是嘴上說的,而是那些個不符合大法的念頭一點都不留,發現一點馬上清理。對行惡的警察和單位人員,用真正的善去對待。不配合他們,也不懼怕或仇視他們。用智慧喚醒他們的良知,希望他們還能有機會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要做好這些就得認真學法,認真向內找,認真對待「三件事」才行。

個人體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