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加持我與小同修抵制「入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六日】我兒子是小同修,今年七歲了,剛上一年級就面臨被迫加入邪惡的少先隊組織。我們一直針對學校另外空間迫害世人與小同修的邪惡發正念,徹底滅盡邪惡的迫害。

之前看到過本地同修的孩子戴著紅領巾,感到很難過,也問過同修為甚麼不主動找老師告知不入隊。得到的答覆就是:「不入隊不行」、「先表面上入了,然後再去大紀元網聲明退出」等等諸如此類的答覆。

我和兒子也困惑過,有時也感到力不從心,我們就發正念清除這種不正的念頭,也專門去明慧網找一些相關文章。當看到其他小同修堅決不入隊,家長同修也正念十足,我們就更加堅定了正念。我問兒子:「如果全校只有你一個人不戴紅領巾,你覺的可以嗎?」兒子堅定地答道:「可以!」就這一念,師父看到了小同修無比堅定的心,加持了我們的正念。

兒子催了我好幾次去找他的班主任說明他不入隊的事。本來定好二零一八年教師節那天去找老師,但一來下雨,二來怕老師誤會我們要去給她送禮,就決定第二天再去。教師節我們沒有給老師送禮,因為師父的詩詞裏有一句「截窒世下流」[1],我此時的理解就是不能在師生關係問題上隨波逐流,我們作為修煉人要時刻按法的要求做。

教師節過後第二天中午,接到兒子後,我們倆就徑直找班主任老師去說明此事。我們和班主任老師隔著一條馬路,在等待紅綠燈時,我看著人來人往的人群,突然覺的心裏有點不穩,各種負面的想法湧出,我頓時覺的這條斑馬線好長好長。此時兒子說:「媽媽,我給你發正念,你去和老師說。」兒子的話點醒了我,也想起出門前我讓我母親同修也幫忙發正念,一路上我也發著正念。此時此刻,我心中沒有了顧慮,走到老師跟前和老師說明了情況,老師很理解也說:「入了隊就不能退了,乾脆就不入。」我還說:「如果學校為難您,我就去找學校說明情況,我們堅決不入少先隊!」就這樣我們心中的石頭落地了。

我丈夫在邪黨的部門工作很多年了,深知邪惡的伎倆和腐敗,早在很多年前就用真名在大紀元退出邪惡組織了。至今好多年不交黨費了,也找過組織公開退黨很多次,都不了了之。而我當初也是邪黨黨員,但在師父的智慧安排下,換工作時轉邪黨關係時因沒地方接收就轉沒了。我丈夫也不想讓孩子入隊,也支持我去找老師說明此事,我回家後告訴他此事,他稱讚我說:「你正念真足!」我知道這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鼓勵我呢。

這事過去了大半年,一直沒有入隊的動靜,但我們還是堅持針對此事發正念。

一轉眼到了二零一九年五月底的一天,兒子中午放學回家,突然跟我說:「媽媽,今天上午一年級的同學都排隊去入少先隊,老師跟我說:你不入隊,不用去,回教室等著吧。」兒子說的很平淡,但我卻是很吃驚,雖然也知道這一天遲早要來,也一直在發正念,也想了多種辦法去應對來自學校的壓力,可是沒想到這件事就這麼自然而然地解決了。

我激動的問兒子:「你知道是誰幫你的嗎?」兒子答:「師父!」我又問:「教室就你一人,你在幹甚麼呢?發正念了嗎?」他回答說沒想起來。我嚴肅的告訴他:「一定要堅持不懈的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兒子說記住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考驗我們心性的。一天午飯後,我還在洗碗,兒子說有事跟我說,然後他就到我臥室等我。期間聽到我母親問他啥事,他也不答,一直在那等我。直到我走進臥室,看到兒子的表情,知道他遇到問題了。他說,今天在學校門口有值週生問他為甚麼不戴紅領巾?還問他幾年級?我的心一下提上來了,我知道考驗來了,忙問他怎麼回答的。他說:「我媽媽沒有讓我入少先隊。」聽後我知道兒子害怕了。

我能想到對於小同修,身單力薄在學校面對各種壓力,如果沒有師父的看護、沒有強大的正念,他怎麼能坦然面對?此時我的心裏翻出各種不好的念頭,但很快就否定和排斥它們。我讓自己平靜下來,我必須給孩子增添正念。我對兒子說:「其實媽媽也想到你要在學校面對的各種問題了,比如同學們問你為甚麼不入隊……」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兒子接過話說:「已經有很多同學問我這個問題了。」我問他怎麼回答的。兒子很認真的回答:「我就說,我不告訴你們。」我說:「你怎麼不說共產黨是西來幽靈,我們不做馬列子孫,要做堂堂正正的炎黃子孫!」兒子說:「他們還小不懂這些,師父不是說過:『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2]」

聽到這裏,我覺的孩子法理清晰,遇事也懂得按照大法去做,我真的好感動也好欣慰。有師在有法在,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

我突然想起師父的一段法理:「有些人修煉他覺的難很大,其實並不大。你越覺的它大的時候,它就變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甚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3]

想到這裏,我心裏的怕瞬間化為烏有了,馬上能正念很足的面對這件事情了。我也正念堅定的告訴兒子:「你做的事情是最正確的,沒甚麼可怕的。有師父,有大法呢!下次再有人問你為甚麼不戴紅領巾,你要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你不是少先隊員!」

隨著天天學法,兒子的怕心被生出來的正念去掉了。我知道我們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過了這一關。

寫出這件事情的完整經過,是想和正在面臨和即將面臨此事的同修們交流,希望能幫助同修們在對待「入隊」問題上能正念正行。

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