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寫文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最近,我一直在看明慧法會交流,很想要把自己寫文章的一些心得交流寫出來,可是,這過程中,我遇到了層層阻力。

幾天前,我決定把自己近一年寫文章的心得交流出來,著手寫的時候,卻發現寫不出來。平時在參與本地報導方面,寫的也很多了,應該是越來越有經驗的。可是為甚麼到寫交流文章時,就寫不下去呢?

第一天我打算寫時,發現自己平時的心得其實挺多的,小組上交流的也不少,可是一到轉換成文字的時候,就發現很難表達,下不去筆,怕寫不好,覺的自己修的沒有別人好。於是第一次提筆寫了一些,就放棄了。

第二次是陸續看了好幾篇明慧法會交流文章,文章散發出來的能量很強,很觸動自己,又決定寫,可是一到寫,又犯難了。長期思想業力的干擾,到自己決定再次寫的時候,又開始起作用了。壞思想是活的,寫文章的過程其實也是清理自己不好思想的過程,這個時候,壞思想不想被滅掉,所以就出現干擾。

表現上是負面思維開始壓制著我:「自己修的不好,寫不出來」,「其實寫和不寫沒啥影響」,「寫了也不一定起多大作用」等等,這些思想壓的我喘不過氣來。緊接著,又來一波,「去睡覺吧!總這樣熬夜不好」,「寫文章得花多大功夫啊,這個點還是去睡覺吧。」還好,我守住了正念,沒有去睡覺,但還是沒有繼續寫文章,做起了其它項目,開始給中國大陸發電子真相信,之後,又打了真相電話。

到了凌晨,打算回孩子房間打坐,結果剛一打坐,孩子就醒了,一會要吃,一會要喝,一會又哭鬧不止,真是折騰的我心力交瘁。但是我始終堅定一念:「不管孩子怎麼折騰,今天這一個小時的靜功必須堅持煉完。」

昨天,我發現我們家的臥室玻璃上突然出現了很多鳥屎,我今天費了好大勁去清理。早上睡過頭了,正念也沒發。白天都在忙家裏的事情和其它項目,到剛才想著孩子睡著了,終於可以繼續寫文章了,結果剛這樣一想,孩子又開始哭,哄了半天,才算好。

這時我突然想到了幾天前我在入睡後看到的一個場景:我看到在一個空間裏,我們當地的一個西人女同修坐在一群華人同修的最中心,在發正念,這位西人同修的場充滿了祥和,就在她發正念的時候,身體裏有一個碩大的蓮花(這個蓮花的樣子和顏色我在人間從來沒見過。花邊都是白色的能量光環,根莖也是散發著淨白的能量光輝,根莖在她的身體裏直達她的頭頂時,形成了巨型的花瓣,花瓣周圍都是散發著淨白的能量光輝),非常的莊嚴神聖。她發正念的時候,身體裏的那個大蓮花會產生很多個小蓮花,各種美麗的顏色,這些小蓮花從大蓮花裏生出,作用到周圍的華人同修身上。整個場面非常的慈悲祥和。

這時候畫面切換成我了,我也在發正念,可是四週卻不是很明亮,我雖然能夠看到我的身體裏有一根白色柱子通向上方,可是我發正念的時候整個人卻繃得緊緊的,遠不及那位西人同修發正念那種美麗祥和的場面。

想到這個夢,我趕緊把普度的音樂放出來,立刻盤腿坐在孩子身邊發正念。我也試著像那位同修一樣,發出強大慈悲的正念,就在我念力十足的時候,我的孩子也一點一點的沉睡了。等到我發完正念後,我立刻覺的師父讓我悟到了很多。

回憶最近在寫文章過程中出現的層層干擾,一個一個浮現腦海。我突然想起了昨天在讀師父的新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其中有一句話:「是這個東西障礙了它們!」一下子讓我醍醐灌頂。

我原來寫文章總想很快完成,不寫完不舒服,所以造成自己求快,特別是文章的一開始草草了事,總是抱著一種反正最後還是要改的……最後要費相當長的時間去修改。

現在我悟到:寫文章的時候,一定不要讓任何思想障礙自己,就是簡單的坐下來去寫,一句一句推敲,確定好了,再寫下一句,不要看時間,甚麼想法都不要,就是正念十足的去寫。而每次寫文章前,一定要發出強大的慈悲祥和的正念之場,解體一切干擾,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信寫文章這個項目一定會對救度眾生起到巨大作用的。

接下來,我來到書房,開始坐下來寫。長久以來,我的思想業力,還有很多障礙自己寫文章的干擾,就在正念和正行中解體,滅掉。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頭腦是如此的清晰,我又找到了寫文章一氣呵成的狀態了。

同樣,在寫文章最難受的時候,如果能頂著壓力,用正念衝過去,用強大的正念去把文章寫出來,那麼所有干擾都會消失殆盡,周圍的一切都好了,狀態也提升了,整個人都是慈悲祥和的。

我一直都覺的寫文章是一條修煉的路,過程中出現的干擾、執著、障礙,一切都需要用正念去衝破,最終,寫出來,才能讓自己提升。悟到了也要做到,從想寫到寫出來,這才是寫文章真正實修的過程。

註﹕
[1] 李洪志師父的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