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神跡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七十歲了,在魔難當中,我的體會就是,作為修煉人,無論出了甚麼事,我們信師信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內找,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為他人著想 卻是自己受益

我剛得法時,很多同修在我家裏看師父講法錄像,當時是冬天天氣寒冷,我家裏也沒有暖氣,寒風從門縫吹到屋裏,同修們都很冷,為了同修們能安心看師父講法,我就坐在門後擋住寒風,我在修煉大法前,因為在坐月子時受了涼,很怕涼,夏天我都要把自己嚴嚴實實的包起來,腰上還要再多圍上一層,我這樣怕冷的身體在門後坐了一個半小時,卻越坐越暖和,甚至地板都被坐熱了。從那以後,我怕涼怕冷的毛病就好了,再也不怕冷了。

得法早期還有一件事,我和同修們在村委煉功點煉功,當時是夏天,蚊子很多,叮咬同修們,我就發出一念「蚊子都來叮我吧,不要叮同修們」,從我發出這一念後,蚊子再也沒有叮過我。

有一年冬天,天很冷,外面還下著雪,那天晚上我突然開始發燒,蓋著被子都凍得渾身發抖,我想起了師父的講法:「我跟大家講啊,我沒有傳法之前,沒有那些高層的因素來之前也沒有舊的勢力,那時對於冷我有另外的辦法。我就這樣想: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眾笑,鼓掌)說你叫我熱,反過來我叫你熱,我把你熱的受不了。我就是說的這個意思啊,你們不一定做的到,但是呢,你是正念對待它,你不是怕它。」[1]我想:不是讓我冷嗎,我冷你,我把你冷得受不了,我出去凍,我只穿著秋衣秋褲在院子裏站了十幾分鐘,我回到屋子裏時,不冷了,身體也不抖了,我完全好了。

正念正行 魔難煙消雲散

零幾年時(記不清具體哪一年),我和姐姐到公路邊給世人講真相、送護身符,路邊有很多民工在幹活,我和姐姐就沿著公路一邊走一邊講真相,正講著,從遠處開來了一輛白色的麵包車,開到我面前停下了,從車上下來三個年輕人,我走到一個年輕人跟前,說:「年輕人,給你一個護身符,你看那麼多人我都給了,也給你一個吧,祝你平安。」他說,「你知道我是誰?我是六一零的,你還敢發給我。」我說,「我不管你是六一零還是甚麼零的,你首先是個人,我師父叫我們救的就是人。」三個年輕人都愣在那兒不會動了,我們就繼續向前走,給前面的農民工講真相,我們都講完後要走時,回頭一看,他們還愣在那兒一動不動,被定在那兒了。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我和姐姐到公園給世人講真相時,被人構陷報警,我看到一個警察一邊用對講機對話,一邊快速向我們這兒跑來,一直跑到我的面前,我的心一定,豁出去了,一點怕心也沒有了,我迎了上去,拿出了一個護身符,他問我,「你在幹甚麼?」我說,「我給人送護身符,也給你一個吧。」他伸開手,我把護身符放到他手裏,他就放開我,轉身去追我姐姐,我想我還沒給他講大法真相呢,我就去追他,一邊追一邊喊:「年輕人,停下。」他回過頭來說:「幹甚麼?」我說:「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我記住了。」也不再追我姐姐了,走了。一場突如其來,氣勢洶洶的魔難突然煙消雲散了,就像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我和姐姐平安回家了。

信師信法 正念破除魔難

剛得法不久,有一天,我在院子裏踩著高凳摘葡萄,一不小心,從凳子上摔了下去,左手腕向裏彎著手背先著地,倒在了水泥地上,我聽到喀的一聲,我的左手腕不能動了,骨折了。不一會同修來了,按照約定來教我煉動功動作,在學煉第一套功法時,我不管疼不疼,按照動作要領使勁抻,在抻的時候,聽到左手腕喀嚓喀嚓的響,學完第一套功法後,我的手腕就好了,能正常動了,甚至連淤腫都消了,第二天,我就能洗衣服、蒸饅頭,一點事都沒有了。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和丈夫架起一個大鐵爐,我們抬著鐵爐挪動,不料鐵爐下面沉重的底座掉了下來,砸到了我的腳上,腳面的骨頭陷了下去,我就喊「有師在、有法在,沒有事、沒有事」,我感到我的腳一陣冷一陣熱,很舒服,兩個小時後,陷下去的地方恢復了,我的腳好了。

二零一六年七月的一天,孫女要吃西瓜,我洗了西瓜,一隻手平舉著往客廳走,突然腳下一滑,我重重的仰面摔倒在地上(可能小孩把水洒到地磚上,我不知道),當時覺得我的右腿不敢動了,腰部很痛,不敢動,我就喊:「師父快救我,師父快救我。」我在心裏喊:「師父,我必須站起來,我還要出去講真相救人呢,我就算心性上有漏,也不允許舊勢力迫害,我就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我慢慢挪動著爬到沙發邊上,把腿蹲著爬到沙發上,一看右腿膝蓋不朝前了,偏向了一邊,我想這都是假相,不承認它,我不管痛不痛,硬是盤上腿學法,堅持盤了半個多小時,學完了《轉法輪》第五講,把腿拿下來後,發現擰彎的腿恢復原樣了。但是右腿不聽使喚,不但抬不起來,連動也不能動了,我向內找,為甚麼出問題,我找到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 、利益心和對孫女的情太重等執著心。同時,我想我絕不承認右腿這個假相,我一邊喊著請師父加持我,一邊用力抬起右腳,慢慢的抬起來一點,再放下,再抬起來一點,再放下,抬了一個晚上,腿就好了,第二天我就能到村裏邊講真相救人了。

同年九月的一天,我騎自行車趕集買菜,騎到一個貨車旁時,貨車的車門突然猛地打開了,把我和自行車打了出去,我被甩出去三米多遠,司機和旁邊的人都嚇壞了,連忙把我架起來,司機著急的說,「人家辦喪事的還等著我給買菜,碰人了這可怎麼辦?」(司機正給辦喪事的一家人幫忙),司機和旁邊的人都說上醫院去吧,我說:「我沒有事,我有師父管,我們煉功人首先為別人著想,你快去買菜吧,不用管我(我們一個村的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司機開車走了,其他人也走了,可我站那兒不能動了,一看左腿腫的很粗,腿上的皮膚都被撐的發亮,膝蓋骨碎了,這邊凸出來一塊,那邊凹下去一個窩。我在心裏想:「有師在有法在,我沒事,我有師父管,修煉人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一會兒我看到了同修的丈夫,我就請他把同修叫來,然後他們夫妻倆把我抬到一輛三輪車上,一個在後面扶著我,一個騎著車,把我送回了家,再把我抬到沙發上。同修走後,我就想盤腿煉功,我用手把左腿盤上後,發現小腿上有幾處凹了下去,就像三條窪下去的線段,我用手摸了摸,這才發現小腿的骨頭斷成了好幾段,我在心裏想,肯定是我哪兒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向內找,又找到了很多執著心,我決心放下這些執著心,我堅持盤腿近一個小時,當我把腿拿下來時,我發現膝蓋和小腿都奇蹟般的平復了,我慢慢的站了起來,就能挪動著走了。

下午,貨車司機來到我家,要送我去醫院,還要給我錢,我告訴他,我好了,不用上醫院,我甚麼也不要他的,以後也不需要再來看我了。我還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很感動,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大法弟子為他人著想的善。幾天後,我就能和同修來到三四里外的公園,爬上幾百層的台階去講真相救人了。

二零一八年正月十九下午,同修騎電動車載著我在馬路上行駛,騎到交警大隊門口時,有一輛麵包車停在路邊擋住了去路,同修想繞開它,拐彎拐的有點大,騎到了機動車道上,一輛高速行駛的大貨車正衝著我的後背撞上了,把我和同修連同電動車一起撞了出去,大貨車沒減速逃逸了,同修摔得昏了過去,腳踝也骨折了,我卻甚麼事也沒有,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我在同修耳邊喊師父救救她,喊了幾聲後,同修就醒了,坐在地上。一會兒,交警來了,問我:「是不是撞的你?」我說:「是。」交警說:「撞的你,你怎麼一點事都沒有。」圍觀的人都笑了,交警調出監控錄像,說要找肇事司機,我和同修都說:「我們沒有事,就不要找他了。」交警就沒再找肇事司機,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同修家人把她送醫院拍片檢查,是腳踝骨折,同修沒打石膏,回家後盤腿打坐一個多小時後就能站起來了,七天後就能出門正常行走了。

寒冬臘月 百隻孔雀為大法弟子開屏

我還遇到過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二零一七年臘月初十,我和同修去一個公園講真相救人,因為天氣很冷,遊人比較少,快到中午時,我們給十幾名遊客講了真相,這時走到了動物園,我和同修說,咱們平時都是講真相救人,今天走到這兒了,咱們去看看那些動物吧。我們來到孔雀園附近,看到一百多隻孔雀都把頭鑽到羽毛裏取暖,一點生氣也沒有,我說:「大法弟子來救你們了,怎麼一點表示也沒有,開一下屏吧。」

話音剛落,就聽到像下雨一樣,刷刷刷,所有的孔雀都開屏了,公孔雀開的屏非常好看,那些母孔雀和小孔雀也開屏了,羽毛很短,就像家裏用的盤子一樣,圓圓的。我們非常震驚,含著淚大聲告訴它們:「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這時有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說:「這是怎麼了,孔雀怎麼這個時候開屏了,從來沒有見過。」我們就給他講發生了甚麼事,還給他講大法真相,他非常感動,不但自己同意退出團隊組織,還給他家裏人做了「三退」。我們繼續走,孔雀們一直開著屏,我們走到哪兒,它們就把頭朝向哪兒,我們要走了,告訴它們再見,放下來吧,直到我們走到動物園門口,跟它們擺了擺手,才看到它們一個個的收了起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