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工傷癡傻十多年 師父救醒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我十六歲就參加工作了。一年後在突發的井噴事故中,我第一個衝上井架搶險,結果被呼嘯噴發的氣體熏昏,倒掛在井架上。我因吸入硫化氫氣體而中毒。

硫化氫是劇毒氣體,是一種強烈的神經毒素,吸入少量高濃度氣體即可於短時間內致死。它對眼睛、呼吸道黏膜、整個呼吸系統及神經系統都會造成很大傷害,會留有神經、精神後遺症。

傻傻癡癡十餘年

於是,之後的約十年間,我輾轉於醫院、防疫站之間,上級檢查團又送我到上海做高壓氧艙治療,療效甚微,我的工傷鑑定為:工傷中毒,痴呆一級。

當恢復一點點記憶時,我已經被安排到一個招待所去了,為的是如身體突發狀況方便直接就醫。食堂特許每月給我十斤雞蛋補助。那時招待所院子裏有一大堆翻修招待所用的沙子,我每天都拿吃飯碗一碗一碗的掏沙子,一天到晚的掏沙子玩兒,吃飯得有人來喊。

招待所裏住著幾個頑劣的小青年老欺侮我,從我頭上單腿跨,拿我當鞍馬,從我身上躍過去,我時常被摁在沙堆上,一臉一嘴沙子。我在他們的嘲笑嘻罵中,木然的看著他們從我頭上身上跨越,卻想不起該說甚麼做甚麼。到了結婚的年齡,介紹給我的對像有三十多歲、四十多歲的都有,有的人品都不好,背著介紹人試探我,戲弄我,侮辱我。儘管心裏隱隱的也知道不對,但我還是傻傻的承受著。

二十八歲時,我結婚了。妻子是一個賢惠、漂亮、皮膚白白的農村姑娘。她話語不多,我每天抬眼看見她就笑,除了會笑還是甚麼也不會說,不會想,不會做。她像對孩子一樣的照顧我,給我洗澡,我是叫站就站,叫坐就坐。為了領那補助的十斤雞蛋,她騎著一輛自行車奔波在鄉間十幾里地土路上,前面是雞蛋,後面坐著我。

之後我還有了一個兒子,人家的爸爸會給孩子講道理,講故事,我只會與兒子一起滿地摸爬著玩,學狗叫。

又傻又殘的我成了家,有了妻兒,在親友眼裏這個風雨中飄搖的小家似乎有了希望,雖然有許多魔難與艱辛,總算走上了正軌,還有了些幸福的味道。可是,作為頂樑柱的妻子,卻患上了重症肌無力,在兒子只有兩歲六個月時去世了。

又沒家了,我只好在姥姥家、姨媽家、新婚的妹妹家輪流轉。有一次,也不知半夜幾點,我被一陣激烈的槍聲、喊殺聲驚醒,原來是妹妹正在臥室裏看電視,是我喜歡的戰爭片,我就一頭衝了進去。妹妹、妹夫倆人是在被窩裏看電視呢。妹妹、妹夫人好,沒說話也沒怪我失禮。也許都習以為常了。

幸運得法

推算起來那是二零零二年,我幸運得法了。我腦子不清醒,不能學法,看不懂、記不住。只是因為從前學過武打類的東西,這對我學煉功動作起了一些作用,我學會了五套功法。

我就脫掉衣服在師父法像前煉功。姨媽講真相回來,幾巴掌打過來,訓斥我。可我認定只有這樣師父才能看清我身體哪裏出了問題,好給我淨化身體啊,做B超時不就是這樣的嘛!幾次三番下來,姨媽非常無奈,只好隨我去了。兩個月後,妹妹出差來開職代會,我被逼迫穿上衣服煉功。

煉功後,我不怕冷了,麥收季節不用穿棉衣了,傾斜的肩膀平衡了,不靈便的半邊身靈便了,都說我蠟黃的臉有血色了,智商也在一年後恢復,只是還不會算賬,不認錢,不會用電器,但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

為救眾生不畏難 師父慈悲保護

在某市,我兒子噴字噴在了小區門口攝像頭拍攝最清楚的位置。警方很惱火的排查這件事。我倆只好離開了這個城市。真相幣花完了,真相資料也沒來源了。我決定自己刻字去噴。不會刻,去找刻字的地方,人家一看其中有「共」字,說:喲,這是共字,刻這幹甚麼?不給刻。問他怎麼刻,也不告訴我倆。那只能自己摸索著刻了。刻一遍不行,刻一遍不行,反覆刻,反覆琢磨,最難的是「撇」的筆畫,不好刻,不順眼,不協調,修改,再刻,反覆刻,拿著刻好的字對著光,在牆上、地上投影看效果。憋了十天左右,終於憋出來了,我和兒子倆終於會刻字了,突破了刻字這一關。我們刻的字體很是漂亮,以後可以用這種方式救人了,想想都高興啊。

一次,我去農村噴字,看好了一個拐角,位置醒目,可總是聽見有兩個年輕戀人在說話,就是看不到人在哪裏。我噴完後才發現五十米外的一棵一人高的泡桐樹後躲著一個人正偷偷的窺視呢。我飛身騎車撤離。

一次,我去村裏發資料,發到村長老婆的手裏,被她告了。路上聽見警用的那種三斗摩托嗚嗚的響,我不明白師父的點化,還繼續發資料。警車聲更響了,我還不明白,結果被抓了。

我不怕,一直講真相,講自己的親身經歷,講大法的美好。棒子隊來了(派出所雇佣的流氓無賴、協警),棒子隊頭頭問我還講不講了,我說:咋不講了,江澤民迫害修大法的好人,我修大法身體好了……他聽完我講的自己的經歷後笑了,沒叫人打我,還給我買了涼粉說是當地特產,還有燒餅。臨走又給了我兩個火燒叫我路上吃。

我一路發正念,被送到國保大隊,隊長喊:誰是某某?我說:我是。他說:學甚麼不好,偏學這個。我告訴他們自己的經歷,我講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用煉功動作與王進東的假動作對比,仔細的講,講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我們不是不愛家,電視上誣蔑造謠……我還沒講完,旁邊的警察說:「快把他送走。」

警察連夜把我關進拘留所。期間有個獄警腳砸傷了,我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腳好的快,他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心,說我與別人不一樣,號裏的犯人也說:「這裏就他最好。」

我的康復證實大法的超常、師父的偉大

單位每年都來了解我的情況,採錄休養狀況信息。我康復後回原單位工作。見到現任隊長,告訴他我好了。他皺著眉說:「頭三個月我還見了你,腦子還不太清楚呢,怎麼這麼快就好了?」我告訴他,修煉法輪大法使我康復了,他震驚得「唿」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也明白了,說:「一會兒別告訴別人了,我知道大法好,我對面坐那個女的,你千萬別對她說啊!」

之後我在集市上遇見了退休的老隊長,他問我:「你還認識我嗎?」我說:「你是老隊長。」他吃驚的說:「你好了?你怎麼好的呢?」我告訴他,我師父都來咱們這裏傳過法,「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等等,我們一邊走一邊講。他一抬頭看見了我噴的字(前天噴的),不由得說:「喲,咱這也有『法輪大法好』,你看!」他滿眼的贊同與敬佩。

我給我舅舅講真相,舅舅聽著聽著起身去叫他女婿進屋聽我講,他對女婿說:「你看他以前那個樣,現在知道的這麼多,能記住這麼多事情,真是不可思議!從他講的話看,他師父就是了不起!」

兩件趣事

我也經常喜歡對同修講我講真相過程中的經歷,我實在是高興啊,曾經那麼個癡傻殘疾的我成了助師正法的弟子,我太幸運了!我的面前是一條走向神的路啊,我是在神路上走著呢,歡喜中有我太多太多對師父對大法無盡的感恩,有太多太多的幸福與快樂忍不住要與人交流啊!

分享兩個小趣事:

在某市,我給一個人講了真相,他非常接受。我又說我再送你幾個字你記住,我拿出「法輪大法好」的模板給他看,每個字高約六釐米,我說:「這字保平安得福報。」他說:「你別噴外面了,你噴我臥室吧,我天天都能看見,天天都能念,多好。」

另一件事是,在一個露天商場裏,我正往車筐裏發真相資料,一警察的手一把抓住我,我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看著他笑,把他笑糊塗了。我在商場邊上找了個清靜的台階,讓他也坐下聽我給他講真相。後來他每次見我都熱情的打招呼,有一次他還問我:「你們最近有沒有最新行動?」

想說的太多太多,弟子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人。

感謝師父的再造之恩!叩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