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遣返及港簽未過的修煉交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最近,香港的「四二五」和「五一三」兩次活動,我都參加了。四月二十六日那天,沒有太多想法,就如同往常一樣發正念,跟著同修一起通關,心很純淨,很快就通關了,但當天有一些同修被阻,返回台灣。

香港「五一三」活動,有部份同修簽證沒過,再加上四月二十六日及四月二十七日有一些同修被遣返,自己產生了一些人心。五月十一日一到香港,一陣強大的莫名的恐慌向我襲來,莫名的怕……擔心通不了關,等等。

我想起同修的提醒,背著師父的詩詞《怕啥》及發正念,在排隊等通關當中,一直發著正念或背法,後來看到常人在等通關時都是很歡樂的,我想,我來香港是參加慶祝師尊華誕的,應該很高興的,海關如果擋我,也是罪,我一定可以進的,我怕甚麼呢,我應該很高興的啊。我改變想法,頓時覺的輕鬆,這時海關的引導人員,引導我和兒子到最旁邊,是兩位看起來很和善的年輕海關人員,我們二人很快的通關了。

這個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是人心出來了,師尊講:「那人心中各種各樣人的想法,各種各樣的思想來源,都會對你進行干擾。你的思想無論符合了哪一類生命狀態,哪一類生命馬上就起作用。」[1]「在正法沒到的空間中,有的時候大法弟子的一個想法比較正,就有一個正神或因素在起著作用,加持著他的正念。有的時候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不好,在發脾氣、在生氣,我就看到一些變異的生命,有的也是很大,在加強它」[1]。

師父說:「不同層次上的生命發現你要甚麼、執著了甚麼的時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導你。」[2]

我悟到,恐慌及怕心是我執著的人心招引所致的。

師父說:「針對你們要做的事情也是用人心爭來爭去的,你從來都沒有想過你是大法弟子!你承擔的責任有多大!你從來不是按照你在救度眾生這樣一個基礎上思考問題,總是用人心去想!一到具體問題的時候人心就上來!一到具體事情的時候人心就返上來!你說大法這哪是開玩笑的事情?真的不能夠正確對待的時候,真的就出問題。那還不只是小問題,你的生命和你的生命的永遠都會被舊勢力結束。」[3]

從以往到目前被遣返的同修中,有部份同修交流中提到,去香港的次數已足夠了,要給其他同修去,或在台灣做其它項目也一樣,灰心喪氣,漸漸的對香港的證實法活動不再熱心推動,不再參與了。

一個人這樣想,兩個人這樣想,很多人這樣想,那麼這個符合舊勢力安排的強大人心、強大的執著就會削減整體的力量。這個念頭不對,大法弟子要的不是這個念頭,要正念正行。昨天產生的念頭不是我,今天把它滅掉,這不是我的想法,一產生這個想法,就把它滅掉鏟除。走師父安排的路。

在困難壓力面前不能放鬆,讓別人去,是舊勢力安排的人心,我理解師父不會安排某位同修只能去幾次香港的,是自己想的,要信師信法。每天來港的中國人非常的多,也許他們明白的那一面就是要到香港了解大法好的真相,我就是要去香港證實法,誰能擋的住?!堅如磐石的心,迫害不停止,正念不停,迫害不止,到香港講真相不停。大家都去香港遊行,整體救度眾生,那力量有多大啊!

師尊告訴我們:「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4]大家都在修煉中,有修好的,有還要修的,也不要對被遣返或港簽不過,有太多負面想法,把不好的事當作好事,將計就計。

我回想,我五月十一日通關時的怕心,也是有部份想證實自己的心,覺的我們是工作人員,不能不進。

有人會統計去香港的次數,有時是為鼓勵更多的同修去香港。但我不去統計我總共去香港幾次了,我花了多少機票錢了,為甚麼呢?如同我不會去統計從出生到現在我吃飯總共花了多少錢,我也不會去統計我總共上了多少天班,如果我要統計我還要上多少天班、數饅頭時,就是我快要退休了,所以我不統計,因為正法尚未結束,香港行也尚未結束,我不給舊勢力鑽空子,因而不統計。

「問:請問香港每次的大型活動,海外來參與的大法弟子中都有被遣返的。最近香港入境處更邪惡。

師:是啊,這些事我都知道,我也在觀察。但是大法弟子就是大法弟子,了不起。」[5]

讓我們一起走師尊安排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