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同修離世之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作為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煉,思想應該是超越常人的。同時,因為畢竟是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常人的執著心放的艱難。在魔難中,有的修煉人會守著常人的觀念不放,把自己等同於常人,因此耽誤自己的修煉;有的甚至會失去寶貴的肉身,給證實大法和家人帶來損失。

其實對於修煉人的去向,師尊在講法中說的很明確。師尊在講法中已經把修煉的底告訴給了我們,就看我們對這段法的理解和體悟了。

近日,我地同修A因病業離世。在同修A離世的第二天,我看到了一些景象。在早上抱輪時,我看見同修A披著黃色的袈裟出現了。她對我說:「我有好去向,讓我女兒不要哭,讓某某某不要鬧事。」﹝註釋1﹞說完,同修A漸漸遠去了。

在早六點發正念時,同修A又出現了,依然是披著黃色的袈裟,對我說:「告訴同修B,要精進;告訴同修C,怕心不是她,修去它。」發完正念,我發出一念:「同修A的影像不要在我面前出現了。畢竟我們之間塵緣已了,你是在一個明白的空間裏,而我還要以法為師,去修煉,我也要清除自己這裏存在的關於同修A的影像和信息,謹防有的生命打著同修的形像來做壞事。」

我這樣說並非是無情,而是非常理智,畢竟煉動功時,和同修A交往中的事情和畫面翻江倒海般的在湧現,心很不淨,所以這一天早上的靜功時間我用來看《轉法輪》了。

同修A去世後,作為修煉人我知道,這邊人一死,那邊元神早就帶著功上去了,神也把人皮收走了,剩下的就是在人中吃五穀雜糧長大的這個肉身了,這個肉身,你給她燒紙她也收不到,同修A的女兒也知道法理,所以關於肉身的安葬問題,按照我們的意思去做了,儀式變的簡單了。

同修A的親戚雖然找來常人來規劃這件事,其實一切都是大法弟子說了算。燒紙、花圈、酒就免了。常人問:「過火山需要打狗乾糧……」﹝註釋2﹞「要不要開光?」我們說:「不要。」……第二天早上在殯儀館,一切常人儀式也免了。我們不需要哭哭啼啼,不需要喪盆、靈幡、戴孝布之類的東西。﹝註釋3﹞同修的肉身火化後,寄存在了殯儀館。

傍晚時分,我在路上走的時候,眼前出現了一個壯觀的景象,我看見了同修A的天國眾生,在很大的一個範圍中跪著。他們在感謝我們,感謝我們在同修A走過的修煉歷程中,在她患難時,我們的鼎力相助。我看到,她的天國眾生完好無缺。

這些年中,有些同修以病業形式離世了。在一些交流文章中,有的人看到的是某某轉生了,有的看到的是一些可怕的情景。現在我們也明白了,無論誰看到的都是局部,都不是真相。修煉人修好的一面上去了;有的修煉人色心不去,色魔也在加劇對他的迫害,師尊把他的本質提出來,沒修好的那部份帶著業力、觀念、還有色魔就被打入了地獄。師尊在這些年的講法中早就把這些理告訴了我們。

對於同修A的離世,一位同修對我說了她的所見。她說:「我看見了同修A,身穿紫色道袍,腰間繫著藍色帶子,拿著拂塵,前面有仙女開路,踏著祥雲走了。」我和同修的體悟是:我倆看見的是同修A在不同層次中的顯像,或者說,處於不同層次的我和同修看到了同修A不同的顯像。

其實無論何種原因離世的修煉人,他們都有一個好去向,但是在同修中有一種普遍的現象,就是有的同修離世了,身邊的同修就動搖了。有的說:「她挺精進的,修的挺好的,怎麼就沒了?我修的都沒信心了。」有的說:「咱們這個地方有多少多少個同修離世了。」我認為這是法理不清的表現,是修煉不紮實的體現,只看表象,不看實質。

舊勢力就是惡毒的把精進的修煉人弄走,看其他人還修不修;舊勢力就是要給法造成不好的影響,看你怎麼看待;舊勢力的機制就是機械的按著原有的安排在運轉,你是否被帶動……這些事情,對修煉人同樣是考驗,有的修煉人就帶著疑惑、就帶著傷感、就帶著動搖、就帶著被消磨的意志,就不能堅定的實修,對師、對法的正信已經被打了折扣。你知道嗎?你的表現讓天界關注你的眾生憂心忡忡。

無論如何,師尊已經把修煉人的去向明明白白的告訴了我們,我們就不要被情魔和人心帶動,快快放下這些東西,提高悟性,實修自己,昇華上來。

在這裏再說一下同修A的女兒嵐。嵐在八歲時得法,二十年過去了,期間她經歷了父母和自己的被綁架,後來上大學、上班,社會的大潮流使她離法漸行漸遠。母親去世,她痛哭流涕。我告訴她我的所見,她知道了母親同修的歸宿,一下止住了眼淚,心裏穩下來。她開始學法,也願意和我們在一起發正念。在發正念中,我看見嵐坐在一個小蓮花上,我看見出現了一個金色的大法船,船頭是金龍,船體是方形,是金龍方舟。在虛空之中,師尊出現了,師尊洪亮的聲音響起:「我帶你們回家!」師尊慈愛的目光看著嵐,說:「這是我當年的小弟子!」我對嵐說了我的所見,告訴她一定要學法、修心。

在又一次的發正念中,我看見嵐和法結緣的線比較實,我想起師尊的話:「事實上我看基本上這個緣份這根線牽的很牢,都沒有落下,都在得法。」[1]我還看見嵐的身邊有護法,一位護法對我說:「我們的主脾氣暴躁。」發正念中,還有同修B的女兒,是後得法的。她自己看書、煉功,抄過一遍《轉法輪》。她身邊也有護法,她的一位護法說:「我們的主比較柔和。」發完正念,我說了我的所見。同修B的女兒說:「我是脾氣好,可是我沒有主見。」我和同修提醒她倆要精進,要多學法。

在文章最後,我想和同修說,我們要精進,不精進的話,對不起師尊,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一路下走過程中承諾過的無數天國眾生。

同修啊,大戲即將結束,天界的法光冉冉升起,早已照耀到三界,不要讓萬古的期待成為永久的遺憾,快快精進實修、負起大法弟子的責任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附註﹕

﹝註釋1﹞同修A的一位親戚反對大法。同修A提醒我們之後,我們針對這個人專門發了正念。正念中看見這個人的神經上壓著一個棺材,一條黑龍的首尾從棺材的兩頭露了出來,來回擺動。我一看,明白了,這是有要鬧事的邪惡因素在操縱人,在發正念中我們滅掉了這個人神經上的一切附著的東西,抑制他的不好的思維。這一天,這個人比較安靜。

﹝註釋2﹞常人認為人去世要下地獄,需要打狗乾糧對付惡狗。

﹝註釋3﹞有同修對同修A的親人說:「如果你們要想帶孝布,這是你們的心意,我們不反對。」但是她的親人都選擇了不帶孝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