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不精進的根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雖然得法多年了,但修的很不精進,甚至差點誤在人中出不來,實在愧對師尊的慈悲救度。借與同修交流的機會,重點說說我的不足之處和人心,以曝光邪惡同時,也警醒或許與我有相似之處的同修。

一、顯示心

因為是個女孩,從小被重男輕女的爺爺奶奶不喜歡,受到許多的白眼和漠視,從而產生了一些自卑的心。生活貧苦,父母每天起早貪黑,我基本上是自己一個人在野地裏晃盪大的。白天村裏人都去生產隊上工了,一個人走在空空的胡同裏,聽著咯咯噠,咯咯噠的雞叫聲;盯著地上透過枝葉灑下的斑駁稀碎的光影;肚子裏又飢餓難忍,小小的心裏就深深的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孤單和寂寞……這種從小形成的心理和觀念派生成了一種求關注的心──表現出來就是愛聽表揚的話,喜歡得到別人的贊同,非常想得到別人的認可等等,其實就是變異的求名的心。感覺自己苦日子過怕了,產生了追求常人美好生活的執著,想讓自己過人人羨慕的生活。這種觀念形成的久且深……由它產生出的顯示心和妒嫉心太「自然而然」了,讓我一直沒有察覺沒有重視,甚至一度還認為自己沒有妒嫉心。

因為沒有認識到這些從小形成的變異的心理和觀念,所以得法這幾年就陷入到一個壞循環裏,常常是越想出「好心」「辦好事」從而得到別人的恭維、讚揚,就越是遭遇誤會,被人誤解,越是被人討厭,自己還不悟,誤在這種怪圈裏出不來,歸咎為自己「命不好」。一顆人心被帶動著,痛苦、掙扎、強忍,只以為是自己的魔難,卻沒有認清其背後的人心和觀念。

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1]師父給我安排了一次次的機會,我卻沒有認清它。我這個求恭維、求關注、愛顯示的心處處事事都能體現出來,說話、辦事、自覺不自覺的經常被它帶動。

今天曝光出來,我要堅決去掉它,用「真、善、忍」佛法滌盪身心,徹底把這些不好的觀念挖根清除。

二、黨文化

同修打電話同我「訴苦」,我認為應該交流一下以幫助同修。結果,見面還未交流,同修就歸正了自己。我交流了自己的一些問題,同修指出我有黨文化。起初我很震驚,因為自我感覺是很恨中共和共產邪靈的,它們迫害正法和大法弟子,自己怎麼會有黨文化呢?同修指出我未看《九評》。

確實,由於我從小心地柔軟且膽小,見不得可憐的人和事,更看不了血腥的東西。邪黨影視中嚴刑拷打「地下黨」和所謂「抗日」的血淋淋的鏡頭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衝擊,以至於我對中華近現代史產生了排斥,不願學習、了解那段歷史,總覺的那是一段非常殘忍、血腥、混亂的時代。《九評共產黨》剛拿到時,一翻書「正好」就看到了共產黨的發家史,近現代國共史,長期的慣性思維觀念讓我不太想看這些歷史。往後翻,又「正好」看到文革、中共殘暴殺人史……好多血淋淋的事實,一下子心中驚懼,不忍,於是放下書,再沒看過。

想著自己那麼討厭、恨共產黨,肯定沒有黨文化。這種「想當然」阻止了我看完整本書。也讓我不自知的留存了從小到大接受到的邪黨文化和意識。其實這根本是邪黨因素在害怕這本書,它狡詐的利用了我性格上的弱點讓我自以為和想當然,從而狡猾的隱藏在我空間場中。

邪黨的東西害怕正法,阻擋大法弟子精進實修。這些殘留的邪黨因素就不時出來干擾我,讓我一次次陷入精進─懈怠─再精進─懶惰─想精進─又拖沓這樣的怪圈循環中,而找不到根本原因。

這哪裏是去幫助同修啊,分明是師父安排的讓同修來幫我的(合十,感謝二位同修)。悟到這些我回來後,就好好的聽《九評》,徹底清除邪黨文化,趕快精進起來。

三、真修、實修

做了清除黨文化的努力後,再學法,突然意識到自己沒有完全做到真修、實修。邪黨文化裏的圓滑處事、自欺欺人,掩耳盜鈴式的規避矛盾,居然也隱蔽在我的學法修煉中。學法時,內心深處會有:我學了法了,以後我會有好的去處,會成神成佛,得好的結果……雖然這是修煉的目地,但我帶有一絲有求這種結果的歡喜心在裏面,不是純淨的去同化法,溶於法;做了一點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就不自覺的冒出:我做了這些事,應該有福報吧,得長功吧……這基點還是為私為我,不是真正的「善」,不是慈悲眾生。

寫到這裏,才真切感覺自己又蛻了一層殼,那些殘餘隱藏的歡喜心和有求心沒有了,生出一種真正無私無我的慈悲,為眾生著急,看眾生可憐。以後更要好好學法修煉,助師正法,多救度共產邪靈迫害下苦難深重的眾生。

以上只是自己的一點認識,還有許多我沒有找出的,不在法上的執著和觀念,希望各位同修不辭辛苦,多多幫助我指出,清除。感激師尊的慈悲救度,感謝各位同修的幫助!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