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黨文化的根 做一名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一天晚上,我夢見自己修表去了,我把表遞給了修表的師傅,修表的師傅拿著我的表就想換給他身邊的那個人,一下被我看見了,那人手裏也有一塊和我相似的表,可是沒有我的好,看上去很舊的樣子。我著急的喊:「你幹甚麼呢?為甚麼換我的表,這對嗎?我這還不如不修呢,又花錢又費時的。」我一下從夢中驚醒。

我仔細的分析這個夢:我為甚麼做這樣的夢?修表?修表?噢,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只修了表面嗎?要是只修了表面,那不是等於沒修嗎?這使我驚醒!我查找我的修煉。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接觸大法開始修煉的,二十多年來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一路走到今天,雖然跟頭把式的自己還覺得可以,心裏想我學法,煉功也沒有落下,講真相救人也盡力去做,突破怕心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自己不算很好也不是太差吧?修煉了二十多年了怎麼會只是修了表面呢?

師父說:「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1]

對照師父的法,我想這個夢一定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我修煉有漏有這方面的問題沒有精進實修,是慈悲的師父為我著急點化我呢。

靜心想想,仔細的查找自己。在過去,我曾經是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性格急躁,遇事一著急就發脾氣還語音高,而我的丈夫和我正好相反,說話也不高聲,幹甚麼事也不急,總是慢慢悠悠的樣子,連走路都是慢慢悠悠的,一塊出去我走一會就得等等他。他總是提醒我要像個修煉人的樣兒,還說我說話聲高。我沒有嚴肅對待,在家裏就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了。所以我經常為一點小事就抱怨他,整天嘮叨他這不對那不對的,有時氣急了還摔盆摔碗的。自己也知道不對,可當時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覺得一股無名的火在往上躥。這事給丈夫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還覺得自己很委屈。每當想起我都會抱怨他記恨他。修煉大法後我按照師父的要求歸正自己,要改掉這個急躁發火的壞脾氣儘量克制自己,可是修煉二十多年了守不住心性時還時有發生。為甚麼會這樣呢?深挖下去是我沒有真正的看清它、認清它、只是表面克制抑制它而已。

通過學習《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我明白這是被邪靈控制了的表現,而邪靈是由「恨」和底層空間的各種敗物所構成的,它是一個魔鬼。它把「恨」的邪惡因素強行灌入並根植在我們每個人的一層微觀身體裏,使其成為人生命的一部份,隨時控制人體,發揮它的作用,讓人神魂顛倒,理智不清,做事不計後果,害人害己。

師父說:「中國人到處講話大聲喧嘩、大聲喊叫,人們在大陸習慣了,國際社會接受不了,這得改啊。可是大陸人的形像,確實給世界造成了這樣的印象,國外的中國人都覺的很丟人、很丟臉。可是你知道嗎?中共邪黨卻不去把這些告訴中國人、不教人正的東西,有目地的就叫世人看到中國人這樣,它就是要毀掉你的形像、破壞你的尊嚴,人們自己也很難察覺。我想,可能出來機會多了,慢慢的就會覺的這個社會不一樣了,慢慢也會注意起來了,也就會好了。養成的習慣真的很難去,教人鬥的黨文化使人的性格都變了。一下就爆發出來才痛快的性格,中共邪黨教的這些東西,不改真的不行。」[2]「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3]

我為一點小事就抱怨、就委屈怨恨,不僅是在家裏對兄弟姐妹、對同修們也是時常有抱怨,簡直像個怨婦,對曾經傷害過我的人不能釋懷,有時十年穀子八年糠都得翻出來嘮叨個沒完,遇事一著急就發脾氣還語音高。深挖下去這不就是共產「邪靈」本質的,那個「恨」嗎?邪黨文化的那一套東西嗎?不就是個惡者嗎?這不就是師父說的妒嫉心嗎?

仔細想想,這些都是後天形成的變異觀念,也是共產邪靈長期灌輸的黨文化造成的,加之業力和舊勢力的摻和,導致魔性大發,佛性被淹沒的不起作用。大法要求我們修煉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修煉就是要修善修出慈悲心善待他人,無怨、無恨、說話做事先考慮別人的感受,想一想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哎!對照師父的法我真是汗顏,想一想自己的言行真是很丟人、很丟臉。毀掉自己的形像、破壞自己的尊嚴!哪有善、哪有慈悲心、哪裏像個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此時我委屈、怨恨、抱怨之心已全無,愧對被我傷害過的人。根子上本質上的東西不去,這不就是只修表面假修嗎?

靜心想想,認真的查找自己。我還有瞧不起別人的心,還意識到有保護自己的私心,看到同修的問題有時能直接指出,而有時就顧慮重重不願說,其實就是想保護自己的一顆私心怕被傷害的心。比如我們學法組有五位同修,其中A同修將近七十歲,B同修將近八十歲,我們一起學法時A同修文化低,時有念錯,結結巴巴的,B同修是急性格,語速快,一起學法時添字、丟字落字現象非常嚴重,每次一起學法時都要很多次的糾正,讓人很是鬧心,有同修給指出來和她說添字、丟字落字現象的重要讓她慢慢念,之後好一些,但最近比以前還嚴重了。而且每次輪到別人念的時候老同修也念,有時比念的同修聲音還高還快,我被影響的很難受,腦子亂糟糟的,背法也背不了,抱怨的心又上來了。有時都生出有點不想和她們一起學法了的感覺。

師父說:「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4]

當我對照師父的法以及明慧網同修的文章繼續挖這顆心時,我學法時仔細觀察發現:我們念的慢時她們還好一些,如果我們念的快了她們就非常嚴重,再深一步查找我發現,我在給她們指出時表面看說話溫和態度很好,可是心不純淨而且還抱怨,隱隱約約的是有點瞧不起同修的心,嘴上說您慢慢念別急,心裏卻想,天天學《轉法輪》都幾年了還念不好。

對照師父的法以及明慧網同修的文章,我竟然發現自己是如此的妄自尊大,如此的虛偽和狡猾,一副「偉光正」的邪黨形像,手電筒光照別人不照自己,眼睛時時刻刻盯著別人挑剔別人。自己法背的不紮實反而怨同修我真是太差勁了。同修念的為甚麼還不如以前了呢?就在上週一起學法時我正坐在老同修的旁邊,當她又念錯同修給糾正時,老同修著急的說:「我可咋辦呀!」眼裏噙著淚水快要哭了。看到這一幕我心裏難受極了,說不出是啥滋味。不好的想法一點沒了,我不再怨同修。我想為甚麼不看同修的長處呢,老同修平時閒話很少,心態純正這麼大的優點我為甚麼不學呢?(而我修口方面很差)同修念的為甚麼還不如以前了呢?能都怨同修嗎?我們不應該找找自己嗎?這不是我們的心促成的嗎?我們發出這麼不好的意念使學法的場已經不純了,同修能感受不到不受干擾嗎?同修能念好嗎?不能眼睛老盯著同修,有大法在有師父在,同修由師父管會在法中歸正的,看到同修不足善意指出就好不要執著同修的執著。同修的不足我們看到了是不是我們也有這問題呢?肯定是,同修就是我們的鏡子,既然讓我們看到了一定有我們要修去的。

我想我要多學法學好法,謹記師父教誨不斷的用大法洗淨自己,紮紮實實修心性,做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不敷衍不學狡猾,時刻保持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我想我能修去嫉妒心,修去共產邪靈長期灌輸的邪惡黨文化。把強行灌入並根植在我們每個人的每一層微觀身體不好的、變異的、邪黨文化東西,全部、徹底清除滅淨。還望同修們相互提攜互相促進!還請師父加持弟子,加持弟子!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