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修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東北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煉大法,算起來至今也有二十年了。在這日日夜夜裏,無不感到師父的佛恩浩蕩,很多法理只能心領不能言表,用盡世上所有的語言也表達不盡。下面只說說生活當中的幾件小事。

一、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走入了大法修煉,通過學法煉功得到身心健康,身體上的疾病不翼而飛。小時候五歲時得的胃病,還有肩周炎,胳膊抬不起來,不知不覺中都好了,世界觀也發生變化了。從一個唯利是圖,到遇事能先想到別人、替別人著想,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時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買東西多找錢主動退回,在大法中找回了真正的自我。為了多學法、學好法,每天到學法小組從不耽誤,風雨無阻,並且有一種得法太晚的感覺。所以每天除了吃飯、幹家務就是學法。以前稀裏糊塗的我從此找到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回家之路。

二、在利益面前去人心

我娘家嫂子開飯店,家中不能自理的娘家爹沒人伺候,想找一個人給做兩頓飯,外人信不著,就找到了我,於是我就去了。自家親戚也沒多想,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不但做兩頓飯,還得收拾衛生,拆洗被褥。因為老人雙目失明看不見,滿地吐痰,那時住的是平房,睡火炕,吐的炕沿上都是痰,我不嫌髒每天都給收拾。要不是修大法,我早就不幹了。師父說:「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有時還從家給老人拿菜,水豆腐、乾豆腐、排骨、魚之類的給他吃。每月嫂子只給我一百五十元錢勞務費。

這期間,一個賣豆腐的中年男子對我說:「有一個生小孩的,想找一個就管陪著說話嘮嗑的就行,也不用幹活,每月給二百元錢。」我當時就說:「我不能去。」因我還在伺候老人。

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知道這是去我的利益之心,也在去我的怕髒之心。

三、心性上的昇華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我家有兄弟姐妹六個,我上面一個哥哥,下面一個弟弟、三個妹妹。弟弟在三十二歲那年因礦難不幸身亡,父親在五十七歲病故。母親在家很強勢,重男輕女,總讓我幹活,還看不上我。我活的很苦,也很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也養成了我能「忍」的性格。

二零零五年娘家房子動遷,沒動遷之前哥嫂與母親住上下屋,動遷給兩套房子,一個正號一個附號,嫂子不讓母親住,都給賣了。母親在外面租房住,後來我母親用自己一輩子的積蓄買一套三十七平米的房子和我小妹一起住。小妹已離婚,有個兒子判給了父親一方,小妹的兒子大學畢業後在外地成家。前年小妹因肺癌去世,去世後她兒子把錢和房證都拿走了(因母親的房證寫的是小妹的名字),只給母親留下了工資本,每月僅有七百元的遺囑費。嫂子說:「房證拿走了,讓她外孫子管吧,我們不管,這房子輪也輪不到他呀,要錢我們一分沒有。」我的兩個妹妹說上法院告哥嫂去,「動遷的兩個房子他們賣掉了,弟弟工亡時礦上給調的兩室一廳房子也給他們兒子結婚住上了,缺德不缺德呀。」我說:「告啥告,自家人,他們不管我們管,人做事,天在看,做好事得福報,做壞事有惡報,再說咱媽已經八十多歲了,能活幾年。不行這樣吧,一個星期你倆一人照顧兩天,我三天,這樣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

母親於去年去世。我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照顧母親,孝敬母親,沒有和哥嫂一般見識,如果不是學了大法,可能家裏早就發生家庭大戰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