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好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與同修交流在二十二年修煉法輪大法的過程中提高心性的幾件實例。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

十多年前,單位同事一起旅遊。大概是初秋,天氣有點涼,這時平時關係較好的一個姐姐說,把你衣服脫下來給我坐坐,椅子涼,當時在座的有很多同事,面對這一要求,我有些難堪。其實,我想說我自己也涼啊,而且這是我新買的外套啊。話到嘴邊,終究沒有說甚麼,而是照她的話做了。因為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師父說:「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

(二)

十幾年前的一天早晨,三十多歲的我在步行上班的路上,忽然聽見一個男子的罵聲。我沒在意,繼續前行。罵聲越來越近,原來是一個中年男子騎著自行車從後邊上來,邊騎車邊說些粗俗下流的話,還回頭看我。人行道上週圍沒有別人,只有我自己。於是我儘量躲開他,往裏側繼續走。這人騎車到前邊又掉頭往回騎,經過我後又掉過頭來,靠近我時說些粗話,如此往復三次。這時我意識到此事不是偶然的,就是針對我的心來的。師父說過:「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1]所以當時的我心態平和,很坦然,既沒有搭理他,也沒有還口罵他,既沒有害怕,也沒有怨恨,只是快步前行。後來和同修說起此事還覺的好笑,看來這是哪一世輪迴中欠的賬,結賬了。

(三)

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對於錢財能夠看輕看淡。買東西時商家多找的錢都能夠一分不貪,如數退還。在家庭中,結婚時丈夫把存摺交給我保管,後來我又交還給他,由他來掌管家中財物,這在東北是很少見的。甚至幾十萬元的誘惑我也不曾動心。

幾年前,公婆把頂層為七樓的住房賣了,我們把新買的還在還貸款的大房子裝修好,請老人去住,我們仍舊住又舊又小的老房子。後來老人又買新房子,與大姑姐商量好,說房產證上直接寫兒子的名字,省去以後更名的麻煩。這件事在當今的中國,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好事,老人不給還得挖空心思向老人要錢,把房子搶到手呢。

我得知此事後,明白,這是在考驗我呢。作為一個修煉人在重大利益面前貪不貪,能不能夠為別人著想。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我對丈夫說,對於工薪階層的我們來說,這五、六十萬的房子(現在約百萬的價格)當然是好事,是老人和姐姐(丈夫家只有姐弟倆人)對你的好。但是我們做事不能只顧眼前,還要考慮到將來,考慮到老人和姐姐的感受。第一,老人一輩子的積蓄都在這套房子上了,想留給兒子。如果哪一天不高興了,覺的自己名下沒有房子,寄人籬下了,讓老人心裏沒有安全感,那就不好了。第二,姐姐不管有多少錢,多少房子,多麼富有,她同意把房子給你這是她風格高,但是畢竟在法律上,姐有繼承權,這是兩碼事。第三,你我貪圖老人的房子嗎?當然不是,我們是靠自己雙手勤勞致富的人,從不伸手向老人要錢,最困難的時候都沒要過一分錢。因為老人比較節儉,我們現在經常給老人買米麵油、菜、水果等,比較孝順,老人看在眼裏,樂在心裏。所以我們也要讓老人安心,我建議房產證還是寫老人的名字,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四)

在家庭中和丈夫之間的矛盾中,心性關過的時好時壞,磕磕絆絆,又剜心透骨。每當我學法好,心性高時,矛盾就不成其為矛盾,一笑了之,一步就邁過去了;每當我個人修煉狀態不好時,矛盾升級關關難難,都過的很艱難,跌倒又爬起,一次次的挑戰我的忍耐極限,擴大心的容量。二十年來,很多矛盾及其原因過程都淡忘了,只記起幾件。

十九年前,我結婚不到一年的時候,一次下班後集體學法歸來,剛進家門,丈夫就衝過來一頓打罵,要把我趕出家門。我沒有向眼前的公婆求助,也沒有怨言,只是堅持不被推出家門。正如師父講的:「可能剛一進家門,你愛人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你要承受過去了,你今天的功沒白煉。」[1]

還有一回下班回家,我和婆婆做好晚飯,丈夫下班剛進門,我說正好你先把這包垃圾倒出去吧。結果丈夫對我是一頓臭罵,婆婆也埋怨我不知心疼她兒子上班辛苦。我馬上閉嘴,自己去倒垃圾。我是修煉人,我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

關於丈夫的罵,好像是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受到迫害以後,丈夫動輒罵我,有時有原因,有時沒原因,所謂原因也都是我說的做的不符合他的標準,張口就罵。最開始我一點也接受不了,因在我以前近三十年的家庭中根本沒有罵人、打仗的現象,我自己也沒有這樣的經歷。所以根本無法理解丈夫可以這樣粗俗的罵人。於是就勸告不要這樣,可是哪裏勸得住啊,於是就聽不慣,心裏不舒服,瞧不起他素質低、不文明。雖然我沒還口,但屬於強忍,含淚而忍。在我多多學法時,心性好時,就會看淡此事,當作沒聽見,也不再心裏說他素質低了。也不知過了幾年,現在幾乎聽不見他說粗話了。看來不是他素質低,而是為了提高我的心性才如此,真得謝謝他。

前幾年過年前,忘記是甚麼原因,丈夫對我實行家暴,然後又是長時間冷暴力。我的忍耐到了極限,也生氣了,我又沒做錯甚麼,憑甚麼對我這樣?後來同修的一句話點醒了我,「他一個常人,別跟他一樣。」對呀,他是常人,我是修煉人,修煉人跟常人生甚麼氣呀?折磨我好久的一大關,一下子就過去了。我明白了這是法的力量。

(五)

最近和同修之間也發生了一些矛盾,使我更清醒的認識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如果不在法上看問題,那麼這個關與難是很難過的去的。

二零一八年七、八月份多次和同修配合一起講述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真相並勸民眾退出黨團隊保平安。在幾次約好時間地點見面後都沒有見著。當時想她可能有事,我就該做甚麼做甚麼。從我這看,是她記錯了地點,或者地點沒有太明確而有歧義造成的。一次,我特意提前十五分鐘到,因為我不想讓七十歲的同修久等我 。而她卻說她準時到達,等了我一個多小時,曬的眼直竄花,也沒見我的影子,還說我不願和她一起配合。另一次是中途,她命令我往前跑,跟一個老太太講。我開始有點不情願,後來一想我幹啥來了,無條件配合講真相救人,那還為啥有畏難情緒,於是快跑幾步,主動跟老太太搭訕,講真相,一直陪她找商店買東西,又退又買的,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我想也沒處找同修了,那就自己繼續找有緣人講真相吧。後來同修相見,她說等了我一個小時沒回來。而這次她說我在報復她……我很難堪,無言以對。想辯解,終究沒有開口。

修煉二十二年了,雖然不是每一關都過的很好,但我還不至於有意報復一位勇猛精進、堅持經常出去講真相救人的老同修。那麼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我認為一個可能是一種干擾,因為大法弟子一起配合、場好、能量強、講真相力度大,救人多。這種干擾就讓人記錯地方,讓人錯過配合不成。畢竟出現任何矛盾都要先找自己,也可能是我記錯地方了,也可能是我沒有充份為老同修著想,也許是我不夠精進才造成的誤會。

另一個,可能是考驗我的忍耐力。是不是只願聽好聽的,在面對尖刻的批評指責時,動不動心,能不能做到一笑了之,像沒事一樣平靜。現在看來還有差距,因為回家後,還幾次想起此事,於是靜心查找自己的不足,下次做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