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配合 講清真相 共同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四日】我把我身邊幾個同修在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點滴寫出來,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首先,說說同修阿姨,她七十多歲了。得法前,她一字不識,身體多病,一個偶然的機會,她看了師父講法錄像後,覺得很好,就下決心修煉,可是,拿起書的時候,由於一字不識,她心裏很著急,在學法小組,別人讀的時候,她捧著書聽,後來,她開始從大法書中認字,認識幾個字後,在大法書中找能認識的字,再後來,認熟了師父的《論語》中的第一句話。

再到後來,她開始有了自己的特殊的字典。比如:「真」字,在一張紙上,她比劃著抄下「真」字,在旁邊畫上符號,只有她明白的符號,這樣一來,《轉法輪》能讀下來的時候,她的符號字典已有一大摞紙了,現在,她能通讀大法所有的書。煉功、學法、發正念都不耽誤。

二零一六年,在她女兒(同修)的幫助下,她明白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要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助師正法。二零一六年過年時,她一個人在超市、菜場買東西時,開始跟人講真相,一天下來,講退了一、二十人。可是阿姨同修只會認字,不會寫字,為了記下三退世人的名字,她手掌寫滿了只有她能明白的符號,回家再念給女兒聽,然後記錄下來。

當時,我還沒有突破和陌生人講真相,聽到同修阿姨的故事後,心生一念,想與她配合一起出去講真相。說來也巧,第二天,在妹妹(同修)家碰上了她,我說了自己的心意,她很高興,第二天,我和阿姨同修走上街頭,面對面向世人講清真相。

當時的我,身體出現病業假相,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那是在二零一五年年底,我突然出現眩暈現象,來勢非常猛烈,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向內找,找出了自己很多的執著心,比如: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大包大攬的心,還有對親情的執著等等,一一對照後,我從心底找出根源去掉,去掉,一個月後有所減輕,但沒有完全消失。

接著身體又出現婦女更年期的假相,身體潮熱,兩個月來三次例假,血量過多,致使面目浮腫,蒼白無力,走路上氣不接下氣,氣喘吁吁,渾身感到很費力。

通過學法,我靜下心來想:這是舊勢力想置我於死地呀,我絕不會上你舊勢力的噹!我暗暗對自己說,這不是病,我修煉十幾年了,師父已經把我身體的病業拿掉了。於是我照常做我該做的事,工作上沒有請一天假。我是一名小學教師,記得有一個星期四,我上午上了兩節課,身體感到很難受,心想:下午請假休息一下吧。回家做飯時,心想,常人有病才請假休息,我是常人嗎?不!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我沒有病,我不需要請假!於是下午我繼續上班。下午上班的時候,還智慧的讓一個班上的學生全部退出了少先隊。

那段時間,我向內找,找到一顆執著心,就把它去掉,身體也逐漸恢復,可就是沒有達到完全康復的狀態,我與阿姨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的初期,還是上氣不接下氣,但是我還是慢慢的跟她一起走在街上,走進商店,在攤販前,在樹腳下,在公交站……遇到了有緣人就講,每天大概可以勸退一、二十人,於是我和同修阿姨信心大增,相互配合,效果比較好。

在與阿姨同修配合初期,她開口向人講,我在旁聽、發正念,後來,我發現她講真相有時沒到位,於是和她切磋,指出了講真相要到位,不能讓世人沒聽明白,不然就是敷衍了事了,時間比較緊的時候,要讓對方聽懂基本的真相是甚麼,比如:要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請他們記住,第二要講為甚麼要「三退」,第三要問清楚對方入了邪黨的甚麼組織,不能籠統的說「三退保平安」。

阿姨同修每次講真相的時候,面帶微笑,慈善祥和。有一次,她與一個小青年講真相,那個小青年一聽「法輪功」,就說不參與,左躲右閃的避開阿姨同修。但是阿姨同修一直笑容滿面地跟在他的後面,輕言細語跟他講,我在旁邊發正念,那青年終於微笑著說:「謝謝您,我退,我入過團隊。」阿姨幫他起了個化名退了,我在旁邊感受到阿姨善的場,也體悟到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的一層涵義。

我和阿姨的配合非常和諧,我和她在眾人面前像娘兒倆,又像姐妹倆,相互配合,她講的時候,我在旁邊發正念,有時,聽真相的人不願說出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我很快給取一個化名,往往這個時候,對方都會說:好,謝謝你們!有時,阿姨同修跟對方講真相的時候,對方很茫然,好像沒聽懂,我就在一旁補充,比如有一定文化層面的人,我就多解釋一下,她這個時候就在旁邊默默的發正念。所以,每當人們同意退出邪惡組織時,我和她感到很開心,為眾生的得救而感到高興。

還有一次,我和阿姨同修一起往回走的時候,在路旁,看見兩個穿著很時髦的女孩子騎著摩托車,我從她們身邊繞過去,阿姨卻微笑的站到她們車子旁邊,跟她們講真相,我見此情景,也趕忙走了過去,講真相,她們認同了我和阿姨講的真相,笑容滿面的回答說:「好,我們退,我們都是團員,也入過少先隊。」並且連聲說謝謝。我們說,要謝就謝謝我師父吧!那倆女孩同聲說:謝謝師父!我們揮手告別。轉身離開的時候,我看著阿姨同修滿面笑容,我真為她好感動!

當然,也有的人受無神論毒害較深,記得有一次,我和阿姨在河邊邊走邊尋找有緣人,忽然看到前方有兩位先生,於是我和阿姨同修就趕快追上去了。阿姨同修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很快就說到了三退保平安的話題上來,他們提出了很多的問題,我都作出了相應的回答,最後他們問道,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啊?我們回答說「是。」這時,其中的一個人說:「哪有神?神怎麼救人?你要叫神顯現出來我就相信。」我說:「我們的祖先都是信神的,我們的國家被稱為神州大地,我們的文化被稱之為神傳文化,這些都是因為共產黨的無神論,毒害了中國人,讓中國人忘記了自己的祖先,再說神佛教化人,是以人像示於人,以人的語言道出法理,啟悟人的本性,若是神佛都是在人間大顯神跡,那還會是人類的社會嗎?那十惡不赦的人都會來相信的,你說是不是?!」接著我又講了一個大洪水來時,一個虔誠信上帝的人拒絕三次救他上船的人,死後他質問上帝,為何不救他,上帝說:「我派人三次救你,你拒絕了啊!」

聽了故事後,那倆人略有所思,點點頭。阿姨說:「你倆是有緣人,入黨了嗎?」一個說他黨團隊都入了,一個說只入了團隊,阿姨說:「幫你們退出來,保平安吧!」那倆個人呵呵的笑著說:「好,好!都退掉!」阿姨接著說:「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他們齊聲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都笑了。

有時間我們就多講,時間短就少講,抓住基本真相講,有時碰到一群六、七個活潑朝氣的中學生,我和阿姨同修互相配合,把微笑和善的場帶進這群孩子中,我講的時候阿姨補充,或者發正念,阿姨同修講時我發正念,或補充一句,然後這些孩子們都會很高興的說:「好,好,我願意退。」我們又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些孩子們都笑呵呵的說,記住了記住了。每當此時,我和阿姨都為眾生得救而開心,也深深的感恩師父的慈悲安排。

在講真相救度世人過程中,我感受到了世人得救的喜悅,自己也在講真相中去掉了很多的執著心,如:面子心、怕苦怕累的心、求安逸的心、爭鬥心等等,心性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身體也發生著變化,身體上的病業假相也逐漸消失。阿姨同修在出來面對面講真相之前,身體也出現病業假相,按她老伴的話說就是胃癌的症狀,但阿姨同修根本不這樣想,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天天出門講真相,神奇的是她每天早上煉完功,發完六點的正念後,就要吐一次,吐出來的都是帶血的黑乎乎的東西,但是阿姨總是感恩的說:「謝謝師父又幫我清理身體。」不管天晴還是下雨,不管是酷暑還是冰凍天寒,她天天出門講真相。一天天的,她的身體越來越健康,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走大街穿小巷,做著平凡而偉大的救人的事。

在阿姨同修的帶動下,她的女兒也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她女兒心地善良,是做蜂蜜生意的,她以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以身示範,感化她所接觸的每一個客戶。在做生意中,她保證產品的質量,不摻假,寧肯自己賠本也不弄虛作假,所以她的客戶都很信任她,所以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她的生意伙伴也都退出了黨團隊組織,並且受她的影響,在他們的工作中歸正了不好的行為,有的還看了大法書。同修的女兒也常常與另一個同修D為伴,一起出來講真相救度世人。

再說說同修D,她是做早餐生意的,每天早上三點必須起床開始工作,一天下來非常辛苦,她就以做生意為方便,使用大量真相幣傳遞大法真相。由於每天太辛苦,擠時間學法、煉功,都很勉強,鼻子長期流鼻涕,一年四季也沒怎麼好轉,總是感到做不完的事,身心感到很累,但她信師信法的心非常堅定,在她身上有兩次奇蹟證實了大法的超常。

有一次,她的手被剛燒開的開水給燙傷了,當時滿手背鼓起了一寸高的水泡,她的店子對面就是一個門診所,她丈夫叫她去上藥打針,她微笑著說:「沒事,過兩天就好了。」當時正是大夏天,天氣很熱,對面門診的醫生告訴她說不抓緊治療的話會帶來很嚴重的後果,她說:「不怕,我是煉功的人,我有師父管的。」於是,她依舊照常做生意,照常做該做的事情。

大約過了四、五天,那個醫生突然跑過來看看她的手有沒有怎麼樣,她伸出手一看,水泡已經消了,基本好了,那醫生喃喃地說:「不可思議。」

還有一次,她不小心腳踩在了一個生鏽的剪刀上,腳底下被刺傷了一個洞,血流了一地,她丈夫說趕快上醫院打破傷風的針,她堅定的說:「沒事。」做完生意回到家,她的腳腫了,大腿以下像一個小水桶那麼粗,她丈夫急得哭,叫她上醫院,她說:「沒事,我有師父管的。」

想在床上躺一會,剛躺下的時候,她想起了盆子裏還有女兒的衣服沒有洗,師父說要多為他人著想,她女兒很忙,於是她就起身洗衣服,很神奇的事,當她洗衣服的時候,她的腿漸漸的消腫了,人也感到舒服了,下午她在家學法、發正念,到第二天早上三點的時候照常起床做生意去了。

可是在她身上流鼻涕的現象幾年了都沒有消失,她有些苦惱,然而在一次與同修阿姨一起到超市買東西的路上,在阿姨同修的帶動下,她開始向陌生人講真相,那天講退了五、六個人,於是她的信心大增,從此過後,她有時間就與阿姨同修,或者和阿姨的女兒一起出來講真相,一個星期下來,也會有一、二十人了解真相,「三退」了。一段時間後,她流鼻涕的症狀不知不覺的消失了,她常說的一句話:「師父真偉大!感恩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