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福益我家四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我是一名小學教師,今年七十六歲,緊跟師父修煉二十二載。在這修煉歷程中,師父不但看護著我,保護著我,也給我家四代人帶來福益。

大法護佑,母親延年益壽

我和大姐、大姐夫在一九九九年前修煉法輪大法。母親見證了大法給我們帶來身心健康,相信大法好。母親不識字,只會講本地方言。我們一字一句地教她用普通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遍又一遍地用心念。她還看「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及大法真相影視片,雖然似懂非懂,但她喜歡看。

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和師父在大陸被江澤民構陷,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我到北京上訪被關進看守所。我為抵制「六一零」(江澤民為專門迫害法輪功而建立的非法機構)對我的強制「轉化」(暴力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而離家出走。學校在「六一零」的壓力下,派人開著汽車到大街小巷盲目的到處找我,甚至還到我母親家騷擾,想從母親那兒得知我的下落。我母親雖然很害怕,但她不配合邪惡,始終支持我修煉。

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成了母親晚年生活的一部份。因而她生活質量高:心態好,記性也好,生活能自理,不拖累晚輩。晚輩們也很敬重她,親戚、朋友、鄰居都說她有福氣。母親明白她有福份是因為大法在受迫害的環境下,她支持三個子女修煉,自己還每天念「法輪大法,真、善、忍好」,是師父給予她的福份,她很滿足。

母親九十五歲那年不小心摔倒,但安然無恙。

有一次弟弟和弟媳在臥室突然聽見從飯廳傳來「砰!砰!」的聲音,發現母親連同椅子摔倒在瓷磚地上,摔得夠狠的,當時意識不清。我接到弟弟的電話後趕回家,馬上摟著她說:「媽,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心裏急不知道她是否聽清楚了,我就自己不停地念起來。我念幾遍後她一下子清醒了,問:「我怎麼了?」我說:「您摔倒了,沒事!您有師父保護!」我給她喝了點水,扶她到床上躺下,動動她的手腳,她說不痛,看看她的皮膚也沒破。我便對她說:「您繼續念!」我一講「念」,她就明白我是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開始張嘴念了,念著念著睡著了。第二天她身上甚麼不好的感覺也沒有,我們也沒送她上醫院檢查。

母親去世前五個小時還在跟姪兒聊天呢,等我弟弟叫她吃飯時,發現她不太清醒。我得到消息趕到後,坐到她的床上,一邊撫摸著她,一邊不時地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她時而吃力地伸出雙手向著前上方,似乎想抓住甚麼東西往上攀,等放下手不一會兒就安詳地走了。享年九十八歲。

母親生前年歲太大沒走入大法修煉,但也得到法輪大法護佑。

母親走了,我最大的心願是:請求師父能安排她轉生到大法弟子家中以便讓她有機會修煉法輪大法,彌補她這一世的遺憾!

兒子讀《轉法輪》,戒掉了賭癮和煙癮

在黃、賭、毒泛濫的社會環境下,大兒子沾染了賭博惡習。他沉迷於麻將、彩票、網上賭球中,甚至還到澳門賭場賭過。輸了,他只想贏回來,結果越陷越深,三年輸了二百多萬,給兒媳婦帶來極大打擊,家庭出現了危機。

這怎麼辦?我知道唯有大法才能改變他!

兒子跟法輪大法有緣份。他常常看大法真相資料,有時我沒及時給他,他還會向我要。大紀元一提出「三退」(退出黨、團、隊組織)保平安的事,他馬上用真名實姓退出團、隊組織。我從看守所回來他去接我,因為他明白法輪大法好。

我跟他說,我希望他到我家學習師父講法,他同意了。第一次,他每天只聽一講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第二次,我與他一起,每天讀一講《轉法輪》。他讀一段,我讀一段,他讀得很認真;第三次,他每天自己學一講《轉法輪》。學法時他自動關閉手機,不與別人聯繫。

師父在《精進要旨》講過:「每當看完一遍《轉法輪》,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你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個問題,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1]一個月中,他用心地學了三遍大法書。他漸漸地明白了要按「真、善、忍」宇宙特性做才是好人;背離「真、善、忍」就是壞人;做事要多考慮別人……在大法的沐浴下,他漸漸地淡化了賭博,最後就戒掉了。他戒賭到今天已五年了。

兒子把真相護身符放在錢包裏帶在身上,也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當婚喪喜慶時,兒子見我跟客人在一起,有時就主動走過來打招呼,說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宴席間祝酒時,他總是到我跟前舉杯當著眾人對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師父說:「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因為他喊了這句話,在邪惡中,我要不保護他都不行的,何況你們修煉的人呢?」[2]在法輪大法依然遭受迫害的環境下,他能當眾表明「法輪大法好」是要有很大勇氣的!他真心感受到了大法好,要用這種方式感激師父對他的慈悲救度。

大法的神奇讓兒子輕鬆戒了煙。兒子熬夜、抽煙、喝酒等不良習慣導致他得了牙周炎,左右大牙都鬆動不能咀嚼。他害怕種牙手術,遲遲不去醫院治療。去年底,他終於下決心去種牙,醫生檢查後說難度大,有風險,只答應先種一邊。當時我也在醫院,我提醒兒子馬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話音一落,他立即專注地念了起來。我在手術室外幫他清除干擾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敗壞物質。

手術後醫生對我們說:「今天的手術沒有我原先估計的那麼難,另一邊牙抓緊時間種吧。」手術從難到不難,就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現的變化!就這麼超常!這不是師父在幫嗎!

種牙後的當晚,我把《轉法輪》中有關戒煙的兩段法發給他。其中有這樣一句話;「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3]過了幾天,兒媳對我說:佳勁(兒子的化名)把煙戒了。還沒等我說出感激師父慈悲時,兒媳接著說:佳勁說是不是他做種牙手術時,醫生把他抽煙這部份神經給切斷了?我聽了心裏真不是滋味。他們受共產黨無神論的影響,又看不見神佛的存在,就用這種說法來解釋。當然這也不怪他們!

我把師父有關戒煙的法又讀一遍。我根據自己的理解談了自己的體會:這段法雖然是對修煉人講的,但對沒修煉的人,只要他想戒也能起作用的。佳勁看到抽煙對自己身體的危害,決心戒煙了。師父看到他向著大法的心就幫他一下:讓他聞到香煙就不是滋味,就自然而然、輕輕鬆鬆地把幾十年的煙癮戒掉了,師父多慈悲呀!他們聽了恍然大悟。半年過去了,兒子把煙戒了,後來他也向別人述說自己戒煙的神奇經歷。

我向內找,大兒媳變了,她的直腸癌消失

大兒子和兒媳都是猴年生人,他倆吵架就像小孩玩「過家家」遊戲一樣。他倆一打鬧,媳婦受委屈了,常常在半夜給我打電話或哭訴或責罵,我就無法入睡了。雖然我當即或過後會向兒子了解情況,指責兒子的過錯,但他倆的矛盾還是不斷。有時兒媳婦向我告狀時,我不顧她當時的心情,計較她帶著情緒的話語,我有時生硬地對她說:這事我會找佳勁,你也想想你有甚麼不對。每次我都及時把兒子叫來我家,分析他不對的方面,或勸說或批評或責罵,然後要他自己去解決去彌補。

但是事後,我基本上沒向兒媳婦反饋或安慰。漸漸的,兒媳婦也不直接找我了,我倆幾乎成了路人。我是修煉人知道沒有偶然的事,意識到是自己這兒擰勁了,但沒多想。

去年,兒媳婦以為自己得了痔瘡,去醫院檢查後確診為直腸癌,因為癌靠肛門近,要手術切除後做人工肛門。這個結果對兒媳婦來說真是五雷轟頂。看著她迷茫痛苦的樣子,我止不住淚水往下淌,不知所措。我冷靜下來後,心想也只有大法能幫她度過劫難,只有大法師父能救她!

兒媳婦雖然很早就退出了團、隊組織,可是共產黨對法輪大法的宣傳是全面抹黑的,而且我也忽視了跟她講大法好的真相。她感受到的是我修大法後對她的冷漠,因此對大法有了誤解,也不同意她丈夫和兒子修煉法輪大法。

怎麼改變兒媳婦對大法的認識?我只有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師父說:「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3]第二天我到醫院主動跟兒媳婦交流,誠懇地跟她說:以前我們相處還挺好的,就是你跟佳勁的矛盾,我認為不是我造成的,夫妻之間的矛盾要靠雙方自己經營、善解,不應該老煩我。我沒有想你遇到困難了,你把事情告訴我,是你對我的信任;我也沒有站在你的角度去思考,沒有考慮你的感受、你的心情,我說話生硬……是我沒做好造成你對法輪大法有誤解。法輪大法是正法,是非常好的,如果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師父會幫你度過劫難。

我的這些話讓兒媳婦感受到我對她的真誠,她表示理解,也願意念。隔著我們之間的牆倒了。我回家立即上明慧網給她查找對她當前有幫助的真相資料,打印了有關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得福報的事例,以及有關「緣」的故事讓她看。

過兩天,我陪兒媳婦看病時知道她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為了讓她誠念的效果更好,我試探著讓她在明慧網上聲明:「以前對大法不利的言行作廢。」她也同意了,我相信她有救了,心中像落了一塊大石頭。

兒媳婦轉院找到有權威的醫生進一步做檢查,還是診斷為直腸癌,但醫生的方案是先治療再手術。這樣就不用馬上住院。經過八個月的治療,她的癌細胞沒了!她那個激動啊,馬上把這喜訊告訴我,我說:太好了!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個月後又去複查過一次,現在她完全康復了!最近我告訴她要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我一直在念!」她也向親人講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最好的康復,我真為她高興!她對我的態度也變了,我們能互相交流了,有時她還會來我家看望我,給我送吃的、用的。

這都是法輪大法佛光普照的見證呀!

孫子的奇蹟

二零零零年,我到北京上訪被迫害,丈夫身心受到傷害,過早去世。我獨自生活。大兒子和媳婦就把他們四歲的兒子送來跟我一起過。孫子從小在「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薰陶下懂禮貌,能謙讓,愛勞動,身體健康。他跟同學不爭不鬥,友好相處,沒有大病,偶爾頭疼腦熱的就聽師父講法錄音,有時在附近私人診所取點藥,不用上大醫院很快就好了。

孫子六歲前很單純。有一天我發現他天目開了,有一年半左右時間,他睜眼、閉眼都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法輪、蓮花和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孫子有時也煉功,有時也讀《轉法輪》,師父的《論語》也會背,還看過其他大法書。但是迫害法輪功在繼續,他的老師還在班上對同學說:我們班上有個男孩的奶奶煉法輪功,不知道改正了沒有?還有老師對我說:「你煉法輪功不能影響到孫子。」進入初中後在各種因素的干擾下,他就不再學法煉功了。

孫子的毛病是學習不專心,學了新知識容易遺忘,做事毛糙。他的學習成績差,在班上倒數,這種狀態一直讓老師及家人擔憂。高考前,我看他還是挺清閒的,沒有壓力。我每天在背誦師父新的《論語》時就讓他對照書看看我有沒有背錯,漏字、添字的,他很樂意也很認真做這件事。我還提醒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每天也都念。高考那天,他爸開車送他去考場,路上播放《憶師恩》,就是弟子回憶師尊傳法時的神奇事例。我提醒他進考場考試前幾分鐘思想放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是這樣做的。

結果他真順利地進入一所他想去的大學。這讓他的老師、同學及家人吃驚不小。現在他說畢業後還想考研究生呢!

孫子書包裏有一個小口袋,裏面一直珍藏著真相護身符,師父也時時護佑著孫子。去年,孫子剛考取駕照不久的一天,他開著車快到一個十字街路口時,剎車突然不聽使喚了。雖然他的車速不快,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等待綠燈的汽車時,就在那瞬間,前面的汽車開動了,才沒有發生車禍。等他反應過來時,第一念想到的是「師父在保護我呢,謝謝師父!」

清明節,他在燒紙錢時注意力不集中,噴起的火燒到手了,手上燃燒的一小疊紙錢沒能立即甩掉,手紅紅的,火辣辣的,很痛。事情一發生,他馬上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手好好的。他有時也看師父的經文和各地講法,每當這時師父也會鼓勵他,讓他開啟智慧,源源不斷的靈感從他腦子裏往出冒,他便順利地完成設計,完成學習任務。

十來年了,他遇到危險、困難時,師父都在不斷地幫他化解。他真心感謝師父對他的慈悲。

師尊給我全家無盡的護佑,讓家人福報連連。我代表我們全家人叩謝師尊!也希望更多的世人能了解大法真相,得到大法福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