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一連串有緣人得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我是一名教師,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二年了,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親眼目睹了法輪大法在祛病健身、提升道德境界、開智開慧等方面的奇效與修者日眾的盛況;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大法,許多大法弟子義無反顧的走在神的路上;還有許多有緣人排除迷障,也相繼開始了大法修煉。下面舉例說發生在我身邊的一連串的有緣人得法修煉的神奇事。

一個曾親自參加師父在廣州一九九四年講法班的大姐,跟我婆婆說:她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還可以使脾氣變好,為別人做好事,還不要錢。就這樣婆婆九五年得法修煉,今年七十九歲。

婆婆得法前,病魔纏身,得過二十幾樣病:心臟病、三叉神經痛、腰腿痛、神經衰弱、手腳麻木等。煉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都好了,無病一身輕,心態也好了,能為別人著想了。一直修煉到現在,二十三年了,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沒住過一次院。大法在她心裏深深的紮了根,能時時用真善忍法理指導自己的修煉,那個年齡的人不但自己身輕體健,不用別人伺候,還在為晚輩任勞任怨的服務,讓我們安心的上好班。

我和丈夫都是教師,親眼目睹母親和周圍同事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九六年夏一同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後,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在家努力做一個好兒媳、好妻子、好母親等,當時被評為縣級本系統的「五好家庭」;在工作中一心為學生著想,在學生的評教活動中名列前茅,多次獲得縣級嘉獎、百名優秀教師稱號。迫害發生後,被非法抄過家,兩次被非法關押,一次是2001年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兩個月,2015年因訴江遭報復又被非法關押在縣拘留所五天,被迫害的差點失去人身。

丈夫在家裏也是一個好兒子、公認的模範丈夫、好父親,在工作中連續多年擔任高三畢業班班主任,兢兢業業,連續三年考核被評為優秀,在九八年職稱評定中,將全校唯一的一個一級教師名額讓給了另一位年齡大即將退休的老教師。即使在邪惡迫害的情況下,我們仍本著真、善、忍的理念在家庭、生活、工作、大法項目中,遇事都對照真善忍大法,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在待人接物中處處為他人著想。

我母親今年七十八歲,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多種疾病(腰椎、頸椎突出、心腦血管病、風濕病,頭上長大包等)不翼而飛,脾氣變好,戒掉幾十年的煙癮和酒癮,原來不識幾個字的她現在能通讀所有的大法書和其它真相資料。邪惡迫害開始後,被抄過家;非法關押到當地派出所;在家被監視;被勒索過錢財。在極大的壓力下,一段時間沒有煉功,沒有看大法書,結果以前的病都回來了。經過自己的深刻思考,又從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師父沒有嫌棄她,時時在保護她,有一次騎著自行車送小孫子去幼兒園上學,在路上被一年輕小伙子騎摩托車給撞上了,倆人被撞翻在地,自行車轂轤被撞畸形,人安然無恙,也沒怨小伙子還安慰他。在家裏也是任勞任怨,承擔著一家五口人的做飯,搞衛生等家務活。母親不忘自己使命,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

父親當年看到母親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也跟著母親積極洪法,邪惡迫害後,由於害怕迫害,不能堅持修煉,2001年遭惡人構陷,被非法關押在玉田縣看守所一個多月,六十多歲的他遭高壓電棍電擊,被勒索,被監視居住,膽小善良的他承受不住迫害,2007年十一月離世。

二姐、二姐夫也是看到我母親修煉前後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其母親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二姐夫頭痛頑疾消失,戒煙忌酒直到現在,由於邪惡的迫害,有些害怕,但內心仍秉承著真善忍的理念在家庭、生活、為人處世中行事,影響著周邊的人;其母八十多歲修煉大法後天目開了(看到另外空間的天女跳舞和美妙的景象),還來了例假。

二姐夫的兩個哥哥嫂子也都煉過功,在大法中不同程度的受益(剛煉不久,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即使迫害發生後,不敢煉,在遇到大事危險事時內心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從而得到師父的幫助和保護。

大姐、大姐夫今年六十多歲,農民,修煉後大姐夫戒煙忌酒,二十二年沒得過病,一直堅持到現在,為人處世總是按照師父講的「先他後我」走在修煉的路上。

我女兒出生不久,就在大法中受益,每一個兒童都必須吃的糖丸(預防小兒麻痺症)都沒吃過,必須打的針(出生不久就接種乙肝疫苗)只打過一針,一直到現在,沒得過病;四歲能通讀《轉法輪》,七歲能背《洪吟》,在上學期間,不忘自己學法修煉,能用大法法理要求自己,學習上沒用大人操過心,沒上過一次補習班,大學畢業後順利的參加工作,邊工作邊自學註冊會計師和註冊稅務師課程,再忙再累,不忘學法實修救人,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

作為九六年得法的教師,親眼目睹法輪大法對教師和學生在身體及精神思想以及開智開慧方面所起的作用。2000年左右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女語文老師,和校長的關係相當僵化,聽聞大法真相後,按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放棄了對校長的惡念,避免了和校長的衝突。還有一個李姓學生經常頭痛,記憶力差,腦筋不好使,在學校學法煉功後,身體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記憶力增強了,學習成績提高了,最後考上了自己理想中的本科。像這樣的例子還有許多。

每一個修煉者都有家庭、親朋好友、鄰居、同事。輻射開來,就這樣,人傳人,心傳心,親傳親,口耳相傳,從長春傳到全國,從國內到海外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大法中直接和間接的受益。

就是在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的情況下,許多人了解到法輪大法的美好,排除迷障,也相繼開始了大法修煉。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叫小胖的女學生,在二零零八年,她十七歲,表現狀態就是社會上的「大姐大」,根本不像學生,家裏開飯店忙,沒人管她,有錢,吃、喝、抽、打架、自殘等等的不良習慣集一身。修煉法輪大法後,不僅改掉了這些不良嗜好,也明白了人生真諦,成為懂得生命意義、道德高尚的好人。從一個根本就無望上大學到現在自學醫學本科早已畢業,並應聘到一個大的製藥廠上班,又成為中層帶班經理,自己還同時經營一個藥店,跟她打過交道的都稱她是「很靠譜的人」,回家莊裏人都誇她長出息了。就不一一舉例。還有更多聽聞大法真相,誠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的;還有準備迫害結束後再修煉的。

再說我公公,是工程師,得見婆婆修煉後的變化,認同大法好,那時還上班,說沒有時間煉功,退休再煉。可沒等他退休,邪惡迫害就開始了,經歷過各種運動的他,非常害怕,內心知道大法好,表面上極力反對婆婆與我們修煉,更不讓小孫女煉,怕影響她的「前程」,甚至不讓我回娘家。我們沒有怨他,而是耐心的尋找適當的時機,通過寫信、談心、督促他多看真相資料、安裝新唐人電視讓他看等多種方式,不斷的和他講真相,他也親眼看到家人修煉大法的美好,親身感受到作為修煉家屬的受益(多次突然有病,被家人通過發正念很快恢復健康;七十多歲的人騎電動車回老家被車撞倒沒事),看到邪惡迫害的殘酷,明白了大法真相,明辨了是非,退出了黨團隊組織,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現已七十七歲,歷年的體檢結果,身體健康。

以上提到、未提到的還有許多,修煉大法前,有的身體不太好,有的有不良嗜好,修煉不長時間都得到了改善,身心健康了,惡習修掉了,經濟上也都大有好轉;更多的教師和學生,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康了,不爭不鬥了,開智開慧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