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破碎的家和睦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經人介紹,我找到一份在職工培訓食堂的工作。因工作需要,領導又招來了一位新員工。當和我們介紹時,我很和善的給她打了招呼,朝著她微笑了一下,她也報以微笑。接下來,她對領導說:「我就先試試吧」,領導很高興。

大家接下來很快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中。平時,我早上來上班,晚上下班回家。而她一來就呆在單位好幾天,一直沒回家。一天,她說沒拿牙缸,於是第二天,我給她拿來牙缸、牙刷、牙膏等,她客氣的說了幾句感謝的話。又過了一天,她說沒拿水杯,第二天我又拿水杯給她。她說:「我只是說說,你真有心,真可愛。」但是這次她卻怎麼都不肯接受。

我給她講:「我們走在一起是緣份,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善待別人、照顧他人,這是做人的道理。」

她看我這樣說也就勉強的接受了。她說:「你和我接觸過的人都不一樣。我來時只是看看,沒想留下,也不想幹。我心情不好,想和老頭離婚。咱倆見面時你的一個微笑把我留下了,當時,我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好,看上去很善良,當時想到這就給經理說,我可以試試。其實,是你把我留下來的。」

我們在一起工作幾天後,有一天她說:「問你個問題行嗎?如果不能說也能理解。」她問我:「你是不是信甚麼?」我說:「怎麼講?」她說:「我來那天看你就不一般,結果就是很特殊。你的為人處亊,言行舉止,還有每天都笑呵呵的,一坐你就盤腿。」

我說我信佛,修煉法輪大法。她說:「法輪功?」我說是啊,她吃了一驚,用懷疑的眼睛看著我,說:真的?我說是啊。我問她:「你看我正常嗎?」她說你很好啊。我說別怕,我給她講「天安門自焚」,「四﹒二五」,《風雨天地行》等真相。她說共產黨太壞了,打一群好人、善良的人。真該滅它,老天快滅了它這個大壞蛋。

我們在一起說話,她老是哭,心情很不好,很糟糕。她說,老頭動手就打,張口就罵,特別固執,已經給孩子說了,不和他爸過了,和他離婚。孩子在外地不放心,老打電話勸說她,給她寬心,就在這時經過一番周轉,和你走到一起,感覺要是早見到你就好了。她說看你每天都開心、快樂、幸福,真是羨慕你。

見她看我很新奇的樣子,我給她講了我修練前後的變化。她說學法輪功這麼好,這麼幸福啊。我說是啊。她說:我也想叫大法師父,叫師父行嗎?我說當然好啊!這些話是我倆休息時說的。上班時間到了,趕緊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一會,她急忙跑過來說那幾個字是甚麼來著,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聽師父講法,她說師父講的真好;聽同修交流文章,她說講的真感人;聽大法歌曲,她說真溫柔。

一天早上,我來上班,一到宿舍,她就迫不及待的給我講,她一夜都沒睡覺,肚子疼的不行,直想大聲叫,又怕樓上聽見,影響人家休息。疼的實在受不了了,想起我給她說的有事叫師父,她就大聲說:「師父別叫我肚子疼了,天亮還得上班呢!」咳,真靈,馬上就不疼了。我說師父已經管你了。她問真的嗎?我答:「要不這麼神奇,你快看書吧!」她說好。

我給她請了一本《轉法輪》,她一氣看完。在學法期間,神奇的事又出現了,她說真神了,身上長的小猴子平時一碰就疼,不知啥時沒了,腰肋兩側經常疼,現在也不疼了,也睡著覺了,真是好舒服呀。

她說:我現在無怨無恨,不恨老頭了。說著給老頭打了個電話,她說老頭變了,說話很客氣。我說師父講:「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

當天她老頭買了一輛電動車接她下班回家了。第二天上班時她給我說,和老頭溝通了一夜,他也退出了邪黨組織,帶上護身符,也學法了。

沒幾天,她老頭不讓她上班了,說年齡大了,現在該讓她好好休息了。經理一再挽留,經理說今年是最放心、沒有操心、很輕鬆的一年,往年不是這個反映問題,就是那個鬧事,煩惱事很多,很撓頭。

一個破碎的家,和睦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在濟南講法答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