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黑窩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去年的一天晚上,一群警察非法闖入我家,從我家中搶劫走大量真相資料和製作真相資料的工具、幾十本大法書和師父法像等,在沒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將我強行拖上警車,關入當地拘留所,後轉入看守所。再一次來到黑窩,我沒有懼怕,但我想這不是大法弟子該來的地方,要徹底否定、要儘快出去。

一、正念強大,解體邪惡

我每天長時間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參與迫害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從上到下,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大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救人之路,即使有漏,也絕不承認舊勢力任何形式的考驗。在黑窩這種嚴峻的環境下,我精神高度集中,正念非常強大,我堅信,在師父的加持下,再強大的邪惡生命也終將解體滅盡。

有時一上午的正念發下來,感覺身體的能量被耗盡,但經過中午的休息和背法後,渾身又充滿了能量,下午接著發正念。我不敢有絲毫的懈怠,不只是為了自己早日出去,更重要的是為了公檢法眾生少對大法弟子犯罪,使眾生解脫被邪惡生命操控和迫害。我覺的這是我作為大法弟子對自己和眾生負責的最起碼態度。

二、向內找,清理自身

向內找這次被迫害的原因,是因為放鬆了平時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從而滋養了人心。我平時總是一人在家,幾乎每天都有同修來訪,又是學法點,我自己又做資料和其它講真相項目,時間長了,陷入了做事,放鬆了學法和修自己,以至被邪惡鑽了空子,教訓深刻啊!修煉可是極其嚴肅的,從現在開始,我就要嚴格的修自己的一思一念。

這裏的被關押人員,有吸毒、賣淫、傳銷、詐騙等等,還有同性戀,在我看來,都是社會的渣子,可是她們只是被這個敗壞的社會所帶動,她們的先天本性是好的,是為了得救來的。我首先放下了瞧不起人的心,以尊重的態度友善的對待每一個人,不管她們對我好還是不好。剛進來時,房間裏充斥著情歌甚至黃歌,我就集中清理自己空間場從微觀到表面色慾的物質,這些歌少了許多,又清理我空間場對男女之情的執著,這些歌幾乎沒了,她們改做遊戲、猜謎、回答腦筋急轉彎了。在修煉前,我對謎語頗有愛好,自認為是個猜謎高手,但此時,我放下了這顆想顯示的心,置身事外。當有人說邪黨污衊大法的話時,我不再憤憤不平、而是擔心她的未來。一次我給身邊的人講邪黨活摘器官的暴行時,她問我:「你是不是特別恨某某黨啊?」我回答說修煉人只有善沒有恨,心裏卻意識到自己還有強烈的仇恨心。

一天牢頭來跟我說,某某和某某(指同時被關押在其它室的法輪功學員)都寫了「轉化書」,很快就要出去了,你也寫吧,就能出去了。我「蹭」的站起來,有些激動的說:「以後誰也別在我面前提這話,誰想學誰就學,誰不想學就不學,跟我有甚麼關係?!」牢頭有些尷尬的走了。哎,這不是爭鬥心嗎?其實牢頭也只是被警察指使著來說的,她本人並不想說啊,我怎麼這麼不善呢?隨著不斷的內修內找,去掉執著心,慈悲心漸漸的從我的心中升起。

三、善待他人,證實大法

大法弟子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所以我要善待這裏的每一個人,放下自我,處處為別人考慮。比如我把很長時間才發一次的雞蛋送給要開庭的人,祝願她有個好結果,並告訴她誠念九字吉言結果會更好,她說謝謝,後來她在警察面前說我人很樂觀、很善良。我把飯裏的肉給了一個剛開始故意唱「某某黨好」的人,並要主動替她值班,她很感動,有天晚上值班時給了我很多手紙(因剛去的人都缺紙),給她以後得救打下了基礎。我身邊有個安徽大姐,說她頭暈,並悄悄告訴我,她這是老毛病了,吃藥根本不管用,頭暈厲害了就甚麼都不知道了,到處亂跑。她怕自己在這裏犯病,很是擔心,我告訴她誠心念九字吉言,她很虔誠的念了兩天,高興的說:「頭不暈了,謝謝你!」我說應該謝師父,她就說:「謝謝師父!謝謝菩薩!」也有的人剛開始滿腦子都是邪黨的謊言,對我很反感,但看到我的言行,漸漸的也在改變,主動跟我說話了。

一次她們聊天時說:「我們都是為錢進來的,只有某某(指我)是為信仰進來的。」警察叫其中倆人來勸我寫轉化書,看的出她們只是在應付,說了兩句就走了。

四、師父點化,走出黑窩

從我進入看守所,師父不斷的用夢的方式點化我。並且我在反覆背誦《論語》時,師父給我展現出層層法理。比如從第一句話:「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他是開天闢地、造化宇宙的根本」[1],我認識到創世主是最大的,其次是大法,其次是宇宙。從「內涵洪微至極,在不同的天體層次中有不同的展現。」[1]中我感受到大法內涵的深邃無極,無以言表,悟到不能固守自己對大法某一層的認識而不理解、否定和排斥其他同修的言行,也就是自以為是,看不起別人。同時體悟到包容的一層內涵:大法能包容一切,我們也要以洪大的胸懷包容一切人與事。

剛進黑窩的時候,總是夢見自己在一間大教室裏活動(指看守所內),後來逐漸的來到了教室外面,後來夢見和家人在一起,後來有一次夢見警察又進了我家,我慈悲的對他們講真相,他們背後的邪惡解體了,一個接一個的離開了我家。我悟到在正念的作用下,迫害我的邪惡已經徹底解體了。又過了幾天,我想到:既然邪惡已經解體了,我就應該出去了。我就求師父:師父啊,弟子今天一定要出去,請師父幫助。中午午睡起來的時候,得到師父的點化:五日後在父母家。到第五天時,我心裏有些不穩,真的是今天出去嗎?結果當天沒出去,向內找,發現了一顆求出去的心,我穩下心來,心想不管在裏面還是在外面,我就是清理你邪惡。第二天我又集中精力發了一天正念,晚上被釋放,回到了父母家。歷時四十八天。

出來後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十分清晰的夢,夢見我在看守所裏,被宣判非法判刑九年,夢中感覺就是真實的,直到我睜開眼,看到還在家中,才鬆了一口氣。我悟到,舊勢力本想判我九年冤獄,但在師父的不斷點化加持下、在自己的正念正行以及同修的整體配合下,成功解體了邪惡。

後來看到師父說:「師父呢,其實師父也在。共產邪黨說我躲在美國,我天天都在中國!」[2]我的眼睛濕潤了,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又讓師父操心了,以後在修煉上再也不敢放鬆了。

個人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