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二歲了,在九九年開始大法修煉的。以前我身體多種疾病,經過一段時間學法煉功,都不翼而飛了。無病一身輕,我真是高興,就這樣我每天在家學法煉功。

二零一五年八月,不知道甚麼原因有血尿。開始我以為是來例假,也沒有在意,幾天後也就沒了。可是過十幾天又出現血尿現象,每次去廁所就有血尿現象,一尿就是三十多天。這時孩子們知道了,就讓我到醫院看看,我堅持不去。可是孩子們不放心,說去醫院檢查一下,讓我們放心。

去醫院做CT,醫生看片說:一個腎壞死,一個腎有結石,有癌變跡象要做手術,不手術可能要長期有血尿。孩子們去問了幾家醫院都說得手術,我堅決不同意做手術。孩子說不手術也不能挺著,去醫院打點止血針也可以吧,不止血這樣是不行的。沒辦法就去醫院止血,可是在醫院打了幾天針也不好使,吃中藥也不好使。

同修知道後就幫助我悟。我想,是不是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好,被舊勢力鑽空子了?還是法學的不好?還是對法理認識不深?找自己也可能是消業。同修都幫我發正念。

我想不管消業也好,舊勢力迫害也好,我就信師信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迫害,就走師父安排的修煉的道路。我把心一橫,針也不打,藥也不吃,全都扔掉了。我是一個修煉人,醫院治不好我的病,怎麼能聽常人醫院說甚麼呢?是我的業我得消、承受。師父能給我淨化身體,我把一切都交給師父。我都八十多歲的人了,怕甚麼?把心放下,我就和女兒每天學法、煉功,整點發正念。

有一天我腰痛的很厲害,渾身發抖,身體抖成一團。我女兒就抱著我,抱得很緊,還是抖個不停,發燒身上都燙手。孩子們來說上醫院,我堅持不去。我就說,是我的難我得承受,就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就求師父。

經過一夜,我闖過了這一關,這一次燒的很厲害,從身體裏排出去一些亂七八糟的氣味很大、怪味熏人的髒東西。我知道這是淨化身體。過了一段時間,又來了一次,和以前一樣,我也闖過來了。

師父說:「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我守住心性,堅決不上醫院,經過一段時間,身體恢復正常。

經過這幾次消業,家裏孩子們由以前不支持我修煉,現在也能接受了,說沒打針吃藥怎麼就好了,太神奇了。

感謝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感謝大法,同時也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