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來襲 堅信大法不動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歲。在這二十年的修煉路上,偉大的師尊為我承受了巨大的業力,一次又一次加持我走出關關難難。

魔難來襲,堅信大法不動搖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二嫂一起煉功。我突然覺的右乳房有點痛,用手一按,整個右乳房是一個大腫塊。我讓二嫂看,她問我:「你怕嗎?」我說:「我都修大法了,一切都交給師父,有師在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這之後的幾年間,我的右乳房變成了紫色,有時痛、發脹,胳膊發麻。我就對它發正念,善解,從沒耽誤正常的生活、工作,甚麼也不想,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右乳房有兩個像玉米蟲一樣的蟲子,當我低頭看時,它瞬間長大。我說:「二嫂,拿刀把皮劃開,把蟲子拿出來。」我就醒了,感覺右乳房不那麼疼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拿掉了那個靈體,右乳房的腫塊就是一個假相。

二零一五年四月有一天早晨起床時,我發現睡衣前胸全是血。怕被家人發現,我急忙換下了睡衣。我的右乳頭還不斷的有血流出,右邊身子很痛,嗓子沙啞,身體很難受。我就一遍一遍的發正念,並大量學法。師父在《紐約法會講法》中詳細講了病業與吃藥的問題。師父的法就像針對我講的,使我更加堅定的信師信法。

五天時間,身體難受的症狀消失了,乳頭排異物持續了二十多天,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淚流滿面:師父啊,感謝師尊為弟子承受了那麼多,弟子無以言表,唯有精進實修!

師父加持我闖過親情關

大法偉大,師父無所不能。我把我的事說給世人聽,讓女兒知道了。那幾天,兒女們和我弟弟使盡招術勸我上醫院,我告訴他們:師父都給我推出來了,不用去醫院。他們見說服不了我,就想出了一個騙局。

弟妹找我說:「你弟弟你管不管?看他腿腫的,讓他去醫院檢查他也不去,你和你閨女帶他去檢查一下吧。」我怕弟弟有別的病,也沒多想,就對弟弟說:「去醫院檢查一下,沒病就放心了,你不像我,我修大法有師父保護。」去檢查時弟弟拽我進去幫他,誰知弟弟、女兒把我按在床上,醫生看了看說:「我還沒見過這麼嚴重的,趕緊手術,後果不好說,脖子、腋下都是包。」

兩個孩子嚇的哭成一團。兒子拿著片子去了省醫院。醫生說:「還問甚麼,還不趕緊把病人送來?」我聽後心一點沒動,我知道我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才會沒有事。我求師父加持弟子過好病業假相關。我把親情、生死全放下,我來人世間就是助師正法,不能有任何問題,不能給大法抹黑,不能讓世人誤解大法。

兒子給我跪下說:「媽,為了我們,你去醫院吧,興許還有希望。」我對他們說:「媽媽是大法弟子,我得為法負責,為我自己負責,我身體和常人不一樣。我這情況有好幾年了,我照顧你爸,又出去工作,家裏的農活我也沒耽誤,我不修大法能這樣超常嗎?你們看我的精神能像醫生說的那樣嗎?」兩個孩子不吱聲了。

我丈夫在二零零七年外出打工把腰砸壞了,臥床不能自理,這麼多年,家裏家外我操碎了心,又要工作,從來沒讓孩子在外打工有一點牽掛,這不是大法的超常嗎?我堅定的告訴倆孩子:「那麼就放心吧,我哪兒也不去,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如果你們硬讓我去醫院,我就只有離家出走。」我騎上電動車來到同修家,同修在法理上幫我堅定正念。

見兄妹倆說服不了我,我弟弟就出主意要把安眠藥放在水裏讓我喝下去。女兒、兒子從小跟我煉過功,女兒說:「自從媽媽修大法,她身體一直很好,這個家是媽在挑著,我不想這樣對待媽媽。媽說的對,她不修大法,我們家這麼大的魔難:貨車出事、爸爸出事,她怎麼能過去?我們就聽媽媽的吧。」

然後女兒也去了同修家,我們在一起切磋了我的事。同修對女兒說:「大法是超常的,也是嚴肅的,現在就看你媽能不能堅定的信師信法了。」女兒問我:「媽,你能堅定不移嗎?」我悟到,是師尊借女兒的嘴在考驗我。我忙說:「堅定!堅定!」

師父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1]我就要好好修煉,聽師父的話。

家庭這一關,在師父的加持下化解了。此後,他們再也沒提讓我去醫院的事了,反而更加信師信法,每逢師父生日,他們只要是在家,就買水果、蛋糕,恭敬師父。

在魔難中向內找提高心性

一年後,沒有完全好的右乳房裏邊又出現多個腫塊,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幹的,我的層次也要提高了。

師父說:「舊勢力利用了裏邊不同的時間,在不同的空間的時間它幹了它要幹的事。其實師父也是反過來利用它幹的這一切成就著大法弟子」[2]。師父就是在將計就計的巧妙的利用了舊勢力的安排,提高我們的心性,轉化我們的業力。

我悟到這一點,就一次一次的向內找,找到了對丈夫的怨恨心,因一些陳年往事在我心裏積下了很深的怨,也找到了對身邊人的怨。這些心不去能修圓滿嗎?必須得去掉,他們都是幫我修煉的。當這些往事再往上返時,我就抓住這個心,求師父幫我去掉它,滅盡這些敗物,逐漸的心裏就平衡了。

否定舊勢力迫害,大法顯神跡

去年夏天天很熱,右乳發脹、發燒,皮膚變成紫色,像個爛蘋果,有小孩玩的球那麼大扣在胸前,與左邊乳房不一樣,不能穿合身的衣服,很顯眼,同事和鄰居都問我怎麼回事。這時我又換了一份工作,在酒店做飯。單位要求體檢,要的還挺急。早上我給師父上香時問:弟子該怎麼辦?請師父幫幫弟子,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沒有病。

然後我就去體檢,邊走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當B超機在我胸前上下滑動時,我很緊張的看著醫生。醫生在報告單上蓋了印,當我拿過報告單看到「沒有發現異樣」的字樣時,激動的流下了淚水:「師父就在我身邊!師尊偉大!師尊無所不能!謝謝師父!」這件事對我震動很大,因為我是閉著修的。

回家後,我跪拜在師尊的法像前:求師尊幫我解除舊勢力的迫害,師父不承認,弟子也不承認,我只走師尊安排的路,讓一切干擾滅盡!

我的右乳一天比一天痛、脹,右邊身體和後背也跟著痛。我就一遍一遍的背:「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3];「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4];「難忍能忍,難行能行」[5]。晚上痛醒了,我就發正念、背法。早晨五點半我就堅持去上班。下午一點半下班回家就學法、發正念、出去送真相小冊子救人。在救人過程中,它就不怎麼痛了。

一個星期後,發現右乳房生出個頭,我忍著痛把它弄破,用手試著擠,很痛。我咬著牙邊擠邊發正念,一天擠幾次,每次都擠出來很多的膿血。右乳房最多時破了三個洞,四天時癒合一個洞,六天後又癒合一個,最後右乳房幾乎正常,顏色也變過來了。

我能一次次從魔難中平穩的走到今天,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結束語

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把我的經歷寫出來,意在拋磚引玉,希望身處病業中的同修都能夠信師信法,做到堅定不移,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一定能走出魔難,跟師父回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