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走出病業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這二十年的修煉路上,經歷了很多魔難和考驗,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保護和救度。

二零一八年底,我身體突然出現不正確狀態,感覺內臟左側肋下部位有點疼,當時我也沒太注意,只是想:這都是假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師父就都給我們推到位了,大法弟子沒有病,也沒太重視發正念,也沒重視向內找。

過幾天,也就是臘月二十幾,一天比一天疼,眼看要過年了,家務活也多,還要買些吃的用的。當時不能用手提東西,稍重一點,抻的肚子疼的受不了。

後來不但內臟疼的厲害,腰部也開始疼起來,而且伴有吐血的狀態。每天早上起來煉功時,都吐鮮血或紫黑色的血。尤其到晚上疼的更厲害了。

那時怕孩子知道,因為女兒帶著小外孫在我家裏住,白天我要看孩子、做飯、洗洗涮涮,還要做證實法的事。有時疼的受不了,就按幾下,到了晚上,疼的睡不著覺,躺不對勁兒也不行。

後來才跟丈夫說,讓他幫我發正念。第一天,發了一個半小時,感覺挺好,我說睡覺吧。第二天,還是發一個半小時,我感覺腰部太疼了,我一摸,那地方鼓起一個包,像雞蛋那麼大,很硬。好像要出頭似的,再一看周圍都破了。後來感覺包的內部有東西在移動,移到哪裏,哪裏疼的厲害。一點兒一點兒的移動,好像在向外移動,從腰移到肚臍,又從肚臍往小腹部位下走。

師父說:「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1]我就求師父加持,背師父的法。發出堅定的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2]反覆的背,想起哪段法,背哪段法。這時感覺到輕鬆了,睡著了。

在這期間,我也找到自己有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都很強烈,名利情都沒放下,尤其對外孫子的情更重。仔細想想,哪一顆心都帶不走。

在吐血的時候,有時心態不穩,出現不好的念頭,轉念一想:那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去留由師父決定。哪兒有錯,我要嚴格用大法歸正。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法都得了,怕甚麼?愛咋咋地,就信師父信大法了。女兒帶孩子回家了。我每天堅持做好三件事,沒幾天所有「症狀」全消失了,那個包也沒了(一共四十多天)。

其實都是師父為弟子承擔了,我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淚水流下來,不斷的流。

我一定記住這次教訓,凡事以法衡量,正念正行,多學法,把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放在首位,遇到問題及時向內找,要對得起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