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和不執著於修去負面思維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修去負面思維

從小時候起,我的負面思維就很重。

一歲多時,隨著妹妹的即將到來,我被父母送到了異地的外婆家。那時外婆還在上班,由小姨照看我。等我稍大點兒,小姨就到農村去接受「再教育」了。外婆實在沒辦法,只好帶我一起去上班,有時不方便帶我,就把我一個人鎖在屋裏。外婆家不大,只有一間屋,很陳舊,而且光線不好。最可怕的是,時常會有老鼠、蟑螂等蟲子跑出來,搞的我整天膽戰心驚的。

到了上小學的年齡,我回到父母身邊,與他們好像是隔了一個世界,很陌生。一次,我生病住院,父母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來看我,但每次都是來去匆匆。那些日子裏,我感到特別孤獨,覺的自己是個多餘的人,因此還產生聯想,認為我不是父母親生的。

從此往後,負面思維就像氣泡一樣充斥著整個大腦,我時常哭鬧著要離家去找親生父母,有時還會莫名其妙的想到死。直到我走入大法修煉後,這個負面思維才一點點的被修去。可它有時還會冒出來,干擾我修煉。

執著於「修去負面思維」的教訓

多年前,我與幾位同修一起交流。其中一位外地大姐,談到她幾次遭到迫害,都堂堂正正的走過來了;而且她家親戚在當地政法部門工作,也很支持她修煉,因此她那裏的同修遇事都往她身上推。這時,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念:一手抓著神,一手抓著人,並感知這位同修將要被抓。我愣了一下,擔心同修會說我正念不足,也就沒說甚麼。

兩天後,那位大姐因當地同修牽連,遭綁架,被關押在異地看守所,她家親戚一點忙都幫不上。我痛苦萬分,後悔自己當時沒把感知到的情況說出來,可一起交流的同修A卻說,你要說出來了,不是給同修空間場加了不好的物質嗎?應該正念否定。

我想,負面思維太重不就是正念不足嗎?今後自己一定要正念十足。一年後的一天,我正在單位上班,被警察綁架。在派出所,一個警察告訴我,他已經跟蹤我好幾天了。我恍然大悟,想起了近日來自己所遇到的一系列奇怪的事:幾天前,我在單位樓道裏,與一男子擦肩而過,當時心一驚,腦中閃出一念「此人是警察」。不一會兒同修C來找我,說他剛才就來過,我不在辦公室。我告訴他,他被跟蹤了,可他不相信,還說我怕心太重(幾天後,同修C就遭綁架)。因一時拿捏不准,我也就閉口不說了。下班後,單位保安告訴我,剛才有一個男子向他打聽我的名字,此刻我確信那人就是警察。可轉念又一想,自己得有正念哪,不管它。過了兩天,我在單位門房,看到了我們社區的一個人,還與她打了聲招呼。又過了幾天,我走在馬路上,突然有人舉著相機對我近距離拍照,沒等我反應過來是咋回事,那人就不見了。就在我被綁架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家門口又遇到了社區的那個人。

我原本可以在這段時間裏,運用師父賦予弟子的法寶,向內找,歸正自己,發正念解體迫害。可我卻在自我的帶動下,一味的擔心自己負面思維太重,錯失了師父一次次的慈悲點化。但值得慶幸的是,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很快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魔窟。

善意提醒,不執著

時隔不久,我無意中感知到本地有兩位同修將要遭到迫害,其中一位是同修A.一天,我從同修B那裏得知,這兩天他要與那兩位同修一起去外地辦事,情急之下我對同修B說,你要注意安全,他們可能要被抓。同修B不相信,還說我負面思維太重。不久,兩位同修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我因此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責。

然而,就在我糾結於該講不該講時,又感知到同修B將有危險。說不說呢?我猶豫不決。靜下心來,我問自己:甚麼是正念呢?我想起師父的話:「堅持對大法的正信」[1]。又問:甚麼是負面思維呢?答:用人心對待修煉。我瞬間明白,自己「負面思維太重」的想法,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目地是干擾我信師信法的正念。

師父講:「你們中有一部份是帶功能在修煉的,有的人可以看的到,有的人可以使用一些功能。我剛才講,每個人都在走大法弟子應該走的不同的路,你們走出的路對宇宙的未來都是有影響的。如果叫哪個大法弟子帶著功能修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給未來的生命在奠定甚麼,因為大法弟子就是這麼大的責任,就是身帶這麼大的重任哪。很多事情我不給你們講、不想講透,就是因為怕你們起各種各樣的執著心。」[2]

我悟到,舊勢力藉口考驗大法弟子,讓我生出了許多「怕心」:怕自己正念不強,怕給同修空間場加不好的物質,怕自己負面思維太重,怕無形中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正是這些「怕心」,干擾了我們對師對法的正信,從而錯失了師父的諸多點化。不信師,不信法,才是我們真正要修去的一層負面思維。

我決定把自己的感知告訴同修B。誰知他聽後,根本就不相信,還說我告訴他這些,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面對同修B的責備,我不再言語,只是默默的發正念,清除他空間場中一切不好的因素。沒過多久,同修B遭邪惡綁架。三十天後,他正念闖出。

事後,同修B與我交流。他說,可能你的功能出來了,能提前感知舊勢力的一些安排。但無論看到甚麼,你都要徹底否定,因為師父講過:「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2]你可以善意的去提醒同修,至於同修信,還是不信,都不要執著。

同修B的一席話,如醍醐灌頂,讓我看到了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對待被迫害的同修,沒有站在正法修煉的角度去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是在思想中承認了舊勢力對同修的迫害。弟子愧對師父!

幾個月前,文章的標題就呈現在腦海中,我悟到是師父點化弟子寫出此文,但因種種原因,一直拖拉至今。就在我準備撰寫此文時,頓覺思如泉湧,文章的框架、內容一層層的浮現出來,明確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正如師父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個人層次有限,意在拋磚引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