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負面思維 修出慈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來到海外後,經常感覺自己修煉狀態不好,心裏很著急,但是有時苦於找不到癥結所在。有一天早上,開車去送報紙時,突然感覺頭很昏沉,好像被厚厚的物質壓著。向內找自己,突然發現自己當時腦子裏正在冒出一大堆對同修們的不滿和抱怨。後來分析這些其實都是負面思維,對同修的不認同,總是被同修人的表面沒修好的一面所帶動,看不到同修的閃光點。

(一)去除負面思維

前一陣子一連好幾天,眼鏡突然找不到了,當時悟到可能是師父在點化自己,不需要再戴眼鏡了,眼睛已經好了。可是過了兩天發現,不戴眼鏡還是看不清。那眼鏡找不到了,究竟是讓自己悟甚麼呢?

直到有一天,當我不經意的跟同修說:「你知道你最大的優點是甚麼嗎?就是能聽得進別人的意見,能認真聽取別人的意見。當有人看到你的問題和不足向你提出建議時,你總能虛心的接受。這一點很讓我佩服。」剛說完這個話,我就隨手去拿譜子,結果眼鏡一下子從譜子裏掉出來了,眼鏡找到了。這位同修當時就說:「你知道你為甚麼突然找到你的眼鏡了嗎?是因為你總看不到別人的優點,所以你的眼鏡就一直找不到。當你發現了我的優點時,眼鏡馬上就找到了。」

在去除負面思維上,不僅是對同修,還體現在對各個項目的認知上不能有任何負面思維的存留,否則就會被舊勢力利用,加大各個項目救人的難度。

自己曾經一直對一個項目看法很負面,總覺得這個項目整體方向偏離救人的主線,一提起這個項目,自己總是抱怨滿腹。當時的自己並沒有意識到修煉人的思想是有能量的,自己對這個項目形成的負面思維在另外空間已經形成了很大的像山一樣的物質,阻擋著這個項目救人的力度。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項目 大道無形有整體 ◎師父評語》,讀後感觸很深。文章大致說,每一個項目都考驗著整體;每一個項目的成功與否,都體現著整體對這個項目的態度。

反思自己,很多時候不只是人為的把自己項目以外的事都當作是別人的事,而且身在項目中,甚至有時候覺得把自己部門份內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其它部門的事情好像與自己無關;在天國樂團裏,覺得把自己聲部搞好了就行了,其它聲部怎麼樣,好像與自己無關;自己修煉狀態調整好了就行了,看到其他同修處於魔難之中,好像與自己無關……現在想來,這不僅僅是削弱著整體救人的力度,根本上是一種為私,是舊宇宙的屬性,同時也人為的加大了間隔,互相之間形不成一個整體。

師父說:「要使人的身體百脈都在逐漸加寬,能量越來越強,變的越來越亮。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整個身體連成一片,這是通脈最終達到的目地。」[1]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正念加持所有救人的項目,消除對各個項目的負面思維和間隔,我們的正念之場就會越來越強,整體救人的力度就會越來越大,邪惡也就沒有任何逞兇之處了。整體連成一片,心往一處使,最終達到「無脈無穴的境地」。

其實當看到某個項目不能達到師父的要求,不能有力的起到救人的效果時,很多時候會產生無可奈何的消極情緒,其實這種「無可奈何」也是一種負面思維。這種無可奈何,一方面會削弱修煉人的意志,對整個項目的整體走向也不能起到積極向上的作用,削弱著項目整體救人的力度。另一方面,也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同時也是正念不足的體現。

後來每當意識到自己空間場存有負面思維的時候,馬上正念清除,排斥它,不讓這些負面思維、負面的物質在自己的空間場裏存活。

(二)修出善和慈悲

一直以來,我以為自己真正的生命可能是來源於道家那個體系的,喜歡清靜,獨修,比較容易做到師父講的:「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1],但是在修善和慈悲上,好像比較難一點,似乎自己的生命中缺少這些東西。前段時間在讀法的時候,類似「與人為善」,「修善」等字眼總是會蹦出來,「善」字顯得格外的大。我想是師父在點化弟子,應該好好在修善上下功夫了。記得在中國大陸面對面講真相,眾生很欣喜的同意三退的時候,經常對我說的都是同樣的話:「你看起來是那麼的善。」

前段時間樂團集體交流時,我們聲部的一個團員說我作為聲部長對她說話說重了,我是說她在天國樂團這個項目裏不用心,總是敷衍了事,看似每週訓練都能積極參加,但是進步甚微,當時我覺得自己說的是實話啊,她為甚麼說我對她說話重了呢?這讓我想起了前幾天在景點講真相發生的一件事情。

那天在景點講真相時,公園的警察因為我們擺的展板太多,擺放的到處都是,就氣洶洶的把展板沒收了。我作為當事人,看到這個情景,心裏很難過。記得之前去景點,總覺得這個同修講真相的方式不是很好,言語裏爭鬥的成份很多,有點像是在發洩私憤。而且總覺得他的展板看起來不是很美觀,擺放也不整齊……所以每次去景點,都希望他不會出現在那裏。直到有一天,發生的一件事使我徹底改變了這個想法。

有一次,我跟我的學生夫婦(美國成年人)講大法真相時,他們說他們知道法輪大法,也知道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我問他們怎麼知道的?於是他們隨即拿出了在景點拍攝的照片給我看,我發現那些照片竟然都是那個同修拿的展板上的圖片!我當時吃了一驚!我一直看不上的這位同修的展板竟然能夠讓我的學生明白了真相。在那一瞬間似乎一下子破除了我長久以來對這位同修的偏見和觀念,從那開始,我決定不要總是帶著個人的觀念去衡量事物的對和錯,不要用自己的觀念去評判周圍的人,要善待每一個人,包括我們的同修。

對於這次發生的展板被警察沒收的突發事件,我當時心裏對這位同修產生了一點怨恨,但是想到之前學生明真相的那件事,心裏就萌發了一點善念,我就語氣平和的跟這位同修說了警察為甚麼沒收我們的展板,希望他能夠儘量配合公園的規定。沒想到,他並沒有表現出以往的那種強勢和固執,而是主動表示說以後不會再亂擺放這些展板。我聽後,很感動,沒想到同修會這麼配合。我想這也許就是善的力量吧。那刻起,我更深刻的理解了師父說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2]

回想為甚麼我們聲部的團員會覺得我對她說話重了呢?師父告訴我們:「我們講善心,用善心去對待別人。我經常講這樣一句話,我說一個人不抱著自己任何觀念去對別人講,跟別人指出他的缺點,或告訴他甚麼,他會被感動的落淚。沒有你自己的任何因素,你不想得到甚麼,甚至於你不想為自己保護甚麼,你真的善意為別人好,他真的能夠看到你這顆心,不管是甚麼樣的人。可是往往我們很多人做工作不靠這個,靠命令靠強制,這不行!這不是我們法中的東西。」[3]想想自己,雖然說的可能是實情,但是因為說話方式過於強硬,言語裏夾雜著對別人的瞧不起,抱怨、指責,拿著自己的標準去要求、衡量別人,使自己說出來的話帶有太多個人的執著和觀念,再加上顯示心,證實自我,修善不夠,使別人接受不了。

自己悟到,要想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就是怎麼努力做一個同化真、善、忍的人。真、善、忍三個字雖然說起來很簡單,可是要真正完全做到,實屬不易。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1]作為自己而言,有的時候雖然能做到「真」,但是往往修「善」不夠,說出的話做出的事雖然沒有虛偽的成份,但是因為修善不夠,往往說出話帶有指責、刺激別人的因素,難免會傷害到別人。直到有一天,自己被別人說的話深深的傷害了,才發現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所以痛徹心扉下決心要好好修出善心和慈悲。具體表現是平時說話時,多從對方的角度考慮,心平氣和的,不帶有顯示自己的因素,不刺激別人的去說。我發現,自己用平和的心態,為他的角度去說事情的時候,往往對方很容易接受,我想應該是自己的話語中帶有善的力量,抑制了不好的因素,互相之間也就消除了間隔,互相之間的配合也就和諧了。

雖然我們還沒有脫去人表面的這層外殼,表面的物質身體還存在著常人的思想、執著、慾望,那是師父為了讓我們在常人中符合常人的生活狀態給我們留下的,但是我們仍要嚴格要求自己,達到法對我們不同時期、不同境界的標準和要求。讓自己的思想儘量的純淨,單一,言語和行為方式上儘量和善、平和,做一個真正的符合神的境界和標準的生命。

在這裏想感謝這位同修能夠坦誠的交流出自己的感受,使我自己再一次認識到了自己修煉上的不足。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