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善緣惡緣 跳出自我守正念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週年,修煉愈久,對大法認識愈深,便愈發感恩師尊之偉大,感激師尊的慈悲救度之洪恩。我也悟到,大法弟子間的這種聖緣,在久遠的歷史中,也不可避免的被舊勢力做了許多手腳。比如說同修之間,就安排近期歷史上結一些惡緣;或者雖然是善緣,但卻摻進去很強的人情、互相干擾。與家人之間的親緣,舊勢力會強加一些變異的情的物質,讓你對夫妻、子女、父母牽腸掛肚的在意,或者乾脆就選一些歷史上糾葛不清、阻擋修煉的亂世冤緣。

一、憶當年 初得法 喜不自勝

一九九七年春天裏的一天,我哥哥請回一本《轉法輪》,我一翻開《轉法輪》,心神便浸入到書中,目不轉睛地一口氣從頭讀到尾。當日讀完一遍《轉法輪》後,如醍醐灌頂,喜不自勝。

那一刻,我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本性的一面如夢初醒。

一朝聞道的我,無法抑制內心得法的喜悅,便迫不及待地與親朋好友分享,告訴他們《轉法輪》這本寶書道出了天機,一定一定要通讀一遍。記得那時的我,在寢室裏面經常拉住室友,滔滔不絕,一講幾個小時的推薦法輪功。回想起來,自己當時真的是明知不能起歡喜心,但卻無法平抑內心得法的歡喜和激動,也算是「明知故犯」了。

我相信許許多多的大法弟子應該都和我一樣,對於自己初得法的喜悅和精進、當初煉功點上祥和、坦誠的修煉氛圍,記憶猶新,恍若昨日。

記得一九九七年秋天,我每天輕快地走在校園內的林蔭大道上,耳邊縈繞著陣陣仙樂,心中滿滿的幸福感。無時無刻不感激師尊傳法的慈悲洪恩,慶幸自己能得法修煉。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迫害開始前,我每天都把睡眠之外的絕大部份時間投入到學法和煉功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起迫害。當時的邪惡迫害鋪天蓋地,身為涉世不深的在校學生,我內心感受到深重的壓力。而就在那時,煉功中的一切體驗和感受,包括耳邊縈繞不斷的音樂聲,也突然全都消失。我問自己該怎麼做呢,很是迷茫,但有一點內心無比明確,那就是要護法,助師正法。於是,風風雨雨中,摔摔打打中,在師尊的慈悲守護下,我一路走來,矢志不移,參與證實大法的事從未停歇。

如果說,在迫害前的個人修煉中,我更多的是感性的體驗,內心裏感激師尊對自己的救度之恩;那麼在之後嚴酷的迫害環境中,在嚴肅的正法修煉中,我通過學法實修,經歷過種種魔難、經驗和教訓,開始更多的在法上認識大法。

隨著我在理性上認識的不斷加深,大法也不斷的開啟我應該和能夠知曉的智慧和記憶。我愈發能夠認識到師尊在法中告訴我們的:「其實我對你們的珍惜,比你們自己對你們自己還珍惜,因為你們與師父同在,是未來的最偉大的神,是新宇宙的典範,人類將來的希望。」[1]

二、放下情 珍惜緣 精進不負聖師恩

我悟到,也看到,類似我和家人間的這些因緣、舊勢力鑽空子強加的安排,以及師尊「將計就計」[2]的良苦用心,在大法弟子中並不罕見。我發現身邊接觸的不少同修,往往也存在各種各樣的因緣和背後複雜、久遠的安排,只是修煉者因為種種因素能否認識、或正念對待的成度不同而已。

事實上,很多同修可能都有類似的經歷:某天碰到一個素未謀面的同修,卻感到莫名的熟悉或親切。同修們因此經常說對方可能以前是自己的親人等等。這種說法其實沒錯,而且這種情形還往往不是簡簡單單某一世的親人,背後往往有更久遠和深厚的因緣。

與此同時,同修可能在生活中,在參與講真相項目中,會碰到一些不喜歡的人或事,心生惡感,耿耿於懷;甚至明明知道應該向內找自己,但仍然難以放下。無論是同修個人或家庭間,甚至更大範圍內,這種情形也不少見,給整體配合製造出不小的間隔,長期以來對整體修煉和講真相救人造成一定的干擾。

我悟到,這種情形其實有著背後的因緣和舊勢力強加的久遠安排;如果我們能夠明晰相關的法理認識,正確對待緣份,可能有助於一些同修跳出舊勢力的干擾,修去心中積怨。

當然,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是否了解因緣相關的具體安排,並不重要,因為師尊告訴了我們:「宇宙正法面對的複雜情況不是人能明白了的,舊勢力的安排干擾非常的嚴重,師父只是不想叫你們陷在具體紛亂中影響修煉,叫你們以最大的胸懷與慈悲面對眾生。」[3]

1、善緣惡緣如雲煙 大法善解亂冤緣

那麼我在此交流的個人認識。先從我和我哥哥的因緣過往說起。我全家都修煉大法,我們家最早是我和我哥同時得法,我哥當初是因為有肝病而走入修煉,一煉功馬上身體就被師尊淨化,恢復了健康。不過在他修煉前,因為被病痛折磨多年,導致脾氣不好,經常鬧得家裏不安寧。而且在修煉之前,他和我是水火不容的,多年來互相一句話都不說。我哥修煉大法後,脾氣變好了,同我和父母的關係也改善了。而我一得法,內心也放下了對我哥的厭惡。

或許師尊看到我內心真的改變了,便在夢中讓我看到了過去某一世中的記憶:那時我和我哥是敵人,在天上一層世界中戰鬥,我哥突下殺手,我在被打下那層天之前,也回手給予他致命一擊,將他腹部擊穿,最後兩人同歸於盡、同墜輪迴。他這一世痛苦多年的肝病便源自於那一世所受之傷。我們以前互相厭惡對方,因為我和我哥那一世結下了殺生惡緣。

2、平淡生活蘊選擇 紅塵煉心為超脫

那時候已善解惡緣的我,跟我哥關係變的很好。我很重視他的修煉狀態,希望他抓緊修煉,珍惜大法機緣。

當時我哥交往了一個女朋友,也就是我後來的嫂子。我們三個人在同一所大學讀碩士,有很多時間修煉。我看到我哥男女之情比較重,就有些擔心他懈怠修煉。在我認識了嫂子後,這種擔心變成了憂心,因為我發現嫂子同我哥的因緣關係令人擔憂。她人很好,對我哥也很好,也說自己要修煉大法。我知道這是嫂子的機緣,我也看到嫂子主要是為了情而走入修煉。因為當時我感受到我哥的修煉道路未來將受到嫂子很大的影響。當然我嫂子人這一面是不清楚這些的。我很為他們著急,於是跟他們交流了幾次,要他們看淡情,一定要珍惜得法的寶貴機緣。這種情形直到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

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我和我哥一起去北京上訪,要求停止迫害。過程中就像很多同修都經歷過的那樣,親人苦勸,學校阻攔,各種考驗不斷,我和我哥都很堅定。不過那時候情的干擾作用已經體現出來,在高壓環境的壓力下,我哥感到情感上很苦。於是,當時我告訴了他們倆人,我所知道的他們在修煉上可能遭遇的未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如果不能看淡情、慈悲看世界,他們二人修煉(主要是我哥)未來將受很大影響。

再後來,殘酷迫害如狂風暴雨,再加上種種因素的阻擋,很多年我都沒能跟他交流過。幾年前再度見到我哥後,發現他終究未能完全跳出舊勢力的安排。雖然三件事都在做,而一些最基本的個人修煉方面,離法的要求差距不小。

我看到這種情形在大法弟子中並不少見。如何平衡好家庭、親人間的關係,本來就是實修的過程,學好法就是要在此時能用法來指導、要求自己。而且,歷史長河中舊勢力的滲透干擾無處不在,平平淡淡的家庭、日常生活中,往往面對的就是一次次修煉中的選擇,心性魔煉中能否去掉執著、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3、捨情惜緣走正路 不破執迷不識途

我悟到,大法弟子今世的一切都是因緣所定,原本師尊給我們安排好了最美好、最有利於我們圓滿功成的一切,然而舊勢力卻針對大法弟子生命歷史長河中的種種弱點,強行摻進去一套周密的、破壞性的安排,其中就包括了鑽因緣關係的空子。

就以我、我哥和嫂子的歷史來看,我跟我哥的惡緣大法能夠善解,舊勢力依然進行了安排,在我哥與嫂子深陷情關時,試圖干擾我對他們的幫助。表現在這一世的是,我能夠徹底放下過往,但我哥卻可能多少受到了歷史上惡緣的殘留影響,他沒察覺到內心深處有隔閡。

我哥嫂之間的因緣安排也被舊勢力做了手腳。夫妻一般多是善緣,一方有恩,一方報恩,但舊勢力針對我哥在歷史長河中的表現來鑽他的空子,安排他的夫妻之緣時做了破壞性的安排,表現在今世,就是我哥嫂不知不覺中互相影響了對方的修煉。

那麼舊勢力的安排,對於大法弟子的影響究竟會如何?我悟到關鍵還是在於真修實修。一直到現在,我看到師尊針對我哥的狀態,還在一次次的安排不同的機會給他選擇,幫他提高。只要他能認識到,偉大的師尊已經把機會一次次放在他面前。不過,每個大法弟子,每個人,每個生命,都必須自己選擇自己的未來。師尊為我們做了一切,能不能修出來,還得看自己。

三、舊勢力安排?正法安排? 選擇全在一念間

我與妻子是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後相識,二零零三年結婚時,因為我當時有強烈執著而遭遇了很大的迫害。而且就在我跟她結婚前,我就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夫妻之緣有舊勢力的安排,只不過我堅信真修大法一定可以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其實我在修煉路上,每一次遭受迫害都是自己有強烈人心和執著而招來的,不過我對師尊的正信和助師正法之心從未動搖過,所以哪怕我招來看似很大的魔難,在師尊的保護下,最後都是有驚無險。當然過程中魔難大,承受大,而且都是不必要的;但我終究在走過來的歷程中,不斷的更加堅定對大法的正信,師尊也逐漸的開啟我更多的智慧和認識,讓我在法中變的更加理性成熟。

所以多年後,我在跟妻子同修的交流中,告訴了她一些因緣歷史,幫助她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走正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煉道路。

在這個過程中,妻子同修曾經跟我交流過,修煉路上情形複雜,如何把握好哪些是師尊安排的,哪些是舊勢力的安排。我交流了自己的理解,我認識到,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只需在意自己的內心,守住正念就好。所以無論是碰到好事壞事,我們只要能夠向內修自己,就都能變成修煉中的好事。哪怕真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我們只要真的修自己,師尊都會幫我們安排成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我為此告訴了妻子同修當初結婚時背後的凶險。那時候我執著於證實自我,做項目時被邪惡鑽空子,雖然在入定中師尊讓我預知了牢獄之災,但那時我執著心太強,未能及時否定掉這一迫害。與此同時,舊勢力利用我跟妻子同修今世的婚姻,給我強加了性命之災。那時候我心中壓力重重,感受到舊勢力強加的重重迫害魔難。我心中唯有堅守正信,堅決不認可舊勢力強加的這些迫害假相,同時儘量找出、清除內心種種執著。

妻子同修當時也被非法判刑,魔難中也堅守住對大法正信這一念。慈悲偉大的師尊,只看我們有這個正念,哪怕我們做的還不夠好,就幫我們化解了巨難。(我跟妻子同修歷經魔難後,平安來到海外。)

在那一次的魔難中,我認識到內心的自我,是我最深最根本的執著。我就正視它,找到它,否定它。

四、同心結聖緣 共沐大法恩

妻子同修和我陸續來到海外。過程中,妻子同修雖然做了不少事情,但在與同修心性摩擦中經常守不住心性,一直去不掉不平衡的心。我跟她交流過很多次,她對一些同修就是看不上眼,甚至記恨人家。我提醒她,不在於別人好不好,完全是因為她自己那個不平衡的心,是師尊慈悲的安排了一次次的機會,幫助她去掉妒嫉心、不平衡的心理。

1、同修緣份天上結 守望相助在今朝

事實上,同修之間再怎麼矛盾摩擦,都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就算舊勢力做手腳,大法弟子都應該、也能夠修好自己,不負師恩。我悟到同修之間那個緣份,往深遠看都是很了不起的同心來助師正法的聖緣,值得珍惜。

我悟到師尊不但恩賜我們宇宙大穹中最神聖最偉大的助師正法的法徒聖緣,還為大法徒做了無比周全、無限慈悲的安排和保障,其中就包括了師尊怕大法徒在十惡毒世中迷失懈怠,安排了大法弟子在下世過程中,互相結下同心之緣,今生守望相助,比學比修。所以這一世我們所碰到的每個同修,可能都不是簡簡單單的一世的緣。這也是我早期學師尊經文《了願》若有所悟、但未能明白的法理。

例如我在十八年來正法修煉的經歷中,碰到過不少同修,有時候很願意跟一些同修交流直指內心深處的問題。在中國大陸的時候,由於大陸大法弟子的修煉基礎普遍紮實很多,所以交流內容雖然尖銳,但不會有甚麼後遺症。後來我來到海外,發現海外修煉環境中,許多人內心自我保護的殼比較厚,容易滋生間隔,不易出坦誠、無私的交流環境。有些同修我是知道與對方因緣深遠,所以會交流多一些,希望幫助對方突破一些觀念,然而常常事與願違,對方甚至心生隔閡。

我看到我在人世間的歷史上,很多時候是在道家修煉,現在的我本來是性情清淡。之所以我會碰到那些同修,願意與他們交流,是因為歷史上我們早已結緣。例如我看到自己在歷史上曾經做過預言師,幫一些同修做過預言,以此結緣,所以今生我們再相逢時,我往往會跟他們交流一些我認為對他們修煉比較重要的問題。

當然還有另外眾多更加久遠的因緣,我也看到相關同修陸續出現在自己的生活環境中。初期我只是感覺要為同修修煉負責;後期明白更多,知道同修間緣份珍貴,自己隨緣而行,哪怕對方不明白或不接受,自己盡力履約即可。

2、舊神阻道重重險 得法破謎把家還

當然了,我也悟到,大法弟子間的這種聖緣,在久遠的歷史中,也不可避免的被舊勢力做了許多手腳。

比如說同修之間,就安排近期歷史上結一些惡緣;或者雖然是善緣,但卻摻進去很強的人情、互相干擾。與家人之間的親緣,舊勢力會強加一些變異的情的物質,讓你對夫妻、子女、父母牽腸掛肚的在意,或者乾脆就選一些歷史上糾葛不清、阻擋修煉的亂世冤緣。

修煉路上我經歷過不少這樣的安排和教訓,現實中也常發現一些同修間存在類似的情形。說白了,作為真修者,不但在發現內心常怨恨、反感別人時要警惕惡感背後的自私自我;而且在感覺與同修惺惺相惜、知音知己時,也要留心向內修自己,看看這種好感背後是否隱藏著自己尚未察覺、不願面對的執著。

師尊曾經在夢中開啟了我與妻子和岳母之間的一段歷史記憶。我,今世的妻子和岳母。我們三個人早在上一個地球時就轉生到了人間。夢中的記憶裏,我們三人那一世都有幸在大法中修煉,那一次法輪大法在人間廣傳時,正是在上一個地球的最後階段。那一世妻子是男身,和岳母(後簡稱C)是夫妻,我是他們的好友。

那一世,起初我們三人一起修煉。那一世妻子對C的夫妻之情深重,於是兩人慢慢懈怠。後來我離開了他們,繼續魔煉心性,直至圓滿。記憶中,我在修煉圓滿後並沒有馬上飛升,而是留在人世間了願。那時我在開悟後,知道了地球將要淘汰更新,便回來找到他倆,告訴他們要珍惜大法機緣。C放棄,妻子思慮再三,答應繼續修煉。修煉一段時間後,妻子提高很快。在那一世地球淘汰的最後時刻即將到來之際,我帶她去與C告別,其實是讓她經歷去掉情的最後考驗,然而,妻子沒能通過考驗,修煉的成果在夫妻之情的帶動下毀於一旦。最後,C在地球淘汰前的最後時刻,向我顯露出她背後的負面淵源。當時我也看到了C與大法的緣份,看到我們三人未來會再次在大法中重逢。於是我告訴C,希望她下一次能珍惜機緣,不要再迷失。記憶中,那一世就這樣結束。

妻子同修了解這些後,觸動不小,終於理解了,此前內心難以放下的親情感受,只不過是被舊勢力強加的歷史因緣而已。她開始正念對待和母親、和其他同修之間的關係,開始正視內心中那些情感、那些嫉妒不平衡的感受,要求自己更好的否定、排除那些不正的思想念頭。

大法弟子實修中的這一切,點點滴滴,方方面面,不管是清除邪惡的干擾,在魔難中守護我們,還是同修間的提醒、指正,或是心性摩擦、提高心性的機會,以及講真相中救度有緣眾生,無一不是在師尊無比洪大的浩蕩佛恩和慈悲安排中。

謹以此文與同心而來的同修們共勉。在這正法即將截止的最後階段,珍惜緣份,守望相助,抓緊實修;真正修去名利情,真正從人中、從情迷中、從積怨中跳出來;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以我們無法想像的巨大承受,為我們延續時間修煉、救人的浩蕩佛恩,不辜負師尊對我們、機會給的都沒法再給的慈悲苦度。

以上交流都是個人認識,希望能對同修有所啟發。若有不當,敬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