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看到《明慧週刊》上很多同修的交流,都在談找到並徹底放下根本的執著,我也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根本執著到底是甚麼,突然有一天看到一個同修的交流,才發現我和她基本上是一樣的情況,原來我的根本執著就在於想追求在人中的所謂幸福生活,希望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疼愛自己的丈夫,有可愛的孩子,有一份令人滿意的工作,總之能活在別人的羨慕和讚歎之中,就是我對人生最大的嚮往和追求,而正是這個根本執著導致我一直不能徹底放下人心,放下人的觀念,不能穩定的走好走正修煉路,修煉狀態總是好一陣壞一陣的,遇到事情總是首先想到自己的利益不能被傷害,保護自己的心很強。而且最受不了別人看不起我,總是處處爭強,努力把工作做到最好,不是在證實大法,而是希望在別人面前表現自己,希望得到別人的讚揚和誇獎。這種心態是在骨子裏的,有時候表面上放下了對名利的追求,可是實際上別人的一點點讚美都能讓自己在心中品味很久,對於自己說的一句自認為很不錯的話或者做的很成功的一件事,都能在心裏回味很久,洋洋自得很久。

儘管我在人的現實生活當中由於遭受邪惡迫害,幾乎甚麼也沒有得到,沒有家庭,沒有事業,沒有地位,但是心裏還是放不下對這一切的追求,真是可悲又可嘆。雖然表面上對名利看的很淡,其實只是因為自己覺得年紀大了,在常人中沒有奔頭了,就隨便找份工作,混混日子得了,就像師父說的:「在年輕時執著心很多;到老的時候,隨著歲月的流逝,前途無望了,這個心就自然放棄了,磨掉了」[1]。但是骨子裏根本沒有放下,一有機會就會表現出來,在平時的一思一念中都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別人對我的看法,哪怕是去餐廳吃飯,都很介意服務員對我的態度,還想努力表現出自己是有錢人的狀態,點菜不能點少了,生怕別人看不起自己,因為嫌棄父親的吃相難看,覺得和父親一起出去吃飯丟臉,不願意再和父親去外面吃飯。

也正是這種根本的執著不去,才導致妒嫉心一直去不掉,也是一有機會就冒出來,明知道是不對的,可是就是控制不住的往出冒。看到一個同修說自己「想通過修大法追求常人中的所謂幸福和安逸,如果追求不到,就想在修大法中得到常人得不到的從而彌補在常人中失去的東西」,我感到這不是就在說我嗎?我現在的工作是一個以前的同修介紹才得到的,剛開始我很珍惜這份工作,對她充滿感激,因為遭受過迫害,一直很難找到工作。由於這個同修曾經在我以前的公司工作過,當時職位是遠低於我的,現在我卻在她的管理之下,心裏有時就很不是滋味,但還是安慰自己是修大法的,得到的是生命的永恆,不要在意常人中的名利得失,慢慢的由於一些工作中的矛盾,開始在心裏看不上她,心想她這樣的水平還能做經理。看到她經常出國,更是心理不平衡,因為恰恰在我的心裏就是最羨慕那些能出國的人了,最想的就是能去國外在公開的環境下煉功講真相,其實說白了還是一顆不想吃苦的心,想在常人中舒服的過日子。

為了讓自己心裏平衡,就想她在常人中得到的再多又如何,她沒有在大法遭受迫害時走出來證實大法,甚至漸漸放棄了修煉,失去的是最寶貴的東西,不但不想辦法去和同修交流,勸她走回來,還在一邊冷眼旁觀,看她每天加班,也沒想過要主動提出來替她分擔一些。當我終於放下人心和她交流,勸她不要放棄修煉時,她也很愉快的接受了,答應有時間要煉功學法,當時我也很高興,但是過了一段時間,發現她在精神面貌上有了明顯的改觀,一定是開始看大法書了,當看到她看上去比我的狀態還好些,我居然又冒出來一絲妒嫉心,想著以前我還可以說我是修煉人,她是常人,即使我在常人中得不到她所擁有的東西,還可以通過修煉得到她得不到的東西來保持心理平衡,現在連這一點優勢都沒了。一想到自己居然有這麼骯髒的心簡直嚇了一跳,雖然知道這不是真我,而是像師父說的:「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2]。它是「假我」,可是如果我不排斥它,不徹底修去它,那就真的很危險了。

也正是我的人心不去,導致在公司講真相覺得很困難,周圍的同事被邪黨欺騙,時不時表現出不好的狀態,時而清醒,時而糊塗,這不就是我的修煉狀態的寫照嗎?我周圍的一切都隨著我的狀態在改變,當我不能徹底放下人的根本執著時,我周圍的一切也很難發生根本的轉變,也不能很好的救度這些有緣的眾生。是時候做出根本的改變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警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