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根本執著 走出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師父講:「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1]。

二零一二年冬季的一天晚上,我吃過晚飯,去上夜班,因我租的房子在三樓,二樓的樓梯照明燈壞了,在下二樓的時候,突然腳下踩空,身體跌倒在二樓和一樓之間的平台,崴了右腳。我立即發正念,清除利用這種方式迫害我的邪惡因素。

我站起來後,發現右腳腳尖轉向後,我不承認這種迫害,馬上雙手搬起右腳,把右腳腳尖歸位。當時,腳感覺酸、脹痛,好像有無數的小針往肉裏扎。因為需要馬上上班,晚上又不好找工友替班。我就發正念:清除利用腳痛迫害我的邪惡因素,把疼痛和難受都打回去,叫邪惡承受,我是大法弟子,一點也不能承受這種迫害。感覺疼痛減輕了許多,我就堅持去上班了。

雖然去上班了,但腳還是痛。有兩種思想在不停的較量:正的思想在發正念清除邪惡;不好的思想卻在說,你的腳傷成這樣,要到醫院去看看,傷著筋骨怎麼辦?正的思想在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甚麼事都沒有。我工作著,但兩種思想一直在不停的較量。最後,又有一個聲音說:「不用去醫院,堅持到下班,腳難受,就回家熱敷一下,會有好轉。」當時也沒有用法衡量一下這種說法的對與錯,就默認了。

下班回家,已是半夜十二點了,精神一放鬆,一下坐在床上,一點也動不了了,連襪子都脫不下來了,還是妻子幫著脫下的。

我躺在床上,腳痛的更厲害了,一點也不敢動,根本無法上熱敷。發正念也不管用。我警惕起來,努力查找自己整個過程中的思維,到底哪裏出錯了?

修大法後,身體越來越好,大法不會讓我難受,師父時刻保護弟子,我自己更不願意難受,那是誰讓我難受呢?是舊勢力在利用邪惡迫害讓我難受,它在利用我還沒有轉變的人的觀念迫害我。如:扭著腳,就會痛;扭傷了腳,就要上熱敷,舒筋活血等人的觀念。

可是我是大法弟子,無論我有甚麼人心與人的觀念,舊勢力都沒有資格鑽空子迫害我!

找到原因後,我就開始有針對性的發正念:清除扭著腳就痛的這種人的觀念,解體操縱邪惡因素迫害我的舊勢力,把腳痛和難受打回去,叫邪惡的舊勢力承受,我是大法弟子絕不能承受這種迫害。並默念發正念口訣。

很快身體就輕鬆了,在沒有轉變觀念之前,腳痛的不敢動,根本睡不著覺。第二天早上醒來時,右腳甚麼感覺也沒有了,好像昨天晚上甚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我是一九九八年臘月開始到煉功點學法煉功的,因為妻子修煉的比我早,她原來一身病,通過煉功,早就無病一身輕了。我開始修煉以後,也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內心產生了一種想法:修大法能使人脫離苦海,成佛成道,而不修煉的人,會繼續造業,業大的下地獄或徹底毀滅。我一定要修到底。

這種想法在當初用人的想法看,是很堅定、正確。可是現在用法來衡量,它可是非常不好的觀念,也就是我的根本執著。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這是利用大法來滿足自己的「私」。比如:我要多學法,不然就修不上去,達不到標準;當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時,就多煉功,身體舒服了,就不煉了;邪惡干擾的厲害了,才重視發正念,加強發正念的力度和時間,環境一寬鬆,就放鬆自己;在講真相方面,目地也是為了圓滿自己的世界等等等等。總之,與自己圓滿無關的,根本就不願意幹,不是為大法著想,也不是為眾生著想。這不是想利用大法達到自己的目地嗎?這種思想是相當骯髒的,也是很危險的,是對師父對大法最大的不敬!

認識到了,就必須徹底清除。當我把這些不好的觀念和想法徹底清除後,再學法的時候,想的同化法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煉好功也是為了救度眾生;發正念的時候,想的是清除邪惡,不讓邪惡的生命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講真相的目地是為了讓眾生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因為大法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覺者,這是新宇宙的標準,決不能有半點含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