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細微和深層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前幾年我開始試著往深層找,就是不管表面發生的事千變萬化,只把表面現象作為一個線索,抓住這個線索找到根,從觀念上去改變。

舉個例子:我熟悉的一同修的遠房親戚,是本地公安局長,平時沒甚麼來往見不著。局長家裏婚宴時,同修去了,成功向局長遞了破網軟件,這是前幾年還在邪惡猖狂時期。當時我倆很興奮,欣喜之餘,我開始向深處找,感到我們的興奮、還有同修的刻意打扮中,好像有一個觀念在裏邊。由於與同修熟,問同修:「你的刻意打扮,是不是因為對方有局長身份的因素在裏邊?」同修說有。覺的我們做事中往往忽略了這種深處的向內找,去找觀念上的東西及在觀念上的改變。

師父在法中講過:「整個的人類社會,都是在一個層次當中。」[1]如果我們用常人衡量標準劃分高低,有這樣的觀念,那我們基點就在常人中,改變這樣的常人觀念,也是在同化法,在提高著自己。那麼修好自己,才能把救度眾生的事做得更好。是從怎麼改變觀念這個角度去看去說的。

如果每一念都檢驗一下,如「我又用常人標準去衡量人或事」,久而久之,想問題、說話和做事中帶出表面一層的東西就越來越少,就逐漸的在超脫出常人。其實當表面這層東西越來越淡的時候,別人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那些帶有常人觀念的東西,你就能捕捉到。那麼你就不容易被一些表面現象迷惑,如:「這人修這麼好,怎麼還出這問題?」當然有問題也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迫害,但是我們能看清修煉中存在的問題所在,給自己借鑑之外,在給別人指出問題時,可以一下說到點子上,真正幫到別人。如果每一念都能這樣檢驗一下,就像學生做練習題,做的多了,找自己就找的快和準確。

有些常人觀念,有時我們意識不到。舉具體例子:可能你在人中有地位有錢或祖上是誰誰等,就是在物質或精神上你有優越於別人的地方,試想如果你沒有這些的話,包括在講真相中,做證實大法的事中,你還能那麼自信嗎?就是要找我們的自信中是不是有用人的物質和精神支撐的部份。還有同修可能在常人中當過領導甚麼的,在做證實法的事中表現出來的那種強勢,要找這種強勢的來源,是不是有因為在常人中覺的比別人強比別人有優勢,說白了就是你是用常人觀念衡量出的你比別人強,才有的那種優越感和氣勢,這是觀念沒有改變的地方。

同樣不自信也要找找,是不是因為常人認為的種種不夠好,所產生的不自信。還可能有同修說:我在人中輝煌過,現在修煉了,那些過往的輝煌我都看淡了,也不再去追求那些了。不是說你現在的追求不追求,是說你的觀念裏保留了對人的東西的認可,你所認為的過往的輝煌和美好,高層看那都不是好,你那是用常人標準衡量的,你的觀念沒徹底改變。

也有舊的安排中強加的觀念,比方前面說的我祖上或我前世是誰誰,是哪個時期的名人,達官顯貴等,就是這可能使你有與生俱來就高人一等的那種優越感,看清這種思想來源,也就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有能力要在證實法中用,那是法賦予的,但認為自己在人中優越的觀念要放下。很多在人中看著可以炫耀的東西,在修煉中看也許恰恰是需要修去的東西,或者說需要打磨的東西,去其糟粕,將精華部份用於證實法中,可能要比不具有這些炫耀之處的人多一道工序。

還有思想停留在修飾表面這件衣服上,就跳不出去。打比方,我們的目地是要脫下表面這件衣服,而我們思想往往沒在要脫下這件衣服的概念中,而是在讓衣服越美越好;在修飾這件衣服上,就是你怎麼做,也是在衣服上做文章,舉例:比如我們想生活好,孩子學習好等等,我們是想讓常人看到修大法的美好,體會這有點像師父講的:「當然在低層次上講,從得到一個健康身體這一方面來看,氣功和體育鍛練是一致的。」[1]表面一層我們要做好與人中生活好是好事這點上一致,但修煉中我們還得往上走,要跳出去,要超越,思想不能停留在這點上。

我當時這樣想:我沒穿表面這件衣服的時候,是不知道有現代科學這個東西,就是說上邊一層不會有甚麼是好學校等這樣的思想,這都是在穿上這件衣服時加上的觀念,這樣是好的,那樣是不好的,其實都是衣服上的東西,要想脫下衣服,思想得返本歸真到沒穿這件衣服時的那個狀態。當時我是念一出,就想我思想是不是又回到衣服上來了,雖然我們的本意不是想在衣服上怎麼樣,不是想得到常人中的甚麼,但我們在找自己時可能意識沒達到根,沒在根上認識和改變,所以跳不出去,只是停在把這層做好上。

放下人表面一層的東西,體會到了人的追求的破滅。我在巨難中曾奮力拼搏,像在溺水中想抓住一根稻草那樣,想抓住一點人中的甚麼證實我們大法弟子在人中的好,在抓不住任何能撐住人中的自信時,無奈中放手了,也就是放下了,發現放下之前是在吹那個追求的泡泡,放下是泡泡破滅了。放下之後帶來的變化,使我明白了,把「開寶馬好講真相」的一層思想都得放下,試想:高一層的生命是沒有我在人中高低這樣的概念;不會有在常人中劃分高低這樣的思維。

當時學法學到《轉法輪》〈大根器之人〉「一般人吃不了這苦,一想:這還活著幹啥,找根繩掛上吧,不活了!一了百了!」[1]後面的嘆號非常有力的點在我心上,一下點醒了我,讓我明白了「一了百了」的一層理:之前我是在一層理的框框裏掙扎的,生活窘迫中想的是我要生活好,要讓常人看到我們的好,相當於在緊緊抓住那一層的東西,成了執著追求好生活了。我明白要改變生活環境,心放下才能好,一層人心「一了百了」才能好。

感到放下生死,不在於當年的去天安門廣場,不在於被病業干擾、在生死線上走回來時,而是在放下人心,鬆手的那一刻。放下之後,腦子裏簡單了:做好三件事就行了,之前翻騰的人心好像一下切斷了。記的當時思想中有過基點的轉換,就是最初我的基點是在人中的,概念是我要修好了可以飛到天上去,想問題都是站在人中的;之後基點轉換成了在天上,概念是我是從天上來的,就沒有那種往上拔自己,怕落下等想法了,從天上來,完成使命自然就回去了。體會到學法也是:站的角度變了,理解也就不一樣了。

另外還有種自己把自己拔起來了不知往哪落,無所適從的感受,腦子一片空白,這種感受之後覺的思維跟以前不一樣了,就是思維方式改變了,在修煉過程中,不斷有這種拔起的體會。個人體會如果把這樣根本的改變看成一個點,這樣的點多了就能形成面,就像師父在法中講的:「如果每一層你能夠看到這一層的面,而不是一個點,看到分子一層的面、原子一層的面、質子一層的面,原子核一層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間中存在的形式。」[1]

如果說在思想深處當你還把自己有好的物質基礎,在人中具有的所有的優越當作自己的一個長處的時候,也就是我們意識裏把人中的好還當作好的時候,你的根子是紮在最表面的人的基礎上的,你越重視,你越拿這當回事,說明這點上你的根紮的越牢,沒從根本上去改變,你就走不出表面這層,你也就看不到超越表面法理的理。

可能有同修說,做這麼多事怎麼還出問題?覺的這裏的誤區在哪,就是有做事得等價交換的心理,不然吃虧,這是常人心,要想超脫,得不計報酬,讓做事邀功的心變純,因為上邊那層是不計報酬的,做的好與不好都不應有要報酬這樣的想法。救人就是救人,不是為了自己從中得到點甚麼,這也是從為私到為他的改變過程。真正的提高,不是看下的決心大小,而是真正改變的成度,你真的做到了就會體會到悟到和做到的區別。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些體會,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