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我為甚麼而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這幾天工作用的機器不時的出現各種問題:修好了這裏,那裏又出現了新的問題。搞得我焦頭爛額,內心不由的生出各種煩心、急躁等不好的人心來。腦袋裏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這不就是自己當下的修煉狀態嗎?總是修了這裏,卻放任了那裏,而且還用各種常人藉口掩蓋著自己的種種執著心。

更可怕的是,總認為自己修的還行。不僅原有的人心沒有修去,又生出不少新的執著心來。顯示心、看不上別人的心,總喜歡聽好聽的話,聽不了逆耳的言語,有時夸夸其談,還以為自己在法理上認識很清。靜下心來一想,真的好危險啊!

機器還是沒有修好,我只好暫時停下來,靜下心讀師尊的講法。當看到師父在《走向圓滿》經文中的法時,心裏忽然震了一下。我問自己:那麼我是為了甚麼走入大法的修煉當中的?記憶中有好多次在內心這樣問過自己,但是總感覺答案很牽強。師父在法中說:「有人覺的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覺的符合了自己對政治的不滿,有人覺的大法可以挽救人類敗壞了的道德,有人覺的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覺的大法與師父正派,等等等等。人在世間帶著這些心嚮往著美好的追求與願望沒有錯,但是作為修煉的人當然不行。」[1]

我悟到:如果在修煉的根本上法理不清,我怎麼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做不到信師信法,又如何能做好三退救人,更別說圓滿了。

當年我走入大法修煉時,正是大陸工人大批失業的年代。政府美其名曰「下崗」。我和妻子同在一個單位上班,所以倆人同時失業。突然沒了工作,心理和經濟等各方面的落差非常大。那時正好剛結婚成家不久,所以越發的空虛與寂寞。在各種機緣的促成下,走入了大法修煉。我把大法當成了填補這一切的手段或某種藉口,卻唯獨沒有把自己當作是大法中的一粒,在某種程度上利用著大法掩蓋著自己的執著。修煉初期,大法的種種神奇在我身上顯現,而我只是想當然的理解成是自己的根基不錯。現在想來,真是大錯特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平時利用工作之餘做一些資料,方便自己用,也有時給其他同修用一些。但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方面做的卻非常差。在陌生人面前開不了口、怕別人笑話、看不起、怕別人說自己搞政治等等,在各種人心的干擾下,慢慢的消沉了、麻木了,然後自己又安慰自己,直到最後有些心安理得了。可怕,真的可怕,這不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

其實這所有的一切表現,都與前面所說的根本執著有關。我享受著在修煉中大法所賜予我的一切,卻又隱藏著那些不好的人心與觀念,這不就是那個最骯髒的「私」嗎?當然更談不上百分之百的信師了。

我知道自己錯了。我要在以後不長的時間裏把從前落下的、做的不好的都補回來。也希望和我有類似經歷的同修能警醒一下:我們究竟為了甚麼而修?!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