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我身體不好,結婚後和丈夫經常吵架,所以家務活也不愛幹,還抱怨丈夫工作不努力、不上進,經常打麻將賭博,整夜整夜的打麻將不回家,打麻將贏了錢就和麻友去飯店吃飯,上歌廳,家裏的錢每月都不剩,脾氣特別不好。我經常委屈的流眼淚,覺的自己命太苦了,怎麼找了個這麼不如意的人,由於不開心,生活沒勁頭,真是每天都在混日子。

到了二零零一年,我所在的大型國有企業被邪黨的貪官給搞垮掉了,職工都下崗買斷工齡給了一萬多塊錢就回家了。回家後我心情更壞了,沒有收入了,家裏的孩子念書需要錢,人生走到了低谷,真是萬念俱灰。媽媽信佛,就拉我去廟裏拜佛,還給我辦了個皈依證,還讓我看了好多佛教的經書,可是在佛教的書裏沒能讓我找到人生的答案。

又過了幾年,遇到了一個同事,說讓我了解了解法輪功,我說我現在正在看佛經,並且政府不讓煉法輪功,你拿的書我不看。後來同事就一次又一次的找我,讓我看大法的經書,於是我就礙於同事的面子,看了師父寫的《精進要旨》等大法書,後來又看了《轉法輪》。

看完大法書後,我有如醍醐灌頂的感覺甚麼都明白了,晚上我躺在床上家裏沒有開燈,師父讓我看到了法輪,法輪轉呀轉,可好看了。一下子就打開了我的心結。我這個高興呀!我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我下決心要好好修煉大法。

丈夫一聽說我要學法輪功就和我急了,不讓我學,千方百計的阻攔。我怕惹他生氣,就等他不在家的時候,我偷偷的學。有一天,他回家發現我在看書就不高興了,然後就和我吵架,最後還給我個大嘴巴子。我是按師父教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忍住了,不再像以前那樣和他生氣。

還有一次孩子給我發真相信息被公安局把手機定位了,後來找到我丈夫,丈夫頂著壓力去公安局把孩子領回來了,這事讓我大姑姐,二姑姐,小姑子知道了,她們三個坐火車來到我這裏,像開批鬥會一樣,把我怒斥了一頓,不讓我再學大法了。當時我的壓力非常大,但是大法已經在我的心中紮下了根,我有師父在看護著我,誰也動不了我。

為阻止我修煉大法,丈夫和我幹過多少次仗我已記不清了,幹完仗每次都是我主動和他說話,不管他怎麼阻擋我、不讓我學,我就是不放棄大法,丈夫還用離婚來逼迫我,讓我在大法和他之間選擇。我回答都要。丈夫一看我這麼堅定,也就不管我了。

這期間,我都能替他著想,站在他的角度上考慮問題,無論他在家裏還是在單位,遇到麻煩事回家和我說,我就開導他,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家裏所有的活幾乎都是我幹的,給他洗衣做飯,他想花錢我就都拿給他花,在外面他經常誇我,說我對他怎麼怎麼好。現在他也不抽煙了,也不打麻將賭博了,幾乎不喝酒了,有時還會提醒我哪裏沒做好。

現在我的丈夫對我學大法可支持了,有時還開車拉我去農村講真相救人。有一次,我在和一位穿戴挺講究的男士在講真相、勸三退,他在旁邊看著,對那個男的說:你看她都和你說半天了,她是為你好,你快退了吧!

就在去年,外地有幾名大法弟子到我們這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給舉報了,當地派出所把幾名大法弟子送到看守所去了,我丈夫就給派出所所長打電話,正告他們說:某某某所長你好,我聽說你把幾個煉法輪功的人給抓了,她們怎麼了?她們都是好人,她們搗甚麼亂了嗎?!還給人家送到看守所去了,我告訴你,我不是煉法輪功的,但是我聽到這件事很氣憤,現今政權都不怎麼迫害法輪功了,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幹的,你追隨江澤民迫害好人你會連累你的妻兒的,對她們都不好。這通電話震懾了邪惡,所長聽完後把電話放下了……

有時,我還讓丈夫給師父買供品、上香,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大法真是太好了,他能讓一個人徹底改變,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