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文字編輯工作中修煉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大法弟子。我們榮幸的被師父選定做大法弟子,在無數次輪迴中,都在為今天得法修煉奠定著基礎。師父給每個人安排的修煉路都不一樣。在我知道的這一世中,師父在文才方面塑造了我。我在中學時就對寫作感興趣;當兵時在團輪訓隊當文書;在大學裏學的是文科,並參與編輯學生內部刊物;常人的工作是大學文科教師。還給予我一個重要的本領:發現錯別字的能力。同修們說我,你可能前生前世都是文人。這一切都在為今天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造就著本領。

一、在撰寫本市迫害案例綜述中修煉提高

二零一三年,我地同修在明慧網上看到外地紛紛發表當地的迫害案例綜述。大家經過切磋交流,覺的我們也應該這樣做。大家學習了師父為《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一文寫的評語:「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1]我們覺的每個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都應該寫出自己遭受迫害的經歷,在本市整體上就起到了反迫害,曝光邪惡,窒息邪惡,救度眾生的作用。

寫出的稿件匯總後,由我和另一位大法弟子執筆撰寫迫害案例綜述。經過協調人協調後,由我來撰寫初稿,然後交給大家修改,並徵求更多人的意見。我上網下載了許多外地的綜述作為參考,又與另一位撰寫者協商文章的總體框架。我廢寢忘食,精心組織文稿內容,在很短的時間內寫出了初稿。協調人和其他同修看後覺的不行,協調人又安排另一位撰寫者來寫初稿。這一下我的怨心就上來了,心裏很不舒服,覺的你們早幹嘛去了?初稿有六十多頁,付出這麼大的工作量說否定就否定了?寫的不好可以修改嘛,怎麼就全部推翻了?

一連好多天心裏憋著一股氣,悶在家裏不願見人。直到另一位撰寫者把初稿寫出來了,讓我看,我還不想看。當我看完同修寫的迫害案例綜述初稿後,從心裏感到同修寫的比我寫的好。這時我才開始反思自己。我怎麼怨起來了呢?這是大法弟子的作為嗎?我為甚麼會不高興呢?這時才想起來自己是大法弟子,遇到的事不是偶然的,可能是藉這個機會要去我的執著心。

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自然」想到了找自己的原因。師父的法也打進了腦子:「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2]

通過學法、向內找,我發現了一個隱藏很深的執著:不喜歡別人修改我寫的稿子,這個心已經有很多年了。表面上也接受別人的意見,但心裏覺的我這樣寫挺好,你修改成那樣也不一定比這好,同樣一個意思這樣說那樣說不都行嗎?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後天觀念和思想業。另外還有執著自我和瞧不起別人的心。找到了就修去它,這時心裏感到平和了。

然後抱著積極的心態參與綜述初稿的修改中。明慧編輯同修也善意提出了修改意見。稿件最後在明慧網發表了,後來又把稿件安排在明慧週報地方版上連載。對本地的揭露迫害,窒息邪惡,救度眾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本人也在這個修煉過程中得到了提高。切實感到這不是寫常人的文章,這樣的文章是「修」出來的,不是「寫」出來的。

二、在編輯明慧地方期刊中修煉提高

二零一三年,明慧編輯部發表了《關於真相資料製作的調整》的通知,對明慧期刊進行了調整。這樣我地主要面臨的就是做好《明慧週報》地方版、本地特刊的編輯工作。協調人經協商決定由我來負責本市的《明慧週報》地方版的編輯工作(以前是由另一位同修負責)。調整後的《明慧週報》地方版期數從新從第一期開始編起。

萬事開頭難。剛開始沒經驗,邊學邊幹,編輯每一期的《明慧週報》地方版都要花很多時間。我要求自己必須在週五晚上十二點之前上傳成功,以免影響同修們週六下載、印發。這樣編輯了一段時間後,在當地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不少同修知道了是我在做這項工作。我突然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怕:很多人知道了是我在做,如果哪個同修不修口,無意中傳到邪惡那裏去,會不會對我進行迫害?在一次小組學法時,我提出請大家修口,不要傳是我在做這件事。大家都說應該修口。但有個同修說:對其他人來說應該修口,對你來說應該去掉怕心,這可能是你的一個心性關。

我向內找找,覺的同修說的對,我是有怕心。就反覆背師父關於去怕心的法,多發正念清理自己內外空間場,有師父的看護不會出問題的。很快感到心態平和了。從二零一三年至今,一直安全平穩的做著這個項目。就連去國外探親,去外地幫忙照看孫子,每週一期的《明慧週報》地方版都沒有耽誤過。

為了能儘快上傳,1M左右大小的文件我把它分成兩個壓縮包上傳。時間一長似乎形成了慣例,每次上傳大都是分成兩個壓縮包,還注意看看每個壓縮包的大小,覺的壓縮包小點容易上傳成功。直到有一次,這樣上傳卻怎麼也傳不上去了。《明慧週報》地方版編輯好後,傳了近一個小時也沒傳上去。中間停下來發正念清理干擾、背師父的法、和電腦溝通、甚至分成三個壓縮包也不行。怎麼回事?心裏著急有點不穩了。乾脆離開電腦,起身去衛生間洗把臉,再喝點水。大腦一放鬆,突然來了一念:用正念!對啊!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啊!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我的正念哪兒去了?我怎麼把壓縮包的大小看重了,把正念忽視了呢?悟到了就趕緊調整自己,在師父的加持下,很快上傳成功了。

事後我靜下來認真想一想:我們做證實大法的項目,一定要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去做,用修煉人的純淨心態去做。常人的技術也重要,但決不能把常人的技術擺到第一位,不能滿眼都是技術,用人心去做神聖的事那不是修煉,是做事。後來再上傳文件我就不再分成兩個壓縮包了,不論文件是1M或是2M,不看文件大小,就一個壓縮包,用正念很快就能傳上去了。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

還有一次,我編輯好了《明慧週報》地方版,在上傳時怎麼也傳不上去。反覆找原因:是網絡忙?不像;是我正念不強?也不是,感覺正念很強;文件不大,不到1M,就一個壓縮包,應該好傳;是邪惡干擾?可能是。又求師父加持,心裏對師父說:大家都在等著呢,今晚必須傳上去,不能耽誤正常使用,不允許邪惡干擾。快到夜裏十二點了,還不行,心裏有點急。這時,突然想到可能是我有甚麼執著心在擋著,就找自己剛才的一思一念。找著找著,忽然一個場景閃了一下:我在瀏覽本期的《明慧週報》時,看到第二版上有一幅西人女同修抱著一個小女孩的照片,生出一念:真漂亮!就多看了幾眼,還帶著人心看了文字說明。這是色心!我不要它,讓它去死!然後很快就上傳成功了。

師父雖然安排我在做文字編輯工作中修煉,但也不是光做文字編輯工作,其它項目就不做了。也不是講真相救眾生的責任就可以忽視了。而是大法工作需要我做甚麼就做甚麼,其中都有我修煉提高的因素。

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在最後不多的修煉時間裏,精進實修,讓師父欣慰,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對學員文章評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