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億萬年的等待,萬古的機緣,我們終於等到了大法的開傳!一九九九年,我們全家三人喜得大法!

我父親曾是前列腺癌晚期患者。當時已經病入膏肓,醫生告訴說癌細胞全身擴散,已沒有任何治療意義,要我們回去準備後事。我們沒有把真相告訴病重的父親,在父親面前強顏歡笑。父親以為沒甚麼大不了,依舊嘗試著用各種方法,包括一些民間秘方,還積極的去學了一些氣功治病的方法,都沒有任何作用,我們只能暗地裏偷偷流淚。

有一天,父親和母親從外面回來,很興奮的告訴我們,他們正在學煉一種神奇的功法,叫法輪功,說是一位老太太推薦的。這個老太太得直腸癌晚期,只能活三個月了,後來修煉法輪功好了,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的效果非常好,很多重症病人、癌症患者學了都好了,救了很多人的命,並且還是免費學。我們聽了都很激動,終於在黑夜中看到了一絲曙光!

於是,母親陪著父親一起參加學法煉功。奇蹟出現了,父親一天天好起來了。因癌細胞擴散導致的腿疼、行走不便,修煉不久父親就健步如飛,他每天精神抖擻,紅光滿面。體弱的母親身體也好起來。

更加令人高興的是,父母原本關係不好,打了二十多年的離婚大戰,修煉法輪功後,倆人再也沒有鬧過離婚,從此相敬如賓。

看著父母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由衷的感嘆法輪大法的神奇。在大法的感召下,我也開始學法煉功。

如今,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九年了,在十多年風風雨雨中,在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中,我能走到今天,一切都離不開恩師的慈悲保護。

下面就回顧我修煉歷程中的幾次重大轉折,談談修煉中一些個人的體會。

走出人,真正走入修煉

我於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那時正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還在談著戀愛。心裏知道大法好,但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偶爾煉煉功,學學法,也偶爾去發發真相資料,平時大多時間是忙著談戀愛,不思精進。

就是這樣,師父也管著我,讓我出現了各種功能狀態。比如得法不久,我的耳邊就經常聽到法輪旋轉的聲音。那時,還有點沾沾自喜,後來回想起來,其實是師父鼓勵我精進。只是當時悟性太差,沒有體會到師父的苦心點化。

母親勸說我精進,而我在情中難以自拔。走了一年多的彎路以後,我終於清醒過來,我覺的迷在人的情中太苦了,我不能再這樣混下去了。

我開始不斷的學法精進,每天堅持煉功,正念逐漸強大起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同修邀我去北京證實法,我感到時機已經成熟,毫不猶豫的走出了家門,踏上去北京的征程。從此,我的生命與正法修煉緊緊連在一起。

學會無條件向內找

剛開始走入修煉的時候,在矛盾中,過關中心裏只是強忍,卻並沒有坦然放下,內心容易浮動。有時心裏動了氣,表面卻裝著若無其事,感到自己內心缺少真的善。同時,由於開始不懂得發正念清除邪惡的深刻內涵,更不會向內找,放不下的自我與長期黨文化的毒害教育,爭鬥心和私心還比較重,有一段時間,和同修之間矛盾重重。

那時,我和母親從黑窩裏出來,家也沒了,房子也沒了,我和母親在外流離失所。我們在外租房住,一起出去講真相,後來我又自己做資料,我們共同渡過了一段艱難的歲月。在這過程中,我和母親多次被邪惡綁架,騷擾。為了避免迫害,我們一次一次的頻繁的搬家,由於生活環境不穩定,也不能正常工作,長期居無定所,使內心總有一種被迫害的陰影,時間一長,就生出了抱怨的心。

那時,根本不會向內找,明知道自己這顆心不好,但卻總是不自覺的看同修的不足。同修也對我有看法,與我保持距離。特別是我與母親之間矛盾不斷,經常爭吵,有幾次我氣得離家出去打工。但是每次矛盾過後又會後悔,後悔自己沒做好。有幾次和母親生氣,還差點影響了證實法的事。事後也很羞愧,向師父懺悔,要向內找,但是找得浮皮潦草,腦中總會冒出別人的缺點,不自覺向外看,不久又重蹈覆轍。

好在我一直堅持學法,師父的法也不斷的點悟我一定要無條件向內找。特別是在同修的無私幫助下,經常與我敞開心扉交流,慢慢的我終於學會修煉,學會無條件找自己了。

師父教導我們:「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我終於明白忿忿不平、喜歡抱怨、看不上別人的根源都是妒嫉心在作怪。再仔細向內找,發現還有對常人幸福生活的嚮往、貪圖安逸之心、懶惰等,就這樣我對照法不斷歸正自己,正本清源。

師父還說:「誰今天惹你了,誰惹你生氣了,誰對你不好了,突然間對你出言不遜了,就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2]

現在,每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師父的話,先穩住自己,不動常人心,把對方當鏡子,看看是否自己也存在同樣問題,找到自己的不足努力去修正自己。同時,看到同修存在的問題,以及表現出的不好的狀態,不用負面思維,而是在心中默默幫同修發正念,加持同修明白的一面,相信同修一定能做好。因為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要想把證實大法的事做得更好,一定要修好自己,同時也要放下自我與同修配合好,協調好。

有一次,母親發現工資卡上有一個多月沒打工資了,以為自己的工資被邪惡扣掉了。母親自言自語的說:又要寫真相信給他們講真相了。我在一旁聽到了,心裏閃過一絲不快的情緒。但是我立即抓住了這一念,我看到了自己有一顆為我為私的心,怕麻煩的心。我意識到這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只有救度眾生的責任,怎麼能老想著自己呢,這不又是一個和母親同修互相配合講真相救眾生的好機會嗎?我又想:我看到自己有利益之心,但是邪惡也不配來考驗我,我會在法中歸正,把救眾生作為己任。當我轉變觀念,清除了負面思維,完全用正念來對待這件事情的時候,結果就變了。第二天,母親電話諮詢了退休單位的有關機構,回答是要年審了,只要年審過的就會有工資發了。我悟到是師父利用這件事,讓我從中在修煉上得到提高。

經過不斷的學法,我還明白了,大法弟子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能走正自己修煉的路。師父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3]

對照師父的法,我要求自己三點:一是絕不消極承受包括經濟迫害在內的各種迫害,把所有的迫害都返回到邪惡那兒去,讓邪惡去承受實質的迫害;二是完全無條件向內找,同化大法,徹底轉變人的觀念,清除負面思維,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三是在修好一思一念上下功夫。

我感到自己的思維越來越清晰,每當出現一個不好的念頭,我都會去找它的根源,看看究竟是哪顆心引起的,那個根本的動機是甚麼,看符不符合師父的法,看是不是真正完全為別人好。發現不足,及時歸正。成熟、理性,正念越來越足,達到師父要求我們大法弟子應該達到的正的狀態。

圓容、責任與擔當

經過十九年的風雨,我從一個懵懵懂懂的年輕人,成長為堅定、成熟的中年大法弟子。

回想我第一次結束四年冤獄出來後的情形:父親被迫害放棄了修煉,不久舊病復發離開了人世;妹妹嫁人了;母親還在黑窩裏受迫害;準備買的房子也泡湯了,家中的物品全沒了。那時家沒了,身上僅有一百多元錢,就是我當時全部的家當。後來我被綁架後正念走脫,邪惡在網上通緝我。邪惡還在同修中散布謠言,說我是特務。我走到哪兒謠言就跟到哪兒。同修們有的在暗暗觀察我,有的排斥我,跟我保持著距離,有的當面指責我。可惜那時我不會向內找,當時我心裏很痛苦,依靠著心中對大法的最珍貴的正念,伴隨我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那時,我幾乎沒有工作,也沒有固定的落腳地方,心裏很害怕,怕邪惡找到我。我借住在同修家,每天大量學法,整整在家學了一個多月,增加了正念,我知道了大法弟子肩負著救人的使命。那時,雖然我還很怕,但一個月後我還是憑著正念走出家門,匯入了講真相救人的洪流中。

那時我的包裏總是放著講真相救人的真相資料,因為沒有家也沒有了後顧之憂,一心只想著救人。我經常幾乎是走到哪住到哪,吃飯也是走到哪吃到哪。現在想想,那時我就像一個四處雲遊的修煉人,隨隨便便,不拘小節,心裏覺的甚麼都不重要,工作不重要,家庭不重要,人情往來也不重要,只有修煉、救人最重要。表面上看還比較精進,其實當時就是一種比較極端的做法。那時也不知道顧及別人的感受。

後來母親同修從黑窩出來,我和母親就在外面租房子住,後來妹妹帶著孩子和我們住在一起,再後來我成了家,丈夫也來到我們這個大家庭。

如今,我終於領悟到了,大法弟子就是在複雜的人類社會中修,方方面面都要做好。我們不但要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還要照顧好家庭,做好自己的工作,處理好各種關係,方方面面都有修煉的因素,事事都能體現大法弟子的風範。

在工作中,我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回到家中,只要有時間,我都會幫母親做家務,做飯、搞衛生、照顧孩子。每到週末,我會去看婆婆,或把婆婆接到家裏來,家裏的親人過生日或辦酒,我也會盡力送去問候。同時,我利用參加一切聚會或辦酒的機會盡力講真相。我知道,我在各種環境中與要救度的眾生結緣,我也在其中證實著大法的美好,為眾生提供得救的機緣。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這些年,除了利用工作或其它機會講真相以外,有時間我還會抽時間走出家門給世人講真相,主動去尋找可救度的眾生。

有一年在同修的公司上班,每天下了班後,我就學一個多小時的法,再出去講真相兩個多小時,幾乎每天都是晚上九點多鐘回家吃晚飯,自己還做真相資料,還要幫媽媽帶寶寶。

後來,到了一家滷菜店上班,有時下班後都夜裏十二點了,我也堅持走路回家,在路上講真相救人。沒想到,半夜裏那麼晚了,在路上還經常遇到有緣人聽真相。有一次,大概半夜一點多鐘,我下班在路上走,有一輛小麵包車突然停下來,有一位五十多歲的阿姨拿著行李下了車,我趕緊過去給她打招呼,幫她做三退。沒想到,阿姨立刻就答應了,然後我又給她講了真相。還有一次,大約也是半夜一點多鐘,有一家三口在一輛大卡車上幹活,我大聲和他們打招呼,幫他們做三退,送真相資料給他們。

這場迫害已經持續十九年了,我在講真相這條路上也走了十八年,救了一些眾生,但也有不少遺憾。只要迫害不結束,我就會繼續修好自己,義無反顧跟著師父在講真相,反迫害的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法輪大法造化萬物,蒼宇間只有大法是最正的。我為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感到無比榮耀,這是師父賜予我的殊榮。在此,再次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謝謝明慧網提供這次交流的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清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