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如一日照顧癱瘓病妻 四川黃彪善勸公檢法人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涼山州就業局退休職工、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黃彪,十年如一日精心照料癱瘓的病妻,多次挽救瀕臨死亡邊緣的妻子,是遠近聞名的大好人和好丈夫。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晚,黃彪買東西回來,被幾個蹲坑的警察綁架、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和幾萬人民幣。黃彪被監視居住,日前被告知已經被起訴到檢察院。

下面是黃彪給涼山父老鄉親及公檢司法、政府部門的一封公開信,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呼籲公檢法部門的人員能放下長期的陳見,不再被一言堂的謊言誤導,本著良知,秉承公正和正義,糾正此前的錯誤決定和偏差,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與家人而贏得美好的未來。

涼山父老鄉親及各公 檢司法、政府部門領導和同事,您們好:

我叫黃彪,是涼山州就業局退休職工,今年67歲,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是一位在大法中受益頗多的受益者。。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晚,我被幾個蹲坑的警察綁架,警察強行打開我的家門,十多個警察來抄我的家,把我屋裏的打印機、電腦,還有我的現金四萬多近五萬人民幣等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因為我家裏有長期癱瘓的妻子,我才沒有被關押到看守所,現在我被監視居住。一個國安人員告訴我,我已經被起訴到檢察院了……

為此,我寫出這封公開信,同時給大家講一講我自己的故事,希望能通過我的親身經歷,能讓更多人明白和理解:作為法輪功的修煉者,我們為甚麼歷盡苦難,蒙受巨大的冤屈仍要堅持「真、善、忍」的信仰;我為甚麼能十多年如一日的細心照顧癱瘓的病妻;我那苦命而又幸運的妻子,為甚麼能在醫院多次下了病危通知後,甚至在急診醫生告訴我「你妻子是絕對不能活著出院了」的情況下,能「起死回生」,生命延續至今……

希望能得到這封信的您,能靜心地讀完,這是我發自肺腑的心聲。我真誠地希望所有有緣的人能明白真相,消除對法輪功的誤解和疑惑,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我更希望在公檢法部門工作的朋友能放下長期的陳見,不再被一言堂的謊言誤導,本著良知,秉承公正和正義,尊重法律和事實,糾正此前的錯誤決定和偏差,伸出您們的援手,善待所有遭受苦難、被非法關押和起訴的法輪功學員,同樣真誠的希望為您和自己的家人而贏得美好的未來。

一、法輪大法改變了隨波逐流的我 讓我懂得了人生存的真正意義

五十年代初,我出生在一個林木蔥翠、山清水秀的川北小鎮。那裏的人們原本純樸善良。從小,我親眼目睹和經歷了:「大躍進」、「全民大煉鋼鐵」、「趕英超美」、「畝產糧食萬斤」……一次又一次的浮誇運動。由於「全民大煉鋼鐵」,我家鄉那蔥蘢的樹林被砍毀殆盡;在「趕英超美」,破四舊拆寺廟,毀古籍移風易俗,人定勝天的戰天鬥地,違反自然規律的種種人禍運動下大躍進中,我的家鄉飢餓充斥,餓殍遍野……在飢餓中人們的身體漸漸的浮腫、水腫,死亡也是常見的事了。

由於荒唐的政治運動連年不斷。為自保、為了蠅頭小利,人們不得不說假話,昧著良心的欺騙和傷害別人。有人說句真心話,就會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橫加批鬥,甚至引來牢獄之災。一夜之間就會被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就連家庭中親人都會被株連的革命運動中……漸漸的,我的家鄉消失的不僅是山清水秀的環境,還有人們曾經純樸善良的心靈。在後來的文革中,破四舊立四新,狠批孔孟之道,人人過關。為求自保,人們言不由衷的昧心說謊,也就成了更多人的處事之道了。

在這樣的生長環境與土壤中,我也變的隨波逐流了。自己也就變得自私自利了。我經過商,做過小生意。為了掙到錢,得到更多利益而絞盡腦汁,不擇手段以次充好,為了多掙錢,而眛著良心的欺騙著別人,能把壞的說成好的,黑的說成白的,還認為這就是自己的本事。當然,每個人內心中都有善良的一面,在傷害和損害別人時,良知會受到譴責。我很多時候為此感到苦惱,沒有得到時苦惱,得到後又增添了害怕失去的苦惱,而且,我發現我苦苦追求的利益和金錢,只能帶給我一時的滿足,並不能帶給我長久的快樂,人生總是苦惱的時候多。我雖然也發自內心的想擺脫這種苦惱,但總是因為無法擺脫這種苦惱而苦惱著。

一九九七年初,朋友給我送來了一本《轉法輪》,我有幸得到了這本寶書,當我讀完第一遍《轉法輪》後,深感身輕氣爽,《轉法輪》中「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打動著我,吸引著我,讓我折服。同時也在改變著我,從而發自內心的感動。在法輪大法的理白言明,而又博大精深的法理中,我找到了擺脫人生苦惱的法寶,我覺得從人生的迷夢中醒來了,就像離家多年找不到方向的遊子,在疲憊和絕望中聽到了慈母的呼喚,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的心在大法中不斷的被清洗著、改變著,我的心敞亮了,有一種發自心底的高興與快樂,也懂得了人生存的真正意義:人來在世上不是為了蠅頭小利,苦累掙扎一生,而是為了「返本歸真」。明白了人活著並不是單純的只為著自己,同時也是為著別人的,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才有價值,放下了為私為我,在無私中,人的生命才能昇華,境界才能提升。我還懂得了為了別人的利益,可以捨棄自己的利益,幫助別人而不計較個人得失。幫助別人而不求別人的回報。這樣的人生才活得充實有意義,讓別人快樂自己才能真正長久的快樂。其實,一個人明白了人生真實的意義,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在從好人做起,生命的境界不斷昇華,那才是發自內心感到幸福和快樂的。我想,這就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二十年來受盡誹謗、歷盡苦難仍能堅守「真、善、忍」信仰的重要原因。

我在二十多年法輪大法修煉中,深受大法的恩澤,其實我的家人也得到了大法恩賜,下面是我和家人的親身經歷。

二、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妻子兩次嚴重腦溢血 是法輪大法救了她的命

我妻子出生在一個所謂「根正苗紅」的家庭,她的母親是黨支部書記,在工作中任勞任怨,共產黨沒有保住她的命,早年病逝。我妻子是一個中文專業與經管專業雙文憑的本科大學畢業生,曾是教高中、初中的中文教師,高完中政工幹事,校團委書記。後來調到涼山後又調到企業,當過企業黨委政工幹部、政工師。我妻子是一個忠於職守,在工作中是一位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工作的好職工,年年都被評為教育系統和廠級先進工作者。現在家裏都還有很多的獲獎證書。

在法輪功遭受迫害以前,她也曾是一名大法修煉人。雖然修的不太精進,但也是一個在大法中的受益者。以前當教師的時候,課時較重,在課堂上給學生授課時,由於粉筆的粉塵吸得太多,而落下了嚴重的咽炎、鼻炎和咳嗽等職業毛病。又加之有嚴重的腳氣,真是苦不堪言。通過修煉法輪功後,這些毛病全都不翼而飛了,一身輕鬆。在我們讀《轉法輪》時,年幼的兒子也要跟著念念,煉功時孩子也常常跟著比劃比劃。那時兒子還在讀小學,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的。一家人有說不完的高興與喜悅,天天都是笑口常開,其樂融融。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史無前例的瘋狂迫害。我妻子因是共產黨員,政工幹部,文件規定共產黨員不准煉法輪功,在這場邪惡迫害的高壓下,加上迫害初期我因煉法輪功也曾被綁架過,使她受到了驚嚇。她聽「黨」的話,最終她放棄了大法修煉,由於害怕,她再也不讓兒子讀大法書了。時間一長,兒子漸漸迷上了網吧遊戲,學習成績急劇下滑,甚至有時逃學曠課,整天泡在網吧裏。

兒子變了,在這世風日下的社會裏,妻子也很快跟上了社會潮流,隨波逐流了。在工作中,在社會上,她也開始爭來鬥去,最終把自己的身體鬥垮了,甚麼毛病都上來了,甲亢、高血壓、膽結石、由甲亢引起的甲心病(心臟病),兩次嚴重腦溢血,每次都差點要了她的命。而每次生命垂危在醫院搶救時,我都默默的求大法師父救她命,每次她都神奇般的活了過來。醫生護士都說是奇蹟,是大法師父救了她的命。

第一次是二零零八年初,大腦深度岀血。最嚴重的是二零一三年末,腦出血又住進了醫院,長時間處於昏迷狀態,由於嚴重的高血壓(高壓二百一十多),又是二型糖尿病,血糖高至三十點幾,醫生檢查診斷又有膽結石。由於嚴重的甲亢,兩隻眼球突起好像一對青蛙眼。

由於長時間臥床,肺部嚴重感染,拍的「X」光片,左肺一片空白、沒有一絲影像。她呼吸都非常困難,靠著輸氧維持著生命,再加之由於甲亢引發的甲心病(心臟病),兩次腦出血,說話、吃飯的基本功能幾乎喪失,人又昏迷,只能從鼻孔裏插入一根膠管到胃裏,把流汁的食物用針管從膠管裏一點一點的慢慢的推進胃裏。在醫院裏住了長達四個月的醫院,我們家是獨生子女家庭,兒子還沒安家,又遠在遙遠的外地,白天夜晚都是我一人照顧著她。

長期靠輸著大量的藥物與液體,嘴又不能吃東西,她的身體極度虛弱,骨瘦如柴,整個身體是皮包著骨。病危通知一個接一個,醫生都不想治了,並互相推諉著。我看著奄奄一息躺在醫院病床上的妻子,隨時都有可能會被閻王帶走,而深感著傷痛,心裏有說不出的悲涼。

現實告訴我:醫院是救不了我妻子的命了。我修煉大法這麼多年,深知只有大法師父才能救我妻子的命。我修煉法輪功至今二十多年了,深感無病一身輕的幸福與美妙。我在心中默默的求著我們的師父幫助我,救救我的妻子。

我就在病房中,用平板電腦給她戴上耳機,讓她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在耳邊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很快就有了轉機,她的臉色一天天好了起來,呼吸也平和順暢多了。

醫生推來了移動照片機,給她照了片,等胸部透視片子出來,原來左肺是一片空白的,而現在片子上的左肺有了非常明顯的影像了,醫生都說是奇蹟。妻子的身體一天天的好了起來。

慈悲的師父救了我妻子的命,我有說不完的高興和發自內心的對師父的感激、對大法的感恩。出院時,醫生開了很大的一大包藥,甚麼降壓藥、胰島素、甚麼甲亢藥、心臟病的等等等等,看著都使人眼花繚亂。醫生要求我,並再三叮囑我:一定要按照醫生的藥方長期服這些藥,而且是絕不能停藥的。

回家後,我每天只是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天天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聽。幾乎甚麼藥都沒有吃過,幾年以來甚至連小感冒都不曾有過,體重幾乎恢復到了以前。

每次腦出血時,她都在醫院裏住很長的時間,而一直都是我一個人在精心的護理和細心地照顧著她。醫生和護士們都看在眼裏,時間長了,我們與醫生和護士也都成了老熟人了。醫生和護士以及周圍的病人都很羨慕她,誇讚她有一個無微不至的好丈夫,都說她是幾輩子修來的好福氣。有些醫生和護士都說,我照顧我妻子都久病成良醫了,而且醫生和護士還叫一些病人家屬來向我學習照顧病人的經驗。

我妻子兩次腦出血後,身體的很多基本功能都喪失了,四肢都不活動了,吃東西吞咽都很困難,屬於是一個癱瘓病人,吃、喝、拉撒、睡都要人伺候,只能吃點流食,並且也只能把流食一點一點的,慢慢的餵到她的嘴裏,稍不注意就被嗆著。大小便都是拉在床上和褲子裏了,而又不能使用紙尿褲,因紙尿褲裏面含有大量的化學吸水成份,一用皮膚就過敏甚至導致皮膚潰爛,只能用棉布片子,我每天都得面對這一大堆屎尿片與尿褲的清洗,還要餵水、餵飯的精心的伺候著她。我們家長長的陽台上,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掛滿著尿褲與尿片的,這是有目共睹的。在平日,除了拉肚以外,她的大便都是我用手從肛門裏一點點的摳出來的,我每天的大部份時間都花在她身上了,的確是非常辛苦的。但我從來都沒怨過她,反而覺得這是自己的責任!是作為一個丈夫的職責。

在苦難中,我能站在對方的立場上看問題,想事情,能處處為別人著想,以苦為樂,這都是大法教我做的,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這也是大法修煉者應有的狀態。

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而給中國像我這樣千千萬萬原本應幸福的家庭,帶來了不幸與災難。面對這樣的困難,十多年來,我一如既往的,無怨無悔的,精心的照顧著她,街坊鄰居,也都看在眼裏。妻子原來那些工作單位的老領導、同事都說:當今這個社會,物慾橫溢,道德低下,人際關係冷漠,人人都是相互利用,親人父母弟兄之間為了錢財利益,反目成仇比比皆是,大難來時各自飛,誰管誰的死活呢?像某某(指我)這樣的好人太難找了,還是人家法輪功好啊!都羨慕她有一個修法輪功的好丈夫,都說:法輪功真好!

二零一七年八月,我妻子大學的同學,三十年同學聚會。他們從省內外聚到一起,一聽說我妻子病了,不能前去參加同學聚會,他們來我們家裏看望她。我們家擠滿了一屋子大學時的同學,同學們三十年沒見面了,見面時大家感慨萬千,同學們關心她,請我給他們介紹我妻子的生病和日常生活的情況,聽後大家都非常感動。看到我妻子在我的精心照料下,目前的身體狀況,甚至有的同學還感動得流著眼淚。

一個在省城大學當教授的同學感動的說:「像你這樣十年如一日,這樣貼心的精心照顧病人,不離不棄,任勞任怨的把病人照顧得這麼好,你真是個大好人,以前我只是從書中、藝術作品中見過和聽說過,在現實生活中沒有見過,如今卻不知現實生活中還真有這樣的人。這樣的好人、好丈夫,在現實社會中真是太稀有了!」臨走時他們紛紛拿出手機來要與我這樣稀有的好人合影留念。

三、法輪大法再次救了我命垂一線的妻子

那是今年,二零一九年三月初,妻子突發高燒幾天湯水不進,全身有些抽搐眼睛翻著白。我打通了急救中心的電話,救護車把她送到了州一醫院急救中心,急救醫生立刻會診,要求立刻抽血化驗,護士急忙拿來了抽血的血樣管,兩個護士忙活了半天怎麼也抽不出血來,聽醫生說是因為血太濃了血液循環太差了,又是處於深度昏迷狀態,最後,醫生決定在股大靜脈上抽血樣,這樣把血樣終於抽岀來了。

醫生吩咐馬上送化驗科急檢,急診醫生急忙下達了病危通知,同時立刻進入緊急搶救!不一會化檢科傳來了血檢報告,急救醫生一看臉色都變了,直搖著頭、眼睛瞪得圓圓的大叫著:我當了二十多年的醫生,從來都沒見過和聽說過有這麼高的血糖!血糖竟然高到86.22mmol/L(正常人是3.89~6.11mmol/L)有很多項目指標超出正常人十倍以上,醫生馬上又下了一道病危通知。

急診醫生連忙把我叫到一旁對我說:你趕快把子女叫來,把所有的親人都叫來見最後一面了,不然就見不到了,這一次你妻子是絕對的不能活著出院了!你妻子她絕對的活不過今天了。我們用的藥都是在強行的吊著她的命,而延長她的時間好讓你們的親人見上最後一面,但是藥物延長是有限的。隔一會醫生又來催問是否子女和親人都來了!醫生連連催促並警告著:趕快!趕快……

看著妻子的生命快到終點,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傷、無奈與悲涼。但我突然想起我是大法修煉人,以往我妻子也曾出現過多次病危,而每次病危時我都是求大法師父救她的命。而每次總是都能化險為夷的,我應該相信大法,相信師父的。於是在心裏默默的誠懇的,求著大法師父再次救我妻子的命,同時又在她的耳朵邊輕聲的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耳塞放到她耳朵裏給她聽大法音樂和師父的講法錄音,一小時過去,兩小時過去,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漸漸的一天天的她好起來了。

我妻子的命又保住了!知道的人全部震驚了,這一切完全顛覆了現代醫學的認知,現代科學在此完全給不出任何「合理」的解釋。醫生連連說是奇蹟、奇蹟,不可思議的奇蹟!醫生再也不下病危通知了。

在住院期間同病房的病人和病人家屬,看著我一個人日夜不停的守在病床旁精心的照顧著病人,而且十多天以來白天晚上都沒睡過覺,而白天還精神十足的照顧著病人,他們都看在眼裏,他們都感到很驚訝,同時也感動在心裏。他們誇讚我,說我太了不起了。真是人間稀有的大好人,而且還問我說:身體那麼好,精神那麼好,人又那麼好那麼善良,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就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是大法給了我這麼好的身體!是法輪功師父教我做善良人的。他們感慨的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我們都受騙了!如果我們也能像你一樣修煉法輪功那該多好!

是大法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妻子一命,千言萬語,萬語千言。無法表述我內心的感恩!感恩法輪佛法恩澤!我妻子一天天好起來了,我們很快又出院回家了。我把出院的消息告訴了我們的親人。八十幾歲的老岳父打來電話,在電話中非常感激的誇我說:十多年無微不至的精心的照顧著他的女兒,真是人世間稀有的大好人,老天一定要你這麼好的人活上一百歲。幾個姨妹也常常打電話來感謝我對她們大姐的精心照理,她們都說:如果不是我對她姐姐的精心照理,那她的姐姐早就不在人世了,說我是大好人,大善人。是她姐姐幾世修來的好福氣。我能得到世人和親人們的讚賞,這要歸功於大法!歸功於法輪大法師父!

從另一面來講,我覺得我又是這個世上幸福的人,是因為我喜得了法輪大法,能在大法中修煉,能成為一個正法時期的法輪功學員而驕傲!所以我是幸福的,我是這個世上真正最幸福的人!這要感謝師父!感謝法輪大法!

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佛家的上乘大法,只要你修煉法輪功,並嚴格按照大法要求去做,那你就會變成一個好人,一個有利於社會有利於家庭的好人。我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了,沒生過一場病,沒吃過一粒藥。我今年已經六十七歲了,而能十多年如一日的,無怨無悔的,照顧重病而癱瘓的妻子,而整天能精神飽滿精力充沛。是大法給了我一個好的身體和健康的身心,修煉法輪功對社會對家庭是萬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

我們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師父還說:「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麼做好,我說那社會就穩定了,人類的道德標準就會回升。」(《轉法輪》)

如果人人都來修煉法輪功,那社會將變得道不拾遺,夜不閉戶,沒有爾虞我詐,人人都爭當好人。世上就沒有毒奶粉,毒大米,沒有坑矇拐騙,沒有害人的毒品……人類社會會一片祥和。沒有硝煙,沒有戰爭,人類人人都會和平相處的,那世界將是多麼的美好!

四、在中國修煉法輪功是完全合法的 法輪功團體是社會安定的典範

其實我的經歷並不是一個特例,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在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從好人做起直至更好更好的人。江澤民從九九年七月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二十年來不管世事如何變遷,一個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誰也不能把「真、善、忍」從他的心裏抹去,因為「真、善、忍」已深深地扎根在了他的心底。而且「真 善 忍」將是他生命的全部。

大家知道嗎?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或法輪佛法)是佛家的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包含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標準提升自己的道德水準。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一九九八年九月國家體育總局抽樣調查結果: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9%。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喬石等部份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法輪功至今已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香港、澳門),當今在全世界修者日眾,上億人在修煉,而且受到世界人民的愛戴和尊敬。法輪功發源於中國,洪傳於世界。他的洪傳是我們中華民族的驕傲!同時也是世界人民的驕傲!是人類的光明與希望。法輪功書籍被譯成39種語言,在全世界出版發行,並可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

中共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運用了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的手段,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誹謗和誣陷,並誣蔑為「邪教」。因此很多不知道真相的人對法輪功產生了深深的誤解,甚至抱著敵意和仇恨,不少人在無知中參與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然而很多人卻不知道,即使在中共的法律中,法輪功都是合法的,法輪功學員講清真實事實(真相)的所有行為都是合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公民有自由信仰的權利,言論自由,出版、結社自由的權利。

同時,中國至今也沒有任何一部法律、法典所認定法輪功是某某教。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公安部聯合頒布了《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通知中關於「現已認定的邪教組織情況」表明,到目前為止,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種,而這14種邪教裏面卻根本沒有法輪功。

所以在當今的中國修煉法輪功都是合理合法的,也正是《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

從今年七月十四日以來,包括我在內的不少法輪功學員被西昌市國安大隊陸續抄家。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周顯蓉、徐紹瓊等已被非法逮捕,在法輪功學員家中被抄走了大量私人物品,如修煉法輪大法的書籍、真相資料等等。這些被國安當成了所謂的「違法證據」。然而事實上,違法的卻是參與此事的公安和國安人員。其實對法輪功學員抄家,收繳法輪功書籍和相關物品真的是違法的。

《國務院公報》二零一一年第二十八期刊登了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的《國務院新聞出版總署第50號文件 》(網上可以查到),其中99項和100項表明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廢除了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50號文件說明,法輪功書籍已被解禁,屬於合法出版物。就像所有正常的出版物一樣,法輪功的一切書籍、宣傳品可以正常的出版、發行、使用、傳播。多年前,西昌市檢察院一位明白真相的檢察官就這樣說過:法輪學員做的真相資料裝滿一火車皮都不犯法。

從法律角度來說,判斷一個出版物、宣傳品是否合法,權威機構是國家新聞出版署,公安人員執法可得按照法律法規來執行呀,把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各種真相資料、用於修煉,放在家裏的書籍、電腦,打印機,現金等物品抄走,參與的人是不是涉嫌違法?

大家知道嗎?法輪功學員印製的真相資料是在宣傳如何按「真、善、忍」來做好人,還有大量中華傳統文化中教人修心重德,遵紀守法行善做好人的故事,這些都是有益於社會和社會穩定的。是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如果人人都能從中吸取教導,都能自覺的爭做好人,更多人能重德行善,那麼社會就會和諧穩定,也就不會有當今這麼多的各種刑事犯罪現象了。

事實上,法輪功修煉者就是社會中教人做好人的義務宣傳員,法輪功的任何刊物都是有益於社會的,是社會穩定和道德提升的基石。是應該受到世人的尊崇,法律的保護,和國家的褒獎!而不應該受到嚴厲的打壓和殘酷的迫害的。我記得我們本地,曾有一個警察昧著良心去抄法輪功學員的家時,而這個法輪功學員質問他:我們一不偷二不搶,三不殺人放火,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道德高尚的好人,警察坦誠的回答:「我在派出所幹了二十多年的警察,抓過無數個刑事罪犯,少說也有上千人的,的確罪犯中沒有一個是煉法輪功的。」

據悉,西昌市國安起訴我到檢察院,是用的刑法第300條:即所謂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家修煉的高德大法。我想通過前面的故事,很多人都能從內心明白了,所以「利用邪教組織」無從談起。那麼「破壞法律實施」呢?大家知道嗎?在中國大陸所有現行生效的法律200多部、行政法規700多件、地方性法規上千件中,沒有發現任何有關於禁止煉法輪功的法律法規。沒有法律法規禁止煉法輪功,從何談起破壞法律法規的實施呢?也就是說,沒有犯罪客體;沒有犯罪後果,沒有受害人,沒有社會危害,也就是說,不存在犯罪客觀,何罪之有?怎能適用刑法第300條套兩高司法解釋,對修心向善的守法公民按邪教處罰呢?國安把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起訴到檢察院是完全錯誤的,是典型的冤假錯案,是應該及時糾正和撤銷的。

五、真誠的勸告

二十年前是江澤民妒嫉法輪功創始人,以及修煉法輪功的人眾多,而置當時其他六個常委的反對於不顧,利用共產黨組織對善良的民眾大打出手,是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組織搞的這場對國家、對百姓毫無益處的以解私憤的運動,造成了中國道德大倒退、法治大倒退、人性大倒退,大家看著,在當今中國,老人跌倒了都沒人敢扶;小孩被人活活打死,上百人圍觀都無人出手相救而不是個例,迫害「真、善、忍」,打擊「真、善、忍」,把人變得冷漠自私,坑矇拐騙,偽劣假貨盛行,黃賭毒漫延中華大地,人人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更嚴重和可悲的是,江澤民集團摧毀著正義,把善顛倒成惡,把正歪曲成邪。無數原本正直、善良的人包括公檢法工作人員,把江澤民操控媒體言論造的謠言當成真理而信奉,而在無知中參與迫害修煉佛法的法輪功學員,充當了當年文革被利用當槍使的「打砸搶」的造反派一樣的角色,害人也同時在害己,給自己的未來帶來了極大的風險。極有可能會走向一條不歸路!

縱觀歷史,古羅馬暴君尼祿對基督教徒的殘酷迫害,與今天大法徒受到的迫害驚人的相似。古羅馬暴君尼祿,因嫉妒基督教,而放火焚燒羅馬城並嫁禍於基督教徒,因而對基督教徒進行了慘絕人寰的殘酷的迫害。隨意抓捕和獵殺基督教徒,製造全民仇視基督教徒,甚至把基基督教徒殘忍的投進猛獸的鬥獸場,讓獅子老虎猛力的咬食基督教徒,使基督教徒在撕心裂肺的慘痛的叫聲中,使觀看的人們從中獲得快感,而大聲歡呼。甚至把基督教徒製成巨型蠟燭。擺放在公共場所,夜晚來臨而點燃蠟燭供人們遊樂玩耍。人們仇視基督教徒,認同暴君尼祿對基督教徒的殘酷迫害,人們喪失了理性與良知。因而天降大瘟疫,使羅馬城屍橫遍地,人們面臨著死亡而朝不保夕,整個羅馬城屍臭熏天,而人們沒有力氣去掩埋這些屍體。三次大瘟疫使強大的羅馬帝國而滅亡,暴君尼祿在躲避瘟疫中被士兵追殺,而慘死於非命。在慘死中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歷史的教訓太多了。再看看當年文革結束時,北京公檢法中七百多積極參與整人的軍管幹部,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其後一紙「因公殉職」欺騙家屬了事。在文革中當他們為黨整人的時候,擺在他們面前的是黨給他們提供和創造的不可多得的表忠和表現的機會, 按黨的意圖和需要整人後,那意味著將「立功」、受獎、發財、升官……那個時候,作為專政工具的他們覺得有黨撐腰,肆無忌憚地把別人往死裏整時,絕不會想到 有一天自己會被黨出賣,在黨的槍口下慘死在異鄉!……清醒吧!命才是你自己的,真的別為了一點眼前利益而斷送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歷史上迫害忠良好人的都會身敗名裂,今天種因,明天必果。

同為炎黃子孫,我們暫且不論憂國憂民的情懷,就是為了我們每個人最現實的生存環境,最現實的平安、健康,都要靜下心來思考思考,如果我們面前有一個好人被誣陷成了罪犯,我們在強權與壓力下該如何抉擇?是選擇利用此機會升官發財、心知肚明的迫害?選擇不辨真相、糊裏糊塗緊跟迫害?選擇不顧他人只管自己、屈從暫時壓力跟隨迫害?還是選擇心明眼亮智慧應對、抵制迫害?

選擇利用迫害升官發財的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王立軍、李東升等等高官,都達到了或升官或發財的目的,但終將把他們自己送入了牢籠,善惡必報。不只是被抓、被判這一種遭報形式,還有疾病、死亡、車禍、家人遭連累等多種表現形式。明慧網發表的《迫害法輪功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一文顯示,據不完全統計,十九年中有20784人遭惡報,其中包括被殃及的親友等 4149人。在遭惡報形式的分類統計中,死亡人數最多,高達7405人,佔總人數的35.6%。在對遭惡報人員所分的九大類中,公安系統本人作惡遭惡報的最多,高達4540人,佔公安系統總數的26.5%,他們殃及的親友也最多,高達972人。通過粗略統計還發現,在遭惡報的20784人中有310人在遭惡報後,通過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開始醒悟,有的睜一眼閉一眼,不再參與實質迫害了,有的調離原單位,不參與迫害了,有的明白真相後病很快好了。

江澤民迫害法輪佛法,顛倒是非黑白,把正說成邪,欺騙了全中國人。因此不管你在二十年中對法輪功做了甚麼,或思想中歧視過、敵視過,今天,若能從謊言中醒來,就是幸運的。在越來越私心繁重的當今社會,還有誰為他人的安危,而冒著自己被抓,被關押的危險走出來?還有誰為了您,為了您的平安與未來,頂著嚴寒酷暑、走街串巷、苦口婆心的告訴您萬古難遇的法輪佛法的真相,真誠的告訴你保平安的秘訣?只有身體力行「真、善、忍」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只有把別人的安危放在自己心中的人,才能做到!當您遇到法輪功學員時,請您為了自己以及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而善待他們; 當您看到、聽到法輪功真相時,請您為了自己而不要拒絕。您的善心與美德將為自己鋪墊平安以及美好未來。

《西遊記》作者吳承恩曾說過:「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每一個生命都在見證著今天發生在中華大地上這場對法輪佛法修煉者的迫害,也都在善與惡中擺放著各自的位置。「天垂像,見吉凶。」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人們發現了億年「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上,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過中科院與科學家的考察與鑑定,結論是:幾個字渾然天成,無人工雕琢、塑造、粘貼的痕跡。這六個大字昭示著天意!不再助紂為虐,方是救贖自保之道。

縱觀當今社會,人們也在紛紛覺醒,這場對佛法修煉人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不得人心的,黑暗即將逝去。而這場對大法及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的始作俑者,作惡多端的江澤民,必將被押上審判台,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正義大公審,而只是個時間問題,這一天的到來不會太久了!

善待大法與法輪功學員,也是善待自己與自己的家人!肺腑之言請你們深思! 佛光普照,寰中自有承平日!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經是平安的秘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