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

  • 臨崖勒馬猶未晚,船到江心補漏遲

  • 山東省沂南縣祖培永的兒子呼籲營救父親

  • 致家鄉父老的一封信

  • 臨崖勒馬猶未晚,船到江心補漏遲

    ──就王向輝被構陷一案,給蠡縣法院相關人員的公開信

    各位院長、法官:你們好!

    我們有緣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所以你們的未來也就成了我們的牽掛。今天想和你們敞開心扉,談一談我們的心裏話。

    法官的「天命」,應當是維護正義,維護天理,維護公正,從而制約權力的膨脹,規範社會的行為準則。法院是民眾對於正義和公正的希望之所在。

    也許今天能當上法院的院長、法官,是您兒時的夢想──長大了要為民伸冤,要當個「包青天」。

    公正是法庭的根基,獨立的法官才有權威。可惜的是,中國的法官都是中共操縱的傀儡。特別是中共迫害法輪大法以後,一些法官成為了中共迫害好人的打手。

    當然我們所指的是全國的現狀,並非單指你們。雖然去年你們對我縣法輪功學員王向輝被構陷案進行了冤判,但我縣法輪功學員並沒有怨恨你們,知道你們也是身不由己,在很大程度上也盡心盡力了。但希望你們明白,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也就是對法輪大法的理念「真、善、忍」的打壓。即使枉判一天,你們的罪業已成,如不抓緊彌補,將來怎麼辦呢?

    我們原以為,通過審理王向輝被構陷案,你們已經對法輪功有了一些正面的了解,你們已經知道公安部一再明確認定的十四種邪教組織中沒有法輪功,同時你們也很清楚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並且知道了所謂的兩高司法解釋不能當法律用。可是你們卻為了執行「上級」的指令,枉判、冤判了王向輝一年九個月,並且還自認為,你們已經做得很不錯了。

    當然出於人情,家屬並沒有深究你們的枉法行為(從整個案件的審理過程中,你們存在很多的違法行為。因以前曾多次對這些行為曝光過,今天就不提了)。我們也覺得時間不長,人就放出來了也就罷了。不能對你們有太高的要求。

    然而,當聽說你們聽從北京司法局的脅迫,投訴了為王向輝做辯護的律師,我們震驚了。我們查找自己的不足:案件結束後,我們沒有及時的和你們溝通交流,從而讓你們進一步明白你們這樣做的後果是甚麼。結果導致你們一錯再錯。這都是因為我們的修為不夠,沒有為你們的將來負責,這裏還請你們原諒。

    這封信也將成為彌補我們不足的開始,以後我們還得繼續給你們講,直到你們真正能明白從而得救為止。還希望,你們能靜下心來聽我們講。

    今天我們想說兩個問題:

    一、 對王向輝的冤判意味著甚麼,會給你們造成甚麼樣的後果。
    二、 不能參與迫害做無罪辯護的律師。

    院長、法官你們想過嗎?法律是管壞人的,利用法律來迫害好人,是要受到天理、道義和良心的譴責的。你們既然是執法人員,那麼你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有沒有問一下自己到底執行的是哪一條法律呢?枉法執法也是違法的呀!一個人做甚麼事時不是也得為自己的將來負責任嗎?

    也許你們會說:冤判王向輝,責任不在我們,從內心來說,我們並不想這樣做,我們也想當庭釋放王向輝,可我們不敢,那樣做我們怕砸了自己的飯碗,我們一家老小要吃飯呀。表面看來,你們的理由很充份,我們法輪功學員也很同情你們的處境。可是看了下面這個故事,也許會對你們有一些啟示。

    當年判耶穌死刑的人叫本丟﹒彼拉多 。當時耶穌的信徒越來越多,引起了猶太教祭司和長老們的妒嫉與怨恨,商議著一定要殺害耶穌,不然就沒有人再相信他們和供養他們了。於是他們就收買了叛徒猶大,抓捕了耶穌,將耶穌捆綁到大祭司那裏,由祭司、長老和文士們捏造了偽證,對耶穌進行了非法審判和毆打。但是,在羅馬人的統治下,因為猶太教最高評議會沒有執行死刑的權力,所以他們把耶穌捆綁到了羅馬總督的衙門裏,交給彼拉多審判。他們誣告耶穌煽動民眾叛國,反對向羅馬皇帝繳稅,希望彼拉多能判處耶穌死刑。彼拉多在此之前也是知道耶穌之名的,他的兒子一條腿癱瘓且枯乾,又染上怪病臥床不起,所有的醫生都沒有辦法,後來是耶穌用神力給治好了。

    彼拉多對耶穌進行了第一次審問,耶穌否認了猶太教長老們的誣告,並向彼拉多講明了他來到人間的目的:「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證。」彼拉多很快就明白了耶穌是無辜的,彼拉多便說:「我查不到這人有甚麼罪過。」彼拉多知道大祭司是因為妒嫉而陷害耶穌,加上耶穌是自己兒子的救命恩人,他不願意判其有罪。可是猶太教長老們不想放過耶穌,繼續堅持他們的指控,不把耶穌置於死地,他們不罷休。而彼拉多希望在自己的任期內猶太人不給他捅婁子,在期滿後他好繼續升官,因此不願意得罪猶太長老們。

    彼拉多絞盡腦汁,想為耶穌開脫,但都不能實行。最後,彼拉多考慮到不想弄出亂子,影響他升官,再加上他那懦弱的性格。於是就拿水在民眾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就命令鞭打耶穌,並釘上十字架。可是耶穌的死,絕不因彼拉多說過「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這句話,他就無罪了。就是單從世間法律的角度上來說,判一個人是否有罪,依據是法律條文和證據。彼拉多作為當地最高司法官,在耶穌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條文,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耶穌有罪的情況下,不去維護司法尊嚴,反而放棄職責,判無罪者死刑。

    當彼拉多宣判完耶穌的死刑,他那曾被耶穌治好絕症救了性命的獨子彼羅就撲倒在地,當即死了。彼拉多不久就發燒病倒了,昏迷很久而不省人事。然而這只是報應的開始,不久,他又遭人暗算被流放高盧。至此,彼拉多的升官夢徹徹底底的破滅了。這樣一來,彼拉多的名譽掃地,眾叛親離,他在羅馬的田產也充了公,最後落得身無分文,過著奴僕一樣的生活。到了流放地後,所有人都譏諷他,即使是小孩子都避開他。緊接著羅馬皇帝又下令賜死他。彼拉多聽到消息後,在絕望與瘋狂中自焚身亡。他的屍體連同巨石一起捆綁丟入河裏,雖然綁著石頭,卻沉不下去,依舊在河面上漂浮,被魚群吞噬。

    這個故事在告訴人們,別管你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造了業就得償還,善惡有報是宇宙的法則。同時也警示人們:神佛慈悲,但威嚴同在!

    下面說說第二個問題。

    不可否認,有些執法人員確實不太懂得法律,對許多基本的法律條文也不清楚,有時也會用錯法律。但這不要緊,不是有律師在幫助彌補這一不足嗎?律師是法律專業人士,他們有較豐富的法律知識,他們的意見完全可以虛心聽取。認真考慮律師提出的法律意見,不僅可以從中豐富自己的法律知識,同時可以幫助各級執法人員少出工作中的差錯,避免冤假錯案,避免今後被追責、問責(我指的是良心律師)。你們知道《公務員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吧?「……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如果上級的指令是違法的,自己盲目執行的,到頭來自己也是要擔責的。而且上級會推卸責任,把你們當作替罪羊的,你們想過嗎?

    就說王向輝被構陷一案吧,本來你們也明白:按照法律,王向輝寫了封信,並不構成犯罪,可形式所逼,不判又不行,良心還促使你們不想多判,正在左右為難,正好律師出面,在法庭上從法律層面為王向輝做了無罪辯護。為你們開脫自己送來了法律依據。本來你們可以抓住機會,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當庭釋放王向輝,給自己在歷史上留下輝煌的那麼一筆,同時也圓了你們兒時想當包青天的夢想。然而事與願違,最終你們還是給自己留下了將來被追責的隱患:無視法律、不顧事實,冤判王向輝一年九個月。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你們竟然投訴曾有助於你們的律師,致使他年審被刁難,並被律協立案調查。

    中共也真是個流氓,它們嫉恨維權律師敢為弱勢群體發聲。因為維權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的無罪辯護讓中共害怕,讓公檢法人員啞口無言。所以對維權律師的打壓不斷升級。然而,因為律師是懂法律之人,中共還想為自己的流氓行為扯一塊遮羞布。於是就讓你們出面投訴律師,然後他們對律師說,因為地方法院投訴了你,所以你的年檢我們得經過調查後才能通過。然而讓我們困惑的是:我們的院長、法官們卻對中共的流氓行為言聽計從。當然這裏我們不是讓你們去理直氣壯的反對中共,是想讓你們怎樣能利用你們的聰明才智去保護自己的良知,即不傷害律師,又不給自己的將來留下遺憾,也不讓你們的後代子孫蒙羞。

    這裏我想引用明慧網的一篇報導來說明,我們為甚麼不能參與迫害律師。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河北省石家莊法輪功學員一家三人被非法開庭。來自北京的六位律師:李和平、滕彪、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鄔宏威,首次以一個律師的群體出現在中共的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場面極其震撼!六位律師聯合署名的辯護詞題目為:《憲法至上,信仰自由》,從人類尊崇的普世原則、國際法、憲法、立法、法律等各層面,系統的闡述了任何一位公民,「踐行憲法權利無罪,堅持信仰無罪,傳播信仰無罪,宣講自己的苦難遭遇及澄清事實無罪!」向法庭闡明了「思想(信仰)不構成犯罪,刑法只懲罰行為」的普世原則。

    北京的余文生律師因代理過法輪功學員案以及為709律師王全璋做代理律師,被中共當局吊銷律師執業證,二零一八年一月被非法拘禁。他曾在法庭上說:「(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自一九九九年至今類似於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樣的、可以不顧法律事實的政治迫害運動,源於前黨魁(江澤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是空前絕後!」

    謝燕益和維權律師謝陽為加拿大華裔商人、法輪功學員孫茜案,提供無罪的法律意見書及致加拿大國會議員的公開信。兩位代理律師認為:「法輪功冤案不平,國難未已!」 因為「近二十年來對於法輪功的迫害與反迫害已經越來越具有了某種普遍性和全球意義,它已不單單是個別人、個別群體(法輪功)的事情了,它關乎每個公民的生命與尊嚴,關乎每個公民的抉擇與立場乃至全人類的共同尊嚴與未來!這是一場和平與暴力、文明與野蠻、自由與奴役、正義與邪惡的較量,誰都無法置身事外。」他們指出,對於當權者來說,只有停止迫害才是其唯一的出路。中國全社會需要開啟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的嶄新前景,擔負人道使命。

    在法制如此惡劣的國度中,維權律師並沒有被嚇倒。據明慧網統計,二零一八年,有933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非法庭審942場,律師依法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435場,要求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曾說過:「從事人權活動幾十年來,他感受最可怕的是人類面對暴行的沉默。」(節選自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九日《維權律師為何新年送「鐘」》)

    對邪惡的沉默已是放縱邪惡,然而參與其中更是助紂為虐、為虎作倀。但你們要知道,一旦你們對中共失去了利用的價值,拋棄你們它們也從不手軟。

    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報導題為《迫害法輪功 70名中共法院院長遭惡報》,這些曾死心塌地效忠中共的法院正、副院長,被中共自己的網站公開通報、審查、免職、判刑等,看似被中共以貪腐的罪名「請君入甕」,實則全部是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了天譴。

    接下來再告訴你們一件事,近日,美國政府已決定要對迫害人權及宗教信仰的人實行制裁,並告知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供迫害者名單。名單上的人及親屬將會被拒絕入境。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及迫害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律師的所有人員及其家人,很可能成為名單中的一個。我們不希望你們的名字被列入其中。你想想,自己的名字在網上向全世界公布,還是因為自己參與迫害了人權,那多丟人哪!而且還連累家人。況且,美國先帶頭了,其它國家也會陸續這樣做的。更大的報應還會在後頭。

    古德有訓:「臨崖勒馬猶未晚,船到江心補漏遲。」這裏我們希望,院長及法官們三思而行,撤回對律師的投訴。不要再助紂為虐,迫害那些正直敢言、能說真話、維護法律尊嚴的、難能可貴的律師。其實,你們對律師的那兩點投訴,根本就站不住腳。因為律師的辯護無懈可擊,最終律師的年審還是通過了。可律協還在對律師立案調查,目的是想阻止律師今後代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子。

    今天就先說到這裏,相信你們能體諒法輪功學員的良苦用心,希望你們今後做事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誠心祝願你們能守住良知,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合十

    蠡縣法輪功學員


    山東省沂南縣祖培永的兒子呼籲營救父親

    您好:

    我是祖培永的兒子,祖林林。

    我們家是地地道道的沂南縣城下的農民,祖輩為農,靠天吃飯。1990年我出生,獨子獨孫,家裏上下開心,聽我奶說,在我8個月的時候,父親得了一個怪病,經常會一下倒地,頭擰一側,口吐白沫,母親就帶著父親四處看病,屬於神經類的疾病,只能靠鎮定藥劑維持,但有副作用,這病一得就是6年。

    1997年春天,7歲的我記憶中的父親天天臥病在床,骨瘦如柴,瘦小的他不到80斤,多年的藥物維持,使身體越來越差,如此下去,不知道他還能活多久。同年夏天,偶然的機會,同村一個人給父親一本《轉法輪》,告訴我父親能祛病健身,縣城很多人都煉,你身體這麼差,不妨試試,我父親很開心。那就是我父親修煉法輪功的起因,也是改變我們家命運的開始。

    從那時,父親開始修煉法輪功,經常去縣城找有文化的人問怎麼煉,當時的檢察院院長經常給我父親介紹,父親和我也說過,修煉法輪功是要求我們做好人開始,做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做人真誠、善良、遇事懂得忍讓、為別人著想的人,《轉法輪》裏寫的真善忍是做好人的標準。

    後來父親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健康了,拋棄了藥物,也能經常下地幹活了。對我父親而言,法輪功救了他的生命,對我們全家來說,法輪功救了我們全家。後來村子裏的人陸續看到我父親修煉法輪功得到的祛病健身的好效果,就都紛紛而來。

    對於樸實沒有文化的農民來說,起初修煉法輪功,通過煉法輪功,不花一分錢,就能把病治好,這是多麼好的一件事情啊。當時就這樣,電視、報紙、政府,都在證實著煉法輪功帶給社會的好,不但使人身體健康了,還能提高人民的道德素質。

    從那之後,我們村越來越多人來煉,很多人也來我家,煉功的空餘時間,都聽他們講怎麼通過學《轉法輪》自己的身體好了,怎麼按照法輪功的要求處事、做為他人的好人,遇見矛盾,鄰里之間,婆媳之間等等一切,先找自己的不對,大家通過學煉法輪功,都在做著積極向上的事情。我從小就看著這一幕幕。那時的我出門玩耍,大家都說我是好人家的孩子,那時很多人把學法輪功的人家給予一個好人的標籤,可想大家對這事情的認可。

    可是,1999年7月20日,突然間,經常來我們家一起煉功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們都沒來,恍惚中,看見電視上說修煉法輪功不好,說修煉者被騙錢,修煉者會死亡、自殺,我們怎麼也不解,我們村的人學法輪功,一共就花了買《轉法輪》這本書的錢(還是在當時的縣城新華書店買的正版書籍),那些叔叔阿姨、爺奶們都是身體不好才來學的,個人受益後,再繼續煉的,而且《轉法輪》這本書明確指出修煉人不能殺生,怎麼突然被電視上顛倒黑白,亂說一氣,把按照真善忍做人的一群善良人變成壞人了呢?

    其實,那時最讓我父母不解的是,對我父親而言,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就是我父親的救命恩人啊,當救命恩人被這樣顛倒黑白的誣蔑,我父親內心最難受,最想去找人說清楚一下,法輪功不是電視說的那樣。而我們村裏了解的人都知道法輪功好,卻又和我父親說,共產黨說不好,說不讓你學,就別學了。而對我父親而言,法輪功的好壞,不是任何一個執政黨派說了算的,更不是江澤民口無遮攔的亂說定的,全中國那時將近一億人學,就說明人們對法輪功的認可。而對於我們村的那些見的到的農民來說,確確實實身體健康了,確確實實每個人都在做好人好事,一個村千口人有目共睹的事實。讓我父親違背良知良心的說不好,不學了,他是做不到的。

    還是1999年冬天,我父母為了替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為了還法輪功一個真相,他們去了北京,為了自己的良知,可是在這個沒有法制的社會裏,就這樣的老百姓,就為了說句他們經歷的公道話,卻被關進看守所,被說成反革命分子……當時9歲的我不懂這個社會怎麼了,父母就是去說句公道話,就這樣的下場?!只是去說句公道話啊,說句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為甚麼會被關進看守所?他們都是好人啊,村裏都知道的好人啊。後來父母每人被罰款1萬元放回家,說句公道話,被國家罰款一萬元啊。公安局這樣做合法合理嗎?

    在這之後的一年來,我父母經常突然被綁架到派出所呆幾天,後來才知道,是隔壁村的很多像我父親這樣的受益於法輪功的農民,去說句公道話,被綁架回來,他們怕我父母再去。

    一直到了2001年的一個晚上,凌晨1點左右,我突然被翻牆、撞門、急促的腳步聲警醒,原來是派出所的警察,無事無由的把我父母綁架進警車裏,我父親為了護我,不進警車,被幾個警察惡狠狠的用腳踹進去,我歷歷在目。11歲的我第一次接觸警察,原來書本描述的警察叔叔是抓壞人,幫好人的,卻把我按照法輪功做好人的父親綁架,採取這樣的暴力手段,手持執法者警牌,做起翻牆綁架好人的土匪行為。您說,他們的行為合法嗎?沒多久,我母親回來了,我父親因煉法輪功,被他們所謂的勞動教養2年。2年後,父親被放回家。

    時間到了2007年,父親為了和別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再一次被非法勞教2年。 2008年,我母親被綁架到看守所,又轉進臨沂市前十街這的洗腦班,想強行非法的轉化我母親,母親遭到酷刑恐嚇、辱罵威脅等等,試問,這樣的做法符合中國法律嗎?強行洗腦,就為了讓他們說不煉,就放他們回家,對於當時的公安局來說,說句煉和不煉,對他們有甚麼實際作用嗎?為甚麼非要逼著一群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百姓,說不學、不煉,國家社會難道不需要好人嗎?共產黨為甚麼怕好人?

    2018年10月底,我父親在家睡覺,來一幫人,也是無憑無據,綁架我父親,以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罪」誣判我父親,沒有任何證據事實,還是因為我父親煉法輪功。

    我想,您能明白我告訴您這些的目的,我也是有孩子的人,您膝下也有子女,我們中國人這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可不是教育我們只看眼前一時之利。我對您沒有任何恨意,卻真心希望您能明白,理智的選擇您的路,我的出發點是為了您好,因為在我看來,我們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只是位置不同而已。

    未來,希望善良的您,即便面對壓力也能溫暖如初,即便歷經風雨仍然清澈澄淨。

    真心希望您智慧的選擇遠離迫害,保護好人,為您及您的家人共同迎接光明的未來!

    祖培永的家屬


    致家鄉父老的一封信

    ── 一念好與壞結局大不同

    尊敬的朋友:

    您好!歲月匆匆,人海茫茫,有許多人和我們擦肩而過,也許只是一面之緣,所以對待每個人時,是善待還是施惡,都將在我們人生中留下記載。當我們白髮蒼蒼之時,那記載就成了我們人生的這本書中的一頁。這本書中善行多,自己會擁有健康、幸福、平安;而做的錯事多、壞事多,上欺不了穹宇蒼天,下欺不了自己心底良知,那麼給自己和家人、子孫後代種下的可能疾病、災難、貧苦的種子,蒼天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

    中華神州,上下五千年文明,是聞名世界的神傳文化的故鄉、禮儀之邦,在一九四九年之前的幾千年,都是有著儒、釋(佛)、道信仰的國度。現在世界上193個國家,無神信仰的也只有中國、朝鮮、古巴。大科學家牛頓、愛因斯坦都有自己對神的信仰,相信自己的生命來自於茫茫的宇宙而非猴子變的,大選後的美國總統都要手撫聖經宣誓,修心的信仰與發達的科學並不是對立的。

    人們常說的「無法無天」,就是指不用道德、普世價值來約束自己。不信神、甚至敵視神佛的人,是真正的無法無天、妄自尊大,可能就甚麼壞事都敢幹。而相信「神目如電」、用道德約束自己的人,對他人、對社會肯定是最穩定、最有益的。因此一個信仰團體如果是信仰善良的,是心中有道法的,對國家、對社會都不會有危害的。一個信仰或群體好還是不好、正還是邪,不是哪個國家領導人憑自己的喜好就能給下定論的,最簡單的辨別方式那就拿出事實來擺一擺,到其團體中調查調查,是受益的多還是受害的多,對社會的影響如何。其實真是受害的多,這樣的團體早就自銷自滅了,還用傾一國之力血腥鎮壓嗎?

    對五十多年前「文革」的起因,民間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因毛澤東妒嫉劉少奇日益增長的威信,不滿老帥們不能完全聽命於自己而敢於說真話駁自己的面子。因此毛欲以大亂達到「大治」,搞亂全國,以奪回其權力。作為毛老鄉的劉少奇從沒有想奪其權力,救過毛兩次命的彭德懷也只是說了畝產達不到萬斤這樣的真話而已。一己之私使792萬人在本不該有的一夜之間的運動中死於非命,可以講全中國人都上了毛澤東的當,老百姓天天祝他萬歲,他可沒把老百姓的命當回事過。

    「文革」三十三年後,全中國的人在一件事上又都上了江澤民的當,那就是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中國古老的佛法修煉,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包含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標準提升道德標準。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1998年9月國家體總抽樣調查結果,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9%。1998年下半年,部份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法輪功至今已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香港、澳門),上億人修煉,受到世界人民的愛戴和尊敬。法輪功書籍被譯成30多種語言,在全世界出版發行,並可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

    二十年前是江澤民妒嫉用法輪功鍛煉身體的人太多,而置當時其他六個常委反對於不顧,又搞了一次一夜之間突然出現的迫害運動。不同的是當年毛澤東是砸爛公檢法,而江澤民是更陰毒的利用公檢法。當年是「文革小組」領導一切,這次是「610辦公室」(現改為所謂的防範辦)置於公檢法之上,不懂法律的人直接給警察、法官下指示,又禍害了中國二十年。這樣的執法犯法,才造成了今天中國全民的對法律的不信任,對誠信的大缺失。說一套做一套,已成常態。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組織對善良的大打出手,使中國人看到了說真話、當好人吃虧,誰還願意做老實人、善良人呢?老人跌倒了沒人敢扶,這在當今的中國屢見不鮮。是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組織搞的這場對國家、對百姓毫無益處的以解私憤的運動,造成了中國道德大倒退、法治大倒退、人性大倒退,害慘了全中國人。

    更嚴重的是,江澤民集團摧毀著正義,把善顛倒成惡,把正歪曲成邪。無數原本正直、善良的人包括公檢法工作人員,把江澤民操控媒體言論造的謠言當成真實,而在無知中參與迫害修煉佛法的法輪功學員,成了當年被利用當槍使的「打砸搶」的造反派一樣的角色,害人也在害己,給自己的未來帶來了極大的風險。

    同為炎黃子孫,我們暫且不論憂國憂民的情懷,就是為了我們每個人最現實的生存環境,最現實的平安、健康,都要靜下心來思考思考,如果我們面前有一個好人被誣陷成了罪犯,我們在強權與壓力下該如何抉擇,選擇利用此機會升官發財、心知肚明的迫害?選擇不辨真相、糊裏糊塗緊跟迫害?選擇不顧他人只管自己、屈從暫時壓力跟隨迫害?還是選擇心明眼亮智慧應對、抵制迫害?

    選擇利用迫害升官發財的周永康、薄熙來等高官都達到了或升官或發財的目的,可也將他們自己送入牢籠。善惡必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很多細心人已發現,被抓被判的貪官有個特點,不是所有的貪官都是迫害法輪功的,但所有被抓的貪官都迫害過法輪功。不只是被抓、被判這一種遭報形式,還有疾病、死亡、車禍、家人遭連累等多種表現形式。明慧網發表的《迫害法輪功 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一文顯示,據不完全統計,十九年中有20784人遭惡報,其中包括被殃及的親友等4149人。在遭惡報形式的分類統計中,死亡人數最多,高達7405人,佔總人數的35.6%。在對遭惡報人員所分的九大類中,公安系統本人作惡遭惡報的最多,高達4540人,佔公安系統總數的26.5%,他們殃及的親友也最多,高達972人。通過粗略統計還發現,在遭惡報的20784人中有310人在遭惡報後,通過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開始醒悟,有的睜一眼閉一眼,不再參與實質迫害了,有的調離原單位,不參與迫害了,有的明白真相後病很快好了。

    現政權在迫害法輪功上沒有跟隨的意向,反而將迫害煉功人嚴重的勞教所解體,將積極參與迫害的官員以貪腐的名義抓起來。現在依然堅持迫害的是江澤民的餘孽,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一旦停止迫害,他們就覺的到了末日,因此鑽了現政權不明著停止迫害的空子。現在迫害法輪功不會立功了,現在不迫害法輪功也沒人追究了,這場迫害隨著江澤民的倒台已日薄西山,窮途末路。再不思悔改而參與迫害,只能給自己未來被正義審判添加犯罪證據。

    自古人們都知道神佛對人是慈悲的,對人是否良知尚存看的是最重的。一個劊子手到臨死之前能幡然醒悟,都會被減輕罪孽。現在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結束就是上天給曾經參與迫害者改過的機緣。其實上天已經給過人一次機緣了,那就是二零一五年五月「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司法新政實施後,出現的超過二十萬人實名起訴迫害者江澤民,讓江澤民一人承擔迫害法輪功的罪責。有很多人通過這次歷史上人數最多的起訴案,明白了法輪功被冤枉的真相,明白了江澤民鎮壓反腐學生、迫害修佛法的法輪功、出賣國土等三大罪狀,從而不再參與迫害,為自己和家庭選擇了光明未來。

    現在上天又給了人們一次機緣。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發表《通告》,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日前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明慧編輯部《通告》發表後,人們都感到震驚:想給自己留後路就必須停止迫害,不然自己出不了國,如有海外資產也可能被沒收,更別說往外挪資金了。

    其它各國都在關注著針對人權迫害者個體的「拒簽行動」,很多國家都有可能不再允許人權迫害者入境。這恰恰是上天以現世報應的方式,讓迫害者親眼見證「善惡有報的天理」真實不虛,使其在最後的時間還能有機會悔過和得到救贖。

    對法輪功迫害了二十年,上天也給了世人二十年明辨善惡的機會,在善良遭受塗炭之時,你在哪裏?

    相信上天不會再給人二十年,以決定自己站在善良一邊還是站在暴力、邪惡一邊的機會了。金子留下,沙子被歷史丟棄,大浪淘沙。

    人被別人欺騙了不可怕,人做了錯事也不可怕。古人語: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即使君子也難免有過,然而真正有智慧的人比常人更善自省和改過遷善,所以他才偉大啊。改過宜勇,遷善宜速,才是對自己最負責任的。

    江澤民迫害佛法,睜著眼睛說瞎話,把正說成邪,欺騙了全中國人。因此不管你在二十年中對法輪功做了甚麼,或思想中歧視過、敵視過,今天,能從謊言中醒來,就是幸運的。做個誠信、勇敢、敢於直言的中國人,敢於掃迫害者這些真正的黑,真正的惡,可能是上天賦予我們每個中國人真正的使命。

    在迫害難以為繼的今天,我們的家園依然有邪惡在欺壓善良,正說明有很多父老鄉親還沒有明白法輪功是被冤枉、被迫害的真相,正說明當您遇到法輪功學員時一定要多了解了解真相,才是對自己最負責任的。

    在越來越私心繁重的當今社會,還有誰為他人的安危而冒著自己被抓被關押的危險走出來?還有誰為了您,為了您的平安與未來,頂著嚴寒酷暑、走街串巷、苦口婆心告訴您保平安的秘訣?只有身體力行真、善、忍、這一人類普世價值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無私無我,無私無畏。當您遇到法輪功學員時,請您為了自己而善待他們;當您聽到法輪功真相時,請您為了自己而不要拒絕。您的善心與美德將為自己鋪墊平安與美好未來。

    告訴您真相的大法修煉者

    二零一九年七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