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離家的白玉福說給大慶公檢法人員的心裏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白玉福,原大慶市石油管理局測井公司武保科科長,與妻子張立新,在1999年7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多次遭綁架、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2018年11月9日和妻子再一次被綁架,妻子被非法治安拘留半個月,白玉福第二天被東湖公安分局辦了取保,2019年5月又被通知批捕並等待開庭。

白玉福被迫離家出走。白玉福說,「今天,已經六十多歲的我是有家不能回,作為修煉人,我並不怕坐牢,知道了生命真諦,已經沒有甚麼能讓我畏懼,但是,我知道,我的生命不是為坐牢而來,我知道大法是來度人的,我知道對大法的態度關係著每一個人的未來,所以,我希望我能以自由的身軀為善良卻又無辜被謊言捆綁著的世人講述真相,我希望每一個人都有未來,都有美好的未來,也包括你們。」

下面是白玉福說給大慶公檢法人員的心裏話:

大慶東湖公安分局警官、大慶讓胡路檢察院檢察官、大慶讓胡路法院法官,你們好:

我是白玉福,已經離家出走多日,原因自不必說。今天,我和你們說說心裏話,目的沒有別的,我希望你們有未來,有一個好的未來。

一、昔日的榮耀和幸福

我曾經是軍人,拿過槍,穿過軍裝。在部隊時我是正營級幹部,一九九三年轉業,分配到大慶油田測井公司,到測井公司後,是按照普通幹部使用的,任公司經警隊隊長。這個單位紀律渙散,是個老大難單位,我到該單位後,先是和其他幹部建立起了良好的工作關係,之後,我們密切配合,深入到警員中,和大家談心交朋友,並陸續恢復和建立起會議、訓練、總結等必要的規章制度,一年內經警隊就有了出色的變化,三年時間徹底改變了經警隊的面貌,我也於兩年內兩次被公司評為標兵個人,第四年,我被直接提升為公司武保科科長,帶領系統內人員多次出色完成了公司重大活動的保衛工作。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和妻子開始修煉法輪功,得法後,人生觀、價值觀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我們時時處處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凡事先想到別人,在武保科科長的崗位上,我更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踏實工作,謙虛待人,工作和為人一直都得到領導和同事的好評。修煉前,我和妻子總是爭爭吵吵,好像沒有一天消停的時候,在外人看來,我和妻子的關係挺好的,但實際情況只有我們自己知道。我在部隊時當軍官,到企業後也一直當領導,管人管慣了,回到家裏也當領導,我妻子肯吃苦能幹活,人也巧,兩個孩子幾乎都是她一手帶大的,孩子的很多衣服都是她自己親手做的,幹啥都像樣,幹啥也都講究個樣兒,因此,我們之間誰也不服誰,都是自以為是,聽不得對方一點意見,遇到問題就爭吵,甚至打的不可開交,用我妻子的話說:「如果不是修煉了,咱倆離婚是早晚的事兒。」修煉法輪功後,我們按照師父的教誨,有尊有讓,家務活兒搶著幹,遇到矛盾向內找,家庭和睦了,原來身體上大大小小的病痛也都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家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幸福與溫馨。

二、我和家庭經歷的磨難

一九九九年七月,當我和妻子還沉浸在得法修煉的幸福中的時候,江澤民出於嫉妒法輪功人多而掀起的迫害運動就鋪天蓋地而來,之後,被綁架、抄家就成了我們的家常便飯。

我妻子經歷過公安和單位的十次綁架,被關過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還被非法勞教過一年,她第一次被綁架時,小女兒才九歲,當時,我不在家,幼小的孩子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媽媽被警察帶走,恐怖驚懼達到了極點。在十次的綁架過程中,妻子多次被勒索錢財,還被扣發過一整年的工資。

迫害發生後,我自己也是三番五次的被綁架關押,2000年12月5日那次綁架我妻子時,我也被綁架,妻子被送到看守所關了三十八天,而我因為這一次的被綁架,單位撤銷了我武保科科長的職務,後來由於不斷受到公安和單位的騷擾,同年年底被迫買斷工齡。

買斷工齡後,家庭收入減少了大半,還要供兩個孩子上學,家庭生活質量一下子就降了下來,幸虧妻子手巧,把家庭生活安排的還算有序。那段時間,好幾站地、一元錢的公交車,妻子也不捨得坐,她說省下這一元錢,能給小女兒買根冰棍,小女兒曾經感慨的說:「要是沒有迫害,我們家的生活該有多好啊。」

我還經歷過兩年勞教,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被強迫進行體力勞動,每天幹活時間長達十多個小時,而且每天都有繁重的指標,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因為完不成任務而被打罵、懲罰、關小號等,身心都遭到了極大的摧殘,我也出現了高血壓症狀,牙齒也出現了鬆動現象,因為得不到治療,最後半年連吃飯都很困難,結束勞教時,牙齒只剩下十幾顆,還都是活動的,回家後被迫鑲了全口假牙。

二十年的迫害中,儘管我和我的家庭經歷了數不清次數的擔驚受怕,但是全家人從不互相埋怨,從來都是相扶相慰,兩個女兒也在風雨中長大成人,小女兒大學畢業,大女兒博士畢業,現在他們都已經有了幸福的家庭,大女兒生了個女兒,小女兒生了個兒子,我和妻子也都辦了退休,我們的家庭已經從陰霾中走進陽光。

然而,讓我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災難再一次降臨。2018年11月9日,我和妻子再一次被綁架,妻子被治安拘留半個月,我在被綁架的第二天被東湖公安分局辦了取保,2019年5月又被通知批捕並等待開庭。

綁架我的那一天,小女兒抱著才一歲多的孩子陪我在東湖公安分局整整坐了一夜,孩子哭,女兒也哭。看著疲憊的女兒和幼小的孩子,我的心都要碎了,人都說父親是女兒背後的山,父親是女兒遮陰的大樹,而我的女兒卻在痛苦中以弱小的身軀為我當山做樹。

三、真、善、忍溫暖著我的家庭

修煉法輪大法,我和妻子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也用真、善、忍的原則教育孩子,在風雨中成長起來的兩個女兒沒有因為我和妻子的一次次被綁架而影響了她們的性格,相反,她們都非常堅強,非常自立,也非常勇敢,她們對親朋好友又都非常友善,尤其是對老人,更是尊敬孝順。

我岳母在八十歲的時候來到我家,來時已經完全不能自理,屎尿都得靠人伺候,人糊塗,還有嚴重的哮喘病。我妻子是家裏的老大,岳母重男輕女思想比較嚴重,妻子從小到大沒少為家庭付出,但是,除了幹活兒,從來都沒撈著好,岳母對妻子始終很苛刻,妻子結婚以後都不願意回娘家,一直都挺恨岳母的,直到修煉了,妻子才徹底改變了對岳母的看法。知道岳母不能自理後,妻子體諒弟弟和弟媳的難處,就叫妻弟把岳母送了過來。

老人沒來前,家裏吃東西是可著孩子,老人來了之後,我們是可著老人,有的時候老人喜歡吃的東西比較貴,我妻子就把東西分成幾份,每次只給老人做,剩下的就放冰箱裏給老人留著,我們全家人都沒意見,孩子也總給姥姥買好吃的。老人大小便不能自理,我們就掐著時間,兩個人抬她上廁所,有時候,抬到廁所了,沒便,回來坐到椅子上就便了,滿屋都是臭味,每一次的洗涮都是一個很大的工程,不但要洗衣服,還得給老人洗身子,比伺候月科的孩子都難;老人糊塗,啥東西到手就是玩具,不高興就又隨手摔了,有一次,老人乾脆把身上穿著的毛褲也當玩具了,等我們發現的時候,毛褲的一條腿都拆沒了。老人睡覺也沒規律,經常一宿宿不睡覺,我妻子就得陪著,有一次,我妻子實在是太睏了,就在老人旁邊的小床上睡著了,結果,一覺醒來,滿屋的地上都是白花花的東西,我妻子睜開眼睛都懵了,細一看,才知道是老人把枕頭芯全掏出來了。老人糊塗,而且不是一般的糊塗,一不高興了,看見誰罵誰,管我妻子也叫媽,經常把我當成串門的,有一次,乾脆就把我當壞人了,我從老人身邊經過,老人突然舉起拐杖狠狠地朝我後腦打來,我因為沒防備,拐杖重重的打在頭上,當時就起了大包,疼了很多天,當時,我真是有點生氣了,但是,過後想一想,我是修煉人,師父讓我做個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好人,這點事兒算啥呀,之後,我還是照樣對老人好,有親戚知道了這事兒後說:「你要沒修煉,那天,你指定得把老太太送回去。」

老人在我家呆了六年,六年中有多少麻煩事兒,說不清道不完,但是我們對老人的孝順從來都沒有變過,應該是我們的孝順感動了上天吧,老人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再就是看神韻晚會,來了沒多久,嚴重的哮喘病竟然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就沒了,剛來的時候,誰坐她身邊都害怕,總感覺她要憋過去。到臨終前,老太太啥都明白了,從家鄉趕過來的妻妹趴在老人耳邊問:「誰對你最好啊?」老太太清晰的回答:「大姑娘。」

2016年8月,我妻子回老家幫妹妹伺候她兒媳婦月子,有一天,她和妹妹去商店買東西,在乘扶梯的時候,一位老年婦女在扶梯上沒站住,從上邊滾了下來,我妻子出於善良的本能,在事發的一瞬間,直接用自己的身子擋了上去,老年婦女因為我妻子的一擋,毫髮無損的停了下來,而整個慣性和重量就傳給了我妻子,妻子直接從扶梯上摔了下去,造成身體多處軟組織損傷、腳踝粉碎性骨折。我妻子沒讓那位婦女負任何責任,她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有師父管,我沒事兒的。」

我從老家把妻子接了回來,大女兒把她送到醫院,拍片檢查後,醫院的大夫沉重的說:「這腳傷就是好了,也得跛腳,骨頭已經錯位了。」我妻子一聽,就堅決要求回家學法煉功,她說:「住院,我就得瘸;煉功,我一定能好。」大女兒拗不過妻子,就把妻子拉回了家。回家後,妻子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堅持用受傷的腳正常走路,剛開始,每邁一步都疼的大汗淋漓,但是,疼痛卻在一天一天的減輕,到了2016年11月,我妻子的腳已經完全康復,沒留下任何後遺症。這樣的奇蹟,在現代的醫學上根本解釋不了,一直為我妻子擔心的親屬,無不由衷的稱讚法輪大法的神奇。

四、我們違法了嗎?

無論是修煉前還是修煉後,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和公檢法打起交道來,更沒有想過「違法」會和我們聯繫上,但是,在這二十年中啊,我這個曾經的軍人、曾經的標兵,如今又凡事先想到別人的修煉人,卻總是處於公安的監控之下,而我們這個善良純樸、滿滿孝心的家庭,卻又總是承受著擔驚受怕。

近些年,讓胡路法院為法輪功學員開了很多次庭,律師在庭上做的都是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啥叫「以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啊」?教人做好人能是邪的嗎?一群手無寸鐵的修煉人能破壞了法律實施嗎?其實你們自己也知道給法輪功學員定下這樣的罪名根本就是強加之罪,但是,你們還機械的執行了命令,所有的開庭都是走形式,這也是我拒絕到庭的原因之一。

你們在把命令當法律,而不是把法律當依據,換句話說,你們維護的不是法律的尊嚴,而是自己心底裏那點小算盤──反正是上邊要求的,又沒損害我個人的利益。

「問問法輪是怎麼做人的!」這句話是大慶的一名公安在訓斥一名刑事犯時說的話,這句話在你們的心裏應該也有共鳴吧?你們以邪惡的命令給實實在在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定罪,你們知道你們自己犯的罪有多大嗎? 你們在對法輪功學員抓捕、提審、判刑的所有文件上簽下的名字,其實都是在給自己的未來留下犯罪的證據,中共的出爾反爾可不是一次兩次了。我為甚麼不到庭應訴,我配合了你們,就是配合了你們犯罪,這就是我離家出走的另一個原因。

從另一方面講,「舉頭三尺有神明」,我們的老祖宗啊,早就把這話告訴我們了,但是幾十年的無神論洗腦讓中國人甚麼都不信了,可是不信不等於沒有啊。我們都知道,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公民,我們沒幾個人親眼見到過市長,親眼見到國家主席那就更難了,為甚麼?因為地位差的太遠,那麼為甚麼我們看不見神佛啊?因為境界差的太遠。所以說啊,千萬不要輕言甚麼都不相信,明慧上登載的神跡文章多了去了,你們咋不看看呢。你們天天看到的、聽到的,都是中共的謊言,都是粉飾自己的一面之詞。中國人啊,其實真挺可憐的,我們從小就接受著「標準答案」,不能有不一樣的答案,不能有不一樣的聲音,現在的你們就是個典型的例子,中共把你們當傻子,你們都快成複印機了。

在眾多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我和我的家庭所經歷的魔難只是冰山一角,這一筆一筆的帳啊,上天可不只是給江澤民記著,上天也給所有參與了這場迫害的每一個人記著。你們都知道雇兇殺人吧,啥時候聽說過因為是被雇殺人就不負法律的責任了?道理啊,是一樣的。明慧網上登載的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到報應的例子比比皆是,大慶油田610主任劉希平叫囂過不怕報應,結果被肺癌折磨死了,八百垧派出所所長李大明叫囂過不怕報應,結果呢,車禍撞死了。

我們苦口婆心的講真相,我們想千方設百計的讓你們明白真相,我們把你們的安危和未來放在心上,你們卻反過來積極的迫害我們,從人性的角度講,你們這不是在恩將仇報嗎?

結語

今天,已經六十多歲的我是有家不能回,作為修煉人,我並不怕坐牢,知道了生命真諦,已經沒有甚麼能讓我畏懼,但是,我知道,我的生命不是為坐牢而來,我知道大法是來度人的,我知道對大法的態度關係著每一個人的未來,所以,我希望我能以自由的身軀為善良卻又無辜被謊言捆綁著的世人講述真相,我希望每一個人都有未來,都有美好的未來,也包括你們。

告訴你們一個與你們有關的信息,希望你們能有所省思。2019年5月31日,明慧網發出正式《通告》:「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日前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

我們偉大的師父在《轉法輪》開篇的論語中這樣寫道:「如果人類能以道德為基礎提升人的品行、觀念,那樣人類社會的文明才能長久,神跡也會在人類社會從新出現。在過去人類社會中也多次出現過半神半人的文化,使人類提升了對生命對宇宙真正的認識。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天體、宇宙、生命、萬事萬物是宇宙大法開創的,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

大法是慈悲的,大法也同樣是威嚴同在,希望你們能為自己選擇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