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因禍得福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二零一六年五月,我丈夫突然得了重病住進了醫院,使我修煉環境發生了變化。這是舊勢力對我的干擾與迫害,我不承認它、不要它,我照樣抓緊時間做好我該做的事。由於兩個孩子都在外地工作,身邊無人幫忙,我丈夫的狀況也不太好,我們只好到北京我兒子那裏去住院治療。

到了北京,我失去了集體的修煉環境,我一邊想辦法與當地同修聯繫,一邊該做甚麼做甚麼。北京是邪惡的黑窩,開始自己有怕心,不敢講大法的真相、不敢發大法真相資料,心中也很著急。於是,我抓緊時間多學法、多發正念,請師父幫助我。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就請師尊加持自己的正念,就這樣一步步又走出去了。出去時邊走邊發正念,清除所到之處一切干擾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用心貼好救人的大法真相粘貼。

師父說:「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2]我讀著這段法,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有師在、有法在,我去掉了怕心,堂堂正正的走出去了,得心應手的發真相資料、送翻牆軟件、貼粘貼、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買東西用真相幣,用多種方式多救人,完成史前大願,兌現自己的誓約。

丈夫突然得重病,不能走路,大小便失禁,失去了記憶,語言受阻,生活不能自理,整天傻呆呆的,這對我打擊很大。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我得善待他。我修大法二十多年,深知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就求師父救救他。

他出院後,我天天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字一個字的教。剛開始沒甚麼反應,慢慢的他也跟著念。在家裏念,在外面坐在輪椅上也念,天天誠心的念,慢慢的就恢復了大部份記憶。

三個多月後,我開始教他學法,讀《轉法輪》。他是大學本科畢業的,搞一輩子地質工作,還是地質大隊的大隊長。得病以後,好多字不認識了,都忘了,讀不成句,找不著行。我耐心的教他,認真的糾正每一個錯字,使他頭腦裏裝進了法。

由於堅持不懈的努力學法,由讀不成句到每天能讀一講法,讀的也準確了。學法時告訴他每人一段輪換著讀,他不聽,一直讀個不停。最近他明白了,他說:咱們輪流作業,你讀一段,我讀一段。這樣他讀一段就停下來了,叫我讀下一段。我學法有時犯睏,他就喊我:「別迷糊」,起到了幫助和督促的作用。我孩子看他讀法就問:「你讀的是甚麼內容你知道麼?」他雖然說不出來多少,但是他明白大法中的部份內涵。有一次他在外面摔倒臉擦破了,兒子問他疼不疼,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兒子沒聽明白,我告訴他是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法。我兒子聽了很高興的說:「我爸還真學進去了」。

前幾天,來個同修,我們一起發正念。同修問他能盤上腿嗎?他又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通過學法,使他從精神到身體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由坐輪椅到拄拐棍,不長時間,拐棍也扔了。

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我們全家高興極了。從此,我丈夫走上了修煉之路。

我倆每天上午學完法,就出去講真相救人。我帶著他走遍了我們小區的每個單元和周圍的所有樓區、街道、公路、商店、公園,附近凡是有人的地方都去。我貼真相時,他起到掩護作用。有一次我貼完,他高興的大聲念著:「法輪大法好。」剛開始他不知道注意安全,有人沒人都大聲念,現在很理智了。有時我教他唱「法輪大法好」的歌,有時背誦《洪吟》,目前已經能背二十八首。

這一切都證實了師尊的慈悲偉大,大法超常的力量。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我認真抓緊時間學法,堅定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使自己成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