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和親人身上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地道的農民,一九八七年結婚。結婚第三天,我就和妻子打架鬧離婚。從此以後天天吵鬧,誰也不服誰,經常大打出手,彼此無知的傷害對方。有了孩子照樣天天打,這樣也給孩子幼小的心靈帶來傷害。我心疲憊不堪,厭世的心越來越重,但是一想到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兒子,又狠不下心來,不能讓白髮人送黑髮人,也不能讓兒子失去父愛,真是活不起死不起。

一、大法給我一個完整的家

一九九八年冬天,鄰居向我介紹法輪功,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我看完後,心裏豁然開朗,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返本歸真,懂得了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準則,教人修心向善,善待他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先為別人著想,也懂得了人的苦難全來自於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業債所致。我恨自己為甚麼沒有早點學大法,使自己渾渾噩噩這麼多年,也給自己造下深重的罪業。

從此我對人生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是法輪大法給了我人生的正確方向。我向妻子承認自己的過錯和無知,今天我遇到大法了,就要照著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再也不打、罵妻子了。我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遇事講忍,與人為善。當妻子不對時,也能坦然的忍讓,從各方面關心愛護妻子。父母、孩子再也不用為我和妻子打架擔心受怕了,全家人和和睦睦。我覺著活著有奔頭,生活真是充滿陽光,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是師尊和大法給了我一個和睦、幸福、完整的家。

二、大法給了二姐第二次生命

我修大法後不久,師尊給我淨化身體,我的胃病、胸膜炎、痔瘡都神奇的好了,我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煉法輪功後,她那無法醫治的三叉神經痛也好了。這些都不多說了,著重說一下我二姐。

二姐當時得了子宮癌,已經到了晚期,醫院也不留了,家裏也沒錢給治了,說白了就等死了。二姐知道自己生命沒多長時間了,就回娘家住幾天,想趁自己還能動的時候和親人親近親近。來我家時,二姐心情非常低落,萎靡不振。當時我和父母剛學大法不久,二姐一聽我和媽說煉法輪功能祛病,真心修煉甚麼病都能好,她就信了,認定這是救命的希望,她學會了煉功動作,有時間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感覺心情舒暢,人也有精神了,因為當時要過年了,得回婆家過年,就在我這請了《轉法輪》和煉功磁帶回家了。在不到三個月的時候,我二姐的子宮癌就神奇的好了,癌症不翼而飛。因不敢相信這現實,二姐和家人到長春二零八醫院檢查,結果證實子宮癌真的好了。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是大法給了二姐第二次生命,全家人非常支持二姐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二姐還去了天安門為大法喊冤,討公道,直到現在,還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救度眾生的路上,兌現誓約。

三、按真善忍做好人,家人得福報

學大法前,我總覺得自己是好人,比別人強,不知道是在和已經滑下來的道德標準衡量。

我從大法中明白了,只有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才是真正的好人,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必須得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因此我在社會各個環境中都用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在利益上不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

打工時,老闆給我多記了幾個工,我都很坦然的退回去,開工資時,發現沒扣我的借款,我主動如數還給老闆(最後老闆以獎金的形式給我);我在工地幹活時,工地的東西常人都往家拿,用甚麼拿甚麼,我從來不動心思;我工作任勞任怨,不管老闆和領班在不在,我都從不偷懶。因此有單獨的工作或用人少的時候,老闆和領班都叫我去幹,他們放心。我用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堅持「真善忍」信仰,三次被邪黨非法勞教,數次被非法拘留,失去了人身自由達五年之久。迫害也給我的家人帶來了很大的傷害,兒子因此輟學打工。

但我的兒子明白大法真相,支持我學大法,每逢回家過年,都和我一起貼大法真相對聯。為此,兒子得到福報。

現在中國一個普通打工族,買一個樓房是多麼的難啊。可是兒子小倆口前年貸款買的樓房,去年升值賣了,賺了將近一百萬,又用這錢全款買了樓房,買了車。兒媳婦貧血,大夫說很難懷孕。但現在我大孫子都三歲了,健康可愛。兒子知道這都是相信大法和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

這是發生在我和我的親人身上的實實在在的事實,如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其實像這樣神奇、超常的事蹟在大法修煉中真是太多太多,每一個大法修煉者都經歷的太多太多。

法輪大法是佛法,是來救度末法末劫時世上的好人,希望所有的善良的人們特別是中國大陸的人,趕快了解大法真相,認清中共邪黨的本質,認清邪惡共產主義的真實目地是來毀滅人類的,抹去邪黨的印跡,退出黨、團、隊邪惡組織,從而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