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關讓我去掉「病」的觀念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在關難中同修的正念加持真的很重要、也很珍貴。可能我是那種悟性不好的人,但周圍環境還比較好,在關難中總有同修提醒,幫助我加強正念,使我闖過一次次難關。

二零零九年我在黑窩裏,身體出現了病業的假相,當時心裏產生巨大壓力,怕自己出現問題破壞大法,怕自己會死在那裏,讓家人傷心;牽掛兒子,心裏苦;丈夫被判刑,也被關在黑窩裏。這些各種人心和觀念壓的我喘不過氣來。因為煉不上功,三件事做不到位,我只能在幹活的間隙默默發正念,晚上在被窩裏看一點法,對這樣闖關真是沒甚麼信心,想乾脆找警察要求看病。

當時和我在一起的同修非常堅定的鼓勵我,說沒事兒,把心放下。有了同修的鼓勵,我就堅持一段時間,可是身體又出現某種狀態,我又緊張,再把自己的擔心說給同修。同修又跟我交流,我思想業又被消下去了。就這樣長達幾個月,期間身體曾反映出劇烈的表現,感覺胸內痛、癢、呼吸無力、身體顫抖。有一段時間我感覺走路時需要很用力才能走的穩,彷彿不小心就可能跌倒;身體忽冷忽熱,熱時熱到喘不上來氣,冷時冷的全身發抖、哆嗦。整夜裏不睡覺,感覺胸膛裏邊像著了火,思想壓力越大,身體越出現可怕的表現,做夢也夢見被綁到大台上揪鬥,被用粗大鋼管攔著,逼到角落裏,逼得喘不上來氣……

快到十月一日了,同修被我拖累的也急了,對我說:你得快點好起來,已經通知全大隊的同修幫你發正念,也通知了外大隊你的老鄉,再這樣下去你要拖大家後腿,影響大家整體做正事。我為同修的慈悲深深感動。

一天走路的時候背法,突然醒悟,我身體一不舒服,我就擔心,擔心甚麼呢?我的擔心不是來源於常人的現代科學嗎?現代醫學常識認為甚麼狀態是甚麼病,這種觀念再正確,它能超越佛法嗎?而佛法是超越一切常人科學的,現在有這麼多大法中的神在為我發功,我頓時感覺豁然開朗,思想中再冒出不好的念頭時,我就背法。每次都這樣用法來消掉這個擔心和怕心,每消一次之後都感覺身體輕鬆一些。

師父講過:「魔難也不會是偶然的,絕對是要去你甚麼心,然後叫你提高的。」[1]我曾不止一遍的問師父:您要我去甚麼心呢?這時我也知道了,同修點我:在這裏誰也別惦記,惦記誰都沒用。我不再想兒子,努力排斥那個負面的情緒、思維,漸漸的那個壓得我透不過氣的物質散掉了。

從黑窩出來後,由於怕心阻擋不能精進,我又經歷了幾次病業,通過向內找,放下執著,精進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闖過,每次都有不同的突破,每次都是對名利情的捨棄,每經歷一次之後心性都有大的提高,每過去一次就又增強一份對師對法的正信,每一次都去掉一層「病」的觀念。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第一次病業,我知道我該回到法中來,但是那時正念不足,吃藥了。

二零一三年春天,我又大量咯血了(我知道是自己對物質的貪慾招來的),我求助於同修,然後感覺自己正念強了。於是連續兩天(或兩、三天吧)就是強化煉功,上午、下午、晚上重複煉。夜裏只睡兩小時。兩天之後不咳了,過去了。

二零一六年,第三次還是同樣的關,還是像以前那樣的加強學法煉功,但是沒有徹底清除,那時就有點不知道怎麼辦了,這時遇到一位同修,聽了同修講的一些闖關的經歷,就感覺又有了很強的信心,也悟到自己該放下怕心,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就這樣假相徹底解體了。

後來我看到同修文章說沒有病業關,都是心性關,深有同感,確實是這樣。同時每次過關的過程也是去「病」的觀念的過程,每次過關時精神都很緊張。後來悟到,那個緊張其實還是怕,怕有「病」。

有一次,接連多日強化學法煉功發正念,好像沒有甚麼變化,身體還是那種痛和壓重的感覺,不知道差在哪裏,心裏不免又生出恐慌焦慮。這時同修來點悟:沒事,那只是業力。我就釋然了,把心放下,只管精進、不理會身體的甚麼感覺,它再出來動我心,我就用正念否定它:我是神,你啥也不是,你不用嚇唬我,我不怕你,你不用給我表演了,滅了吧!漸漸的那種疼痛和壓重感不知不覺中消失了。我明白了,哦,還是去我那個怕「病」的心。

我開始背《轉法輪》,當背到第六講:「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只要你的身體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的,本來是好事。」[2]感覺那個怕病的心又被消去一層。師父早就把「病」的問題給我們講清楚了,可是在實修中,人的觀念和思想業力會干擾,其實這時就是要讓我們修去這個「病」的觀念。

以前我比較注重修去這個怕病的怕,因為怕就等於是求,越怕情況越糟糕。有了一些經歷之後,再遇到問題就知道首先不要怕,然後向內找、修心、精進,看看自己是否在哪方面應該有所突破了。

今年一次與同修交流中,同修為我背誦師尊的一段講法:「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冤不冤?但是也沒辦法,他不精進哪。也有的人很精進,但是唯獨就這個問題,他就不是那麼太放的下,所以這很複雜的。其它都行,就這個問題還不行。大家知道,修煉是講究無漏的。你有漏它能讓你上天嗎?就這麼回事。」[3]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思想概念中應該完全去除「病」的概念,一個神,或者一個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者,就是沒有病的,對於病,師父從不承認,我們也不承認,連「病」的概念都沒有。師尊早已將大法弟子微觀的身體淨化,地獄除名,所留給我們的,只有修煉,救度眾生。回看當初,自己那關於「病」的觀念是那麼強、那麼重,現在真正認識到,一個真正的修煉者真的是沒有「病」的。

慚愧自己悟性不夠,心性提高慢,讓師父操心。也知道自己老受病業干擾是由於有名利心、安逸心和怕心阻擋精進,還有很強的自我和思想業干擾,使得學法和煉功不能專注和靜心,這些都是需要克服和突破的,這些敗物需要被層層剝去。我願意像一個小木屑一樣把自己溶入大法裏,我相信在大法的熔煉中,在師尊的慈悲救度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這些被舊勢力強加的腐鏽一定會被熔化掉。

感恩師尊慈悲救度!同時,藉此文感謝多年前在黑窩裏及在每次魔難中幫助我的同修,也希望對病業魔難中的同修有所啟發和幫助。

層次所限,認識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