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耄耋老人闖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老伴(同修)突然拉肚子。被子、床單上、內衣內褲都是,臥室裏臭氣熏天。我整天整夜不能閤眼,折騰的我精疲力盡。

我老伴今年九十一歲,我也是八十六的人了,孩子們都不在身邊。我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大法的。修煉中,幾次經歷過魔難,從未去過醫院,也未吃藥。這次魔難突然來襲,而且時間較長。最麻煩的是,白天黑夜隨時地拉在床上及衣服上。

老伴好長時間不吃不喝,時而清醒,時而糊塗。怎麼會這樣呢?問其原因,原來他好幾天沒解大便,他背著我煮了一大碗瀉葉藥喝了,老執著用瀉葉藥解大便。我多次說:修煉人每時每刻師父都在給我們調整身體,不需要用人的辦法來解決,這是執著造成的。果然,他的執著被邪惡鑽空子了。

十幾天了,老伴還是那樣,而我整天整夜守著他,不能學法、不能煉功,更談不上去講真相救人。在這無奈中,我忘記了找自己,也動了人心,強勢的指責、埋怨他,心性掉下來了。

元月二十號下午,我趁天氣好,督促老伴同修起床,扶他到陽台上曬太陽。突然腰一彎,頭栽下去了,起不來了,我扶著牆壁,爬到床上倒下去了。沒辦法,我把遠在外地的女兒招回家了。她把消息告訴了我的三個兒子。他們商量,在他們住地附近去租房子,把我們老倆口接過去照顧。

女兒來了動員我們到他們那兒去住,我不同意。我想我是修煉人,不是常人,常人老了兒女養老,修煉人遇到魔難,跑到兒女那兒去養老,那就是不修了嗎?跑到兒女們安排的安樂窩裏躲起來,魔就沒有了嗎?我告訴他們:我哪兒也不去,你們也別為難了。

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明慧週刊》上發表了一篇《正法修煉怎麼修》的文章,我讀了好幾遍。同修的理悟啟迪了我:正法修煉其實是正法修煉的心性怎麼修?正法時期絕對不能放任而允許迫害存在,不允許不好的思想念頭存在,正己、正人、正眾生、正一切!已經發生和存在的不好與不正的想法與事物都要歸正和清除!

這次魔難我認識到了,強勢的對待家人、指責、批評,認為是別人影響了自己。師父說:「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1]自己要學法煉功講真相是為了自己能夠有威德,才能圓滿,這是自私自利的。這都是要努力清除和歸正的。我還有很多執著,今後一定要多實修。

再說老伴同修的情況。他在這次魔難中比我修的好,心性提高很大。我的強勢指責、兒女們都埋怨他:把媽媽累垮了,修煉也不努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等。不管大家怎樣說他,他不辯解、不生氣,照樣該吃就吃,該喝就喝,冷的、熱的、好的、差的都來。衣服被子濕了,他有時說,不換就著穿、隨它。有時兒女們說:你要是老睡在床上,不能起來,把你送到養老院,你就慘了。他心不動,若無其事。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在陽光下讀《轉法輪》,還不戴眼鏡。有同修問他:您跟誰走?他說:跟師父走!跟師父回家。現在他還練習在家裏扶著走,儘量讓自己動。腸道也順暢了,不便秘了,真是壞事變成了好事。

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和精心安排下,我們的修煉、生活都在有序的安排下好起來了。我的腰疼也好了很多,我天天都感到師父在給我調理背部的彎曲狀態,從根本上給我恢復。

我現在基本上能料理日常生活,學法、煉功增加發正念的時間,不管怎麼疼痛都堅持煉功。我的學法、生活、修煉中師父的安排有序:同修們的交流幫我在法上提高,經常有人送資料;還有我的鄰居也主動幫我去買菜,幫老伴同修理髮,買日常生活用品。這些都是我以前沒能想的到的。這麼大歲數的人,能這樣生活的,只有大法弟子!感恩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