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一起闖「心性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最近,本地有老年同修過病業關,身體很痛苦難受,承受不住去了醫院。因為本地近幾年也有不同年齡段的同修在病業魔難中離世,我的心情非常急迫。一旦走到醫院,完全依托常人的思維,後果不堪設想。身邊這樣的例子不少了。有的同修拖了幾年關也過不去最後還是離世了,我就帶著試試看的心情找他們陸續交流。

和幾位同修交流,都是幫助找以祛病健身為目地而走入修煉的人心及其它人心,也給他們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各地同修各種正念走出病業魔難的心得體會,但收效不大。這幾年陸續離世的同修雖都是在延長了生命後離世的,已經算是奇蹟了,但本地能闖過大病業關過來的沒有幾個,有些同修甚至是平時三件事做的很努力的。我也發現這些同修們都很能吃苦,可怎麼就走不過來呢?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把過病業關的問題給我們講透了,如果還不能正念闖關,一直虎視眈眈的舊勢力就可能要下黑手了

通過深入交流發現幾個問題,我們總結以下四點。

1、走出「自己修的不好」的誤區

與過不去病業關的同修交流,發現同一個誤區:他們認為自己修的不好,師父是在法上管,所以自己不可能像明慧網交流文章中那些闖病業關的同修一樣創造奇蹟。有的拖了很久,他們的內心是矛盾的。為了不給法抹黑,用常人的方法過度一下,也許更好些。

病業關過不去的同修往往拖的越久越沒有信心,因為那痛苦在他們身上,這不是我們能體會的滋味,過關消業雖然是假相也跟真的「病」一樣難受。

師父明示:「因為舊勢力考驗人它可不是「我跟你玩玩而已」,它來真的。「我不是想讓你成神的。抓住你的人心一定要給你拽下來的。所以你說它是病,那我就真讓你這個地方成為像病一樣,連透視、化驗我都讓這跟它一樣。」」[1]

他們其實是信師父的,就是這個誤區──覺的自己修的不行,有些至死都是這樣想,甚至不想讓同修幫發正念,說那是浪費同修救人時間,總說自己太差了,自己承受吧;還有的同修說:「人家同修都修的滿身卍字符,我可能啥都沒有。」總之,各種負面思維。

不是這樣認識啊,病業關不管是否舊勢力有意迫害或考驗,我個人認識,我們修煉人是有師父管的,就看我們是否真的信師父。想想有些病危的常人就念「法輪大法好」都活下來了,何況是我們要繼續助師正法的修煉人呢!真正幫我們過來的是師父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不是你修的好不好,一切是師父為你做。而常人思想很簡單,就是相信師父就走過來了,活下來了,而我們的思想卻複雜了很多。你真百分之百的信,就能百分之百的好。那個「自己修的不好」的負面思維此時佔了上風,卻是舊勢力強加的。

近期,身邊一個身材瘦小的七十多歲阿姨同修,由於急躁心招來了病業假相干擾,在家裏躺了五天,吃不下喝不下,膽汁都吐出來了,本來她就瘦小,這下看著更瘦弱了,到第三天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快要死去了,她想,身邊還沒有同修知道我的情況,就這麼死了嗎?怎麼行啊。她睡夢裏啊,邪惡開始給她干擾假相:讓她看到一個四十多歲年輕女同修出去做正事,回來就倒地不行了,還看到一些也是類似的景象嚇唬她,想想看,這正是舊勢力下的圈套,讓同修沒有正信:這年輕的做那麼好都死了,我這老年的是不是更難啊,緊接著夢裏聽到,遠遠傳來師父一聲呼喚「有法在……」當即這個阿姨醒來了,是啊,我是煉功人啊,有師在有法在啊,於是堅強的站起來煉功,當煉第二套功法,她女兒回來看到很著急說:「媽那麼多天沒吃東西了,不去醫院還不好好躺下休息」。女同修堅定的一句:「是煉功人肯定要煉功啊,那才是真信師父啊,那才能好啊!」女兒說:「媽,我真佩服你!」便出去不再打擾她。第五天,這阿姨就慢慢恢復了正常,全家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同樣這個老阿姨家的鐘點工修煉了大法,她的常人丈夫有一天突然重度腦梗全身癱瘓,牙齒緊咬口吐白沫,送醫院搶救,他知道他的妻子修大法後身體很好,他要求給他聽師父講法,結果三天後就能活動了,在醫院爬樓都可以了,一週後就出院回家了,不是一般的腦梗,是十幾處腦梗啊!常人聽了都覺的沒希望的一個生命,就這樣恢復了健康,醫院和家裏十幾口人都稱奇蹟啊。僅僅就是因為信,師父就管他。何況我們修煉人呢!師父一直都在我們身邊啊。

2、對出現「病業假相」的同修一定要持續鼓勵

多年前一個出現「尿毒症」假相的同修,拖著難受的身體在家很多年,常年陸續很多同修去家裏和他學法、向內找、發正念,過程中有一定效果,但後來身體難受無力,有時全身瘙癢難耐,靜不下來。他不怎麼主動學法,更不煉功。平時我很少去看他,有一次過年期間我去取新年晚會光盤,就他自己在家緩慢的給我開了門。我並不清楚他的近況,只是想既然來了一起煉煉功,總會越來越好,沒多想就說:「咱們一起煉功吧,我可高興能和你一起煉功了!」於是他煉了第一套,感覺每個動作都非常辛苦,有時一個動作還會大喊一聲,我就說「你真棒。」他再做一個動作我繼續鼓勵,第二套功法煉了一半休息一會後繼續煉完,過程中我一直鼓勵,直到他第四套功法煉累了,休息了,第五套功法坐了超過半個小時。過程中,我一直鼓勵他。臨走時,我說:「很高興和你一起煉功啊!」他對我說:「你知道嗎?我已經大約兩年沒煉功了,所以很吃力,你真的很慈悲,所以你說我就煉。」我聽了心裏很感慨,很想哭。

還有一次我去了,碰巧大家一起在他家裏學法,我不清楚他的情況,發現他不出來和大家一起學法,卻在屋裏躺著,很長一段時期都是這樣,大家都無力說服他一起讀法,讓我試試。我也是一番鼓勵,說很高興能和你一起學法,我們一起讀書吧,結果他真出來了,他看書容易錯行讀不到位,應該是有些自卑的,我手指著一個個字帶他一起很慢很慢的讀,結果一講都讀下來了,過程中他很辛苦,卻還是堅持下來。這讓我很感動。

有個同修的媽媽,年紀也很大了。曾經是輔導員,因她長期脫離法,在我們勸說之下又走回大法修煉中,但由於車禍導致要坐輪椅,後來舊勢力迫害讓她身體出現異常,經常不自覺就尿一地,說看到很多蟲子在牆上,密密麻麻的,還有另外空間的生命來討債。一次我去了,想陪同她一起學法,她一身尿騷味兒,讀法讀錯行很嚴重,她沒力氣,我坐著讓她扶著我的肩,一個字一個字指著書讓她讀,她讀的很認真,但張嘴很大的惡臭味道,但她一直堅持著,說實話,就是這樣對法的一顆真誠的心,讓我很感動。直到晚上六點了,我說一起發正念吧,她也想坐著一起發,剛準備坐到床上尿了一地、一褲子,但穿著尿濕的褲子還是認認真真坐著不動發正念。

我身邊一個出現半身不遂假相的六十歲的女同修,已經在床上躺了六年多了,她妹妹沒有修煉,經常是伺候她一累了就罵她「有病不看。」不能吃甜不能吃多,天天還打胰島素,她已經被罵的沒有信心了,心也越來越常人化,她其實失去了修煉的信心,有時提到師父眼淚就下來了,自暴自棄時還罵人。早期她付出很多,也到北京證實法。師父一直沒放棄她,同修看到另外空間師父用大手把她胃裏的黑糊糊的敗物往外掏。因為持續很多年了,有時沒有耐心我會嚴厲批評她,說話很重。於是師父在我夢裏顯現,我給師父遞上一杯水,並說到這女同修不要強,喝水還要用吸管,結果師父輕聲告訴我:一個手確實很難的,要體諒她啊!我恍然大悟,我對同修的慈悲心還不夠啊。修煉就是要建立信心啊,真正能幫到我們的是師父,目前通過鼓勵她也越來越有信心了。

師父說:「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3]

其實,這些在闖關的同修真的很想做好,盡可能多一些鼓勵和耐心,他們的心會有更加堅定的正念,不要讓他們有在我們之下的感覺,不要讓他們產生「我修的不行」的概念,幫他們去除負面思維,只會越來越好。雖然舊勢力看同修有漏下黑手,但我們不能承認更不能覺得無可奈何。

3、破除常人的「營養」觀念

有的同修特別是老年同修,對食物補充身體營養方面,一直留有人心,有些同修牽掛兒孫,會在營養這方面很用心,平時自己會被觀念主導,也往這方面用心。我認識的其它宗教信仰團體的朋友,很多不修本體,不能改變本體,都要講究營養搭配及養生,講究如何保持身體健康,生病要吃藥。而我們是修大法的,身體在煉功時已具備高能量物質,裏面啥元素都不缺,所以在大法弟子身上才顯現了那麼多的奇蹟。常人現在都講養生,我們能靠養生來益壽延年嗎?一定要用正念看問題。師父告訴我們:「修煉是講究無漏的。你有漏它能讓你上天嗎?」[1]師父是帶我們破除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走向大圓滿啊!

4、病業假相會變化

有些同修病業關過不去時,病業假相會隨之變化,有同修在家裏,癌症假相吃不下東西,腿很腫,到了醫院消了腫了。心裏想,這去醫院還是管用,你們說正念闖關我也信,醫院幾個療程我也得跟。其實腿腫是假相,吃不下也是假相,是會難受,但這就是過關啊!消業哪有舒服的,假相一大,人心就上來了。

有個湖北同修初期得法才兩週天目打開了,打坐時看見自己每個手都托個星球,身體好似宇宙那麼大。所以在初期得法師父已經把我們推到位了,我們已回不到常人了,最多是一點黑氣往外冒。

以前看一個新學員的交流文章,談到闖病業關,舊勢力干擾使她看不見也聽不見,不能看法,不能聽法,不能交流,很多同修來給她發正念都沒有明顯變化,甚至假相表現的更加嚴重,時間一長,同修擔心她是新學員,會不會就這樣離世了?是不是該去醫院?這樣會給法抹黑吧?但她始終不放棄,堅持不去醫院,就是信師信法,師父給她打開天耳通,她聽到邪惡對話說,它們撐不住了。於是她告訴同修堅持幫她發正念,在邪惡因素被清理到只剩下百分之十時,才出現了明顯的好轉。百分之十啊,才有變化,這個信師信法,可是對所有參與同修的考驗啊。

5、長年不在法上怎麼辦?

有些同修得法入了門,長年不夠精進,享受著健康身體帶來的舒適生活,三件事中救人做的不好,甚至不敢做,這也是舊勢力下狠手的藉口啊。這樣的同修周圍同修要帶他,告訴他們修煉人必須要救人,助師正法。並用最簡單的方式引導他們參與證實法,一定不要讓他們有壓力。

比如,一天花一張一元真相幣,或放一本小冊子,或用第三人稱和朋友聊天講一點真相,或者寫點簡單的交流心得,或多對黑窩發發正念,或者幫傳遞資料。讓他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點小事,把心用在整體證實法上,助師正法能做的事很多啊,每天做一點也能積少成多,關鍵是用心多少,慢慢再帶動他們做的更好更更好。

個人理解,我們只要存在就能發揮正的力量,肉身很珍貴,師父明示:「生生為此生」[4]。我們就要師父要的結果─幫同修走過病業關,不要承認舊勢力的任何迫害藉口。

以上是近期對過病業關同修交流的一點理解,不妥之處請同修交流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