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父賜給你們倆的禮物」

我家四歲小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可兒是我的女兒,剛四歲。她雖然年紀小,已經是個大法小弟子了。

一、小小交流會

不記得從甚麼時候開始,可兒每天睡前都主持一家三口的交流會。

昨天晚上學法快結束時,可兒拿著一個積木圖,悄悄說:「媽媽,一會兒學完法你幫我搭這個。」我看她剛才在那打哈欠,知道她已經睏了,就在她耳邊說:「學完法該睡覺了,媽媽答應你明天早上一起玩。」可兒一聽就哭了。丈夫在一旁訓斥我:「又惹我姑娘幹甚麼!來,過來坐爸爸腿上。」

學完法送走同修,洗漱上床,可兒說:「來,開個交流會!爸爸先說,今天有甚麼不好的表現和好表現?」我正在腦海裏播放丈夫忙碌的一天:上午工作,下午去跟一位長期走不出來的同修交流。回來他又做晚飯,還真沒啥不好的表現。可是丈夫說:「剛才我不應該說媽媽,我對可兒情太重,看到可兒哭就心疼,這是不對的。」可兒說:「爸爸找的對!我昨天摔倒,是自己不小心,你也怨媽媽了。」

然後可兒繼續主持:「該說我了,媽媽幫我找一下,今天我有甚麼好表現。」我說:「第一個好表現,學完法主動收玩具,收的很乾淨;第二個是,放學時我來不及接你,拜託悅媽接你去她家,剛開始你哭了,但是很快調整情緒,高高興興的跟悅玩。而且走的時候還禮貌的謝謝悅媽,這點做的好。」可兒開心的說:「媽媽,我幫你找一個你的好表現,就是剛才爸爸說你的時候,你沒動心!」嗯,這小傢伙,說的還真對。以往遇到丈夫說我的時候我總是要辯解幾句,就算強忍住,心裏也要翻騰一會兒。今天真的沒往心裏去,那顆不願意讓人說的心去掉了。我說:「我還有一個好表現:悅媽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你哭了,我也沒著急,而且還動了正念:可兒沒事兒,她會控制不高興的情緒,也理解爸爸媽媽。結果這一念打到你頭腦裏了。」可兒聽了,樂得在床上直打滾:「哈哈,媽媽有正念嘍! 媽媽有正念嘍!」

交流會結束,丈夫回房間睡覺,可兒讓我給她背法,枕著我的胳膊甜甜的睡了。這小小的交流會,對我的修煉提高起了大作用,也促使一家人都能做到修心向內找。

二、證實法 講真相

我們住在一個大學家屬區,可兒的幼兒園就在小區裏。老師姓何,原是公辦幼兒園園長,如今六十歲了,退休後在自己家開了這個小幼兒園。因為可兒很有愛心,跟小朋友相處總是寬容禮讓,何老師非常喜歡她。有一個性格內向的女孩叫竹,剛來幼兒園時一整天都不說話,低頭在一邊搓衣襟。老師示意兩個大一點兒的孩子主動接近她,可是那兩個孩子都不願意。可兒主動陪伴竹,拿玩具給她,跳舞的時候就在她身邊做示範,吃飯也坐在竹的身邊。因為有了朋友,竹很快就適應了幼兒園的生活。她媽媽看到我感激的說:謝謝可兒,也謝謝你!在可兒的影響下,竹變的樂觀開朗,經常請可兒去她家玩。

何老師在公立幼兒園幹了一輩子,每個月的教學內容都安排愛國主義教育。三月份的內容是「學雷鋒」,還教孩子們唱學雷鋒的歌。一天,我去接可兒,聽到小朋友們都在高聲唱著,可兒在一邊畫畫沒唱。回家我問她:「小朋友唱的那首歌你為甚麼不唱啊?」她認真的說:「歌詞兒不好,有邪黨!媽媽,你給老師講真相吧,要不然何老師和小朋友們都不知道。」我說:「好,明天放學媽媽帶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送給老師。」第二天一大早,可兒說:「媽媽,咱們上學就帶去吧,要不然今天老師還得教我們唱。」我一想,有道理!講真相宜早不宜遲!

何老師年輕的時候被迫下過鄉,是邪黨政治運動的受害者,在下鄉期間冒著被檢舉的危險偷著堅持看書學習,後來返城考上了幼師。我跟她講邪黨破壞傳統文化,給中國人洗腦,共產主義在另外空間是一個靈體,歌曲中有邪靈因素,唱這樣的歌對她和孩子都不好。我又講了可兒的爸爸因為修煉大法被判重刑,在監獄中被酷刑折磨致癱瘓,回家後煉功三個月身體恢復正常。何老師聽了感到很震驚,她說:「我一直羨慕可兒爸爸年輕,羨慕你們恩愛幸福,哪知道經歷了這麼多苦難!這回我知道了,這樣的歌不唱了。」我說:「您抽空好好看看這本書,對共產主義本質會有更清楚的認識。」何老師連聲道謝:「你不告訴我這些我還真不懂,謝謝你!」

可兒的自控力很強,從來不亂吃零食。小雨的媽媽羨慕的說:「可兒的忍耐力太強了,小雨每天放學不是要吃冰淇淋就是要糖果,可兒在旁邊看到了也不要。」因為我告訴過可兒總吃零食是一個執著心,大法弟子要修掉執著心。可兒明白,那個想吃的不是自己,是身體裏面住著的「饞蟲」,小食品的添加劑味道饞蟲很喜歡,她不吃零食是要把壞「饞蟲」餓死。

因為都在一個小區住,天氣不好的時候小朋友們就到我們家裏來玩。家裏貼的年畫上有「真、善、忍」三個字,陪孩子來的家長看到了感到很驚訝,因為電視裏的造假宣傳,使他們對大法產生過誤解,疑惑我們家怎麼會貼法輪功的年畫。當知道我們一家都修煉大法時,他們更是感到難以置信。因為在他們眼裏,我們既善良平和,又寬容大度,是高素質的人,跟電視裏的宣傳怎麼也對不上號,尤其在孩子的教育問題上更是寬嚴適度。通過我們平日的言行和進一步講真相,幾個家長都明白了天安門自焚是造假,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在挽救人。有一個家長感嘆的說:以前出國經常看到法輪功的展板都不敢靠近,還以為他們在搞政治,這回明白了。

一次我帶可兒坐火車,對面的一位中年男士想用微信訂轉乘的火車票,自己不會操作,請我幫忙。可兒在旁邊大聲說:「媽媽,你不告訴叔叔一個好事兒嗎?」中年男士笑著問:「甚麼好事兒呀?」我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三退保平安,給他講貴州的「藏字石」,天要滅中共,入過黨團隊要聲明退出才能平安。他說入過團,我幫他起了個化名,他高興的點頭同意了。最後他囑咐可兒注意安全:「這個好事兒可不要大聲說喲!」

還有一次在商場,我們偶遇一個朋友。她們一家在餐廳吃飯,朋友的兒子跟爺爺先吃完出來玩,我想跟他爺爺講真相,可兒就默契的帶著小弟弟去一邊看小魚,等我講完,可兒跑過來問:「媽媽,你講真相了嗎?我剛才幫你發正念呢。」

三、學法背法

同修每天晚上來我家學法。可兒一看同修來了,就把坐墊兒擺一圈,自己的坐墊放中間。有時她也要讀,用小手指著一個字一個字的讀一段《論語》,或者讀一首《洪吟》,然後就自己玩玩具,一邊玩一邊聽大人讀法,偶爾還跟著重複兩句,都聽進去了。可兒三歲的時候就把《洪吟》中的詩詞基本都背下來了,現在每天晚上還要背,有時睡不著翻來覆去的,我問她:「你缺點啥?」我的意思是問她是不是要喝點奶,她卻說:「缺法。」於是我就再給她背,直到她睡著。

有時候我守不住心性生氣,可兒就提醒我:「媽媽,那不是你,生氣是魔性!」或者在一邊背法給我聽,一聽到法,我馬上能意識到自己的問題。要是有幾天我沒出去講真相,可兒放學回家就像知道似的,用命令的口氣對我說:「媽媽,你明天必須得救人。」偶爾可兒也對她爸爸說:「爸爸,你看到有緣人要給他們講真相。」丈夫喜歡玩,經常看手機、電腦。可兒說:「爸爸不好好修,等大法弟子都圓滿了,他就得坐那兒哭啦。」聽到四歲的小弟子說出這樣的話,我和丈夫都感到汗顏。

我問可兒:「你是從哪兒來的?為甚麼來做我們的女兒?」可兒說:「我是從天上來的,是師父賜給你們倆的禮物!」

感恩師尊的救度!感謝師尊送給我們這麼好的禮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