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在大法中成長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八日】一九九六年經人介紹,我們夫妻倆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修煉僅一個月,我嚴重的心臟病不見了。昔日全身無力、心慌、氣短、愁眉苦臉的我,變的走路一身輕,腳不沾地一樣,高興的整天合不攏嘴,我能上班了。見證奇蹟的丈夫和孩子說我變了個人。

當時兒子七歲,我們常帶孩子參加學法小組集體學法,孩子瞌睡了,便枕著我的大腿,睡在水泥地上,也不感冒。

記得兒子上小學時,我帶他上街玩,碰到同修賣橘子,同修順手遞一個橘子給兒子。離開後,我發現兒子手中的橘子不見了,便問他橘子哪去了?他說:「媽媽,我看阿姨的嘴唇都乾裂了,怪可憐的,趁她不注意,我悄悄放回原處了。」我讚揚兒子:「做得對!」 兒子會替別人著想了。

在大法中成長的兒子,總是樂呵呵的,既聰明又懂事兒,他嚴格遵循師父的教誨,用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行為。他上初二的時候,剛分完班不久,老師還認不過學生的模樣,將我兒子當成了班上那個調皮的同學,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嚴厲批評他長達半個小時。兒子既不生氣,也沒辯解,依然笑瞇瞇的。幾天後,老師知道批評錯了,又當著全班同學給他道歉,並說:「你小小年紀,忍耐力怎麼那麼強?真了不起!」兒子回家後把這事講給了我,我說:「其實,你可以向老師解釋清楚。」他說:「當時老師很激動,很生氣,我想,就讓她發洩出來吧,這樣對她好一些,我沒有事兒,也批評不壞。」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法被中共瘋狂迫害,我和丈夫多次為大法說公道話上訪,被單位無理開除,沒有了經濟來源。二零零零年,我和丈夫公開在戶外煉功,被警察綁架,家裏只剩下十歲的兒子。我們臨走時,將家裏僅有的十元錢留給了兒子。警察非法抄家時,看到飯桌上除了鹹菜和十元錢,甚麼都沒有,兒子每天一個人吃的是方便麵,喝的是涼水,上學沒耽誤一天。一位善良的警察哭了。後來,兒子被聞訊的同修接到家中。我回來後,同修對我說:「你兒子很懂事兒,我給他零花錢,他一分也不花,又給我放回來了,總是笑呵呵的。」

那幾年,我常常帶孩子到菜市場撿菜葉子吃,他看在眼裏,記在心裏,生活上一直很節儉。上高三那年,兒子老穿那一套校服,髒了就洗洗,破了就補補,補了多次了,真沒法穿了,我讓他再定製一套。他說:「你從裏面貼塊布,將就將就,沒事兒的,等畢業了就不穿了。」鞋子破了,也讓我補補。細心的老師觀察到了這一切,他對兒子說:「我真想不出你父母是怎麼教育的你,這麼懂事兒!這麼樸實!這麼優秀的好孩子!」這是大法的威德!

迫害很嚴重的時期,孩子一直給我和同修間傳遞大法真相資料。高中學習很緊張,他就利用中午、晚上休息時學幾頁師父的講法。

兒子上高中時的一天,中午飯後走到教室樓下,一塊玻璃從四樓掉下來,直衝他的頭部,他全然不知,還在往前走,玻璃順著他的頭邊下來了,他嚇了一跳,抬頭一望,好多腦袋在愣愣的看著他。原來是四樓同學打球時不慎砸破了窗玻璃,若砸到頭上,後果不堪設想。是師父救了兒子的命!

兒子順利的考上了大學,大學畢業又考上了研究生,他經常給同學、老師講大法真相,揭露這場非人的迫害,非常智慧的、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講。有一次,他給同學講真相時,放《風雨天地行》光盤,好多同學都哭了。別的院系的一位教授點名要見兒子,親自對他說:「佩服你,了不起!」

研究生錄取時,有兩位教授爭著要他。其中一位是大學校長。兒子先選擇了另一位教授,後來才出現了校長,幾經周折,兒子還是信守承諾,成了那位教授的研究生。教授對兒子非常好,兒子的科研做的很成功,有多篇論文在國外發表。

三年前,兒子以優異的成績被國外的名牌大學錄取,攻讀博士學位,幾乎全免費。我們深知是大法給他開智開慧。丈夫這些年也已找到了很好的工作,收入頗豐。並在工作中對企業的老總、各級高管講真相。這一切,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

兒子長大了,我們真想找個修大法的兒媳婦,可這麼多年,兒子一直沒遇上這樣的人,他犯愁了。

我說:「你可以跟女孩子講真相,讓她明白真相得法。」二零一六年,女孩出現了,她也是一位博士。兒子給她講真相,她聽;勸三退,她退。在與兒子交往過程中,她就覺的兒子是個難得的好人,漸漸的她走入了大法修煉。結婚後,在我們這個修煉的大家庭中,我們比學比修。

兒媳修煉中,她的天目多次看到師父的法身、另外空間的景象,給了她很大的鼓舞。晨煉時,她總是第一個起床,再把我們喊起來,集體煉功。

聽著優美的煉功音樂,沐浴著師尊的佛恩浩蕩,我們唯有精進,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回報師恩,兌現誓約。我們全家跪拜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