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風雨磨礪 花香沁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生活在東北,在銀行工作,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煉。「七﹒二零」後同修教我初次登上明慧網,當打開主頁,映入眼簾的是師尊在山中靜觀世間的照片,我激動無比──找到家了!

從此我每天都上明慧網,也向明慧網傳遞真實可靠的信息:惡黨迫害大法弟子的信息和同修們正念正行反迫害、證實大法的交流文章,也從明慧網下載同修製作真相資料需要的各種信息和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精彩的交流文章。

回首二十年,我的正法修煉之路與每天瀏覽明慧網和製作真相資料密不可分。在慈悲偉大師父的保護下,風雨磨礪二十年,一路走過來,這朵花開的越來越鮮豔奪目。

我按照同修們的要求,針對不同的人群製作不同的資料,種類齊全;小冊子的封皮、封面使用雙面銅版紙、無邊距照片打印的非常精美,得到同修們的認可和世人的讚譽。

一、小花初開 風雨磨礪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同修教會我學上明慧網之後,丈夫從單位拿回來一台針式打印機。幾天後,明慧網就首次刊發了《4.25中南海事件真相》,我急忙打印出來,召集當地同修交流,同修們都一致同意大面積散發。緊接著,明慧網又發表真相資料傳單,我第一時間打印出來,交給同修,同修們就分別拿著去複印社複印,然後就自發的上大街面對面發放真相資料。從此,在當地開啟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歷程。

第一次發完真相資料剛到家,我才知道被派出所的司機舉報,因我給了他一份真相資料傳單,我被非法關押三十三天。期間,當地兩個刑警對我進行非法審訊,遭受雙層塑料袋套頭閉氣刑訊逼供,追查真相資料來源。那時,我是一個稍受一點委屈就流淚的人,面對邪惡的迫害,侮辱、恐嚇、威脅我無所畏懼,但是眼淚還是像斷線珠子似的往下流。

他們看我不說,一個警察按住我的雙手,一個警察就給我腦袋上套上一層塑料袋,滿臉是淚,塑料袋粘在臉上,呼吸非常困難,看我還不說,就又給我套上一層塑料袋,這時一點呼吸的縫隙都沒有,就在要窒息、命懸一線的時刻,我想:師父啊!弟子不怕死,但現在不能死,弟子還有使命,做真相資料救人啊!這時師父的法出現在我的腦海:「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1] 我一用力,雙手立刻從壓著我的雙手的惡警手下掙脫出來,迅速揭開套在頭上的塑料袋,兩個刑警都沒有按住,我知道是師父幫了我。

一個刑警氣急敗壞的用雙拳瘋狂的猛捶我的後腦勺。神奇的是,當時沒有一點疼痛感,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替我承受了。我說:「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誰指使你們這樣幹的,有文件嗎?」他們說:共產黨讓我們這樣幹的,江××就是文件!

緊接著,他們又讓我坐到潮濕的水泥地上,拿著生鏽的鐵絲鉤著我的下顎,侮辱、威脅。最後一個刑警折騰累了,躺床上休息去了,過後他說:「我今天這樣對你,你得恨死我了,恨死我了。」我說:「大法師父教我修真善忍,我不恨你。」他說:「那你哭甚麼?」我說:我看你挺可憐的。臨走,一個刑警還說,「明天繼續,給你灌辣椒水,看你說不說。」此後他們未再提審我。臨放我的頭一天,政保科的科長說:「我們本來不想動你,可你總往我們槍口上撞,屬穆桂英的,陣陣落不下!五百年後,給你立個碑!」

我出來後得知,他跟其他同修說:「我真佩服她,這樣整還這麼堅持信仰,她挺有剛,了不起。」我對同修說:「哪是我有剛,我人的一面是扛不住的,師父替我承受了多少啊!」

幾年後,一次在大街上講真相時碰到這名已退休的原政保科長,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做了「三退」,臨走時,囑咐我多保重。

二、與同修配合做資料

二零零六年,我遭邪黨非法通緝。在流離失所近兩年中,和一老年同修合租了房子,又成立了資料點。那時學員還沒有認識到資料點遍地開花的重要。由於我做的真相資料質量好,同修都願意要我做的資料。資料需要量大,噴墨打印機一台不夠用,又加了一台,還增加了一台大型號的二手黑白激光打印機,兩台筆記本電腦,緊接著需要做光盤,就又增加了刻錄機。每天還要打字,上傳「三退」名單,並追蹤「三退」名單,直到發表為止。從早忙到晚上,每天才能學一講法,第二天早上煉完功、發完正念,就又開始做資料,循環往復。

和我一起配合的同修不理解,讓我多學法,少做資料。我和同修交流,當前邪惡迫害,同修們頂著壓力用真相資料救人,若他們來了空手回去,我於心不忍。很快,又來了一位老年同修配合我,我就利用晚上休息時間做資料。

由於大的二手激光打印機硒鼓漏粉,打十幾張就髒了,為了保證質量,我耐心的、不厭其煩的打打擦擦。一次,在東北寒冬臘月的冬天,兩位老同修要早點睡覺,說一會土炕就涼了。我還繼續做資料,眼睛緊盯著打印的質量,漏粉就擦,到十二點,我將兩位老同修輕輕的叫醒發正念,發完正念後,我又做了一會,直到做完,又用耳機聽了一會師父講法,然後才躺下睡覺。

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在一個大課堂裏,師父穿著西服,在課堂前面站著,提問三個問題。師父把我叫起來,讓我回答,當時我把三個問題都回答上了。師父讓我和其他兩位同修準備考研究生,並說:在座的這些人裏面已經有研究生了,讓我們三人和他們切磋。緊接著,看見大街上掛著大豆腐,一條一條的用塑料真空塑封著,一大串十幾條,高高的懸掛在大街旁邊,我一看還透明透亮的,就醒了。

早上發完正念,我把夢境和兩位老同修一說,我說,三個準備考研究生應該是我們三個人,師父鼓勵我們應該提高心性了,繼續做好應該做的。但「大豆腐」透明透亮的,我沒悟到是啥意思。當同修裝訂真相小冊子時,高興的說,「我知道透明的大豆腐是咋回事啦,就是真相資料。你昨晚的真相資料沒白做,晶瑩體透的!」打那以後,那台大的激光打印機再不漏粉了,在證實大法中做出傑出貢獻──每天輕鬆做一千本真相小冊子,加上用彩噴打印機做出的書皮,很受歡迎,供不應求。做《九評共產黨》,一天能做一百本。

一次,老同修的女兒來了,老同修就把我的情況向其女兒說了。因當時我被非法通緝,一屋子打印設備和正在打印的真相資料,況且其女兒的丈夫是當地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的六一零頭子的親姪子。我對老同修不修口很是埋怨。又過了不長時間,老同修的女婿也來了,當時我正在打真相幣。他女婿好奇的說:「你們真厲害,原來真相幣是這麼整出來的。」我沒抬頭,沒給他個正臉,只是應了一聲。

他走後,我的怕心就出來了。因為我被迫害到那種程度,就是他的親叔叔主張並直接參與迫害的!老同修看到我的壓力掛在了臉上,就說:「你要害怕,就換一個地方吧。」我說,我考慮兩天再說。

這兩天,我一邊做資料一邊向內找,同時大量學法。師父說:「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你們是經過風風雨雨走過來的,可千萬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風吹就隨著動。」[2]師父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3]

通過學法,我放下了怨老同修不修口的怨恨心、怕被舉報的疑心、怕心、把眾生往不好處想的壞念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師父說:「煉功得重德,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夠想壞事,最好是甚麼也不想。」[1]當老同修第三次問我想好沒有,如果怕舉報,就搬走吧。我正念十足的回答:哪也不去,就在這兒了。

我穩下心來,時時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對照法同化法。每天兩台筆記本電腦、三台打印機,從早上六點發完正念開始工作,一直到晚上六、七點,正常運轉,資料供不應求。一年以後,我們換了地方。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家電話被監控,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正念走脫。為了資料點的安全,防止再次被跟蹤,我不使用電話,不和家人聯繫,每天早晨七點到晚六點,在資料點做完資料,再返回住處。每天兩台電腦、三台打印機、一台刻錄機同時運轉,資料還是供不應求。資料點不住人,我不去,就鎖大門。和我配合的同修是鄰居。

幾天後,當地先後有六位同修被綁架,其中涉及兩個資料點的同修和給我們送耗材的司機同修。此時既要考慮資料點的安全,又要收集迫害信息,上傳明慧網,編輯製作揭露迫害的不乾膠。面對邪惡迫害的壓力,和我配合的同修又和我說,在院子裏晾A4紙時(因平房,夏天紙潮)被鄰居看見,跟我說一個男子禿頭,光著膀子扒扒嚓嚓的往院子裏瞅,同修問我:你害不害怕,要是害怕就別做了。我說:咱倆靜下心來找找有啥心,找到了,就放下,咱倆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師父的大法真、善、忍法理在制約著一切,只要我倆沒有證實自己的心,就一個心只為了救人,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說是說啊,可心裏還是有點不穩,不做又不行。又到了關鍵時刻,我必須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我說,我進去做,你把大門在外面鎖上,到晚上五點,給我開大門。就這樣,我照做不誤,真相資料一千本,光盤三百份。做著、做著,由心態不穩,到思想投入到用心做資料上,不知不覺怕的物質就沒了。再一次見證了師父講的法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以後的日子裏,早上七點,我去做資料,同修就在外面把大門鎖上,晚上五點多來開門,我一天幾乎連水都不喝,直到做完資料為止。

在被非法通緝近兩年的時間,我大部份時間是在資料點裏度過。至今回想起來,感覺那段時間是非常充實,每天和同修在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還做著救人的事情,時時對照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和同修比學比修,感覺心性昇華的非常快。

三、花香飄溢沁人心

二零零八年末,在師父的加持和保護下,我正念恢復了自己的工作,隨後在家開了一朵小花。

二零一七年,又買了兩台彩噴打印機,在家休假,做真相台曆。正趕上所謂「敲門行動」。派出所警察來敲門,我丈夫喝點酒非要去給開門,我只好把自己和打印機反鎖在屋裏。警察被我丈夫幾分鐘就給嗆走了,隨後就到了我的單位。

正好第二天我休假結束,開始上班,辦公室主任告訴我派出所警察九點來找你,你不還有假嗎?別上班了。我說沒事。這時主管行長和主管主任也勸我說,你有好幾年的休假,先休假,別上班了。我經過思考,我得上班。這樣,我可以平穩的在家做好真相台曆。

因我快退休了,主管行長給我開先例,我每天把本職工作做完,就可以回家。這樣經常是我幹完工作剛走,警察就來,經常撲空。主管主任感到壓力太大,有一天,他把我穩住,交給了警察。一個警察給我照相,我面對警察,當著單位同事的面,給他們講真相,並把「敲門行動」違法的法律條文講給他們。警察要到我家看看並要收集唾液被我拒絕。

我回到家後,有位同修來找我,說是要把她負責做的真相資料交給我做,她不做了,專心上大街講真相。我和她交流,我說建立一個資料點不容易,你是成手了,又會簡單的維修打印機,本來資料點就少,你不做可惜了,你有甚麼困難說出來,可以解決的。我就把我遇到「敲門行動」中警察騷擾的情況和她說了,她還是執意交給我。

此時我本來壓力就很大,同修又來給我加碼,我當時就感到心裏一陣陣的苦,有點怨同修太自私,不考慮我的感受,覺的自己修的真辛苦。一想到苦,我馬上警醒了,這不是證實自己嗎?我苦甚麼,只有師父救度我們才辛苦啊!想到了自己以前的教訓,馬上歸正自己向內找,既然同修找到我,就有我修的因素在。我想到了師父的講法:「從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卻看不到自己的功。」[1]我立刻明白過來。

因為真相資料是救人的第一手資料,再難、再苦、壓力再大,我都要自己克服,絕不能退縮,我馬上同意接過來。而且這幾年,當地真相資料由於司機同修被非法判刑,資料發的就少,上大街講真相的同修絕大多數不發真相資料,面對近一百萬人口的大縣,幾百個大法弟子救人的任務艱鉅啊!

真相台曆做完後,我把明慧期刊二十多種全部下載後,全部閱讀完畢,開始做真相資料。第一個星期把同修交給的一百份資料完成,又做了一百份十幾種明慧期刊,拿到學法小組,這些同修有幾年不發資料了,有的同修家一份資料都不敢擱。通過交流,同修們認識上達成一致,並說,面對一百萬眾生,我們幾百個同修面對面講有困難,若先把真相資料發一遍,容易多了,最好是能做到邊講邊發,事半功倍。

當同修看到真相資料時就說,好幾年不發了,現在資料做的真好!我說是明慧網上同修們編輯的好,一百份都拿走了。第二個星期,我又給學法小組拿二百份,也沒剩,最多時三、四百份。上大街講真相的同修也逐漸的帶真相資料面對面贈送,有時真相資料不夠發,急盼得救的世人搶著要。同修反饋說:我們願意要你做的資料,看著就舒服,人們搶著要,有的本來不想要,一看封皮,這麼精美就要了。

還有一個學法小組,交流後,同修說,你先一星期拿五十份試試。我把十種明慧期刊湊成五十份給同修送去。第二個星期,又送五十,一個月後,同修說,你送一百吧!再過一個月,同修說要二百。就這樣,數目不斷增加。

周圍的同修提高了,偏遠的山區,師父也不讓落下。師父安排我和山上的同修聯繫上,正好山上的同修也想要資料,一同修開車,我們帶著同修做的兩千份真相資料上山了。通過交流,山上和山下的同修把資料都留下了,並說,這些資料鋪一遍基本夠用了。

今年,正好我退休,我除了供應學法小組的資料外,剩餘時間,我都是白天出去發資料,天氣好就上附近的村屯發,下雨就上樓發,自己堅持了幾個月。我有一個小包,正好能裝五十本真相資料,只要出門就隨身攜帶,隨時隨地講真相、發資料。

緊接著,到農村講真相、發資料做得好的同修和我配合,白天她騎摩托帶著我到村屯邊講邊發,一家不落。

一次,我剛往一家大門上放完真相資料《絕處逢生》,封面是奧運名將黃曉敏穿著黃衣服,衣服上印有法輪功字樣。我剛走出幾米遠,就聽一位男士拿著資料對我喊:我拿它辦出國,是不是就好使呀!我大聲說:你認真看這本真相資料,看明白了,你會有福報的,幹甚麼都會順利!他說:多謝了!和我配合的同修也遇到來取門上真相資料的男子,並給他做了「三退」。這時,村裏的人聽到後,從屋裏走出來,問鄰居說,她倆幹啥的?兩位男村民同時告訴說,她倆是發法輪大法的!法輪大法的!

還有一個村屯,一個信主的農婦,我遞給她一本明慧期刊《金種子》,她說啥意思?我就簡單的給她介紹真相內容,緊接著我勸她三退。她說,我信主,就把真相資料要還給我,可好像又不想給,我就雙手試探著往回拿,她一看我要往回拿,就往懷裏拽。我說這麼好的資料你不捨得拒絕吧!她說,你再給我一本別的唄。我又給她一本《天賜洪福》,我說,一家就一本,內容不同,互相傳看,你得兩本是偏得。這回,她用真名實姓退出了少先隊。

還有一個村屯,遇到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我說,小老弟,送你一本《金種子》,希望今年獲得大豐收!他說,我不種地呀!我說,那你看看《罪惡與審判》,明真相得福報。隨後,我說,你把《金種子》還給我。他說,我都看,我家人多。他看我手裏拿著《傳奇人生》,他說,這個怎麼不給我呢?順手就搶過去了。緊接著,我問他的名字,他同意退出了少先隊,我囑咐他給大家族的人傳看,希望他們都得救,他說,必須的。

通過幾次到農村發資料、講真相,體悟到師父把路都給鋪好了,就等我們去跑跑腿、動動嘴了,眾生急盼得救啊!當地同修走不出來,師父著急啊!就派外地同修配合,這一下,人和車都來了,同修讓我做資料,不管咋忙,我都保證資料質量,封面無邊距照片打印,裝訂整齊。面向農村的真相資料十幾種,並及時更新,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和外地同修配合的時間裏,時間緊任務重,三十多天,做了一萬多本真相資料,順利的完成了我應該做的。

這些年,經我手做的光盤、《九評》、真相資料,得到了同修們的認可,同修都說,我「活兒」幹得好!世人也都說,精裝的,太好了!總之,師父選擇了我走這條路證實大法,我就要用心做好每一份真相資料,對得起同修省吃儉用拿上來的救命錢,希望每份真相資料都能發揮救人的作用。

最後引用師父的講法與同修共勉:「舊勢力用火與血建立起來的邪惡沒想叫大法走出來。你們憑著堅定的信念,憑著來世的神聖誓約,憑著生生世世親緣,憑著對大法理性的認識,同時憑著大法給予你們的正念與法力的根本保障,你們走過來了!」「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祝你們會有所悟、會有所成!」[4]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關於小說《蒼宇劫》〉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