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有師父真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黑龍江省的大法弟子,修煉已經二十個年頭了,明慧網網上大陸法會已經舉辦了十五屆,由於各種原因我都未曾參與,在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煉時間裏,想藉這個平台跟師父彙報一下我二十年來的修煉心得,算是給師父交上一份答卷吧。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修煉 浪子回頭

我家住在吉林的一個小山村。一九九九年的夏天,母親上我家來了。她來我家後天天看書、煉功。一天,我好奇的問母親在看甚麼書,母親說是《轉法輪》,佛家修煉大法。我聽是佛家大法,就問母親:這法能改變我嗎?母親讓我試試。

那時的我很苦惱,一身的惡習:吃、喝、賭、抽、打仗,還無故打罵妻子,簡直就是個混混、無賴。每當我出門的時候,妻子都會提心吊膽,害怕我在外面惹事。我也知道我這些惡習不好,可就是改不了。

母親讓我煉煉法輪功試試,我就開始看書了。法輪大法的法理讓我折服,我的身心不自覺的就開始有了變化,慢慢的那些惡習離開了我。我每天都和母親去村裏參加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煉功,整天沐浴在浩蕩的佛恩中。

我們學法小組有一個七個加號的嚴重糖尿病患者,煉功一段時間後痊癒了,這件事讓我們學法點的同修更加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媒體造謠誣蔑大法,誹謗師父,這些造假宣傳給我們這些剛剛學法不久、修煉不穩的新學員帶來了沉重的打擊。當時我們學法點有四十來個同修都不修了,我也不怎麼看書了,和妻子一同把大法書藏了起來,但是如果說讓我拋棄大法那是絕對辦不到的。可是離開大法後那些惡習又漸漸的回到了我的身上,我整天心情沉重,不知如何是好。

二零零六年我們舉家搬遷到黑龍江省某市,在慈悲師父的安排下我們找到了當地同修。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從新修煉,把以前那些惡習徹底的修下去了。夫妻之間沒有了爭吵、打鬧,對待工作認真負責,待人和善。

我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妻子有嚴重的心臟病,一犯病就休克,還有骨質增生等多種疾病,治療多年也沒見好轉。女兒從小體質就弱,總有病。一次女兒又犯病了,妻子讓我兒子抱著我女兒和她一起去找人給女兒看病,因妻子胳膊患有嚴重的疾病,只得兒子抱著他妹妹。途中碰到一個同修,給了我女兒一個「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哭鬧的女兒戴上護身符後不一會就睡著了,她們娘仨就回到家中,把熟睡的女兒放在床上。下午兩點多女兒自己下地玩了,從那以後經常有病的女兒再沒有過病。

妻子看到法輪大法在女兒身上發生的神奇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三個月,折磨她多年的多種疾病奇蹟般的全都好了。

二、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二零零六冬天,一同修找到我讓我和他一起去發真相資料,我高興極了。可是到了晚上,幾個同去發資料的同修看我是生面孔,就埋怨讓我去的同修。當時我覺的愧對找我的同修,很尷尬,不自在,可找我的同修說跟我配合,就這樣同修們就都不出聲了。

我們帶了許多資料上了車,在車上我往去的地區發正念,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與爛鬼,在我定下來的時候看見有法輪在往前飛,直接罩在我們要去的地區,清除著邪惡。我想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非常感激師父。

下車後,同修們倆倆配合著發資料。我認真的把每一份資料放在每一戶門口,發第一份資料時發現那資料放著萬道光芒,我想這真相資料是多麼珍貴的生命,這樣的生命眾生得到真有福啊!眾生看完一定能得救。然後我就更加認真的發。我知道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珍貴生命,每份真相資料都金光閃閃。

發著發著我走到一戶鐵門旁,剛想放真相資料,門裏一條狗看著我要叫,我告訴它:你別叫,我是來救你的主人的。它就像聽懂了一樣,搖搖尾巴趴下了,友好的看著我。我腦中閃過一念:眾生真的都等著被救度啊!同時感到師尊的慈悲與保護。

一次,我與一同修配合到另一村莊發放真相資料,走到村尾時看到百米外有一戶人家,我要過去,那位同修不讓,我說:「救度眾生不能落下任何一家呀!」她說:「那你去吧,我發正念加持你。」我來到那戶人家門前,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份大法資料,輕輕的放在門旁的桌罈上,隨後轉身回到同修身邊。同修問:「那人沒問你甚麼嗎?」我說:「哪有人啊?就有一垛磚。」同修說:「那是人。」我回頭看時,看到剛才的磚垛沒了,一個人打著手電往這邊走來。我們往遠處走著,心中對師尊的感恩之情無以言表。

三、心底無私脫險境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我與三位男同修騎著摩托車帶著六位同修,其中包括我的妻子,帶了許多真相小冊子和神韻光盤來到一山鎮。我們倆倆配合著發,發過幾個村子後同修讓我去存放資料的地方取資料。我取完資料往回返的時候看到警車在發過資料的村子裏轉,這時走過來一個同修對我說:「快帶我走,警察來了。」同修坐上車我沿著路往前騎著,這時前方來了一輛警車擋住了我的去路,後面的同修跳車往別處跑了,我平靜的向警車方向騎去。可警察像沒看見我一樣,下車跑去追趕那位同修去了。

我停下來,站在警車前想:怎樣把同修平安救走呢?正在這危急時刻,我壓根沒想妻子是否安全,也沒想我自己的安全問題,只是想同修千萬不能被抓,我怎樣才能幫助這位同修呢?這時我突然聽到敲打警車的玻璃窗的聲音,一個聲音說:「快,我在這,快拉我出去。」我順著聲音看過去,看到一位女同修在車裏向我招手。我說你把車窗搖下來,跳出來。可是無論女同修怎麼弄車窗也打不開。我就開始找石頭,想用石頭把玻璃打破。當我拿起一塊石頭去砸玻璃的時候,車窗奇蹟般的落下了,同修跳了出來。我把同修帶到安全的地方,讓另一名騎摩托的同修送她回家。

我返回出事現場繼續尋找別的同修,可同修們的手機全關機了,誰也聯繫不上,我只好在路上和村裏來回遛,希望碰到同修。正走著迎面過來一輛警車急剎車停在我的身邊,我平靜的向車裏看去,只有幾個警察,沒有同修,我懸著的心放下了。我繼續向前走,心裏呼喊著:同修們,你們都在哪裏呢?都出來啊!身邊的警車開走了,我一個同修也沒看到,心裏非常著急。直到下午四點多同修打電話讓我回去,同修告訴我有三名同修被綁架了,其中就包括我妻子。

當天晚上,我們地區一些同修召開了營救被綁架同修的交流會,商量第二天如何配合到國保大隊去要人。協調同修怕我被情干擾,不讓我參加營救。

回到家中我拿起書學法。學法的時候我的心很平靜,我知道我沒被干擾,從中悟到我應該參與營救。第二天早晨我去找協調同修,告訴她我沒被情干擾,應該參加營救。我對協調同修說我有個辦法。協調同修說用甚麼辦法?我說想請國保大隊長吃飯,在飯桌上給他講真相。當天下午,我們在同修整體的正念加持下和國保大隊長與他的妻子見了面。在飯桌上,我們開門見山的跟國保大隊長談了起來。國保大隊長給我倒了杯酒,我說我不喝酒。國保隊長看看我說:「你可別告訴我你也是法輪功弟子。」我笑了,坦然的告訴他,我也是法輪功修煉者。他聽了就像蔫了一樣無力的靠在椅子上,半天才說:「有信仰好,有信仰好。」隨後他又問另兩名同修是不是,她們都坦然說是。他又重複著說有信仰好。

我對他說:「你也承認有信仰好,那就把她們放了吧。」在一個多小時的談話中,我和兩位同修把大法的美好用我們自己的言行展現出來,並告訴他們邪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在他們聽明白真相後,國保隊長的妻子當場表示要看《轉法輪》,國保隊長同意釋放三位同修。

三位同修被非法關押半個月後回家了。

四、堅信大法顯神跡

二零零九年五月下旬,我們十幾名同修配合在一鄉鎮發真相資料,結果被不明真相的人打了黑報告。為了掩護其他同修離開,我被七個警察追趕,一不小心摔倒在地,還沒等我起來,他們已經圍住了我。那些警察抬腳就往我頭上踢,我張嘴就喊:「師父救我!」聲音一落,只見五、六隻腳停在我的臉旁,像被定住了一樣,如果不是師父保護,被他們踢上後果不堪設想。

我被他們帶到派出所,這時同修打來電話,我告訴他們快走,我在派出所,說完就把電話揣兜裏了。警察讓我把電話拿出來,我說這是私人財產。警察說你不拿我們也能拿出來。我電話裏全是同修的號碼,決不能讓他們拿去,我說就憑你們辦不到!話音剛落,七個警察齊上,可是把他們累的都冒汗了也沒搶去,他們停下來愣愣的看著我,不知所措。我明白是師父再一次保護了我。

他們接了一個電話留下一人看著我,其餘六人出去了。我開始給看著我的A警察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他認真的聽著,聽完說:原來這樣啊,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他高興的用筆名退了黨團隊。

這時,其他警察又綁架了兩位同修進來,我問他倆:「你們怎麼沒走?」一同修搖搖頭沒說甚麼。那幾個警察讓A警察看著我們三個,他們出去了。我要去廁所,A警察領我去,在走廊裏我問他:「大門鎖沒鎖?」他好像自言自語的說著:大門鎖著,小門開著。我看著窗外問:「從這能走出去嗎?」他說:「能,過去新蓋的樓就是大道。」我「喔」了一聲回到關我們的房間。到裏邊的小屋看了一眼,小屋的窗戶正對著外面的小門。我出來對那兩位同修說:「我和這位大哥(A警察)在走廊說話,你們跳窗戶走,外面的小門開著。」A警察友好的笑著,我們倆就去走廊了。

一切都那麼自然,我知道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只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一切都為法讓路。過了一會就傳來「撲通」一聲,我與A警察會心的一笑,誰都沒出聲。大概過了五、六分鐘,A警察說:「都跑了,你給我進屋去,我打電話告訴他們都跑了。」話是這麼說,可他電話就是不打。本來我也想走了,可看見那個老年同修沒走,我問他怎麼不走,他說他走不動,讓我走。我說你不走我怎麼走呢?A警察說你倆沒機會了,我要換班了。我看著他,心想:大法師父說了算。

不一會B警察來了換走了A警察。我坦坦蕩蕩的對B警察講邪黨的腐敗,它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的美好等。B警察說:「你講的這些沒有某某講的好,我不愛聽。」我說:「怎麼不好?」B警察說:「你講的太低了,我聽的太多。」我說:「好,那我告訴你法輪功是佛法修煉。」還沒等我說完,他說:「對,我就愛聽這個。」我講了好多真相,後來B警察也用化名退了邪黨組織,然後他說你倆喝水、吃麵包都可以,就是別跑,我睡覺去了,別打擾我。說著就躺在椅子上睡著了。

我想師父慈悲又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就對老年同修說:「你快走,我隨後就走。」可老年同修就是不走,我不能把他扔下自己走,就這樣我倆誰都沒走。直到那個警察醒來看我倆還在,搖搖頭說:「沒機會了。」

過了一會C警察將B換走,我又繼續給C警察講真相,他聽完真相退出邪黨後也睡了。早晨C警察說:「你倆想走也走不了了,國保的人來了。」在上國保警車時,我平靜的對所長說:「過一兩天我來看你。」所長說:「謝謝!」

我和老年同修被關進了看守所,一進小黑屋裏我就跳上板鋪,盤腿發正念。老年同修則蹲在門附近的地上,我不解的叫他上來,他不動。我心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到哪裏我們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門關了,警察走了。我們那屋所謂的鋪頭走到我跟前問:「你是怎麼進來的?」我說因為煉法輪功,鋪頭很友好的說:「我最敬重煉法輪功的,你們太了不起了。」回頭他又問老年同修,老年同修也說是煉法輪功的,可鋪頭卻譏諷他。

晚上我們起來煉功,聽到鎖門的鐵鏈子響,就都趴下裝睡,結果招來警察痛罵一頓。警察為甚麼罵我們?我們都躺下了,錯在哪?我開始向內找,是「怕」在作怪,沒正念,大法弟子不能堂堂正正招來的。我跟老年同修說:「明天煉功出現任何事都不能躺下。」第二天晚上煉功,正煉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就聽到鎖門的鐵鏈子響,老年同修邊躺下邊說:「快躺下!」他躺下了,我依然堅定的煉著,心中升起一片祥和,心中吶喊著:宇宙大法是正法,還大法師父清白。隨後聽到鎖門聲,腳步聲遠去了。就這樣我煉完了五套功法,從此以後煉功不再有干擾。

在外面同修的整體配合營救下,我被非法關押十五天無條件釋放。出來後我與同修去看派出所所長,他很高興,說會盡力保護大法弟子。

五、難忍能忍 修去爭鬥心

二零一零年,我因工作需要,承包了一個大理石車間,找了幾個工人幹活。在完工結算時,有一些大理石光度不夠,老闆讓返工,如不返工就扣四千元錢。因工人回家心切,誰都不肯返工。我說如果不返工這四千元錢你們平均攤,他們同意了。沒想到在我過年回老家探親的時候,他們找到我,非得要回扣除的錢,我沒給。他們其中三人就動手打我。

這要是以前的我會毫不猶豫的還手,但我修煉了,修煉人得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師父說:「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1]我聽師父的話,站在那,靜靜的看著他們,眼眶都被他們打壞了,血流不止。他們害怕了,停手站在那看著我,誰也不出聲。我問他們,你們打夠了嗎?他們聽到我這麼說都慢慢的往後退。我說你們不用怕,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會還手打你們的。你們要是打完了,我走了。這時看到他們仨在我面前就是一寸高的小人,而我高高大大的,這要還手,他們誰能承受得了。

我用一卷手紙按在出血的地方,其中一人的弟弟要帶我去醫院包紮,我謝絕了。回到大哥家,大哥看到非要找他們,我不讓,說:「你不是不知道在以前他們是我手下敗將,要動手他們怎能打得過我。」大哥說:「是呀,你為啥不還手,讓他們打成這樣?」我說我修大法了,遇事得忍,不能和人家一樣。大哥說:「傻子,去醫院包上吧。」我說不用,學一講法就好了。

大哥和三哥全家都不信,於是我坐下開始學法,他們在一旁看著。一講法學完,他們都說:「神了,眼看著腫消了,血也不出了,皮肉合上了,太神了!」

六、給鐵路警察講真相

幾年前我在拉薩找了個工作,坐上開往拉薩的火車,剛把行李放好,兩個警察就來到我身邊,問我:「你是二十五號座嗎?」我說是的,那倆警察說跟我們走一趟。於是我樂呵呵的跟在警察後面走。我有師父的加持,我沒有怕心,心中有的只是一念:要把這倆警察救了。

他們領我來到隔壁車廂,其中一個警察問我:「知道叫你來幹甚麼嗎?」我說知道。他說:「知道你還笑得出來?」因為修煉後我總是樂呵呵的,這是我的修煉狀態。他接著讓我把箱子打開。其中一個警察狠狠的說:「一會你就笑不出來了!」

我把箱子打開後把電子書拿出來,年輕一點的警察問有密碼嗎?我說有。他說把它打開。我仍然笑著說好的,隨手打開了電子書,年輕警察回手交給了老警察。老警察翻看電子書內容,認真的看著。年輕警察又問我有手機嗎?我說有。然後我把手機拿了出來,解鎖後給了他,他又給了老警察。老警察看看我問:「還煉嗎?」我微笑著說:「煉,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老警察站起身對年輕警察說:「看著他。」年輕警察坐在椅子上,我坐在他對面,微笑著問他:「你這麼年輕怎麼做這種事?」他說:「法輪功,天安門自焚。」聽他這麼說我知道他被欺騙的太深了,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救度他。我開始給他講「天安門自焚」的真相,他認真的聽著,後來他聽明白了,說原來這麼回事,以後我可不管這事了。我說那不行,現在你就不能不管了,他答應了。我們正聊著,老警察來了,年輕警察真的走了。我看著他的背影為他的得救而高興。

老警察說跟我走,我站起來樂呵呵的跟他走,心裏請師父救他。我們走到兩車廂連接處他對我說:「咱就在這吧。我可是老黨員,你不要跟我胡說。」我微笑的看著他,他說:「你把這書裏的內容都刪了,我再給你錄個像,就說不煉了,我就放了你。」我笑著對他說我不能那麼做,如果那樣做了對你也不好。他驚訝的說:「怎麼能對我不好呢?」我告訴他是因為你逼著修煉人毀壞佛法,所以對你不好。法輪功就是佛法修煉。

他愣愣的看著我,好長時間才說:「那你說不煉了就放你。」我說我會堅持修煉的。他說你們這些人怎麼都那麼固執呢?他說:「法輪功是……」他就沒說下去。我告訴他法輪功是佛法,要求按照真、善、忍修煉,然後我把師父經文《我的一點感想》背給他聽(可能背的不全),又講了假、惡、鬥是甚麼。最後他說:「你說這邪好像是共產黨。」我說:「我沒那麼說,是你自己說的。」說到這他好像明白了甚麼,自言自語的說:「那該怎麼辦呢?」連著說了好幾遍。我微笑著說:「啥怎麼辦?你就把我放了就完了唄。」他聽完笑了,笑得挺自然,然後如釋重負的對我說:「對,把你放了,你回去吧。」

看著他的笑容,我真為這個生命得救而高興。心中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守護著我們。

修煉二十年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有師父真好!」我們大法弟子只要聽師父的話,做人做事都用大法要求自己,嚴格按照師父說的做,逐漸修掉自己的一切執著,正念正行,那就是神在人間啊!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