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二十年這樣快樂的忙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一、此生為法來

從六、七歲開始,我就在思考「人為甚麼活著?」儘管上學後,一直成績名列前茅,考入理想的學校,一路伴隨的都是掌聲和鮮花,但我還是一路在問「人為甚麼活著」;問過同學,問過老師,拜讀各種書籍,去過寺廟,始終沒有得到令我滿意的答案。

直到一九九七年十月份的一天,坐在大學教室裏的我聽見了優美的音樂,走出教室,看見一群大學生在練氣功。因為從沒練過氣功,也不知道是甚麼氣功,也不知道是否收費,我就回到了教室。依舊能聽到音樂,整個人也坐不住,就又走出教室,看到這群人裏有一個認識的打掃衛生的阿姨。

第二天,在教學樓裏迎面遇上了那位阿姨,我走過去開門見山的說:「姨,我這個人脾氣不好,想修修這個心。」阿姨笑著說:「你來煉法輪功吧!修真、善、忍!」我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就是為大法來的!從此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修煉,跟師父回家。

剛得法不幾天,我趴在教室桌子上,看見了漂亮的法輪在旋轉,金黃色的,有一元硬幣大小。從此後,經常在夢裏看見各種顏色的法輪,大的,小的,有時漫天的法輪在旋轉,蔚為壯觀。我特別喜歡朗讀《轉法輪》,怎麼也讀不夠,就覺的師父寫的太好了。迫害前抄了三遍《轉法輪》,背了幾十篇《精進要旨》。每天都是開心的,一心就是學法,修煉。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每天晚上和幾十位同修在一起學法,我們其中大部份是本校的大學生,還有老師、附近工人,大家比學比修。得法第一天晚上,我沾枕頭就睡著了,這可是我這個嚴重神經衰弱者不敢想的。二十幾年過去了,從得法到現在,不僅我一片藥沒吃過,一針沒打過,丈夫(同修)和都已經二十來歲的孩子也都沒打過針吃過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開始了鋪天蓋地的造謠打壓迫害。隨著迫害不斷升級,二零零二年年末,教育部門因為我堅定修煉大法,不寫保證,將我非法開除,停發工資至今。但我從不後悔,此生為法來。幾年前一次在夢裏,邪惡問我:「給你四十萬,你寫不寫保證?」我堅定的說:「全地球的錢都給我,我都不會寫!」

二、助師正法 救度眾生

二零零五年,憑著對大法的正信,我和丈夫開始學習《從零開始建立資料點》,建立了家庭資料點。一直平穩運作到今天。我家當時住的是縣城邊的胡同,那時幾乎沒人安寬帶,所以安的很困難,但我堅定正念一定能安上,我就一邊抱著兩歲的小二,一邊發正念,果然安上了。

上網、下載、上傳、打印、刻錄,從開始打印單張真相,到大量刻錄真相光盤,到大量做大法經書,再到現在大量做真相期刊。近幾年,每到冬天就特別忙,有同修去農村挨家挨戶講真相,我就大量做真相期刊,福字、年畫、年曆冊子,有時是天天做,晚上學法。一直平穩健康的運作著。

二零一六年,有了雙面打印的機器,每年至少做一萬五千本真相期刊,快樂的忙著。二十年,就這樣快樂的忙著。沒有時間帶孩子玩。孩子小時過得都很清苦,穿的都是同修家小孩的舊衣服,但是他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他們是大法小弟子,他們有師父看護。今天他們已經健康、帥氣的長大,每到寒暑假就和我一起學法,做正事。

剛建立資料點時,正是中共迫害猖狂之時,經常夢見邪惡來了,清清楚楚啊。在夢裏,我有時立掌發正念,有時就是跑。醒來就長時間發正念,直到邪惡滅盡。師父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1]

一次夢見師父坐在地上給我修鞋,我立即給師父跪下叩頭,哭著說:「師父,不用。讓某某某(我丈夫的名字)修就行了。」師父很嚴肅的說:「這個鞋不好修!」後來說給同修聽,同修悟到是師父在幫我清理邪惡呀!

那些年,人家回老家過元旦,我自己在家。那幾年,每到新年,師尊就有新經文發表。我自己一口氣學了六講《轉法輪》,沒等到師父的經文,就睡了。又夢見了師父,師父身著白色短袖襯衫,在野外給幾千人講法,背對著我。我站在家裏的窗口聽,就想關了窗戶,出去聽法。師父回頭笑著說:「她還把窗戶關了!」一下醒來。我知道師父發表經文了。窗戶關了,是指我把電腦關了呀。立刻打開電腦,連上網絡,新經文《謝謝眾生的問候》赫然映入眼簾。那個激動呀!趕緊打印,給同修們送經文。

那時環境邪惡,師父每次發表新經文對大陸同修都是莫大的鼓舞,經文一直用激光機打印,後來知道要等到明慧網發表打印版再下載打印。這些年,我一直負責一百多份經文的打印。看到明慧網上有同修交流,每次師父發表經文,天上有專門給各路神仙送「法旨」的神。自那後,我就更是懷著十分神聖喜悅的心給同修們送師父的經文了,充滿了自豪:我是大法弟子!今生有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師父給我的無上榮耀啊!

在我家,我和幾位同修共同製作了七百多本《洪吟三》;在另外同修家,協調製作了幾百本《洪吟四》。今年,協調幾位同修分別在自己家原有資料點共製作了九百本《洪吟﹒五》。這幾位同修都是七二零前老大法弟子。雖然年齡大了,都非常精進實修。在和他們的配合中,他們能時時向內找,他們高境界的行為感染著我。我有時心性過不去時,老阿姨總是平和的開導我,提醒我「向內找」,不要「向外看」,他們的心在修煉上,而不只是做事,他們每人都承擔著一份不輕的救人工作。我也只是跑跑腿,給他們購買、運送一下耗材。在那些日子,做了一個夢,夢裏我堅定的說:「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責無旁貸!」

三、師父就在我身邊

在二零一零年,與我配合的一位女同修在講真相中被綁架,後不幸被迫害離世。此同修非常精進,三件事都做得非常好,並且對我在生活上幫助很大。同修離世,我真的非常難過。在法上明白,同修圓滿了。可是被這個同修情干擾的很厲害,哭了又哭,電腦、打印機啊,都不好使了。

在一次昏睡中,師父點化我:我和這位同修,還有一位技術同修,同時到達一個路口,這位同修騎著自行車,生前她一直騎自行車。我領著孩子,技術同修開著車,說讓我上車,我說不方便,就沒上車。這時,有畫外音響起「殊途同歸」。醒來後,我放下了對兩位同修的情。被迫害離世的同修已經圓滿,那位曾給過我幫助的技術同修,雖然我們沒有聯繫,但他一直在法中。我們雖然走了不同的證實法的路,但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都有師父管。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會歡聚在美好的佛國仙苑的。

二零一五年,實名訴江,我幾乎是本地第一個,又幫助老家的同修訴江。當時我學法跟不上,由於買樓欠了債,對家人的怨恨心很強,來自另外空間壓力特別大,怕心出來了。我加強學法,加強發正念,長時間高密度發正念。

一天,我正坐在臥室發晚上六點正念,警察敲門,丈夫誤以為是同事,就開門了。就聽見丈夫和孩子阻攔他們向屋裏闖,他們執意要進。我異常平靜的走出來,說:「是不是訴江?!」派出所所長示意,有錄像,不讓我說。我請他們進來,他們說啥也不進了。我發自善念對孩子說:「叔叔是好人。」同時發正念,清理背後的邪惡因素。剛才四個人還氣勢洶洶的,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那個所長有氣無力的說讓我明天去一趟,然後就急急忙忙的下樓了。當時,就感到師父大手一揮,把他們後面的邪惡銷毀了。當時家裏師父法像、經書、電腦、打印機全都在啊。謝謝師父!直到今天我再也沒見到他們。

二零一九年前,要做真相年畫。以前做的年畫因為沒有塑封,時間長了就褪色了,這次就塑封了。我先自己背回兩包,可是塑封膜很重啊,要做一、兩千張畫,怎麼運回來呀?我正在那犯愁呢,一位被迫害流離失所的女同修突然來了,一說這事,她說她有方便車,可以幫助買塑封膜。呀,師父安排得太好了!我們想甚麼,師父都知道呀!只要是正事,師父都幫忙啊!

這次做《洪吟﹒五》,要購買碳粉、冷裱膜、鼓,我在家就在心裏求師父讓我遇到一位同修吧,果然在商店同修處,遇到一位從未謀面的女同修幫我購買,又送我上車。要不然,我拿不動啊。

謝謝師父!是您一路牽著弟子的手走到了今天!在弟子迷茫時,師尊您用各種方式叫醒弟子;在弟子遇到危險時,是您揮手間將邪惡滅盡:在弟子需要幫助時,您總是安排的那麼及時!

無論正法時間還有多長,還有多短,弟子一定會堅定的跟隨師尊走到最後,迎接法正人間、普天同慶的到來,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