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斷指接活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冬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我只讀了幾年小學課程,不太會寫文章,但是我也想藉這次法會的機會把自己在修煉中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和保護下出現的奇蹟寫出來,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證實師父的偉大與大法的威力。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嬸婆家的弟妹找我幫她打玉米去,因為幾家的男人都在外面打工,只有我們姐妹三人幹活。因沒有找到合適工具,我就用手掐玉米往機子上扔,幹著幹著不知被甚麼東西絆了我一下,摔了一跤,起來繼續幹,可是怎麼也拿不起玉米來,我仔細看:「哎呀!我的左大拇指怎麼沒了?」原來我在摔跤時,手碰到傳送帶上了,大拇指被打掉了,中指和無名指也被打掉一截。

她們聽我一喊,就把機子停住了,跑過來一看,大拇指真的沒了,把她倆嚇壞了。弟妹說:「趕緊找車上醫院!」當時我也沒有害怕,也沒感覺到疼,只是想:沒有拇指打坐煉功發正念也結不了印了,這樣不但煉不好功,也不符合法的要求。我心裏很焦急,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因流血過多,心裏開始難受,汗水就像大雨淋過一樣,棉衣都濕了,心裏難受到了極限,眼看就不行了,我大聲喊:「師父救我,師父快救我。」不一會身上的汗沒了,心裏也不難受了。這時我的眼淚奪眶而出,那是感激的淚,我激動的喊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請師父加持我,我要趕快接上我的手指頭。」

這樣弟妹陪我到醫院,做完各種檢查之後,弟妹問醫生說:「我二姐這手指能不能接上?」醫生說:「接是能接,就是一萬個人中也不一定有一個能接活的。」我心裏著急,就請求醫生:「您一定要想方設法把這拇指給我接上,它對我很重要,不能少。」我心裏請師父加持弟子,我要闖這個關,過這個難。

醫生問我有多大歲數了,我說四十七歲了。醫生說如果五十歲就說甚麼也不給接了。醫生又問我手指呢?我「哎呀」一聲,說:「還在家呢!」他急忙說:「都啥時候了,你還不把手指給拿來我們怎麼接?」聽說能接,我就趕緊給家人打電話找手指頭。最後家人在傳送帶底下找到了,又湊夠了押金。當斷指被送到醫院時,已經過去四個多小時了。

醫生趕緊安排手術,做完手術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做完手術別人都走了,只有弟妹在醫院陪我。醫生對弟妹說:「你今晚可別睡覺,盯著這隻手指頭,只要一發黑就叫我們去,因為一發黑,就是沒接活,還得弄下去。」第二天醫生查房時問我弟妹:怎麼樣?弟妹說:「這一宿動了四次。」醫生說:「你沒事動它幹甚麼?」弟妹說:「是手指自己動的。」醫生驚了一下,看了看手指,沒說甚麼就走了。這時我丈夫從外地回來了,他接替弟妹陪我,弟妹就回家了。

到第四天早上查房的時候,護士長過來摸了一下我的手指,因為我的臉是朝向床內躺著,當手指有感覺時猛一回頭,護士長說:「嚇我一跳,以為你睡著了。」又過兩天,護士長又去摸我的手指,我正似睡非睡時,猛一睜眼,護士長說:「哎呀,又嚇我一跳,手指有感覺嗎?」我「嗯」了一聲。她一邊向外走,一邊自語:「不可能!不可能!」

這時我丈夫從外邊進來,問護士長甚麼不可能呀?她說:「手術這麼短的時間內手指就有感覺了,真想不到能接活,不可思議!」我丈夫說:「我們家人就可能,因為人和人不一樣。」護士長說:「我當護士幾十年了,從來都沒有經過這事,歲數這麼大,指頭又脫離身體這麼長時間,又這麼快接活了,這真是奇蹟呀!」

她又說:「前幾年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用繩子剎車,勒掉了手指,因為他及時到醫院就治,接指較快,同時,醫生還在他肚子拉開了個小口子,將手指頭放到肚子裏養著,那還兩個多月才接活。你們這大嬸手指這麼快就接活了,真是太神奇了。」我丈夫也說:「那當然是神奇了!」

我在醫院住了半個多月要出院了,醫生對我說:「你太堅強了,都傷成那樣了,可一點都看不出你有多痛苦,好像與你沒關係一樣。」我告訴醫生,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中有神跡。他面帶疑問的愣了一下,接著又說:「雖說是接活了,但最快還得等到一年半以後才能有知覺,才能真正恢復功能。」

醫生又說:「大拇指傷了可以參加評殘,三個月後你來醫院我給你開個證明,辦個殘疾證吧,到時候國家給錢,你經濟上也能寬裕一些。」當時我也沒想那麼多。等到三個來月的時候我想,我這手指頭都好了,我為甚麼還要那個殘疾證呢?我要了那不就是承認自己是殘疾人了嗎?我不能要那個證,給我多少錢我也不要,否則,我得失去多少德呀!

這是白天這樣想的,到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師父給我安上了一個金光閃閃的手指頭,那個好看哇!我對師父說:師父這手指頭太好了,我喜歡要!第二天,我摸熱水杯時感覺燙了一下,我知道手指有知覺了,功能恢復了,是師父救活了我的拇指,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三個月後,我帶著真相資料與真相光盤來到醫院找到醫生,對他說:「你看我這手指好了,有知覺了,我不要殘疾證了。」他問我怎麼好的這麼快,我如實的說了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所以好的這麼快。我把資料、光盤拿出來說:「謝謝你對我的付出,我把我一生中最珍貴的東西送給你,希望你能認真看完,看完後再給別人看,這樣會對你有好處。」他說:「行,我一定做到。」

還有一件事,在我五十一、二歲那兩年,例假量特別多,而且還有嚴重的腹痛,疼起來吃不下飯,也幹不了活。我想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著,不會有問題的,都是假相。但是家人不放心。兒媳強拉硬拽非得要帶我到醫院檢查,我想反正也沒事,去就去吧,查完了沒事她就放心了。

結果檢查出來兩個子宮瘤,一個6.2釐米,一個是2.7釐米。這下家人非得要我做手術,我不去,我說沒事,那是假相。可他們不相信,看說不動我,就把我娘家人找來勸說。因為娘家人都支持我修煉,我就給他們講修煉中的神奇故事,他們明白後,誰也不勸說了。最後我兒子說:您說煉功能好,那您說多長時間好,我們心裏有個底。我說:一個月保證能好。

我知道這是在考驗我對信師信法的心呢,我堅信師父,堅信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否定假相,真修者沒有病,只有業力,我一定要過好這一關。在師父慈悲的看護下,通過靜心認真學法、煉功和實修,提高了心性。我終於闖過這一關,一個多月以後,例假量也少了,肚子也不疼了,也能吃飯幹活了。看到我的變化,家人誰也不再提做手術的事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看我心性到位了,師父就把那個不好的東西給拿掉了。

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出現了很多很多,就不多寫了。總之,從我修煉一開始到現在師父一直在保護著我和我的家人,沒有任何語言能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之心,弟子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來報答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