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公安局、派出所找我做裝修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六年三月份,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能夠得到宇宙大法無比喜悅,似乎多年的苦難與辛酸就是為了今天能得大法,從此人生有了方向。原來人與人的關係是前世因緣,所有的不幸是業力所致。《轉法輪》真是一本天書,只要不斷的看,所有問題都能得到解答。

一、放寬心 柳暗花明

一九九七年夏的一天,我丈夫騎自行車往前騎,前面有一個女子車子倒了,我丈夫沒有撞到那人,那人起來,哪也沒壞,就身上有點土。她看我丈夫走遠了,就來到我家,說我丈夫撞到她了,非得要我們拿出二百元錢給她,才能了事。

我家那時候生活非常困難,連二百元錢都拿不出來。最後,我跟親戚借了二百元錢。我丈夫不同意給她錢,說沒有撞到她,那人說:「就算我訛你的。」這時周圍有好多人看熱鬧,我就跟丈夫說:「給吧。」那人拿錢就走了。

我當時不知道怎麼跟大家說這是因為我煉法輪功之後所為,這事來的好突然,大家都不解。我心裏明白這絕不是常人的事,一定是師父安排我提高心性的好事,我姿態要高一些,不跟人家一樣的。師父說了:「是你的東西不丟」[1]。

沒過多久,多年不見的朋友一個接一個來,他們都是包工程的頭。在當年我們家沒有電話,他們只能滿街打聽我們家住哪裏,鄰居們都不明白,那家人怎麼回事,都是有錢人找他們幹活。我丈夫去幹活了,有村裏人也跟著去了,但人家也不用,他們就又回來了。我知道這些掙錢的機會都是師父給安排的。師父說:「不失不得」[1]。我失去的是二百元錢,得到的是更多的二百元,修大法是有福份的。自從煉了法輪功,我家經濟好多了。

二零零六年又發生了一件事,和上次的事差不多少,不同的是我的心比上次放的更徹底。我女兒十幾歲時我給她買了一台新的自行車,女兒去練車,撞了一個老太太,當時沒事,老太太只罵了孩子幾句,說她騎車不慢點,就完事了。

過了一個多月,老倆口來了,說你家小孩騎車碰過我,當時沒事,過後肋骨痛的上不來氣,上醫院拍片子,一根肋骨骨折,你看片子還有這些藥票子,你承不承認?我說,你們都一把年紀了,不用拿這些票據來。你們也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大法的,只要找到我頭上,我就承認。我今天兜裏就一百塊錢,你先拿去吧,回去好好看病,不管花多少錢我都認賬,也不用拿任何票據,你說花多少錢我就給你。過幾天我就開支,開支我去看你。

老倆口滿意的走了。過幾天,我開支了去看他們,這家人完全變樣了。她女兒說:「我媽一身病,這些年一直病病歪歪的,我媽有我們兒女一幫呢,不會要你的錢。也就是你們修煉大法的承認這事,要是我,我都不承認。」說著瞪了她媽一眼。他們執意不要錢,也不用我負責甚麼。

我去了小賣店買了四樣禮品,返回看他們。她女兒說:「真沒想到你沒生我們的氣,還會來看我們。」老人連說:「謝謝!謝謝!」我說:「都是大法師父教我這樣做的,要謝就謝師父吧。」

等我再次登他們家門時,已是他家尊貴的客人了,她女兒爽快的退出了團、隊,老倆口常念「法輪大法好」。

在二十年的修煉路上,挨訛的事情發生了幾起,我放寬自己的心「認賬」,過後都迎來了一個個的柳暗花明。

二、有緣的眾生主動聽真相

(1)公安局(邪黨)書記找我做裝修

我與丈夫做房屋裝修工作,上門找我們裝修的人蠻多,當然都是師父安排的。不曾想邪黨書記、派出所警察也來了,要把掙錢的機會給我。

一天,屯裏來了一輛黑色轎車,開車警察說著我的名字打聽我住哪兒?跑了幾條街,人們都說不知道,沒人告訴他,明白真相的鄉親們都在自覺的保護著大法弟子。一同修跑來送信說,有一警察開警車來找我,讓我快躲躲吧。我說:「我出去看看吧,不像是抓人。」

我就出去,對車裏的人說:「我是你要找的人,你有甚麼事嗎?」他說:「頭一次來這裏,這是甚麼地方呀,打聽個人都沒人告訴,是你人緣差嗎?」我說:「正相反,是鄉親們在保護我。」我問:「你知道嗎,我是煉法輪功的。」那人說:「知道。書記家買了新房要裝修,信不著別人,派我來請你,還說到這一打聽就找到你了,沒想到沒人告訴我。」我說,「以往開警車來的警察都是來抓我、迫害我的,鄉親們都在保護我,所以不告訴你們。」我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正在遭受的迫害,「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騙局。他說:「書記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以後我也像鄉親們那樣保護你。」我就答應去給他們的書記裝修新家。

來到書記家,書記對他妻子說:「要熱情款待她,家裏有啥好吃的都拿出來,中午要給做飯。他們不是一般的工人,是煉法輪功的。」我就跟他們講真相

我說:「共產黨當初打天下時,不是許諾實現共產主義嗎?啥時實現?」書記說:「當初說的好聽,騙人的。」我說:「你們入黨時不是宣誓:吃苦在前,享受在後嗎?怎麼貪污腐敗如此盛行?」書記說:「那是喊口號,糊弄老百姓的。」我說:「你對邪黨的了解比我多,我看了《九評共產黨》才知道老百姓讓邪黨害慘了,你看過《九評》嗎?」書記說:「沒有,說甚麼的?」我說:「評論共產黨的,非常詳細,透徹,我明天拿一本送給你。」書記說:「好的。」

我又說:「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你可知道?」書記說:「知道,內部在傳,公安系統有些人員大年三十頭天突然被派去北京,不知何事,回來說是在大年三十下午到天安門廣場看了一場火,就讓回來了。」我說:「那完全是中共事先精心策劃的,為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書記說:「你們甚麼都知道。」

我說:「現在不是文化大革命時期了,那時信息封鎖,老百姓沒辦法了解事實真相,現在是網絡時代,我有翻牆軟件,可以送給你,你自己上網看看。我還知道神的事呢。」書記說:「吹牛不犯法。」我說:「我一點不吹,不像你們那個黨,盡騙人,宣傳無神論,不讓老百姓信神。可我到當官家幹活,看到你們家家都供著各路財神,你家不也沒少供嗎?」書記說:「我還說不過你了?」

我告訴他說:「你們入黨時,舉著拳頭宣誓時,說要把生命獻給它,有這事吧?就這事是當今天大的大事。邪黨幹多少壞事你比我清楚,你不退出來所有壞事都有你一份,脫不了幹繫。」書記說:「誰都知道,沒啥好結果,有甚麼辦法呢?好在我快到年齡了,快退下來了。」我說:「當然有辦法,要不怎麼叫神呢?國外成立一個退黨網站,我可以幫你退,你也可以翻牆自己退。小名、化名都可以,方法很簡單。」

幹完活臨走的那天,書記不在,我問他妻子書記退黨的事,她說翻牆看到外面的世界好驚奇啊,書記用真名退的,因他的名字是個大眾化的名字,上網一查好多同名的人呢。她說,以後我們親戚來,我們都給他們這樣辦理「三退」。我說:「恭喜你們脫離了邪黨,站到神的一邊。」

這真是師父的安排,不然哪有機會給一個公安部門的書記講這麼多的真相!

(2)派出所警察們明白了

當地一個派出所要裝修,是因為迫害大法最積極的前任所長調走了,新任所長是原來的副所長,比較了解真相,他找我裝修是因為煉大法的人可信,還有一個原因是對這些年的迫害表示一點歉意。當初因他是副所長,說了不算,如今好了,這裏是他的天下了。果然他在任的幾年裏,當地修煉環境寬鬆了許多,有幾次被非法抓到他手裏的大法弟子,他都無條件的把他們放回家。

到派出所去裝修,我心裏想的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幫助他們看大法書。這裏的警察從同修們家裏非法抄來了好多大法書,他們手裏都有。一天,有警察拿來兩本書,說有兩個符號不會念,也不知道甚麼意思。我和他們一起讀了師父的《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和《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他們又說,這些年上指下派的總去抓法輪功(學員),卻沒看見煉功是啥樣子,只是有一本書上有圖片。於是我給他們演示了五套功法。

幹活中,和警察們聊了很多,我問他們知不知道自己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權利?我說執行命令是你們的職責,「抬高一釐米」打不准是你們個人的事。他們表示贊同,說從來沒考慮過這方面的事,只知道邪黨把派出所這部門當狗一樣使喚,讓咬誰就去咬誰,以後得長腦子了,原來自己是有很多選擇的。

我說,古人云:「積金遺於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遺於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中,此乃萬世傳家之寶也,福於後世兒孫的是德。」他們笑了,說:「你師父可真有本事,把你們教的不管有沒有文化,都能出口成章,還之乎者也的。」我說那當然,這算甚麼,我還知道當今最大的事呢,法輪大法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退黨人數與日俱增。

他們說:「你翻牆了?」我說:「你們辦『三退』了嗎?這事可要抓緊呀,說不定大淘汰就是明後天的事呢,用化名、筆名退同樣有效。」他們問化名怎麼起?我說隨便叫甚麼名都可以,他們表示可以考慮。

(3)鄰居:「那我退,不和它一夥」

經常碰到主動跟我搭話聽真相的人。前不久,我剛下樓,就有人搭話,說:「我知道你幹啥去,你們都是好人。」我問,那有人跟你說過「三退」的事嗎?他說有人說過,可我也聽不懂,不知道是咋回事。

於是,我就給他講甚麼是「三退」,為何要「三退」。我說:「你小時候不是入過團、戴過紅領巾嗎?得退出來,要不你就是跟邪黨一夥的,邪黨幹的壞事就有你的一份。」鄰居說:「那我退,不和它一夥,和你們一夥。」我告訴他平時多念「法輪大法好」這句話,有神保護。他說他明白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