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我今年八十七歲,是一個得法不久的新學員。以前我也像其他人一樣,被中共喉舌媒體的謊言給矇騙了,曾經仇視過大法,咒罵過修煉人。

我女兒是修煉法輪功的,經常遭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抄家、罰款、非法拘禁,警察有時還到我家來騷擾、威脅,兩家人都擔驚受怕的,為此我罵她恨她,總之不理解她。

我被電視輿論欺騙,認為「天安門自焚」好恐怖,後來走入大法修煉後才知道,煉功人絕對不能殺生,自殺也是有罪的,真正煉法輪功的人是不會自焚的。

我幾歲就開始抽煙,是出了名的老煙筒,要想戒煙不如戒飯,特別是打牌時一桿接一桿的抽,曾經戒過多次也沒戒掉。

俗話說人到老年病痛多,年紀大了,身體一天天不行了,就這樣讓我有機會與大法結緣,有一次我腳扭傷了,晚上痛的無法入睡,女兒叫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不相信。後來我打擺子病發作了,突然感到全身發冷抖得不行,特別難受,躺在床上睡不著覺,忽然想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著念著果然奇蹟發生了,甚麼難受都沒有了。

可我不懂得珍惜,好了傷疤忘了痛,沒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放在心上。後來我因肩周炎、感冒咳嗽、打擺子折騰的夠嗆,住了兩次院,回家後有氣無力的很累,身體消瘦了許多,女兒把我接到她家,讓我躺在床上給我念大法書,我覺得很舒服,身體慢慢恢復了,我就開始看書學法了。

但回家後因兒媳婦反對我煉法輪功,大法書也給扔了,我就放棄了修煉,又開始打牌抽煙了。大概相隔一年,我不小心把腰桿扭傷了到醫院治療,醫生說:年紀大了,傷筋動骨一百天。回家後躺在床上動不了,大熱天的不能洗漱,也沒人照顧。

女兒知道後再次把我接到她家,每天耐心的照顧我,教我煉功,腰桿直不起來我就靠著牆煉,每天再苦我也堅持著和女兒一起學法煉功,腰桿逐漸恢復了,帶去的藥一粒也沒吃過全扔了,就這樣我就開始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了。

在不斷的學法過程中,我抽了幾十年的煙,竟然打心裏不想抽了,自然而然就戒了,再抽心裏就難受。更不可思議的是我八十多歲的人了,只讀一年私學,現在我能通讀《轉法輪》和其他所有大法書籍,而且我從不戴眼鏡,看的清清楚楚的,看其它東西就模糊,這大法太神奇,太美好了,他是真正的科學!是超常的科學!

大法給予我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到現在大概六、七年了,我再未吃過一粒藥。我處處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人也變得溫和了。因為我的變化,改善了多年不好的婆媳關係,兒子也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默默念,經常看大法真相資料、小冊子。

現在我不打牌,不抽煙,每天熔煉在大法中,生活的很開心,很充實,沒有煩惱,我今生幸遇法輪大法真幸福。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開始了,我也向兩高遞交了控告狀,揭露江澤民利用職權踐踏中國憲法,強行剝奪公民信仰自由,摧毀人類道德良知。當地政府人員上門騷擾威脅我,問我為甚麼要控告江澤民?我說:它迫害佛法打擊善良,逼迫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揭露它沒有錯。他們說:又沒迫害你。我說:我們是一個整體,迫害他就是迫害我。

在救人方面,我總被人的觀念障礙著,認為自己不會講,走路不方便拄著拐杖,看甚麼都模糊。前幾年和同修出去發資料很少講真相勸三退,通過學習師父講法,知道了作為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重大,責任也大,我也應該出一份力,不管講的好不好,救人多少,我只要有這顆心師父一定會幫我,我必須走出去。

通過堅持不懈的錘煉,我現在基本突破了怕心,能坦然的勸三退了,不管年輕老少,只要我碰見我都要講。我還喜歡給那些年輕人勸三退,而且他們都很認同,我看見馬路邊車裏有人,我就笑呵呵的說:小伙子,我給你送福來了,保你平安!他們都很接受,高興的說謝謝。也有罵我的,說這麼大年紀了找不到事幹,說我反對共產黨,要舉報我。但我不放在心上。

雖然我一天救的人很少,但我有信心,今後好好學法,做好三件事,爭取多救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