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腰椎斷 學法煉功三十天愈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我丈夫單位的王姓書記,他兒子和別人打架出了人命,被關押在看守所裏。王書記去省裏請律師,叫我丈夫陪他一起去。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我丈夫的腰椎被壓斷了,送醫院治療。

我到醫院看他時,王書記和醫院的CT陳主任(王書記的外甥)把我叫出來,悄悄告訴我:李鎮長的腰斷了,傷筋動骨一百天,一百天後,怕是下肢癱瘓。現在的醫療水平治不了,不要告訴他,怕他承受不住。

那是一九九八年,丈夫四十三歲。第二天,我們用擔架把他抬回家,放在床上平躺著,拉屎、撒尿、吃喝都得在床上。當時,我和母親都修煉法輪大法

我跟母親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師父會管他的。母親說:肯定會管他的,會好的,沒事。那麼多晚期癌症病人,醫院不給治了,煉功都好了。他這點病,肯定會好。我每天上班後,母親就給他放師父講法錄音帶,白天、晚上聽。

聽到第三十天早上,我準備上班走,他說:「你先別走,我跟你說,我做了一個短夢,夢見我洗腳,洗了一盆水黑黑的,我端起倒掉了。」我說,太好了,師父給你消業了,師父點化你腰椎好了,我先上班了,中午回來,咱們再詳細說。

中午我下班回來,一看床上沒人,我問人哪去了?母親說:早上吃完飯,急著上街去透氣去了,他說在床上躺了一個月,就像坐監獄一樣,度日如年,快把人憋死了。今天腰不疼了,急著下地出去活動去了。我和母親吃了午飯,到一點鐘,他才回來。

一進門,丈夫就說:今天真痛快,腰不疼了,能走路了,真高興。他還告訴我們:在街上,碰到做CT的陳主任,陳主任問我:李鎮長,你怎麼敢出來呢?我說,我腰好了,不疼了,今天整三十天了,不好我能上街嗎!他說:你才一個月就好了?傷筋動骨一百天,這麼厲害的病,這麼快就好了?太奇怪了,他圍著我轉了一圈,又摸了摸我的腰,自言自語的說:太不可思議了,太神奇了。

丈夫一個月下地後,就不想再上床躺著了,每天我和母親煉功,他也跟著煉。煉了不到一個月,丈夫天目開了。我母親過七十歲生日,在飯店吃飯,他坐在母親對面,看到母親滿身都是法輪在旋轉,有大有小,五顏六色,真好看。我們誰都看不見。

早上在公園煉功,他看到公園上空美麗的彩虹,他以為自己看花眼了,閉著眼看也有,睜著眼看也有,問周圍煉功的人,都說沒有啊,我們看不見啊。他問我怎麼回事,我說你根基好,師父給你開天目了,好好的煉吧。

腰椎斷了,丈夫休息不到兩個月,就上班了,醫生們都覺的很奇怪,不可思議,當時在醫院轟動一時。

二十年過去了,他的腰椎沒出現任何問題。這足以證實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學煉法輪大法 妹妹黃疸型肝炎好了

我的妹妹得了黃疸型肝炎,黃疸指數三個「+」號,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只下去一個「+」號,剩下兩個「+」號,怎麼也下不去。醫生用了各種針對治療的藥,就是下不去這兩個「+」號。

我媽聽說後,去我妹妹家,跟妹夫說:讓她回來跟我煉功吧,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好多癌症病人,醫院不給治了,煉了法輪功好了,這類例子太多了。我自己一身病,醫院沒少去,就是治不好,煉功不到一年,全好了。我七十多歲的人,身體這麼好,你是知道的。

從那天起,妹妹回家跟我母親學煉法輪功。她家離醫院很近,沒辦出院手續,每天晚上回家煉功,一個星期以後,主任醫生查房時,發現我妹妹不在醫院,就打電話讓她回醫院,說你黃疸型肝炎,是傳染病,不能到處走動,以防傳染別人。回到醫院,醫生就給她做檢查,化驗,黃疸指數正常了,其他幾項指標也正常了,就辦了出院手續。大夫護士都覺的很驚奇。妹妹從那時正式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

相信法輪大法好 外甥女高分考上博士

我妹妹的大女兒研究生畢業準備考醫學博士,在家複習功課,一直擔心考不上。我告訴她,你能考上,你相信法輪大法好,又做了「三退」,大法師父就會管你,別擔心,一定能考上。師父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2]

考試結果下來,她考了第二名,比第一名只少一分。她分配的那個專業是最好的。這是世人相信大法得的福報,而且考上博士的當年,國家派她到美國留學。他們全家都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太好了!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有上億修煉者。國外很多科學專家、學者,教授、博士等高學歷的人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叫人重德行善,做事先考慮別人,在工作中、生活中、社會上做個道德高尚的人,按真、善、忍的高標準要求自己,處處事事做個好人,身心就會受益,身體就會健康。請來了解法輪大法,找本《轉法輪》看看,你就會體驗到法輪大法給您帶來的神奇和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