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的超常在我們全家人身上的展現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我母親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我母親病魔纏身,膽囊炎、還有一種怪病,就是沒精神,沒力氣,拿個掃把都拿不了,整日臥床不起。聽鄰居說他的親戚六十多歲,一身的病,學法輪大法身體可好了,在養豬場幹活,甚麼活都能幹,也不累。母親聽了就要學,可她不識字,就叫我給她念《轉法輪》,母親學法後各種疾病都消失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我由於年輕,再加上中共的迫害,一直不很精進,直到二零零三年,身體出現不適,來例假四十多天不好,母親對我說:「你好好修煉吧,信師信法,只有師父能救你。」就這樣學法、煉功,不長時間我的身體就好了。從那以後,我才開始實修,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救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份由於講真相,被人誣告,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八年十月份,我丈夫的眼睛出現問題,後被醫院診斷為糖尿病併發症,引起的眼底出血,視力降到0.1、0.4,幾近失明。四十歲不到的他,以後的人生路怎麼走?眼前的黑暗讓他感到恐懼。

這個家的頂樑柱突然間甚麼也不能幹了,因為眼睛看不見,著急上火的心可想而知。那時我在心裏求師父一定救救我的丈夫,救救我這個家。

在本地醫院住了八天,後來就去北京大醫院,做激光手術,花了三萬多。回來在局醫院打防止眼睛惡化的藥,打一種叫「康百西普」的針,一針就是兩千三百九十元,是往眼孔內注射的,打了四針,花了一萬多。幾經周折家裏的錢也花光了,該借的錢都借了,沒辦法又借貸款。對於微薄收入的家庭,又雪上加霜。眼睛總算有一點好轉,丈夫滿心希望出去打工掙點錢,緩和一下家裏債台高築的危機。

可是好景不長,就在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丈夫從班上回到家,沮喪的說:「我不能幹活了,怎麼辦?眼睛又甚麼也看不見了。」我安慰他,沒事,咱上醫院再看看。到醫院大夫說:「不能治了,回家養著吧。」給開了點降壓藥,回家呆著。

對醫院的一線希望,完全破滅了。回來後,我說:「該治也治了,錢也花光了,可是醫院是治不了。現在只有大法能救你。你學大法吧。」他滿口答應,但是提出好多疑問,我由於學法不深,解答不了,我就找同修幫我解答疑問。

丈夫悟性高,一旦明白了修煉的意義,馬上就投入進來,聽法、煉功。後來他就讀法,他是流著淚讀法的,一句一句的讀。他把所有的藥都停了,說:「信師信法不能打折扣。」看到他那認真的樣子,我很佩服,也看到自己的不足。

他一走進來,就按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知道向內找、修心性。僅僅兩個月,他能很順暢的讀法、看書了,視力逐漸好轉。醫院都治不了,學大法兩個月,奇蹟真的出現了。大法的威力在丈夫這裏展現。

我的兒子現在上高三了,從小就跟我學法,煉功,跟我出去講真相,發資料,他的小腸疝氣沒做手術,也好了。

大法的超常,在我們全家人的身上展現,我們全家人感恩師父的偉大、慈悲,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好好修煉,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